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杀医事件:不是医患问题,是社会的病!

2013-10-31 10:48 作者: 偷偷滢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31日讯】一直都很少参与有关医患关系的讨论,因为我认为这些问题并不是我等在网上吹吹牛逼就能有所改进的事情,人首要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最重要。但这次的“温岭事件”让我很有触动,尤其是看见很多有关“医生活该、医生素质低”等等言论,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小在医生家庭长大,自己也学医十年,自认对于医生这一行业的了解是要大于多数人群。纵观我见过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医生,我不否认的确有一些"败类"存在。基于同行关系我们也只能在背后对其的某些行为进行抨击,并也引以为鉴。但我看见的绝大多数,包括我身边最亲近的家人及老师都能称得上是很尽责的医生。

父亲是某医院血液科的主任,在我成长及成为医生的道路上影响很大。我很小的时候他还是主治,每晚不管有事没事,不管多晚都要去科室查看病人。我有时会陪他一块去,有时在家耍赖要他陪我,但是每次他要么把我哄睡着了去,要么丢下哭闹的我自己去。因为他说,只有这样睡觉才安心。我看过他上门诊,他对待患者的态度极好,病人反复询问一些很基本甚至有些愚昧的问题他都耐心回答。医院里的叔叔阿姨都说:你爸爸是医院脾气最好的主任。但是谁知道其实他在家是个急脾气,小时候没少打我。在医院对病人的容忍有时候已经超乎他的极限了,他只有回来收拾我。一次一个老人家儿子死了,治疗大半年人财两空,连回去的车票都买不起,他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给他。还有一次国庆放假,有个病人的钱透支了,县里的资助因为放假没有到账,他就从家里拿了一万元去给人家先垫上.....当然,他也有苦恼的时候,曾经有个病人病情很急,在其他医院都说活不过三个月的情况下在我爸这硬是撑了大半年,去世后病人还来闹,说他诊治不利。那时候他情绪很低落,我现在才能体会那种心寒。

说起医闹很多人不知道那是多可怕的事情,有些极其恶劣的病人家属早就找好了医闹团队,等病人一咽气就把医院科室团团围住,恐吓医生。我见过大夏天尸体不拉走,宁愿自己的亲人腐烂发臭也要讨到钱的;我见过在医院放炸弹,整个医院戒严,让我和我的小伙伴放学回不了家的;我见过揪住医生的白大褂领口气势汹汹要杀人的.....即便是这样,我们还是相信大部分病人是无辜善良的,本着医生的职业道德和对弱者的同情一视同仁的治疗。一般医闹的结果都是医院为了声誉用钱息事宁人,没曾想这反而助长了更多医闹的气焰,形成恶性循环。大部分医闹的最终目的都是钱,煽动媒体和群众,很多黑心媒体和愚昧群众遇到这样的问题首先做的不是去了解事实真相,反而以讹传讹,以至医生背上一身骂名。

“安心”这个词我不止一次听我的父辈和老师们提起过,为什么手术后要反复检查反复查房?为了安心。为什么到了退休年纪依然来看门诊?放心不下老病人,安心。为什么下班时间不休息依然反复检查病历和医嘱?为了安心....你与我非亲非故,我何必时时牵挂?因为我们是医生,每个病人交到你手上就承载着责任和义务。没有那个人那个行业不会犯一点错,我们只有通过反复的检查,重复再重复,讨论再讨论把医疗事故的风险降到我们能做到的最低。你知道这样的重复有多让人抓狂吗?但是大部分医生还是任劳任怨的做着这一切。

 

你说医生乱开药,就我所知,现在每个医院每个科室都有严格的药品比管制,很多患者想多开药都不行,更别说我们主动给你乱开。我曾经自己去医院门诊看过病(医生不认识我,不知道我也是医生)。一瓶药都没开到,给我写了个条让我自己去外面药房买。我们每次给患者做完门诊手术都是嘱咐患者自己去外面药房买点抗生素来吃。一个是药品比管制,一个是外面买便宜,减轻患者负担。在我们科室,每张处方的金额都有严格规定,我亲眼见过一个医生因为处方金额高过上限在晨会中被主任批评,再犯就要开除。有次我跟着老板上门诊,一个家长担心自己青春期的女儿乳房发育不良,主动希望用药物或者手术进行改善,老板给她开的处方就是每天对着镜子说:我很健康,我很美丽。还鼓励我们年轻医生积极去学校开展健康教育课程,让更多女性成年后免除病痛困扰,这样积极正面的例子还很多,为什么没人发现没人报道,每天打开新闻看见的都是让人心痛的事件?

