抗日大刀會 大刀震日寇英名萬代傳


【看中國2013年10月10日訊】在東北抗日戰爭的烈火中,有一支活躍在遼寧省新賓縣和吉林省柳河縣一帶的民間秘密組織「大刀會」。他們手執大刀、長矛,無所畏懼地同日偽軍英勇奮戰,給敵人以重大殺傷,在抗日鬥爭史上寫下光輝的篇章。它的首領就是遼寧民眾自衛軍第十一路軍的司令梁錫福

梁錫福,又名梁希夫,山東曹縣人,出身貧寒,自幼加入民間秘密組織「聖公會」,亦稱大刀會,練就一身好武藝。「九·一八」事變後,日軍侵略東三省的消息傳到鄉下。梁錫福準備日軍侵犯到鄉村時與之血戰一場。秋收過後,他招收徒弟,傳授武藝,很快形成了一支幾十人的隊伍。

新賓東部旺清門小學校長是個愛國的有識之士,名叫王彤軒。他自幼殘廢,一隻手臂,青年時期,曾去過日本,加入了同盟會,深得孫中山先生的器重,與張榕一起回到東北後,他在旺清門創辦學校,在縣內外頗有影響。「九·一八」事變後,他組織學生分赴四鄉,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惡,號召人民組織起來抵禦日軍入侵。王彤軒聽說梁錫福組織大刀會抗日,便帶幾個學生前去拜訪。二人談起抗日,猶為故友。經幾次深談,王彤軒決心依靠大刀會武裝群眾發展抗日力量,遂建議梁錫福把隊伍拉到新賓一帶補充擴大。梁錫福本是個老實厚道的農民,言語不多,不善說教,如今有王彤軒這樣一個有膽有識的老知識份子前來指點幫助,自然是言聽計從。不久,他便把隊伍拉到新賓境內,與王彤軒組織的另幾支大刀會合在一起,證式編成武術大隊,組織司令部,王彤軒為司令,下轄紅、黃、白、青四旗,梁錫福為黃旗領袖,其隊伍整齊精悍,為四旗中的主力。

一九三二年春節過後,武術大隊向新賓南部地區發展,一路上吸收新隊員,隊伍不斷壯大。三月十一日來到著名清皇陵永陵附近,準備進鎮駐紮。

當時居心投靠日偽的縣長衣文深聽說大刀會要進永陵,忙派公安局長張同帶公安大隊炮兵分隊「往剿」。張部趕在大刀會之前來到永陵,王彤軒、梁錫福並沒把他們放在眼裡,仍按原計畫向永陵挺進,待接近永陵街時便向敵人發起衝鋒,梁錫福手執大刀,衝在最前面。

這時,張同等人正在永陵街裡吃午飯,見大刀會果然來功,急忙下令開炮。沒等打上幾炮,梁錫福己率眾衝了上來,張同等人大驚失色,急忙把迫擊炮抬上車,紛紛逃命而去。大刀會一舉攻佔了永陵街,繳獲各種槍支七十多支。戰後,他們轉移到湯圖夥洛一帶,擴大隊伍,尋找戰機。

三月二十一日,日偽調動偽軍董國華團和偽東邊保安游擊大隊邵本良部共三千餘人,自清原開入新賓,到湯圖夥洛一帶圍剿大刀會。梁錫福等得到消息,事先派人在敵人必經之山路旁設下伏兵。當偽軍先頭部隊進入埋伏圈時,大刀會員揮舞刀槍衝入敵群,敵一名連長,兩名排長和二十多名士兵當場斃命,日軍顧問小原也成了刀下鬼,為避敵主力大刀會開入本溪縣境內。

四月二十一日,以唐聚五為首的遼寧民眾自衛軍在桓仁誓師抗日,曾駐軍新賓的東北軍某團三營軍官李春潤被任命為第六路軍司令。王彤軒、梁錫福部被編為一個支隊,仍稱武術大隊,隨第六路軍活動。這時,武術大隊總數已達二千餘人,成為自衛軍的一支生力軍。

四月下旬,漢奸於芷山率領三個團從清原、南雜木兩處向新賓進發,妄圖扼殺民眾自衛軍。王彤軒、梁錫福受命與六路軍警衛營之一部前往新開嶺阻擊敵人。

新開嶺是清原直通新賓的交通要隘,山高路陡,十分險要,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梁錫福與王彤軒率部來到嶺上,憑險設壘,嚴陣待敵。嶺下二十餘裡永陵鎮的群眾擔飯送水,支援大刀會。

五月二日,偽軍董國華、邵本良部來攻新開嶺,敵人依仗彈足槍多,幾次逼進前沿,在緊急關頭,梁錫福率大刀會員衝入敵群與之搏鬥,將敵人推下嶺去。他們冒雨堅守了兩天,斃傷敵人三十餘名,奪步槍多支。後因偽軍主力已由南雜木進抵永陵附近,再堅守己無意義,梁錫福等撤離新開嶺。五月七日,於芷山部憑藉優勢兵力佔領了新賓縣城,加緊在縣城四周設防。

