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将军单骑挑战鬼子飞机(图)


2013/10/20/20131020203924438.jpg

【看中国2013年10月24日讯】“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在沙场是善终”,是当年出川抗战的川军将士座右铭。

朱再明,巴县陶家乡人(现九龙坡区陶家镇),生于1896年,1951年在四川巴县被镇压去世。据巴南区档案局保存的《朱再明自传》载,“再明世为农业,民国二年十六岁时,鉴于北洋军阀执政受日本帝国主义支配,政体日非,乃决心从戎报国”。朱16岁当兵,参加过护法战争、北伐战争。1937年抗战爆发后,朱随川军29集团军出川,先后任陆军161师966团上校团长、161师481旅少将旅长、149师少将师长等职,参加了武汉会战、襄河保卫战、随枣会战、枣宜会战、大洪山保卫战等,成为从巴县出川的军衔最高的抗日将领。

胆大单骑与鬼子飞机斗狠

说起父亲,朱显钟和弟弟朱显鹏都很激动,“作为抗日军人,他的胆子特别大,曾单骑与日军飞机斗狠!”

那是1938年秋武汉会战时。据军事史家李意志介绍,大部分抗日川军都参加过武汉会战,朱再明所属第29集团军,系川军将领王缵绪的部队,该集团军出川时喊过一句响亮口号:“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一日誓不返乡!”

朱时任陆军161师481旅966团上校团长,武汉会战是他与日军第一次交手。据29集团军少校参谋倪续臣回忆,1938年10月初,日军攻陷武汉外围重镇田家镇后,国民政府军委会令川军161师、162师实施上巴河阻击战。上巴河位于黄冈东北,是著名的物资集散地。10月15日拂晓,这个鄂东小镇陷入一片火海,日军第13师团68联队、第6师团牛岛支队在骑兵、炮兵、空军和坦克配合下,向守军发起猛攻,炮火将上巴河大桥附近200米炸成焦土,阵地上硝烟蔽日,朱再明率部顽强阻敌五天,最终还是溃败。

据上巴河战役亲历者、朱再明从陶家乡带出川的贴身卫士邱云甫回忆,溃败的川军混杂在老百姓中向西奔逃。

天上日军飞机盘旋轰炸,地上日军追得很紧,撤退军民乱成一团,正发烧打摆子的朱再明愤怒了:“格龟儿子的!”朱再明大吼一声,挣扎着从担架上爬起来,命令卫士黄炳忠和邱云甫把他扶上马,然后一边打马飞奔,一面高喊:“快闪开,都卧倒!”

朱骑的是匹大白马,很显眼,日军飞机对他猛追不舍,又是扫射又是投弹。“他敢单枪匹马与日本飞机斗狠,没胆量哪行?幸运的是,他不但救了撤退军民,还逃过日机追杀,战后被提升481旅少将旅长。”解甲归田时,朱将大白马带回重庆喂养。“他感念大白马救过自己的命呢!”朱显钟还记得当年家中曾挂着两张照片:上方一张是蒋介石赠送的,上书“再明同志,蒋中正”;下方一张,“父亲全副戎装骑在白马上。”

神枪单枪撂倒4个日军

“日本的天皇号轰炸机,也遭神枪手朱师长打落了!”陶家镇六旬老人程世仿说起朱再明就很兴奋。程与朱的卫士邱云甫同属一个生产队,常在一起摆朱师长打日军的故事。“摆了几十年,都刻进我脑壳了。”

1939年1月,日军轰炸机群进攻湖北荆门县沙洋镇,由陆军航空兵“天皇号”指挥长渡边广太郎大佐率队。转战到此的朱再明率161师协同兄弟部队149师与敌激战,用机枪将天皇号击落。敌机迫降襄河东岸后,渡边等6人从机舱逃出,抢得木船一条,企图逃回汉口,被朱率部击毙。“从查获的渡边日记中得知,渡边曾两次指挥轰炸重庆。”

究竟是161师还是149师击落的“天皇号”,在川军浩如烟海的抗战史料中莫衷一是。朱显钟认为,“当时父亲的部队和149师都开了火,无论是哪个师打下的,荣誉都是咱们四川人。”据军事作家萨苏近年在日本档案馆的调查,天皇号确实是29集团军打下的,指挥官是149师893团团长李浓。

