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马拉松“尿气逼人”(组图)


2013/10/21/20131021035113611.jpg

【看中国2013年10月21日讯】10月20日,2013年北京马拉松举行,由于赛会组织方设置的流动厕所和公厕有限,很多选手都“就地解决”甚至出现了地面上“水”流成河的情况。以下是香港《大公报》就此发表的评论文章。

“尿红墙”是北京马拉松的传统一景,只不过随着比赛规模的扩大,以及微信、微博新媒体的风行,2013年的北马显得格外的“尿气逼人”。在网络上流传着各种微博体语录——“不亲自尿一次,都不好意思说参加过北马”,“一年的等待,不为奔跑,只为解开裤裆撒会儿野”,“最后的冠军,属于最能憋尿的那个。”


女选手也憋不住参与“尿红墙”了

简单的将参赛者随地小便归结为素质低下,显然是武断的,但以流动厕所数量不够作为堂而皇之的借口,也未免有些牵强。国人可以在售楼处排长队,可以在苹果专卖店排长队,可以在免费活动里排长队,可以为大歌星大球星排长队,为什么就不可以在流动厕所处耐心排队?什么叫“够”?如果以起点流动厕所高峰时排队不超过10分钟作为标准,那么恐怕没有哪个国际大型马拉松能达标。要知道,北马仅报名人数达到3万啊!

流动厕所的设置是有讲究的,不是厕所越多越合理,厕所过多会导致闲置浪费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可能成为“障碍物”,提高出现拥挤踩踏事件的风险几率,甚至为恐怖分子放炸弹提供便利。说到底,北马参赛者缺乏最起码的常识和最基本的态度,组委会在宣传上也不到位,赛前少喝水,出门清理大小便,这是必须强调的,但遗憾的是很多人抱着“随便玩玩凑热闹”的心理不加注意,如果北马是高考体育测试,相信没有一个人会犯规擅自闯出比赛线路,更不要说拉屎撒尿了。

为什么女选手很少就地解决大小便,只有男人们在墙角集体“浇灌花草”,难道是因为中国男人全部都肾虚、前列腺肥大?在尿淹紫禁城的浩浩荡荡人群里,有多少是再不尿就会膀胱爆炸的,又有多少是起哄一起尿皇城根儿墙角的。前不久都江堰雨中2380人齐搓麻将创世界纪录,而北马露天集体撒尿倒也可以提交精确数据,申报另一项吉尼斯纪录,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纪录是荣誉还是耻辱。


2013年北京马拉松开赛,由于赛会组织方设置的流动厕所和公厕有限,很多选手都“就地解决”,地面上“水”流成河。

作家兼跑者村上春树写道:“能否感到自豪或类似自豪的东西,感受到心灵的净化,对于长跑选手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最无可救药的是自欺欺人的舆论,比如渲染外国比赛也有大小便现象,所以北马尿红墙也很正常,反倒是与国际接轨的体现。这种奇怪的逻辑恰说明国人是非观沦丧,国外马拉松的确有过随地排便的事情,但这不是你也要这么做的根据,为什么不学好呢?更何况,国外马拉松小解大抵是个别选手迫不得已之时,而北马还没跑出几公里就聚众排尿狂欢,显然不是忍耐了许久所致。

女子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拉德克里夫曾在2005年伦敦马拉松路边扯开内裤,为了不破坏节奏,边跑边撒尿;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男子马拉松冠军肖特还曾在一次比赛闹肚子,经裁判的许可,跑至小树林隐蔽处大便,此后“一身轻松”的他竟拿了金牌。这些有趣的个例广为传扬,恰恰是因为更多人更多时候,是严格恪守基本的比赛规则和文明规范,才会包容这些意外导致的“不文明”。


10月20日,北京天安门广场,起跑不久的天安门广场跑道上垃圾遍地。

北京马拉松之后,仅仅起点就制造了10多吨的垃圾,而东京马拉松今年保持了无污染的纪录,这一方面是因为接近15000名志愿者的热情参与,更是因为参赛者自身严于律己,选手们参加完马拉松滞留一小时排队不离开,只为把携带的垃圾扔进垃圾桶。日本人把马拉松当做一次热情洋溢的盛会,市民在家里拿来食品和饮料款待参赛者,医生跑者、自行车巡逻队、电瓶车救援队全程跟踪,无微不至的关注参赛者健康,马拉松运动员也怀着感恩的心态投入比赛。而国内一部分人把马拉松作为发泄的渠道,充斥痞气、俗气和戾气,就连个别老外也“入乡随俗”,加入到北马一景中来。

埃塞俄比亚选手哈吉冲过终点,她以2小时33分04秒的成绩获得女子组亚军。当日,2013年北京马拉松比赛举行。埃塞俄比亚选手沃尔德格贝雷尔以2小时07分16秒的成绩获得男子组冠军,中国选手张莹莹以2小时31分19秒的成绩获得女子组冠军。

(以上图片来源:网络撷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