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三君子开审遭打压 解聘律师终止聆讯(图)



28日,江西新余市三名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李思华,全解除了所有辩护律师的委托,抗议渝水区法院的违法行为。

【看中国2013年10月29日讯】江西省新余市三名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李思华,被控“非法集会”等罪名的案件,周一在当地法院一审开庭。当局如临大敌,几乎把市内的访民全部控制,也阻挠各地人士前往法院。代理律师为被告辩护也受打压,为抗议法官的违法行为,3名被告立即解除律师委托,换取终止当日的审讯。

刘萍的代表律师郑建伟表示,由于法庭不能依法保障律师的辩护权,无法做到公平审理,因而在下午时三名被告解除了所有律师的委托,在没有律师辩护下,法庭必须终止当日的审理。

他说:“法庭不能保障律师的有效辩护,根本就不遵守法律规定,3名被告解除了6位律师的委托。再是我们去法庭的路上,遇到一些警察要查我们的律师证,这是没有道理的。然后法院的人从几百米远接我们进去。”

刘萍的的女儿廖月敏认为这是一场荒唐的审理,不单剥夺家属的旁听席人数外,连律师的辩护权利也剥夺。看到母亲等人均瘦了很多,似乎在看守里受了很多若。因而在审理期间,律师代家属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

廖月敏说:“觉得她完全变了另一个样子,很瘦很瘦。休庭时我跟母亲说话,我说要加油,我爱你,但被庭警捂住嘴,然后旁边的警察把我拖出去。从家属来看这简直是非常荒唐和气愤的审判。”

法院内外草木皆兵,当局加强了戒备。在法院附近居住的访民郭梅芳表示,新余当局实施严格的维稳措施,用水马封路,还拉出了警戒线,几乎没有人能靠近。后来她回家后,即被所属街道办和警察控制在家中,不许再外出。

她说:“封了几十米路,过都不能过去,都是用警察来封路,1个人都不许过。在外面还抓了几个人走了,4个广东的朋友。我们这里好黑,把我们当地的访民都关在家里了,我家也有十几个人守著我,我没有办法。”

至于刚从外地看病回到新余的访民李学梅对记者说,她和另一名访民邹桂琴都是刘萍等人案中的证人,他们在早上打算到法院作证时,也遇到多名警察阻止,期间李学梅更和对方发生了争执。

她说:“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是证人,我们没说去哪里,只说去周边玩玩,连法院两个字都没有提,但不给出去。就跟那个警官发生了一些争执。今天我家的网络也上不了。”

与刘萍等人认识的当地访民,早在上周末开始已有人员在寓所外站岗,更被当局警告不许去法院围观。访民郭金英说,即使最后她取消去声援,但当局还是不放心,派人对她进行严密监控。

她说:“打算去,但都去不了。他们早就跟我讲不许去,所以我就没有去。然后(今天)早上就来了很多人,一直跟住我后面。”

除当地访民被控制自由外,各地前往声援的人士也遭到阻挠。

湖南株洲网友小彪和广东维权人士陈书伟、贾榀,早上接近法院时即被带走;武汉民彭汉怀等人也被强行驱赶;上海访民张皖荷在宜春开往新余的车上被拦截,期间被警察殴打。

至于广州民间活跃人士区伯,周日下午乘坐火车刚抵达新余,便被警察强行带到派出所。区伯在新浪微博表示,至周一淩晨5点半当地警方把他送上回广州火车,其间区伯血压高,反复呕吐10多次无人理睬,期间5至6个国保一直在旁边盯著。

正在北京上访的新余访民应立钢说,据他了解本应出庭作证的刘喜珍上周五被带走,翌日被拘留十天。为抗议新余当局的野蛮行为,应立钢和十多位同样在北京上访的访民,周日来到经常有访民聚集的长途汽车总站,举牌声援刘萍、魏忠平和李思华,要求立即释放他们。

应立钢说:“我得到的消息也说是拘留了,我现在在北京,昨天举了牌,是为了刘萍、李思华和魏忠平举牌的。整个过程还好,在永定门长途汽车站没有受到阻挠,举完牌后我们也很快离开了。”

今年4月,刘萍、魏忠平、李思华响应网上号召,举牌公开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因言入罪。其中刘萍、魏忠平被控“非法集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3条罪名。而李思华则被控“非法集会罪”。

(有删节)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