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紅軍強暴婦女塑像展出引反響(圖)


2013/10/20/20131020001247902.jpg
俄羅斯媒體關注蘇聯士兵強暴波蘭婦女雕塑

【看中國2013年10月20日訊】中國和俄羅斯領導人最近決定開始準備共同慶祝二戰勝利70週年。與此同時,一尊備受爭議的塑像近幾天在波蘭和俄羅斯引起反響。塑像反映的是一名頭戴有五角星鋼盔的紅軍士兵在施暴一名懷孕的波蘭婦女。這名紅軍士兵面目猙獰,他一隻手擰著波蘭婦女的頭髮,另一隻手握著手槍頂住受害婦女的喉嚨。

這尊塑像一個星期前一度豎立在波蘭格但斯克市勝利林蔭道的T-34坦克旁邊。這輛坦克為了紀念1945年解放格但斯克陣亡的蘇軍將士豎立。作為蘇聯紅軍二戰中使用的主要坦克,戰爭結束後,一些T-34坦克被用來當作紀念碑。

創作紅軍士兵施暴婦女塑像的是一名26歲的波蘭藝術大學生。他解釋說,塑像豎立在T-34坦克旁邊是個很好的補充,塑像想展示戰爭的殘酷和波蘭婦女的悲劇。

這起事件再次讓人們關注蘇聯和紅軍在二戰中扮演的角色和一些不光彩的歷史。

蘇聯紅軍在東歐的暴行

2002年,英國人軍事歷史學家安東尼·比弗出版了《柏林:一九四五年淪陷》,書中指出,在差不多三年多期間,蘇聯紅軍由普魯士和納粹德軍作戰並攻打柏林,估計共有二百萬名婦女被姦,其中有些更是被人輪姦。單在柏林,就有十三萬婦女遇害,其中有一萬人因不堪打擊自殺。

由於紅軍被視為將德國從納粹手上解放出來的英雄,他們犯下的罪行被視為禁忌,無人敢再提。而比弗也收到很多受害人的信件,講述了一些鮮為人知的事,例如有些婦女不想落到紅軍手上而自殺,有人因姦成孕,感到羞辱而將親生女兒殺死,還有學校女生集體自殺。

而另一本據朱維毅所著的《尋訪二戰德國兵》,摘要了一位名叫希爾德伽特·克利斯托夫的老人的回憶:紅軍掌管了全城的秩序,前六個星期裡基本不允許我們出門。一天晚上,俄國人闖進我家抓走了我和表妹。這一點太容易做到了,因為他們禁止所有的居民鎖房門。他們用槍逼著我們進入一幢空房。那裡已經站著一些年輕的女人。接著,集體強姦開始了,這些野獸撲向我們,一次又一次,持續了整整一個夜晚,直到天開始發亮時才離去。當我們拖著軟弱的身子回到家裡時,母親居然非常高興,因為她看見我們還活著。當時有很多女人被強姦後就被擊斃了。我們小城中有很多人上吊自殺,我們常常要去剪斷繩索,埋葬她們。

而一位名為阿諾特·尼登楚在他的回憶錄中寫下了一則悲慘的事,跟那備受爭議的塑像有類似情形:我作為約瑟夫醫院的主治醫師留在了羅塞爾。1945年1月8日,羅塞爾市在經過很微弱的抵抗後被蘇軍佔領,隨即開始了佔領者在城內的大規模毆打、焚燒、強姦和殺人。第一天就有六十個居民被殺,其中多數是拒絕被強姦的婦女、試圖保護婦女和兒童的男,以及不願意向俄國人獻出手錶和烈性酒的人。我的醫院有一天收下一個肺部被子彈打成重傷的流產孕婦。在一個俄國人意欲對她施暴時,她表示自己是孕婦,那個俄國人大怒,用腳狠踢她的肚子,並對她打了一槍......。

紅軍在東北留下了紀念碑 還留下了嚴重罪行

二戰結束之際,蘇聯曾出兵中國東北,日本關東軍迅速垮臺。蘇軍當時把東北一些主要工業企業的設備拆下運回國內,以及紅軍的所作所為和軍紀渙散都讓東北老一輩人難以忘記。當時蘇聯紅軍在東北讓共產黨有了重要根據地,並獲得了日本關東軍的武器裝備,這些都對共產黨在內戰中獲勝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段歷史也使東北留下了一些同蘇聯紅軍有關的紀念碑和塑像。但同時也在中國東北和華北部分地區、朝鮮部分地區犯下嚴重罪行。