五月中旬,李春潤部在自衛軍第七路郭景珊部援助下,反攻新賓,梁錫福與王彤軒率大刀會相配合。在外圍戰鬥中,李、郭二部在東昌臺一帶大敗偽軍邵本良部,敵拚命後退至東昌臺村,不料又遭梁錫福所部的無情衝殺,被砍死二十多名,上尉一人、士兵二人被生擒。偽軍邊戰邊退到吳家堡子憑險頑抗。梁錫福率部乘勝追擊,在李春潤部主力掩護下,率先衝入敵陣,斃敵數十名,其中有日本顧問大塚農昔;繳獲機槍一挺及大批彈藥,其餘敵人狼狽逃回縣城。

五月十八日,李春潤等部自衛軍準備攻新賓縣城。由於彈藥不足,採取佯攻和小部隊偷襲的辦法,擾亂敵人,伺機奪城。粱錫福部與自衛軍衛隊連一部,乘夜色朦朧潛至城邊,同時攻打城外幾處據點。弄得敵人不知來了多少人,一夜數驚,如此進行了四個夜晚,於芷山見部隊彈藥消耗殆盡,疲憊己極,再堅持下去難免發生嘩變,不得巳撤離新賓,逃回山城鎮。

六月初自衛軍總部乘收復新賓之聲威,令王彤軒、梁錫福率部向清原進軍。八日,大刀會突然出現在清原縣城南的古城子、長嶺子、馬前寨一帶,分三路涉過渾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向縣街偽。偽軍騎兵隊見大刀會來勢凶猛,抵禦不住,急忙向街內逃去;駐防在縣城南保甲的偽游擊大隊邵本良部猶如驚弓之鳥,慌亂中丟下四門迫擊炮逃到鐵道北山上;只有偽軍董國華團一部躲入廣源聚商號的高牆大院中頑抗。這一天正是農曆端午節,清原百姓見大刀會進了縣街,紛紛拿出過節的粽子、餃子慰勞大刀會會員。

自衛軍雖然佔據了縣街,又繳獲了四門迫擊炮,但是大刀會會員們沒有會使用這「洋」武器的,既無法消滅高牆大院裡的敵聲,也無力向退到山上的敵人進攻。傍晚時分,敵人開始反擊。由於敵人火力較強,大刀會無法與之展開近戰,傷亡很重,王彤軒、梁錫福等只好率領大隊退到城外長嶺子一帶。第二天,偽游擊大隊繼續追擊大刀會,梁錫福率眾利用有利地形打了一個反擊,殺死偽軍多名,邵本良也被砍傷,倉惶逃回。兩天的戰鬥,大刀會傷亡一百多人,由於敵人已有防備,再發起進攻顯然不利,在此情況之下,王彤軒,梁錫福遂率領大刀會撤回新賓。

六月十三日,以日軍第二十九聯隊平田幸弘大佐為首組成的「平田支隊」及偽靖安游擊隊,在於芷山部偽軍策應下,再次向新賓進犯。十九日,李春潤率部在老城阻敵,因敵人炮火猛烈不能死守,遂撤出新賓,將敵誘至撥補溝。這時,早已埋伏在那裡的梁錫福等部大刀會和自衛軍突然衝出,與日偽軍展開激戰。日軍慌忙架上機槍向自衛軍猛烈射擊,但大刀會仍冒著彈雨衝向敵群,這次戰鬥,擊斃日偽軍官兵數十名,繳獲敵輜重大車十二輛,李部官兵傷亡二十餘人。

六月二十三日,王彤軒、梁錫福配合第六路自衛軍又收復了新賓,爾後,梁錫福獨率所部開到新賓東北部與柳河境內的王鳳樓、邊沿一帶駐防。由於梁錫福所部屢建戰功,遼寧民眾自衛軍總司令部決定將該部擴編為第十一路軍。梁錫福為第十一路軍司令。梁錫福受命後,重新整頓了隊伍,共編成四個步兵團、一個警衛營、一個騎兵連,共二千餘人。武器除有一些雜牌槍械外,其餘全是大刀扎槍,另有一門「榆木炮」。但將士們個個年輕力壯,精悍英勇,是一支使敵人聞風喪膽的有生力量。

梁錫福個頭不高,頭上盤個辮子,四方大臉,十分威武健壯,當時他雖年僅三十多歲,但老成持重,待人寬厚,平易近人,沒有架子。他的許多老戰友平時總要到他的司令部裡轉轉,因此那裡總是笑語喧嘩,官兵不分,氣氛和諧。可是一到戰時,梁錫福便現出司令的威嚴,對於臨陣不前者必嚴加懲處。他自已打起仗來總是身先士卒,帶頭衝鋒陷陣,成為士兵的表率。在紀律方面,由於梁錫福對部下要求亦十分嚴格,如發現有擾民事件即嚴懲不貸。因此,第十一路軍紀律嚴明,受到群眾的讚譽。

