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头转向周永康曾庆红 表面上把李小琳牵出来

中纪委官员被司法惩罚 实属罕见

2013-10-23 23:32 作者: 石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23日讯】过去的两周没跟大家见面,其实我在其它节目当中已经跟大家解释过了,原因就是在上个月末的时候,跟几个朋友出去郊外,不小心喝可乐的时候,结果这个可乐瓶里进了个蜜蜂,就把石涛的嗓子给蛰了,所以跟大家等于是有两个星期没有见面了,到这个星期应该说我还可以吧。很多朋友透过其它的渠道对石涛表示关心,所以这里石涛跟大家道一声感谢了,谢谢大家对石涛的关心。

我们知道两个星期过去之后,十五号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一百周岁的生日,据说国内反正有一连串的这样的活动,有关这个事儿,有人说是习近平打左灯向右转,有人说是习近平打右灯向左转,比较普通的说法就是觉得他还是看不清,就是说他自己方向不是很明确。在他这对头儿快一年的时间里,这种方向不明确的事情给人们感觉比较多。我自己的说法就是,有点乱套了,说不清楚。

特别是过完十月一号,十号英国的《每日电讯报》登出了一条消息,把李小琳拿上来了,讲李小琳在一九九九年做中间商,中间人吧,苏黎世保险为了进入中国,跟新华保险之间是由李小琳来牵线的,涉及的的金额是一千六百九十万美金,这件事情炒作的比较凶,比较厉害,而且来的比较突然。

很多细节的故事我在另外的节目当中已经讲过了,截止到现在,除了十号李小琳在大概不到一天的时间在静水深流,也就是她掌控的中电的微博上紧急发出通知之外,紧接着被网友揭示出来她否认与任何保险公司的人有任何个人来往,结果他的老公曾经就是新华保险的人寿的总经理助理。这件事情到这儿就完了,没再往下走。

到了昨天没有太多的反应,结果到了今天,我看到财经网上登了一篇报道,中国比较大的裸官把钱卷走,有这么一篇文章。他特别提到说,在裸官当中最主要的人马就是金融系统,据说去年涉及的五十九个人,比较相对层面的人了,而这五十九个人大部分都是金融体系的。大家知道,李小琳这件事情它实际触及到是整个金融业,本身来讲李鹏家族主要是电力,但是与李小琳有关的却是金融业,保险业吧。

我记得在另外一期节目当中我讲过,我说,铁道部被分拆,撤销了没有了,中石油今天已经所有的人马落马,被放在了案板上,矛头已经直接转向了周永康和曾庆红,这是非常明确的。如果它触及金融体系来讲,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是第三把刀,非常清楚的第三把刀,表面上把李小琳牵出来有着敲山震虎的作用,李小琳反应过度,那也就变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而如果触及到金融系统相对它触及的人马就会更高,可能会触及到更多的人和级别更高的人。因为与李小琳有关的这件事情被牵出来之后,直接的矛头冲向了前财政部长项怀诚,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大概的内容。

给我的感触蛮深刻的,习近平跟王岐山这样一路杀下去要杀到什么程度呢?杀到谁?如果说单纯从竖威的角度来讲,我也跟大家解释过,杀小官竖不了威,因为大家都这样,杀一只死老虎的话,我把周永康成为死老虎,杀死老虎也竖不了威。如果习近平作为继毛泽东之后第二个掌控了中共所有最高权力的这么一个单一的人,要靠以反腐的方式杀人来竖威的话,那必须要杀掉跟他不相上下的人才能竖威,对吧?在别人的眼睛当中认为根本就不能动不敢动的人,被他动,这个竖威的概念才能成立,否则的话这个概念不成立。