你说医生赚得多,是肥差。那我只能说一句“呵呵”。我一个奔三的人不能养家每个月只靠2000块研究生补助生活(这据我所知在国内高校算高的了)。你说等我工作就能赚大钱了,我见过一天十多台全麻手术,从早上九点站到凌晨,冬天不管多晚,只要你值班或者做总住院医,一个电话你就必须起床的工作吗?是你你愿意吗?说个恶俗一点的:原来我在胃肠科,天天给拉不出屎的老爷爷老奶奶抠大便,抠一次五元钱,你干不干?遇到艾滋病的、梅毒的、结核的、乙肝的....来看病来手术,我们能不管吗?给艾滋病人手术的时候,给梅毒病人打针的时候,给结核病人检查的时候我们就不怕?非典的时候,地震的时候我们的同行都在第一线战斗,几天几夜不眠不休,我们就不怕?医生只是职业,脱去了白大褂我们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我们也有家人朋友要照顾。我们科每年都有医生护士干不下去辞职转行的。我有个师姐,在科室干了十年,三十多岁没有男朋友,天天泡在科室里,天天做梦都是病人和手术,还要搞学术,生活质量极其低下,最后毅然辞职了。不否认很多大牛,主任级别待遇不低,但是他们也是从这样的小医生一步一步做上去的。说我们高回报的时候你们在意过我们的付出么?你们计算过投入和产出的比率吗?

你说我们看病态度恶劣(这主要是针对门诊),我真的很建议医院实行开放日,让群众能走进医生每天的生活,如果你了解了我们的医疗压力也许就不会这样说了。我也看门诊,最快两个半小时看了五十多个病人,平均一个患者只有三分钟时间(我只负责问诊和查体,老板开处方)。就在这三分钟内我要向病人解释很多,比如我们要问月经史,很多患者就丢下一句“不记得了”,或者给你个农历日期要你自己去换算,我要耐心向其解释这一项病史的重要性,花更多时间,后面的患者就要多等一会儿。很多时候我们的状态是这样:耳朵听着病人的唠叨、脑子想着病情、手要飞快的纪录,时不时还要维持秩序,调解患者间的矛盾,向病人解释为什么排队那么久。一个大型医院的门诊的嘈杂程度和最大的菜市场早市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次门诊下来口干舌燥。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真的很难保持耐心和平静。就在上周我看门诊的时候还遇到一个患者在诊室门口破口大骂,说我给她做“人体试验”(其实就是因为她没挂号我们不给她看)。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能怎么样?还不是只有装作听不见继续看病。

说医生活该的那些人,你们不是我们,你们不能体会我们所受的委屈。同样,你们也无法体会到,当你治愈了一位患者时她发自内心的一句"谢谢"能让你感受到的那种温暖。

不管什么行业都有尽职和失职的人同时存在着,我不想为那些失职者开脱,但是因为个别人的失误而否定一个群体是否太以偏概全了?假设10个医生有2个失职,而剩下8个也要被否定、被诋毁、甚至被危害生命,那谁来做好医生?反正都是被骂被砍,我不如在死前多收几个红包让家人过得好些。当然我这样比喻极端了些。但如果你从进医院看病的那一刻起就抱着怀疑、犹豫甚至仇视的态度,不愿合作和妥协,觉得给你看病的这帮禽兽为的就是骗你的钱,那你又怎么能奢望治得好病呢?念念不忘,必有回想。

人与人没有了基本的信任,这不是医患问题,而是社会的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