一九三二年八月中旬,遼寧民眾自衛軍總司令部決定向敵人佔據的海龍、清原、撫順等城鎮發起進攻,並把主攻撫順的任務交給了梁錫福所部第十一路軍。具體部署是:兵分三路,梁錫福為中路,經平頂山、栗家溝直攻市中心;六路騎兵團及撫順一部義勇軍為東路,經搭連直搗老虎臺採碳所,配合中路進攻;另一支大刀會及撫順義軍為西路,經瓢兒屯李石寨扒毀鐵路,阻止日軍自瀋增援,三路的最終目標是攻擊日軍獨立守備隊隊部,消滅敵軍,爾後擴大戰果佔領整個撫順,時間定在九月十五日的晚上。可是,由於這一重大的戰鬥行動沒有統一的指揮機構,雖然事先指定了各參戰部隊的行軍路線和攻擊目標,各部之間卻無法互相聯絡.在進攻前幾天.梁錫福便率十一路軍開到離撫順十餘裡的塔兒丈附近隱蔽,並天天派人與其他兩路聯絡,可是直到發起進攻這天晚上仍未聯繫上。梁錫福氣得暴跳如雷,決定十一路仍按原計畫進行,遂令各團自選嚮導,於天黑後按原定路線向市內進發,梁錫福本人則率第一團前進。

晚上十點多鐘,梁錫福同第一團官兵來到平頂山村,按原計畫,本應先向西到腰截子消滅那裡的敵人,可是由於嚮導帶錯了路,部隊到了栗家溝。大刀會員沒有找到日軍,便把那裡一家日本人經營的賣店放火燒燬。當部隊折回到腰截子時,那裡的敵人已得到消息,事先鑽進礦洞,在坑口架起機槍防守。大刀會又扑了空,便把街上日本人經營的俱樂部、木匠房點火焚燬,爾後向城內日軍守備隊駐地挺進。路上,忽遇一輛小汽車迎面開來。原來楊伯堡採碳所所長渡邊寬一看見腰截子等處火光衝天,不知發生什麼事情,便乘車前來查看情由。大刀會見來的是日本的一個官,當即揮刀將其砍殺。

這時,日軍守備隊已經出動,並用機槍封鎖了楊伯堡大橋。梁錫福率眾向敵人勇猛衝鋒,殺入敵陣與之肉搏,硬是闖開一道缺口直衝到東崗附近。可是,由於東路義勇軍根本沒來,西路雖然扒毀了一段鐵路,卻未能衝入市內,三路進攻成了中路孤軍奮戰,而日軍兵力卻逐漸集中火力增強,使自衛軍蒙受重大傷亡,加上十一路軍各團初入市區,各自為戰,無法統一指揮,這就造成了對自衛軍極端不利的局面。在此情況下,梁錫福遂下令撤退。撤出途中,又將老虎臺採碳所的汽油庫、無線電臺、安全燈房等設施燒燬。天亮前,各部自衛軍撤出市區。

襲擊撫順的戰鬥雖然來達到預期目標,但是,一支手執長矛大刀的農民武裝居然能突破日偽軍的重重防守衝入市區,並擊斃擊傷日軍十餘人,破壞了日軍控制的一些礦井設施,造成了全礦停電停產,擾得日偽整夜涼恐萬狀,醜態百出,這就不僅在軍事上,而且在政治上給日偽一次嚴重的警告和打擊,在中華民族抗日鬥爭的歷史上留下了光輝的記錄。

十月中旬,敵人出動了三萬多日偽軍,動用了飛機、大炮、坦克等重武器,向我遼寧民眾自衛軍發動了空前的大「討伐」。梁錫福接到總司令部命令,率部前往通化保衛總司令部;途中又接到通知,說總司令部已向撫松一帶轉移,令該部向撫松一帶靠攏。梁錫福率十一路宮兵到了撫松境內,未能找到總司令部,其他路軍又大部潰散,第十一路軍在路上經敵機追炸,部隊也大大減員。面對日偽逞凶、自衛軍失敗的嚴重局面,梁錫福毫不氣餒。他先派出秘書赴北平找東北民眾救國會請示辦法並要求援助,爾後將余部加以整頓,帶回柳河、新賓、通化交界一帶。兩個月後,未見秘書回音,便將部隊化整為零,親自來到北平。

梁錫福到北平後,得到了東北民眾救國會的資助。當時有人勸他在北平找點事做,不要再回東北了.但他堅定地說:「東北同胞正在遭受日偽蹂躪,我在這怎能呆下去?這輩子打不走日本鬼子,我什麼也不幹了!」在領取了一筆抗日經費之後,他便毅然返回了東北,重召舊部,又組成了一叉百餘人的隊伍,繼續與日偽軍作戰。但這時日偽的統治已經大大加強,新賓、柳河縣城和一切較大村鎮皆為日偽軍所控制,遼寧民眾的抗日鬥爭轉入低潮。

一九三六年二月,梁錫福在新賓縣夾河北附近活動時,被大批日偽軍包圍,突圍時不幸壯烈犧牲。這個使日偽軍聞之膽寒的抗日勇士,終於獻身於抗日沙場,實現了自己的誓言。

梁錫福由一名普通的農民成長為一支抗日武裝隊伍的領導人,為反抗日偽軍的侵略而英勇獻身,一生英勇無畏,可歌可泣.他的英名將永留人間。

(本文略有刪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