“他驻守沙洋时,遭日机疯狂轰炸,便下令集中4个营的轻重机枪向日机还击,击落一架大型飞机。”这是一架经改装的九九式侦察机,因多次荣立战功,被日军命名为“天皇号”,“没想被川军揍了下来。”

虽如是,朱再明的枪法好却毋庸置疑。“他16岁参军就开始练枪,北伐战争时已是神枪手。”程世仿告诉记者,“当年巴县一带的习武之人,都有夜练打香(火)头的习惯,朱师长也是靠打香头练出的枪法。

”有一次,在湖北行军途中,161师参谋长要与朱再明比枪法,谁输谁请客。“当时一个老头在河边钓鱼,朱举枪就打,鱼线应声断落,参谋长甘拜下风。”

更神奇的是在随枣会战时,朱再明带5个卫士去视察地形。当地属丘陵,山路七弯八拐,一行人刚拐过山坳,迎面过来一队日军侦察兵!“朱师长调转马头狂奔,鬼子拍马急追。中国马多是杂种马,鬼子骑的是东洋马,根本跑不赢他们。朱师长见状翻身下马,滚进路边草丛,抬手举枪,一枪一个,一连撂倒4个日军,剩下的落荒而逃。”

骨硬坚守大洪山一年多

湖北省北部绵延百里的大洪山,是全国目前唯一健在的抗日“八百壮士”杨养正的故乡。1940年,29集团军根据第五战区命令,与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协同固守大洪山,在1年零4个月的防御战中,“父亲的部队打得非常艰苦,这从他的任职就可以证明:1939年他是481旅旅长,进大洪山后改为481团少将团长,可见减员之严重、战争之惨烈。”朱显钟称。

据李意志介绍,当年王缵绪率29集团军驻守大洪山西麓、南麓一线,“经历武汉保卫战后,该集团军人员、武器损失过半,8万官兵整编后不足5万,且武器陋劣,粮食补给更是困难,经常吃了上顿不知哪去找下顿。”

即便如此,朱再明仍率部坚持抗战。1940年3月,日军第8师团师团长谷川指挥2个旅团围攻大洪山,王缵绪率部与敌激战。

一天,29集团军被包围,血战几天仍打不出去,王命令朱再明设法突围,朱以惨重伤亡杀出一条血路,掩护全军撤退。是役,歼敌5000余人;当年5月1日,日军为控制长江交通、切断通往重庆的运输线,集结30万大军发动枣宜会战,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率两个团驻守襄河西岸,16日壮烈殉国于宜城南瓜店,战区总司令李宗仁令第59军和川军161师,必须抢回张自忠遗体!朱再明率部突入重围,配合59军将张的遗体抢出,运回重庆葬于北碚梅花山麓;1940年11月,日军第13师团挟骑兵、炮兵和空军再犯大洪山,这时朱再明已调任149师任代理师长,他奉命隐蔽出击,血战3日后,当日军正待分进突击时,朱身先士卒,率数千将士从沙河砦扁前线突袭敌阵,当场击毙日军骑兵联队长川坂,毙伤日军七八百人,夺获战马7匹,武器军用品无数,是役川军亦阵亡308人。

性烈“你想当亡国奴么?”

几经征战,1943年朱再明因伤病困扰解甲归田。“伤病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军中的尔虞我诈让他憋闷,于是回乡。”朱显钟记得,“回乡后父亲并未解除军职,在重庆档案馆保存的南京国防部1948年退役职金清册中,他还有没领取的法币1487万元。”

朱家兄弟印象中,父亲是位和善乡绅。“总穿着长衫,抽雪茄,忙时管理果园,那是他从广东运回的广柑树,种了几百亩,闲时就到茶馆找老乡喝茶聊天。”

隆冬的一个下午,朱显鹏带记者走进陶家镇友爱村青龙湾,寻访朱家老屋和朱再明墓地。土墙青瓦的院落,依稀可见当年气派。“父亲对乡邻很和气,那时我家每年都要给穷人赊药、舍粮。”朱显钟清楚记得,“父亲唯一凶狠的时候,是我们不听话时,他会紧绷着脸骂我们:‘你这个奴才,想当亡国奴么?’”

除了这句留有深刻抗日烙印的话,朱再明给儿女们留下的,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包。上世纪90年代末,朱家儿女发现坟包被刨开一个洞。

“盗墓贼以为在这座将军墓里,能挖到金银财宝,结果除了一副薄板,啥也没有。”

寂寥荒草下,抗日将领朱再明已沉睡近60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