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和小贩,为什么老在打?

2013-10-24 02:20 作者: 啃咸菜谈天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24日讯】这个问题要追究起来,还是很有意思的。

城管,地位其实也很低。全国人民敢骂城管,其实就证明城管地位很低。全国人民一般都是些懦夫,真正的坏人,他们从来不敢骂。别的不说,2008年以来,银行大量印钞,通货膨胀严重程度世界第一,其实就是在抢大家的钱,但是全国人民没人吭声。你到菜市场去走一遍,虽然菜价在轮番上涨,但是中国人民还是很和谐,虽然是一脸的倒霉相,但个个都有一颗“热爱祖国”的红心,至少一万年不动摇。

在当今中国,老百姓敢骂谁,就证明这个人没有实力。警察也有打人的,敢骂吗?我看不敢骂。但是城管不同,城管人人都可以骂。城管的产生,也是中国特色的体现,本来是没有城管的,城管的事情应该是由警察来负责的,但是在中国,一来警察的地位较高,天天和小贩打成一片,有伤体统,二来市容整顿这一摊子事儿,也太累人,警察力量本来就不够,所以警察就更不能管这些事了。怎么办?另外招一批,从社会下层招一批身体好的,能打能杀的,给他们略高于其它工作的工资,他们就会卖命地为主人工作了。小贩是社会底层的人,城管其实也是。上次有个报道说,有个城管,白天当城管,晚上当小贩,这其实就说明,城管和小贩是大哥二哥,都是差不多的地位。中国下层的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从来不团结。只要你给他们分两个派别出来,他们就会天天打个不停,结果上层人就可以渔翁得利了。美国记者斯诺上世纪三十年代采访中国华北的大饥荒,叫他非常困惑的一件事情是,一边是大量的农民饿死,另一边是地主土豪囤积粮食。农民为什么不去抢这些粮食呢?因为每一个地主都养了一批家丁。这些家丁本来也是农民,本来也快要饿死了,因为饥荒,因为世道乱,地主就招他们来帮着守卫粮仓。这些当了家丁的农民,现在能吃饱饭了,非常兴奋,卖力地为地主服务,结果周围那些营养不良饿得要死的农民根本没有希望能攻打下这些土围子来,只好眼睁睁饿死。美国记者斯诺对此非常不理解,他说,如果是在美国,底层的人肯定会联合起来干掉这些地主,但是在中国这个东方的古老国度里,老百姓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现在这些小贩,到处被城管欺负。有一天如果让他当了城管,他也一样会欺负其它的小贩。你如果开恩,给他一个编制,叫他当警察,那么不管什么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他都能做得出来。每一个下层的可怜人,都有一颗梦想发达的心,都想着有朝一日能踩在其它的可怜人的头上。等级在中国无处不在,孔夫子强调“礼”,这个“礼”其实就是一系列的等级规范,中国就是一个等级社会。所有的人,想的都不是社会公平,想的只是让自己能占据一个更好的社会地位。现在的城里人,上推三代,全是农民,但是因为他们进城早,所以他们就获得了比其它农民更优越的地位,所以他们就拚命反对农民进城。这种心态,在中国的公交车上也可以看出来。现在社会公共服务要改善很多了,公交车没那么挤了。咸菜读大学的那个时代,八十年代吧,公交车挤得要命,有个笑话说:别挤了,再挤成相片了!在下面的人,拚命想挤上车。而车上的人,拚命把后面想上来的人往下推。拚命往上挤的人,刚一挤过车门,马上就变了脸,回头把其它人推下去。有好多年,这都是城市里的一景。中国的监狱也是这样,里面三五九等,分得清清楚楚。新犯一进去,如果没人关照,照例就会挨打,然后住在最差的位置上。吃饭的时候,好菜要先给牢头吃,地位低的,经常吃不饱。西方国家,一起坐牢的人,地位平等,会产生非常牢固的友谊,因为他们也算是同一战壕的战友,可是在中国不同,中国的监狱里,犯人三五九等,互相只有仇恨。玩办公室政治的都知道,一个领导要想自己过得舒心,最好的办法,是挑动下属形成两个派别,让他们斗,然后自己在中间扮演裁判员,如果下属们没有分成两派,如果下属们联合起来了,那你这个领导也就算完蛋了。城管和小贩,打得你死我活,其实也是这一回事。下层之间越打得凶,上面的人日子就越滋润。

城乡差别巨大,源于决策者的自私与短视

也有人说,这些小贩为什么非要到城里来?他们为什么不能在农村生活?这个话说得当然也有道理。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他们的人民并不热衷于进城,他们有很多人甘心情愿在乡村中度过一生。乡村有什么好?好处太多了,空气清新,污染少,生活节奏慢,有益身心健康。那么中国人为什么不喜欢呆在乡下呢?为什么中国的农民有了一点钱,就一定要到城里买房呢?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中国的公共服务设施全部都在城市里,乡下什么都没有。一直到今天,在中国很多农村还喝不上自来水,你要喝水,得自己去挑。农村的电费也比城里贵,电压也不稳定,如果电力不够用,首先是断农村的电。想上学,农村里也很不方便,也没有什么好学校;想看病,好医生都在大城市,乡下的医生虽然也有些好的,但多数都是些滥竽充数的。中国的大城市看上去像欧洲,中国的农村看上去比非洲都不如。

在这种情况下,全国人民当然都想进城了,谁也不愿意呆在乡下。大家都想挤在城里,这是政府决策出了问题,我们的公务员全在城里,所以他们就拚命建设城市,至于农村,他们觉得管不了那么多。城乡差别太大,这是政府好大喜功,自私自利的结果。大家都挤在城里,这个公共卫生与秩序就成了问题。怎么办?我们的领导是特别爱好面子的,面子就意味着身份地位得到了别人的承认,没有面子,他这个官也当不长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就只能通过行政手段强行驱赶这些涌进城市的人。有几年,广东这边是查暂住证,这里面的黑暗,简单难以言表。现在是全国到处赶小贩,打小贩打得到处跑。看到这样的城市管理,我心里只想起了一个词,就是“法西斯”。——当然,我是一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目前我也不知道我这个话是对是错,谢绝500次。

中国的问题,其实是一个系统出了问题,治理一件两件是治理不出名堂的,真要解决这些问题,其实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从根本上着手,彻底改变这种社会管理方式。

不过,我们现在对这些是不能多谈的,谈多了,距离监狱就更近了一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