在这个背景之下,今天我们看到另外一个故事,另外这个故事在国内媒体几乎没有报道,但是海外媒体第一时间都报了,因为它触及到内容很深刻,触及到的事情本身的性质非常特别,而这个性质直接触及到今天的王岐山。什么问题呢?就是温州的一个官员在双规期间被双规的检查人员给酷刑致死,给他往冰水盆里摁脑袋,把这人憋死了。结果被害人,死者家属把这件事情告到了法院,竟然告成了。把涉及到案子的六个人都分别判了四年到十四年徒刑。这件事情就非常特别了,特别就在于被判刑的人是纪委的人,纪委是归中纪委来管的,中纪委书记是王岐山;而作为司法系统的最高官员,政法委书记今天是孟建柱,仅仅是政治局委员。

因为在过去的十年里江泽民为了垂帘听政,早在二零零二年把主管政法委系统的这个位置增加到政治局常委当中,使得政治局常委从七个变成九个,以便于江泽民垂帘听政。也正是到了周永康这儿,把政法委书记升格成了基本就是第二中央的概念,因为他主管着公检法,同时又有军队,武警归政法委书记管,进而带来了这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面,从二零一二年王立军事件出来之后,我们看到一连串的事情都与政法委直接相关,也就造成了在习近平上台之后非常坚决的干掉政法委书记,降格,降到政治局委员孟建柱。

而因为全国的法院、检察院、司法系统是归政法委书记管,也就变成了司法系统在中共体制内的位置,从官员的位置来讲就比纪委的系统低。而纪委系统是中共党内的,在我的眼睛里是黑帮制度下的帮规,你把共产党当成黑帮,纪委系统是帮规,是共产党体制内部的事情,而不是正常的法律系统。如果严格的说,它是违法的,根本就是践踏法律本身。包括共产党体制内部的这种双规的说法,同样具有违法的这个概念。

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温州这件事情当地的地方法院判处五名纪委工作人员和一名检察院的检察官员四年到十四年徒刑,那就出现了骤然的改变,也就是国家系统的法院以法律的名义制裁了共产党体制内部的这种家规的人员。这个概念就不同了,真正的意义就在这儿。所以这件事情是非常特别的,于其一案判决影响太大,所以在国内没报,可是海外媒体第一时间就报了。那我们就在剩下的时间里跟大家介绍各个媒体对这件事情的报道。

我们先跟大家分享美国之音的报道,美国之音在报道当中直接这么说,温州一名官员死亡案件考验了中共双规制度,也就是党与国家之间关系实际出现冲突,是党高于国家还是国家高于党。文章讲说浙江温州中共官员于其一在“双规”期间死亡,被党的纪检干部折磨致死。六名涉案干部被判刑,但是受害人家属不满判决,而获刑的纪检委干部抱怨被共产党抛弃了,双规制度受到了质疑。

起因就是浙江温州原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总工程师于其一,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在“双规”期间死亡。当地法院认定,六名中共纪检干部“双规”期间折磨于其一致死,犯有故意伤害罪,被分别判处四至十四年徒刑。于其一被限制人身自由,强制交代问题期间,多次被纪检干部将头按在装有冰水的浴桶内从而造成死亡。

所以这件事情其实我觉得更深刻的你要能体会到中共体制本身的邪恶,酷刑我相信是这个国家司法系统你所有这些牵扯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内容,你只要是被党制裁了,在你被抓捕期间,遭遇酷刑这是正常的生活,因为这个体制它就是以撕裂人性作为生存根本的。那些干部同为党员,为什么下手这么狠呢?他是工作。其实我今天看到了另外一篇文章介绍朝鲜拿活人做实验,其中引述了一个人的资料,这个人曾经在朝鲜的军队任过职,后来就问他为什么可以对这些人这样的态度,就是说以杀人的这种方式、酷刑的方式这么去对待?他讲的很清楚,他说我没有任何内疚感,因为他是
党的敌人,他是国家的敌人。

