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頭轉向周永康曾慶紅 表面上把李小琳牽出來

中紀委官員被司法懲罰 實屬罕見

2013-10-23 23:32 作者: 石濤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23日訊】過去的兩週沒跟大家見面,其實我在其它節目當中已經跟大家解釋過了,原因就是在上個月末的時候,跟幾個朋友出去郊外,不小心喝可樂的時候,結果這個可樂瓶裡進了個蜜蜂,就把石濤的嗓子給蟄了,所以跟大家等於是有兩個星期沒有見面了,到這個星期應該說我還可以吧。很多朋友透過其它的渠道對石濤表示關心,所以這裡石濤跟大家道一聲感謝了,謝謝大家對石濤的關心。

我們知道兩個星期過去之後,十五號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一百週歲的生日,據說國內反正有一連串的這樣的活動,有關這個事兒,有人說是習近平打左燈向右轉,有人說是習近平打右燈向左轉,比較普通的說法就是覺得他還是看不清,就是說他自己方向不是很明確。在他這對頭兒快一年的時間裏,這種方向不明確的事情給人們感覺比較多。我自己的說法就是,有點亂套了,說不清楚。

特別是過完十月一號,十號英國的《每日電訊報》登出了一條消息,把李小琳拿上來了,講李小琳在一九九九年做中間商,中間人吧,蘇黎世保險為了進入中國,跟新華保險之間是由李小琳來牽線的,涉及的的金額是一千六百九十萬美金,這件事情炒作的比較凶,比較厲害,而且來的比較突然。

很多細節的故事我在另外的節目當中已經講過了,截止到現在,除了十號李小琳在大概不到一天的時間在靜水深流,也就是她掌控的中電的微博上緊急發出通知之外,緊接著被網友揭示出來她否認與任何保險公司的人有任何個人來往,結果他的老公曾經就是新華保險的人壽的總經理助理。這件事情到這兒就完了,沒再往下走。

到了昨天沒有太多的反應,結果到了今天,我看到財經網上登了一篇報導,中國比較大的裸官把錢捲走,有這麼一篇文章。他特別提到說,在裸官當中最主要的人馬就是金融系統,據說去年涉及的五十九個人,比較相對層面的人了,而這五十九個人大部分都是金融體系的。大家知道,李小琳這件事情它實際觸及到是整個金融業,本身來講李鵬家族主要是電力,但是與李小琳有關的卻是金融業,保險業吧。

我記得在另外一期節目當中我講過,我說,鐵道部被分拆,撤銷了沒有了,中石油今天已經所有的人馬落馬,被放在了案板上,矛頭已經直接轉向了周永康和曾慶紅,這是非常明確的。如果它觸及金融體系來講,我們就可以看到這是第三把刀,非常清楚的第三把刀,表面上把李小琳牽出來有著敲山震虎的作用,李小琳反應過度,那也就變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而如果觸及到金融系統相對它觸及的人馬就會更高,可能會觸及到更多的人和級別更高的人。因為與李小琳有關的這件事情被牽出來之後,直接的矛頭衝向了前財政部長項懷誠,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大概的內容。

給我的感觸蠻深刻的,習近平跟王岐山這樣一路殺下去要殺到什麼程度呢?殺到誰?如果說單純從豎威的角度來講,我也跟大家解釋過,殺小官豎不了威,因為大家都這樣,殺一隻死老虎的話,我把周永康成為死老虎,殺死老虎也豎不了威。如果習近平作為繼毛澤東之後第二個掌控了中共所有最高權力的這麼一個單一的人,要靠以反腐的方式殺人來豎威的話,那必須要殺掉跟他不相上下的人才能豎威,對吧?在別人的眼睛當中認為根本就不能動不敢動的人,被他動,這個豎威的概念才能成立,否則的話這個概念不成立。

