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官员与开发商勾结,雇用黑恶势力强征土地


【看中国2013年10月29日讯】湖北省汉川市马口镇镇政府和村委会干部与开发商(武汉新岳金帝置业有限公司汉川分公司(以下简称金帝公司))相勾结,非法出卖土地给金帝公司搞房地产开发,为达到目的,马口镇政府在背后支撑,村委会支持,当地派出所充当保护伞,由金帝公司请社会上黑恶势力对村民进行殴打、恐吓等多种手段强制村民出让土地,在报警无助的情况下,迫于这些黑恶势力的淫威,部分村民被迫在出让书上签字,低价出让土地。也有部分村民没有被其淫威所吓,联合起来到相关部门进行了上访。迫于村民的上访,时任镇委书记、现任汉川市副市长李铁新在村民的上访信中作出不予征地,退予村民耕种的批示后,这种强征土地的野蛮作法才有了搁置。(根据2009年8月11日的《关于了解政府信息公开有关内容的回复意见》的答复:武汉新岳金帝置业有限公司位于马口镇敖家村用地属违法用地,国土资源部局正立案查处。(详见复印件)。根据汉川市国土资源局2011年7月7日的《关于李建华等反映马口镇违规占用该村土地信访回复》(详见复印件),汉川市国土资源局经查(2011年)帝公司实际违法用地30亩,已建成房屋5栋14个单元,总计132套商品房和66档门面,并部分对外销售。汉川市国土资源局于2009年9月30日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009]第37号)和2010年6月25日向汉川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强制执行申请书》(川土执强申[2010]第1号),依法履行完职责按程序依法结案。2011年6月30日,再次接到信访交办后,汉川国土资源局汇同马口镇政府再次责令金帝公司拆除了违法建筑。)

期间,金帝公司和村干部又多次找村民谈强征地土地的事,由于村民的反对而未能得逞。由于多年征地而未能如愿,在此事搁置多年后,金帝公司又与镇、村某些官员开始行动,为达到目的,今年他们采取了更加疯狂的做法,镇、村两级由台前转向幕后。由金帝公司以350万元的价格请当地黑恶势力头目孙惠民出面,由孙将尚未征收的土地全部搞掂。

孙接手后就指使其手下打手陈熊斌等采用殴打、恐吓、威逼、利诱等多种措施在公开场合及村民家中强迫村民出让土地。今年5月份以来,陈熊斌本人及其他打手多次在公开场合拿凶器(警棍、三节棍等)对湖北省汉川市马口镇敖家村村民张火方进行殴打、恐吓,逼近其出让土地,村民张火方迫于那些黑恶势力的淫威,被打后不敢还手甚至不敢报警,后在其他村民的帮助下到派出所报警,但是派出所也没立案,也没去抓那些凶手。因报警无果,村民张火方精神极度紧张,不敢出门,后在其他村民的建议下,到马口镇政府找镇委书记曾耀华并在曾的办公室向曾下跪寻求镇委书记的保护,当时曾正在办公室练字,对张的请求也置之不理。

2013年5月份以来,村民张火方被多次殴打、恐吓后不敢出门,孙惠民的手下陈熊斌又伙同敖家村无业游民郭寿文于5月30日到张火方家迫其卖地,未谈妥;中午时分,郭寿文又伙同孙惠民的另一打手,提了一黄挂包钱(事后得知大概10万)到张火方家谈卖地的事,也未谈妥;下午,郭寿文又伙同孙的一名打手到张的家中迫其卖地,也是无功而终,在张的门口那名打手看到张火方的大儿子正从外面回家,就开始寻衅滋事,挑起事端,从口袋中掏出凶器(三节棍)冲过去殴打张的大儿子,被张的儿子制服并报了警。警察来后,那名打手趁大家没注意,趁机逃脱。派出所就将张的大儿子带到派出所问话,也没有去抓那名打手。晚上6点多钟,郭寿文打电话张火方家,问张火方在不在家;晚上7点左右,孙惠民的手下陈熊斌就带了5名打手(谭鹏、胡力、王云涛等),均手拿1米余长的砍刀(王云涛手持30多公分长的砍刀)冲进张火方的家中打、砸、砍。在隔壁邻居家门口那里纳凉的张火方听到家中的巨大响声后,赶紧往家中走去,在家门口被陈熊斌一伙人团团围住,并最终酿成了一家四口,三人被砍伤,其中一人重伤,两人轻伤。 

案发后,当地派出所和镇政府都在极力的保护幕后黑手孙惠民,开始给此事定性为斗殴,当地没有出让土地的村民也极度害怕,联合起来到镇里找领导,请求严惩凶手,但是得到镇政法委书记的答复也是斗殴,引起了村民的不满。

虽然在第一时间,汉川市刑警队到案发现场进行了侦察,但因某些官员的打招呼,以及孙惠民及其兄弟的活动,所以在办案上也是极力的向保护孙惠民的方向准备各种材料。他们的主要做法是:一是先暂缓办案,让马口镇派出所、村委会出面,代表孙惠民先找受害者进行沟通,私了(他们找了孙惠民当初在道上混的朋友、也是受害者远房亲戚的雷元堂,以医药费相要胁,迫使受害者听他们的安排,甚至在受害者还在医院治疗期间,骗张火方的姻弟写谅解书);二是因王云涛是一警察的外甥,对其没在采取任何措施,而是找各种借口,开具假证明,证明王云涛受伤而不应采取措施(王云涛因手持凶器短,被张火方死死抱住压在身下而未能逃脱),时至今日离案发时间已经快5个月了,王云涛还未被刑拘;三是不深入进行侦破,而是收了孙惠民的金钱后,以证据不足为由为孙惠民开脱;四是汉川市刑警队在办案上草率办案、拖延办案,甚至就想糊涂结案,案子发生几个月后,6凶手除了1个投案自首的,2月后抓到陈熊斌外,其他的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

针对当地公安机关和政府部门的做法,激起了受害者家属的极大不满,受害者家属多次到相关部门去反应情况,都没有得到有效处理。后来,受害者家属只好到北京上访,才引起了当地公安机关和政府部门的“重视”,他们不是积极的处理这件事,而是极力搜集受害者张火方大女婿的信息来恐吓受害者家属。不管是汉川市刑警队、还是现任派出所所长刘红玉等,都恐吓受害者家属:你们上访,把我弄下课了,我就让张火方的大女婿(也是公务员)丢饭碗,还要伤害你们家里人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