所以大家要明白,在共产党的体制之下是扼杀人性的,是极端自私的,这六名纪检干部他只不过是在工作,他的工作就是让他的对手把他所需要的内容交代出来,至于说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让他交代,这是工作的需要,对吧?这里没有什么人性不人性,所以这就是讲这六名干部为什么觉得委屈呢?是中共上层从上至下都是这么做的,在哪里都是这么干的,他们被治罪当然相对就觉得委屈了。这就是我说的,这是制度性杀人,体制性杀人,才会造成这样。我曾经讲过,戴上国徽的人他就不能做人事儿,这是同样的道理,但是当他被共产党出卖的时候,他就觉得委屈,那当然他觉得委屈了,所以文章讲说,中共官方新华社以及多家国际媒体对这件事情有所报道。

但是我相信新华社报道并不多,中国知名人权律师浦志强是遇害人于其一家属聘请的律师。他对美国之音说,做这样一个案件,一是希望得到一个公正处理,让损害他人权利的人付出代价。不过,官方没有一点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反思纪委和双规这种体制的意思。我个人只是觉得很奇怪,因为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很大的冲突,这个冲突直接抨击这个体制,这个冲突直接点到这个体制本身的邪恶性,就是共产党的位置高于国家的位置的时候,自然会出现这种状况。

浦志强说,一般人认为,中共的“双规”是反腐的重要步骤,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按照中国的刑事诉讼法,中国官员的职务犯罪应由检察院直接起诉。负责于其一案的双规干部,其中包括尚未受到法律追究的地区纪检委主要负责人,超越宪法,私设公堂,搞逼供信,实施酷刑,暴露中共“双规”制度侵犯人权,超越法律的弊端。这就是浦志强从他法律的角度上是这么说的,我觉得从这个政体的角度来讲,他这么说就等于是文化人的说法,什么叫超越宪法,什么叫私设公堂,党的利益高于国家一切,中共的官员都叫党和国家领导人,把党放在前头,把国家放在后头。

中纪委的最高的官员是王岐山,他是政治局常委,而垄断了主管公检法的官员今天是政治局委员,所以中共的官员的位置的高低、重要与否,不是从国家的角度来讲,而是从这个权力的握有者的角度来讲,从共产党本身的角度去说。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没有私设公堂的事情,因为党的利益高过于它,超越宪法就是应该的,搞逼供信是这个体制造成的。

因为这六个纪检人员他必须完成任务,如何完成任务上面不管,但是要完成任务,撬开他的嘴,这是他要的,实施酷刑,从上至下没有不实施酷刑的。什么叫酷刑?当党性扼杀人性的时候,这里没有酷刑可言,只有维护制度可言,只有维护中共体制可言。我觉得这是大家要非常分清的一点。

浦志强还讲说,双规在所有根本性问题上,都被用来破坏法制和掩盖有关人员的罪行。别说区级纪委了,中央纪委侦查薄熙来案件,就得出两笔受贿,一笔贪污,加上一个滥用职权和打了一个耳光的结论?不要指望纪委能够查清楚腐败,反腐败也不需要纪委这样一种模式。

提到薄熙来的案子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另外一回事了,也可能浦志强是以调侃的概念来说的,我相信中纪委查到的薄熙来的内容远远超过于这个,中共上层拿出来对薄熙来的罪名从六个减成三个,这个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对吧,如果按照正常的国家,中纪委本身就不该存在的。

文章紧接着介绍说,中共的所谓“双规”,即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党史教授张同新对美国之音说,“双规”是具有中国特点的政党内部纪律保障体系,该体系既独立国家法律体系,又有某种联系,建立这一制度的目的是纯洁党的队伍,大凡成熟政党有内部惩治制度。

我说过一个概念叫奴隶与奴隶主之间的关系,这位张教授的心态就是猪的概念,就是把人作为一种管制的对象这么来看,天生的他自然的脑海当中,在他的心理就有一种被管制的概念,这是一个管制的社会,这是一个猪圈的社会,所以就必须要这么做,而把党的利益高于国家的利益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明确的看到,他践踏法律本身。这位张教授直接讲该体系独立于国家法律体系,所以党高于国家,对吧?当党高于国家的时候,本来国家都是服务于人的,政党服务于人,一切是服务于人的,而不是管制于人,所以我们就看到这个体制真正邪恶的那一面,这就是美国之音对这件事情的报道。