在這個背景之下,今天我們看到另外一個故事,另外這個故事在國內媒體幾乎沒有報導,但是海外媒體第一時間都報了,因為它觸及到內容很深刻,觸及到的事情本身的性質非常特別,而這個性質直接觸及到今天的王岐山。什麼問題呢?就是溫州的一個官員在雙規期間被雙規的檢查人員給酷刑致死,給他往冰水盆裡摁腦袋,把這人憋死了。結果被害人,死者家屬把這件事情告到了法院,竟然告成了。把涉及到案子的六個人都分別判了四年到十四年徒刑。這件事情就非常特別了,特別就在於被判刑的人是紀委的人,紀委是歸中紀委來管的,中紀委書記是王岐山;而作為司法系統的最高官員,政法委書記今天是孟建柱,僅僅是政治局委員。

因為在過去的十年裡江澤民為了垂簾聽政,早在二零零二年把主管政法委系統的這個位置增加到政治局常委當中,使得政治局常委從七個變成九個,以便於江澤民垂簾聽政。也正是到了周永康這兒,把政法委書記升格成了基本就是第二中央的概念,因為他主管著公檢法,同時又有軍隊,武警歸政法委書記管,進而帶來了這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面,從二零一二年王立軍事件出來之後,我們看到一連串的事情都與政法委直接相關,也就造成了在習近平上臺之後非常堅決的幹掉政法委書記,降格,降到政治局委員孟建柱。

而因為全國的法院、檢察院、司法系統是歸政法委書記管,也就變成了司法系統在中共體制內的位置,從官員的位置來講就比紀委的系統低。而紀委系統是中共黨內的,在我的眼睛裡是黑幫制度下的幫規,你把共產黨當成黑幫,紀委系統是幫規,是共產黨體制內部的事情,而不是正常的法律系統。如果嚴格的說,它是違法的,根本就是踐踏法律本身。包括共產黨體制內部的這種雙規的說法,同樣具有違法的這個概念。

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溫州這件事情當地的地方法院判處五名紀委工作人員和一名檢察院的檢察官員四年到十四年徒刑,那就出現了驟然的改變,也就是國家系統的法院以法律的名義制裁了共產黨體制內部的這種家規的人員。這個概念就不同了,真正的意義就在這兒。所以這件事情是非常特別的,於其一案判決影響太大,所以在國內沒報,可是海外媒體第一時間就報了。那我們就在剩下的時間裏跟大家介紹各個媒體對這件事情的報導。

我們先跟大家分享美國之音的報導,美國之音在報導當中直接這麼說,溫州一名官員死亡案件考驗了中共雙規制度,也就是黨與國家之間關係實際出現衝突,是黨高於國家還是國家高於黨。文章講說浙江溫州中共官員於其一在「雙規」期間死亡,被黨的紀檢幹部折磨致死。六名涉案幹部被判刑,但是受害人家屬不滿判決,而獲刑的紀檢委幹部抱怨被共產黨拋棄了,雙規制度受到了質疑。

起因就是浙江溫州原工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委員、總工程師於其一,二零一三年四月八日在「雙規」期間死亡。當地法院認定,六名中共紀檢幹部「雙規」期間折磨於其一致死,犯有故意傷害罪,被分別判處四至十四年徒刑。於其一被限制人身自由,強制交代問題期間,多次被紀檢幹部將頭按在裝有冰水的浴桶內從而造成死亡。

所以這件事情其實我覺得更深刻的你要能體會到中共體制本身的邪惡,酷刑我相信是這個國家司法系統你所有這些牽扯到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內容,你只要是被黨制裁了,在你被抓捕期間,遭遇酷刑這是正常的生活,因為這個體制它就是以撕裂人性作為生存根本的。那些幹部同為黨員,為什麼下手這麼狠呢?他是工作。其實我今天看到了另外一篇文章介紹朝鮮拿活人做實驗,其中引述了一個人的資料,這個人曾經在朝鮮的軍隊任過職,後來就問他為什麼可以對這些人這樣的態度,就是說以殺人的這種方式、酷刑的方式這麼去對待?他講的很清楚,他說我沒有任何內疚感,因為他是
黨的敵人,他是國家的敵人。

