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红军强暴妇女塑像展出引反响(图)


2013/10/20/20131020001247902.jpg
俄罗斯媒体关注苏联士兵强暴波兰妇女雕塑

【看中国2013年10月20日讯】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人最近决定开始准备共同庆祝二战胜利70周年。与此同时,一尊备受争议的塑像近几天在波兰和俄罗斯引起反响。塑像反映的是一名头戴有五角星钢盔的红军士兵在施暴一名怀孕的波兰妇女。这名红军士兵面目狰狞,他一只手拧着波兰妇女的头发,另一只手握着手枪顶住受害妇女的喉咙。

这尊塑像一个星期前一度竖立在波兰格但斯克市胜利林荫道的T-34坦克旁边。这辆坦克为了纪念1945年解放格但斯克阵亡的苏军将士竖立。作为苏联红军二战中使用的主要坦克,战争结束后,一些T-34坦克被用来当作纪念碑。

创作红军士兵施暴妇女塑像的是一名26岁的波兰艺术大学生。他解释说,塑像竖立在T-34坦克旁边是个很好的补充,塑像想展示战争的残酷和波兰妇女的悲剧。

这起事件再次让人们关注苏联和红军在二战中扮演的角色和一些不光彩的历史。

苏联红军在东欧的暴行

2002年,英国人军事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出版了《柏林:一九四五年沦陷》,书中指出,在差不多三年多期间,苏联红军由普鲁士和纳粹德军作战并攻打柏林,估计共有二百万名妇女被奸,其中有些更是被人轮奸。单在柏林,就有十三万妇女遇害,其中有一万人因不堪打击自杀。

由于红军被视为将德国从纳粹手上解放出来的英雄,他们犯下的罪行被视为禁忌,无人敢再提。而比弗也收到很多受害人的信件,讲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例如有些妇女不想落到红军手上而自杀,有人因奸成孕,感到羞辱而将亲生女儿杀死,还有学校女生集体自杀。

而另一本据朱维毅所着的《寻访二战德国兵》,摘要了一位名叫希尔德伽特·克利斯托夫的老人的回忆:红军掌管了全城的秩序,前六个星期里基本不允许我们出门。一天晚上,俄国人闯进我家抓走了我和表妹。这一点太容易做到了,因为他们禁止所有的居民锁房门。他们用枪逼着我们进入一幢空房。那里已经站着一些年轻的女人。接着,集体强奸开始了,这些野兽扑向我们,一次又一次,持续了整整一个夜晚,直到天开始发亮时才离去。当我们拖着软弱的身子回到家里时,母亲居然非常高兴,因为她看见我们还活着。当时有很多女人被强奸后就被击毙了。我们小城中有很多人上吊自杀,我们常常要去剪断绳索,埋葬她们。

而一位名为阿诺特·尼登楚在他的回忆录中写下了一则悲惨的事,跟那备受争议的塑像有类似情形:我作为约瑟夫医院的主治医师留在了罗塞尔。1945年1月8日,罗塞尔市在经过很微弱的抵抗后被苏军占领,随即开始了占领者在城内的大规模殴打、焚烧、强奸和杀人。第一天就有六十个居民被杀,其中多数是拒绝被强奸的妇女、试图保护妇女和儿童的男,以及不愿意向俄国人献出手表和烈性酒的人。我的医院有一天收下一个肺部被子弹打成重伤的流产孕妇。在一个俄国人意欲对她施暴时,她表示自己是孕妇,那个俄国人大怒,用脚狠踢她的肚子,并对她打了一枪......。

红军在东北留下了纪念碑 还留下了严重罪行

二战结束之际,苏联曾出兵中国东北,日本关东军迅速垮台。苏军当时把东北一些主要工业企业的设备拆下运回国内,以及红军的所作所为和军纪涣散都让东北老一辈人难以忘记。当时苏联红军在东北让共产党有了重要根据地,并获得了日本关东军的武器装备,这些都对共产党在内战中获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段历史也使东北留下了一些同苏联红军有关的纪念碑和塑像。但同时也在中国东北和华北部分地区、朝鲜部分地区犯下严重罪行。