法广对这件事情的报道主要是强调了国内媒体的这种失声,他讲于其一案判决出台,而中国媒体全体失声。“双规”期间死亡的中共温州官员于其一案件的审判结果九月三十日就已公布,但中国媒体对此却没有做任何报道。路透社引述受害者前妻和律师的消息报道会所,涉案的六名中共干部分别获刑四到十四年。

路透社报道说,于其一案件具体的庭审于九月十七日开始,受害者家属以及律师却未获准出席。受害者家属及律师浦志强向路透社表示,他们不满法庭的判决。因为这六名被告都明确表示是按照上面的指示才对于其一实施酷刑的。所以家属要求对下达指示的高级官员进行问责。六名被判刑的被告分别为:程文杰、吴植伟、李翔、南宇、谷陈福和章方潮。其中,谷陈福系温州市纪委从温州市检察院借调,其他五人均为温州纪委的人,均为中共党员。这就是法广对这件事情的报道。

德国之声的报道,也是强调了中共官方的沉默,他讲说官员水刑致死案判决,官方却保持沉默。而他主要引述的内容依然是路透社采访的内容,除了我们刚才跟大家分享的内容之外,他强调了一个概念就是被告人之一李翔的律师迟夙生表示,其当事人被判处十年监禁是不合理的,已经提出上诉。

六名被告均证实,于其一在双规期间被剥夺睡觉的权利,并受到殴打。据路透社报道,律师迟夙生的辩护词中写道,六名被告均表示,他们对于其一施以酷刑是听命于纪委的更高级别官员。这是温州市的纪检委的官员,那更高应该是来自于浙江的省纪委了。

问题就出在这儿了,这六名官员只是按照正常的工作的方式在工作,在他们看来,如果他们不这么工作的话,他们保不住自己的饭碗,自己的饭碗可能受到威胁,这是事实,而在这个背景之下,我们可以看到太多的类似的事情,其实在中国是一个正常发生的。

六名纪检委人员施以酷刑把人家弄死了,然后自己被判刑了,他们会觉得这不是我要这么做的,而是当头让我这么做的,而他们六个人又都是中共党员,就变成了党内的事了,而被他们弄死的人也是中共党员。这就是非常有趣的事情,而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当地法院判他们有罪。

作为受害人的前妻吴茜她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了不满,我们刚才讲了就是说级别较高的官员未被绳之以法,这是不公正的。这个问题就出了,出在哪里呢?整个纪委系统在办案的过程当中其实扩大说,凡是以国家名义,以共产党的名义在办案的过程当中,他们都是以上级领导的命令作为他们采取任何酷刑的方式、反人类的方式、灭绝人性的方式的工作。

其实你可以讲说,王立军、薄熙来在他们任职期间,他们同样是为了完成上级的工作的,特别是王立军在锦州,涉及到几千人的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他完全可以讲说我也是为了完成工作。在中共体制之下的这个官员,他在为了维护党的利益,他们在完成工作本身他们就是对人性的欺辱,本身就是一种对法律的践踏,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今天这件事情最特别就是,法律把他们作为完成工作的本来不可能受到任何制裁的事情做为犯罪而处理了,这就是非常特别了,它意义就在这儿。也就是在具体的案子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高过了中国共产党纪委的位置和权力,对中共体制内的中共官员在完成中共官员自己工作时,他处于违法状态时施与法律上的制裁了。这个意义就非同小可了,对吧?你可以说这只是一种标志,走向一种法律的概念。

浦志强接受采访时也讲,这六名被告是党指定的替罪羊。但是中纪委工作人员受到本案中的司法惩罚,已是相当罕见。能不能我们把他解读成这是中国走向法治的一种标志呢?我觉得为时尚早,不好这么下定论,但是具体的案子本身是法律至上的一种表现,所以这是非常令人瞩目的一件事情。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