所以大家要明白,在共產黨的體制之下是扼殺人性的,是極端自私的,這六名紀檢幹部他只不過是在工作,他的工作就是讓他的對手把他所需要的內容交代出來,至於說採取什麼樣的方式讓他交代,這是工作的需要,對吧?這裡沒有什麼人性不人性,所以這就是講這六名幹部為什麼覺得委屈呢?是中共上層從上至下都是這麼做的,在哪裡都是這麼干的,他們被治罪當然相對就覺得委屈了。這就是我說的,這是制度性殺人,體制性殺人,才會造成這樣。我曾經講過,戴上國徽的人他就不能做人事兒,這是同樣的道理,但是當他被共產黨出賣的時候,他就覺得委屈,那當然他覺得委屈了,所以文章講說,中共官方新華社以及多家國際媒體對這件事情有所報導。

但是我相信新華社報導並不多,中國知名人權律師浦志強是遇害人於其一家屬聘請的律師。他對美國之音說,做這樣一個案件,一是希望得到一個公正處理,讓損害他人權利的人付出代價。不過,官方沒有一點想通過這樣一種方式,來反思紀委和雙規這種體制的意思。我個人只是覺得很奇怪,因為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很大的衝突,這個衝突直接抨擊這個體制,這個衝突直接點到這個體制本身的邪惡性,就是共產黨的位置高於國家的位置的時候,自然會出現這種狀況。

浦志強說,一般人認為,中共的「雙規」是反腐的重要步驟,其實這是一種誤解。按照中國的刑事訴訟法,中國官員的職務犯罪應由檢察院直接起訴。負責於其一案的雙規幹部,其中包括尚未受到法律追究的地區紀檢委主要負責人,超越憲法,私設公堂,搞逼供信,實施酷刑,暴露中共「雙規」制度侵犯人權,超越法律的弊端。這就是浦志強從他法律的角度上是這麼說的,我覺得從這個政體的角度來講,他這麼說就等於是文化人的說法,什麼叫超越憲法,什麼叫私設公堂,黨的利益高於國家一切,中共的官員都叫黨和國家領導人,把黨放在前頭,把國家放在後頭。

中紀委的最高的官員是王岐山,他是政治局常委,而壟斷了主管公檢法的官員今天是政治局委員,所以中共的官員的位置的高低、重要與否,不是從國家的角度來講,而是從這個權力的握有者的角度來講,從共產黨本身的角度去說。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說,沒有私設公堂的事情,因為黨的利益高過於它,超越憲法就是應該的,搞逼供信是這個體製造成的。

因為這六個紀檢人員他必須完成任務,如何完成任務上面不管,但是要完成任務,撬開他的嘴,這是他要的,實施酷刑,從上至下沒有不實施酷刑的。什麼叫酷刑?當黨性扼殺人性的時候,這裡沒有酷刑可言,只有維護制度可言,只有維護中共體制可言。我覺得這是大家要非常分清的一點。

浦志強還講說,雙規在所有根本性問題上,都被用來破壞法制和掩蓋有關人員的罪行。別說區級紀委了,中央紀委偵查薄熙來案件,就得出兩筆受賄,一筆貪污,加上一個濫用職權和打了一個耳光的結論?不要指望紀委能夠查清楚腐敗,反腐敗也不需要紀委這樣一種模式。

提到薄熙來的案子我覺得這個應該是另外一回事了,也可能浦志強是以調侃的概念來說的,我相信中紀委查到的薄熙來的內容遠遠超過於這個,中共上層拿出來對薄熙來的罪名從六個減成三個,這個本身就已經說明瞭問題,對吧,如果按照正常的國家,中紀委本身就不該存在的。

文章緊接著介紹說,中共的所謂「雙規」,即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代問題。中國人民大學黨史教授張同新對美國之音說,「雙規」是具有中國特點的政黨內部紀律保障體系,該體系既獨立國家法律體系,又有某種聯繫,建立這一制度的目的是純潔黨的隊伍,大凡成熟政黨有內部懲治制度。

我說過一個概念叫奴隸與奴隸主之間的關係,這位張教授的心態就是豬的概念,就是把人作為一種管制的對象這麼來看,天生的他自然的腦海當中,在他的心理就有一種被管制的概念,這是一個管制的社會,這是一個豬圈的社會,所以就必須要這麼做,而把黨的利益高於國家的利益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明確的看到,他踐踏法律本身。這位張教授直接講該體系獨立於國家法律體系,所以黨高於國家,對吧?當黨高於國家的時候,本來國家都是服務於人的,政黨服務於人,一切是服務於人的,而不是管制於人,所以我們就看到這個體制真正邪惡的那一面,這就是美國之音對這件事情的報導。

