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馬拉松「尿氣逼人」(組圖)


2013/10/21/20131021035113611.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21日訊】10月20日,2013年北京馬拉松舉行,由於賽會組織方設置的流動廁所和公廁有限,很多選手都「就地解決」甚至出現了地面上「水」流成河的情況。以下是香港《大公報》就此發表的評論文章。

「尿紅牆」是北京馬拉松的傳統一景,只不過隨著比賽規模的擴大,以及微信、微博新媒體的風行,2013年的北馬顯得格外的「尿氣逼人」。在網路上流傳著各種微博體語錄——「不親自尿一次,都不好意思說參加過北馬」,「一年的等待,不為奔跑,只為解開褲襠撒會兒野」,「最後的冠軍,屬於最能憋尿的那個。」


女選手也憋不住參與「尿紅牆」了

簡單的將參賽者隨地小便歸結為素質低下,顯然是武斷的,但以流動廁所數量不夠作為堂而皇之的藉口,也未免有些牽強。國人可以在售樓處排長隊,可以在蘋果專賣店排長隊,可以在免費活動裡排長隊,可以為大歌星大球星排長隊,為什麼就不可以在流動廁所處耐心排隊?什麼叫「夠」?如果以起點流動廁所高峰時排隊不超過10分鐘作為標準,那麼恐怕沒有哪個國際大型馬拉松能達標。要知道,北馬僅報名人數達到3萬啊!

流動廁所的設置是有講究的,不是廁所越多越合理,廁所過多會導致閑置浪費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可能成為「障礙物」,提高出現擁擠踩踏事件的風險機率,甚至為恐怖份子放炸彈提供便利。說到底,北馬參賽者缺乏最起碼的常識和最基本的態度,組委會在宣傳上也不到位,賽前少喝水,出門清理大小便,這是必須強調的,但遺憾的是很多人抱著「隨便玩玩湊熱鬧」的心理不加注意,如果北馬是高考體育測試,相信沒有一個人會犯規擅自闖出比賽線路,更不要說拉屎撒尿了。

為什么女選手很少就地解決大小便,只有男人們在牆角集體「澆灌花草」,難道是因為中國男人全部都腎虛、前列腺肥大?在尿淹紫禁城的浩浩蕩蕩人群裡,有多少是再不尿就會膀胱爆炸的,又有多少是起鬨一起尿皇城根兒牆角的。前不久都江堰雨中2380人齊搓麻將創世界記錄,而北馬露天集體撒尿倒也可以提交精確數據,申報另一項吉尼斯記錄,只是不知道這樣的記錄是榮譽還是恥辱。


2013年北京馬拉松開賽,由於賽會組織方設置的流動廁所和公廁有限,很多選手都「就地解決」,地面上「水」流成河。

作家兼跑者村上春樹寫道:「能否感到自豪或類似自豪的東西,感受到心靈的淨化,對於長跑選手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最無可救藥的是自欺欺人的輿論,比如渲染外國比賽也有大小便現象,所以北馬尿紅牆也很正常,反倒是與國際接軌的體現。這種奇怪的邏輯恰說明國人是非觀淪喪,國外馬拉松的確有過隨地排便的事情,但這不是你也要這麼做的根據,為什麼不學好呢?更何況,國外馬拉松小解大抵是個別選手迫不得已之時,而北馬還沒跑出幾公里就聚眾排尿狂歡,顯然不是忍耐了許久所致。

女子馬拉松世界記錄保持者拉德克里夫曾在2005年倫敦馬拉松路邊扯開內褲,為了不破壞節奏,邊跑邊撒尿;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男子馬拉松冠軍肖特還曾在一次比賽鬧肚子,經裁判的許可,跑至小樹林隱蔽處大便,此後「一身輕鬆」的他竟拿了金牌。這些有趣的個例廣為傳揚,恰恰是因為更多人更多時候,是嚴格恪守基本的比賽規則和文明規範,才會包容這些意外導致的「不文明」。


10月20日,北京天安門廣場,起跑不久的天安門廣場跑道上垃圾遍地。

北京馬拉松之後,僅僅起點就製造了10多噸的垃圾,而東京馬拉松今年保持了無污染的記錄,這一方面是因為接近15000名志願者的熱情參與,更是因為參賽者自身嚴於律己,選手們參加完馬拉松滯留一小時排隊不離開,只為把攜帶的垃圾扔進垃圾桶。日本人把馬拉松當做一次熱情洋溢的盛會,市民在家裡拿來食品和飲料款待參賽者,醫生跑者、自行車巡邏隊、電瓶車救援隊全程跟蹤,無微不至的關注參賽者健康,馬拉松運動員也懷著感恩的心態投入比賽。而國內一部分人把馬拉松作為發泄的渠道,充斥痞氣、俗氣和戾氣,就連個別老外也「入鄉隨俗」,加入到北馬一景中來。

衣索比亞選手哈吉衝過終點,她以2小時33分04秒的成績獲得女子組亞軍。當日,2013年北京馬拉松比賽舉行。衣索比亞選手沃爾德格貝雷爾以2小時07分16秒的成績獲得男子組冠軍,中國選手張瑩瑩以2小時31分19秒的成績獲得女子組冠軍。

(以上圖片來源:網路擷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