俄罗斯哥萨克拉里萨·阿纳托利耶夫娜1945年曾在中国满洲居住,她曾亲眼目睹苏军在中国东北的一幕一幕暴行。她投书俄罗斯《祖国与信仰》杂志,忿然写道:“1945年罗科索夫斯基元帅(此处为俄文原作者笔误,应为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指挥的苏联红军,开进了中国满洲地区。但是对这些“解放者”在中国的累累罪行,我们至今三缄其口。那些罪孽在身的苏联红军老战士们,至今还躲在奖章和勋章的光环之后不做忏悔,他们面对胸前的奖章难道问心无愧吗?今天,俄罗斯没人敢于承认1945年他们在中国东北的所作所为!面对痛心疾首的历史,俄罗斯人选择了沉默,似乎红军官兵们全都名副其实地为祖国而战了。可他们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呢?被他们凌辱过的那些中国女孩子呢?别忘了,她们要么自刎而死,要么从悬崖上投河,就因为她们不堪忍辱!根据我的调查,普通苏军士兵抢劫中国的商铺,整箱地把财物带回苏联。而军官却是整个集装箱地往回发运赃物——而就是他们,却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解放”中国东北而去的。还有,那些反抗抢掠的中国人遭到苏联红军士兵的打杀,不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置信!”

另外,据记载,美国战略指挥部分部主任哈尔·赖斯目击沈阳苏军暴行后,有如下的记录:“俄国人对中国人实施抢劫和强奸。女人直接在公共汽车站,火车站,有时就在大街上被红军强暴。有传言说,地方政府被要求每晚给苏军司令部提供一定数量的妇女。结果,女性被迫削发,涂脸和束胸以免受辱。”

而苏联红军还在河北平泉县城欠下血债。他们把当地的中国警察和士兵投入监狱,不发给食物,直至将他们全部饿死。他们挨家挨户抢劫,掠走了农民家的耕牛。目击者称:“苏联士兵抢走了当地人的手表等贵重物品,并且开枪杀害反抗抢劫的中国老百姓。红军士兵疯狂地四处寻找村里的女人,寻欢作乐,还强迫村里的小伙子帮他们寻找,两个村民拒绝合作,立即遭到枪杀。”(摘自罗纳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国的废墟里》,34-35页).

苏联红军占领北朝鲜之后,也犯下了同样的罪行,掀起了新一波的抢掠和强奸暴行。“苏军在松岛从银行抢走了800万朝元,还仓库里拉走60000多磅的人参。苏联红军士兵为了纪念‘到此一游’,还抢走几乎该城所有市民的手表。(摘自《我们在朝鲜所为不佳?好吧,且看红军做得如何》,第59页,新闻周刊,1945年9月24日)”

一位前往平壤寻访失踪盟军的奥地利人,记录了他目睹的暴行:“身佩汤姆森冲锋枪的俄国人,向空中放了几枪,然后冲进了房子,把妇女拉了出来,她们大多数都是年轻女人。俄国人把她们连同家具和抢来的其他物品,装在卡车里拉回了军营。翌日,那些被蹂躏妇女就被抛在了马路上。我还看见,俄国人走进农民家的菜园子,摘走了所有的蔬菜,全然不顾那家农民已经快饿死了,就指望卖菜糊口呢。可是,俄国人吃东西从来不付钱,至少我没有看见他们付钱。朝鲜人告诉我,苏联红军抢走了他们的家畜、蔬菜,从没有付过一分钱。”

解放?

面对这尊备受争议的塑像近几天在波兰和俄罗斯引起反响之事件,乌克兰基辅纪念碑组织领导人科卢茨克说,东欧许多受过共产党奴役过的国家,并不把苏联红军当成解放者,而是把红军同纳粹一样当作占领者。与受到共产党洗脑的老一代人不同,年轻一代人对历史当然有自己的判断。最关键的问题是,作为苏联继承者,俄罗斯从未对苏共政权过去在国内和国外犯下的罪行道歉。

“世界在改变。今天世界许多国家的领导人都对他们的前任犯下的错误道歉忏悔。比如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虽然未曾在中世纪生活过,但他对中世纪教会的文字狱道歉。德国和波兰的领导人向犹太人道歉。美国也因为黑奴问题道歉。但我想早晚有一天,当新的俄罗斯领导人执政时,也会做类似的事情。”

而俄罗斯对此塑像的出现感到愤怒。认为在大街上出现类似的塑像不但侮辱了俄罗斯人民,更是对60万为了波兰自由和独立,把波兰从纳粹法西斯手中解放而牺牲的苏军将士的侮辱。因此这 塑像仅竖立几个小时,就被当地政府以未经批准为理由连夜把塑像拆除。

虽然塑像被拆了,但人民可不会忘记,苏联红军在过去一系列的暴行中大量地使用了“解放”这个词,但要让人们及受害者接受被俄国人“解放”的观念是很困难的。至少对那些曾被苏联占领过,现代已步入民主国家的欧洲人来说,他们都知道历史上,俄国人的到来无异于代表天塌地陷般的灾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