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彦武:利润最大化将致银行明年爆发危机(图)


银行危机
(看中国配图/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3年10月21日讯】一方面中国经济在毋容置疑地放缓,另一方面银行的信贷规模反而飞速扩展,在监管严格的经济体中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经济放缓意味着不良贷款铁定增加,不良贷款增加一定会让银行缩减放贷规模,提高放贷门槛,而中国则相反。中国银行最大的缺陷在于银行员工没有商业道德责任感,明知是不良贷款也很乐于放贷,因为从中可以获取丰厚的灰色收入,即便出问题,所付出的代价微不足道,成本为零,收益很高,并且银行目前追求利润最大化,能放多少就放多少,越过存贷比红线也不怕,大不了季末猛拉存款压低存贷比。

标准普尔15日最新发布的《中国50大银行》报告指出,未来几年,中国国内银行的信贷损失可能大幅上升。大型银行和全国性银行虽然在应对中国经济下行方面具备一定优势,但多数规模较小银行的资本水平可能会进一步下降,部分银行的融资和流动性状况会大幅恶化。

根据标普的估测,2012年大型银行表内外信贷(包括贷款、委托贷款和理财产品信贷)总的增长率为17.6%,而全国性和大型区域性银行的表内外信贷增长率最高可能分别达25.8%和27.5%。

警示中国的信贷激增绝不只标普一家。同样是国际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近日发布报告称,虽然某些信贷渠道正在收缩,但中国总体信贷水平仍然高企。按照惠誉测算的口径,2013年中国信贷增速将达到20%。报告指出,若以信贷与GDP的比值衡量杠杆率,即使作出乐观预测,即信贷年增速放缓2个百分点至12%、名义GDP增速保持在11%,到2017年底,这一比值也将接近250%,远高于2008年的13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前中国问题专家、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德日前在华盛顿IMF/世界银行 秋季年会上更是表示,中国信贷扩张现象严重,如果不采取措施,2014年就可能爆发金融危机。

考虑被央行所冻结的20%的法定存款准备金,中国银行业整体上尚不存在清偿能力不足的问题。但时间是流动性的核心要素之一,足够的清偿能力并不足以防止在特定时点上出现流动性风险。特别是考虑到过去几年中,信贷过快扩张可能带来的短期偿付压力。就像今年6月的钱荒,那时如果中央和四大行不出手(合计大约1.7万亿)相助,仅靠降低存款准备金,需要一次降低2%释放2万亿资金才能渡过钱荒,而通常降低存款准备金每次是0.5%,一次降低2%,势必造成人们对政策的误解,房地产会急速暴涨,金融领域如股市会暴涨,扰乱正常的金融秩序。

四大行之所以还有资金注入,不过是因为利润压力和竞争压力还不大,而6月钱荒过后,利率市场化缓慢推行,银行的竞争压力和利润压力大增。全国性银行和越来越多的小型区域性银行激进扩张银行间借款,以实现利润最大化。这不仅挑战它们自身的资本状况和流动性管理,也令更多规模更小的银行面临重大交易对手风险。若这些处在银行间融资中心的小型银行受到严重信贷损失以及随之而来的储户挤兑的剧烈影响,我们预计会对更广泛的银行业造成显著的负面影响。虽然三家最大的大型银行及很多区域性银行报告的存贷比很低,流动性比率很强,但中国资产最大的50家银行中其余多数银行的存贷比非常接近监管上限。外 汇占款在2013年1-5月非常多,但6月以来就急速下跌,甚至为负,如果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央行手中的弹药也差不多会在2014年底用光,近来央行一再 削减逆回购规模就是节约子弹.四大行的流动性也变得越来越差,单看工行提高定存利率到顶就知道,再来一次钱荒,就只能靠准备金咯.

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和所谓的稳增长政策,增加了银行的风险,稳增长在银行看来就是加大放贷,而影子银行则专门对高风险领域放贷,其放贷规模在8月份超过了银行的放贷规模。

毫无疑问,2014年经济会继续放缓,有报道说,中央将2014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定为7%。随着经济放缓进一步明显,越来越多的风险在累积。而中央目前不敢对银行采取任何宽松或紧缩的措施,紧缩会导致经济剧烈下滑,宽松则制造更多更大的风险,走钢丝是唯一选择,问题是这根钢丝越来越细了,越来越难走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