法廣對這件事情的報導主要是強調了國內媒體的這種失聲,他講於其一案判決出臺,而中國媒體全體失聲。「雙規」期間死亡的中共溫州官員於其一案件的審判結果九月三十日就已公布,但中國媒體對此卻沒有做任何報導。路透社引述受害者前妻和律師的消息報導會所,涉案的六名中共幹部分別獲刑四到十四年。

路透社報導說,於其一案件具體的庭審於九月十七日開始,受害者家屬以及律師卻未獲准出席。受害者家屬及律師浦志強向路透社表示,他們不滿法庭的判決。因為這六名被告都明確表示是按照上面的指示才對於其一實施酷刑的。所以家屬要求對下達指示的高級官員進行問責。六名被判刑的被告分別為:程文傑、吳植偉、李翔、南宇、谷陳福和章方潮。其中,谷陳福系溫州市紀委從溫州市檢察院借調,其他五人均為溫州紀委的人,均為中共黨員。這就是法廣對這件事情的報導。

德國之聲的報導,也是強調了中共官方的沉默,他講說官員水刑致死案判決,官方卻保持沉默。而他主要引述的內容依然是路透社採訪的內容,除了我們剛才跟大家分享的內容之外,他強調了一個概念就是被告人之一李翔的律師遲夙生表示,其當事人被判處十年監禁是不合理的,已經提出上訴。

六名被告均證實,於其一在雙規期間被剝奪睡覺的權利,並受到毆打。據路透社報導,律師遲夙生的辯護詞中寫道,六名被告均表示,他們對於其一施以酷刑是聽命於紀委的更高級別官員。這是溫州市的紀檢委的官員,那更高應該是來自於浙江的省紀委了。

問題就出在這兒了,這六名官員只是按照正常的工作的方式在工作,在他們看來,如果他們不這麼工作的話,他們保不住自己的飯碗,自己的飯碗可能受到威脅,這是事實,而在這個背景之下,我們可以看到太多的類似的事情,其實在中國是一個正常發生的。

六名紀檢委人員施以酷刑把人家弄死了,然後自己被判刑了,他們會覺得這不是我要這麼做的,而是當頭讓我這麼做的,而他們六個人又都是中共黨員,就變成了黨內的事了,而被他們弄死的人也是中共黨員。這就是非常有趣的事情,而最有趣的事情就是當地法院判他們有罪。

作為受害人的前妻吳茜她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了不滿,我們剛才講了就是說級別較高的官員未被繩之以法,這是不公正的。這個問題就出了,出在哪裡呢?整個紀委系統在辦案的過程當中其實擴大說,凡是以國家名義,以共產黨的名義在辦案的過程當中,他們都是以上級領導的命令作為他們採取任何酷刑的方式、反人類的方式、滅絕人性的方式的工作。

其實你可以講說,王立軍、薄熙來在他們任職期間,他們同樣是為了完成上級的工作的,特別是王立軍在錦州,涉及到幾千人的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他完全可以講說我也是為了完成工作。在中共體制之下的這個官員,他在為了維護黨的利益,他們在完成工作本身他們就是對人性的欺辱,本身就是一種對法律的踐踏,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今天這件事情最特別就是,法律把他們作為完成工作的本來不可能受到任何制裁的事情做為犯罪而處理了,這就是非常特別了,它意義就在這兒。也就是在具體的案子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高過了中國共產黨紀委的位置和權力,對中共體制內的中共官員在完成中共官員自己工作時,他處於違法狀態時施與法律上的制裁了。這個意義就非同小可了,對吧?你可以說這只是一種標誌,走向一種法律的概念。

浦志強接受採訪時也講,這六名被告是黨指定的替罪羊。但是中紀委工作人員受到本案中的司法懲罰,已是相當罕見。能不能我們把他解讀成這是中國走向法治的一種標誌呢?我覺得為時尚早,不好這麼下定論,但是具體的案子本身是法律至上的一種表現,所以這是非常令人矚目的一件事情。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