俄羅斯哥薩克拉里薩·阿納托利耶夫娜1945年曾在中國滿洲居住,她曾親眼目睹蘇軍在中國東北的一幕一幕暴行。她投書俄羅斯《祖國與信仰》雜誌,忿然寫道:「1945年羅科索夫斯基元帥(此處為俄文原作者筆誤,應為華西列夫斯基元帥)指揮的蘇聯紅軍,開進了中國滿洲地區。但是對這些「解放者」在中國的纍纍罪行,我們至今三緘其口。那些罪孽在身的蘇聯紅軍老戰士們,至今還躲在獎章和勛章的光環之後不做懺悔,他們面對胸前的獎章難道問心無愧嗎?今天,俄羅斯沒人敢於承認1945年他們在中國東北的所作所為!面對痛心疾首的歷史,俄羅斯人選擇了沉默,似乎紅軍官兵們全都名副其實地為祖國而戰了。可他們對中國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呢?被他們凌辱過的那些中國女孩子呢?別忘了,她們要麼自刎而死,要麼從懸崖上投河,就因為她們不堪忍辱!根據我的調查,普通蘇軍士兵搶劫中國的商鋪,整箱地把財物帶回蘇聯。而軍官卻是整個集裝箱地往回發運贓物——而就是他們,卻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解放」中國東北而去的。還有,那些反抗搶掠的中國人遭到蘇聯紅軍士兵的打殺,不親眼所見,簡直難以置信!」

另外,據記載,美國戰略指揮部分部主任哈爾·賴斯目擊瀋陽蘇軍暴行後,有如下的記錄:「俄國人對中國人實施搶劫和強姦。女人直接在公共汽車站,火車站,有時就在大街上被紅軍強暴。有傳言說,地方政府被要求每晚給蘇軍司令部提供一定數量的婦女。結果,女性被迫削髮,塗臉和束胸以免受辱。」

而蘇聯紅軍還在河北平泉縣城欠下血債。他們把當地的中國警察和士兵投入監獄,不發給食物,直至將他們全部餓死。他們挨家挨戶搶劫,掠走了農民家的耕牛。目擊者稱:「蘇聯士兵搶走了當地人的手錶等貴重物品,並且開槍殺害反抗搶劫的中國老百姓。紅軍士兵瘋狂地四處尋找村裡的女人,尋歡作樂,還強迫村裡的小夥子幫他們尋找,兩個村民拒絕合作,立即遭到槍殺。」(摘自羅納德·斯佩克特的《在帝國的廢墟裡》,34-35頁).

蘇聯紅軍佔領北朝鮮之後,也犯下了同樣的罪行,掀起了新一波的搶掠和強姦暴行。「蘇軍在松島從銀行搶走了800萬朝元,還倉庫里拉走60000多磅的人參。蘇聯紅軍士兵為了紀念‘到此一遊’,還搶走幾乎該城所有市民的手錶。(摘自《我們在朝鮮所為不佳?好吧,且看紅軍做得如何》,第59頁,新聞週刊,1945年9月24日)」

一位前往平壤尋訪失蹤盟軍的奧地利人,記錄了他目睹的暴行:「身佩湯姆森衝鋒槍的俄國人,向空中放了幾槍,然後衝進了房子,把婦女拉了出來,她們大多數都是年輕女人。俄國人把她們連同傢俱和搶來的其他物品,裝在卡車里拉回了軍營。翌日,那些被蹂躪婦女就被拋在了馬路上。我還看見,俄國人走進農民家的菜園子,摘走了所有的蔬菜,全然不顧那家農民已經快餓死了,就指望賣菜餬口呢。可是,俄國人吃東西從來不付錢,至少我沒有看見他們付錢。朝鮮人告訴我,蘇聯紅軍搶走了他們的家畜、蔬菜,從沒有付過一分錢。」

解放?

面對這尊備受爭議的塑像近幾天在波蘭和俄羅斯引起反響之事件,烏克蘭基輔紀念碑組織領導人科盧茨克說,東歐許多受過共產黨奴役過的國家,並不把蘇聯紅軍當成解放者,而是把紅軍同納粹一樣當作佔領者。與受到共產黨洗腦的老一代人不同,年輕一代人對歷史當然有自己的判斷。最關鍵的問題是,作為蘇聯繼承者,俄羅斯從未對蘇共政權過去在國內和國外犯下的罪行道歉。

「世界在改變。今天世界許多國家的領導人都對他們的前任犯下的錯誤道歉懺悔。比如羅馬教皇約翰.保羅二世雖然未曾在中世紀生活過,但他對中世紀教會的文字獄道歉。德國和波蘭的領導人向猶太人道歉。美國也因為黑奴問題道歉。但我想早晚有一天,當新的俄羅斯領導人執政時,也會做類似的事情。」

而俄羅斯對此塑像的出現感到憤怒。認為在大街上出現類似的塑像不但侮辱了俄羅斯人民,更是對60萬為了波蘭自由和獨立,把波蘭從納粹法西斯手中解放而犧牲的蘇軍將士的侮辱。因此這 塑像僅豎立幾個小時,就被當地政府以未經批准為理由連夜把塑像拆除。

雖然塑像被拆了,但人民可不會忘記,蘇聯紅軍在過去一系列的暴行中大量地使用了「解放」這個詞,但要讓人們及受害者接受被俄國人「解放」的觀念是很困難的。至少對那些曾被蘇聯佔領過,現代已步入民主國家的歐洲人來說,他們都知道歷史上,俄國人的到來無異於代表天塌地陷般的災難。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