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薄熙来为谁了此余生?(组图)

2013-10-15 08:51 作者: 金钟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14日讯】习近平上台是“知青治国”,薄熙来上台就是“红卫兵治国”。虽然他们屁股上都烙着“毛”字印记,历史选择了该扔进垃圾堆的是薄熙来。中国现代化的每一步前进,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薄熙来案宣判无期徒刑后,大多数人(包括笔者在内)的反应是刑期比原先估计在“二十年之内”重了不少。媒体几无例外的采用“重判”二字形容这次判决。分析何以重判?仍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估计只会判十多年呢?,一般人都想到两个前例:陈希同、陈良宇也是政治局委员,和薄熙来同一级别,他们的刑期是十六、十八年。尤其香港人习惯“普通法”以案例判案作比较。加以薄熙来是太子党的大阿哥背景,又有国内外左派毛派的拥戴,当局以安稳为重,判他十五年,不已足够平衡局势吗?十五年后薄已近八十岁,还怕他造反?

而从庭审状况来看,薄全盘翻供,固然意外。但案情复杂,抗辩也是正当权利,因此,很多人低估了重判的可能性。倒是大陆法律界看得准,多数被访律师都认为一定重判,他们指出,薄熙来的翻供,不论如何巧言善辩,在当局眼中,都是一种狡辩、对抗行为,必须加以严惩。官媒已经指为“疯狂”“抵赖”,只是到了宣判之后,才说“依法定罪,重刑不因翻供”。因此,有人解释,原估判二十年没错,加重一级就是“态度不好,抗拒从严”。也有人认为,其实,十五、二十到无期,对于薄熙来“都是一回事”,反正上面已经定了,“他这辈子别想翻身”。

以经济审判代替政治斗争模式

在众多的独立评论中,认定审薄和二陈一样,都是政治审判,即用经济犯罪解决政治问题,本质是权力斗争。亲共的《大公报》社评也认为,薄熙来的经济控罪“匪夷所思”,是“小儿科”,贪污金额大十倍也不为过。因此,有必要从薄案审判的二十万字公开记录中走出来,探讨究竟薄熙来的问题何在?这种治国方式隐藏着什么玄机?

中共统治六十四年,有“两个三十年”之说,以区别毛时代和后毛时代。从政治上划分,八九年应该是一个更重要的分水岭。六四事件镇压学生运动和党内赵紫阳改革派之后,权力斗争就开始一个新的模式,一九九五年的陈希同案、二○○八年的陈良宇案、二○一三年的薄熙来案——一脉相承:用贪腐指控将异己或对手搞下去。为什么不用政治上的敌我名义呢?一、中共上层经过多次清洗,已没有政治上的严重分歧,甚至还有政治上的一致性,例如在民主、自由、人权这些范畴;二、他们没有一个真正具有权威的领袖人物,敢于在政治上发动一场斗争(各国通行的元首像都不敢挂);三、经济问题不可逆转地已压倒一切并衍生出一系列头痛的社会困扰。

但是,这种统治方式已证明有弊无利。既不能杀一儆百,制约贪腐,也无助于权力的提升。请看,陈希同的贪污是外事礼物五十五万元,陈良宇的受贿是二百三十九万元,薄熙来的贪贿已是二千五百万元。越反越贪,成几何级数增长。情妇二奶也随之成倍增长,不在话下。江泽民、胡锦涛这两朝天子,炫耀他们权势的标杆,是提升了多少个上将,维稳经费增加了多少。陈希同不仅要求平反他“文革后最大的冤案”,更无独立王国的野心;陈良宇上海政绩不俗,瞧不起胡温一辈是事实,但他认输,不上诉,配合审判。中共权威,一代不如一代。

回避谷开来杀人案的共犯嫌疑

薄熙来和这两位相比,已是另一种典型。他在济南审判中透露了一点权力斗争的蛛丝马迹。他说,他无意于总理,中央已选定李克强同志,他更不是中国的普京。但是他没有提到周永康,没有提到进政治局常委。处理王立军事件的上级“六点指示”,也在微博上被删掉。这是中共高层操控这场审判的证明。无论周永康是不是“下一个”?纽约时报去年报导在中共常委中胡温与习李达成共识免除薄职务,唯有周永康反对,是可信的。胡习两代领导班子对薄熙来的野心怀有高度警惕,我们不知道中纪委掌握的“黑材料”,但从济南出手的重判,对此可以感觉得到。

整个薄案,从一年前审谷开来、王立军,到今天判决薄熙来,其布局与谋略已有迹可寻。那就是和影响全国的“唱红打黑”重庆模式相切割,因为重庆模式已有多位中央领导抬轿,深具传统特色。然后有选择的集中兵力攻薄的三个案项——康城别墅受贿、五百万家用和对王立军叛逃的干系。这所谓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三宗罪”中,最重要的是利用职权罪,因为涉及全案的两个焦点:谷开来毒杀英国人海伍德与王立军“叛逃”美领馆。

八月庭审与超过五万字的判决书,明显的回避了一些重要情节:

一、在谷开来杀人事件中,薄熙来的共犯嫌疑。审判设定的调查起始时间是二○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王立军前晚向薄报告谷涉杀人后,薄询问妻子,谷说是王立军陷害,一夜功夫就决定和王立军翻脸,即召来吴文康、郭维国作见证,辱骂王立军诬陷谷开来,并拳打王立军、摔茶杯。然后薄施展包庇谷开来的权力操作——但是,须知,谷开来谋杀海伍德是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十五日发现死亡,到上述1.29,已经两个半月!作为薄家密友的一个英国人,死于非命,这样严重的事件,公安已在侦办,难道薄完全不知情?王立军也拖延至此才向薄报告。这两个半月在薄谷王三角中,有些什么互动?审判没有交代,一月二十九日显然只是一次摊牌。其后的对王撤职,对外发布消息等,已经是次要的“危机处理”程序。法庭有避重就轻之嫌。

比尼斯房产更大的海外可疑资产

二、薄熙来解释王立军叛逃美领馆的“真正原因”,是因为王和其妻的私情,已如胶似漆,感情纠结,不能自拔而逃跑,且有证据。判决书对此不着一字,而采纳王立军安全不保之说。对王立军进入美领馆的定性“叛逃”,在去年九月审判王立军时,作为涉及国家机密,完全没有公开。薄熙来的新指控,无异于推翻了官方的叛逃政治定性。这是一个重大的案情动向,法庭不应视若罔闻。

三、尼斯房产是全案另一个首发焦点。在二十三日的庭审记录中,薄熙来的辩护律师有一段重要指证,法庭没有回应:“王立军的证言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开来是因为尼斯房子、尼尔威胁,所以才产生了11.15案件(谋杀尼尔),实际上不是。尼尔发给薄瓜瓜的邮件,他要的是一千四百万英镑,是一个项目的中介费,与尼斯的房产无关。”这里暗示了薄家、谷开来、薄瓜瓜在海外有着巨大利益的商业活动。一个项目的中介费就是一亿七千万港元!难怪不少爆料指薄家的不法财产有数十亿美元。众所周知,审判谷开来单挑杀人案,经济犯罪竟然一字不提。薄案就这样一房而起、一房而终。铁道部长刘志军案审也有同样处理,其四十余套房子,完全没有入罪。

红卫兵历史的终结

分析并谴责薄熙来案审判的法治阴暗面,绝不意味着为薄熙来辩护,即使在纯权力斗争的层面也是一样。在共产党的内部斗争中,曾经有过极其肮脏和血腥的记录,如三十年代的“莫斯科大审判”,一九三六到一九三八年三次审判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集团、布哈林右派集团,五十余名苏共高干,被斯大林、莫洛托夫以叛国的罪名杀掉,审判大戏演得十分精彩。中国文革以群众暴力发动红卫兵的法西斯方式,斗倒刘少奇“走资派”,数以百万计的干部和平民死于黑牢与野蛮的酷刑,他们连一个虚假的审判形式也不要,毛泽东嗜好的是张献忠屠蜀式的杀人为乐。薄熙来就成长在这样的红卫兵时代,他的十七到二十七岁这段人生至为关键的阶段,渗透到基因中的暴虐、谎言、血统优越感和对权势的崇拜,由于当局的保毛策略不仅从未得到清洗,而且得以进入接班人系列,步步高升,成为政坛明星,直到觊觎最高权力。最后,毒素大爆发,坠入法网。

今天,已经挤进“地球村”的中共,穿起西装,说英文,饮红酒,决心摘掉蛮族的帽子,扮演他们曾经发誓要埋葬的资产阶级的“遗嘱执行人”角色,其情可悯。高层虽然不无“挥泪斩马谡”之痛,舍车保帅,岂容怠慢。这种潜意识,客观上却是符合了历史的大趋势。我在中共十八大写过,习近平上台是“知青治国”,那么,薄熙来上台就是“红卫兵治国”。现在正是轮到他们,红色中国的同龄人笑傲“江胡”的时候。他们屁股上都烙着“毛”字印记,但正如张显扬的历史选择论所示,中国现代化的每一步前进,都要付出沉重的痛苦的代价,历史选择了该扔进垃圾堆的是薄熙来。这次庭审所证实的一些细节,都令人联想到那个“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年代——

老婆杀了人,他请来市委办公室主任看他逞凶:对王立军一记铁拳,重庆耳鼻喉医生证实王立军“有针尖状鼓膜穿孔”。薄宣布说“我让你们看看我的态度”,然后拿一茶杯,摔在地上,对王说:“咱们的关系就像这个茶杯一样到此为止!”他否认和徐明是好朋友时,又足显权力的傲慢:“他与我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不在一个层次,我是什么身份?商务部长,徐明是什么身份?”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大幕总要垂下来。希望有心的好莱坞导演能够拍成一部终结红卫兵时代的大片,而不是渲染枕头加拳头的娱乐片。而薄熙来,这位最后的红卫兵,在未来的秦城岁月了此余生时,他将如何回顾和他的“共和国”一道走过的六十四年?他能否想到,在为谁付出代价?他应该好好写一本回忆录,拿来香港出版。

2013/10/14/20131014113727946.jpg
薄熙来文革初17岁,中学红卫兵,参与批斗老父,自己也因家庭问题被关押5年。(网络图片)

2013/10/14/20131014113727834.jpg
薄一波、薄熙来、薄瓜瓜:新版《三代中国男人的故事》。(网络图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