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科研经费换不来诺奖

2013-11-04 14:10 作者: 綦彦臣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1月03日讯】意识形态既得利益集团一方面坚决拒绝普世价值,另一方面又热衷于精神内核完全西方化的诺贝尔奖,并依此为中国由大国变强国的标志之一。这本身就是个巨大的讽刺!

丑行:从性剥削到学术民工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公布,在中国总会引起一场媒体狂欢。这固然是官媒已经很大程度上商业化所致,但是,宣传当局对待诺奖的矛盾态度反映出了其昏悖无知的基本德性,假定还能用“德性”二字来描述其作为的话。官方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大肆宣传党和国家的培养之力,以至于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李长春也做出欢迎姿态。

今年的诺贝尔诸奖项在媒体狂欢的同时,是一次最为沉重的“中国难堪”。其一者,尽管世界上认为美国衰落与中国崛起相伴生,但是,美国有八名学者获得诺贝尔奖(化学奖全部三名、经济学奖全部三名、生理学或医学奖三名中的两名),以“世界第二”自居的中国则“一名不名”;其二者,中国年度投入科研经费已经超过一万亿人民币,但是,其中一半以上是被非研究项目乃至于吃喝与游乐所消耗,其中的贪腐份额更是高得惊人;其三者,科研与学术的道德规制完全被破坏,导师侵夺学生科研成果与成果造假是学界无人能改变的潜规则,学术民工(就是学生的成果被导师占有)现象与人身依附互为表里。

第三项导致了影响恶劣的丑闻,比如中央编译局前局长衣俊卿长期对在该局进行项目研究的女博士常艳进行性剥削。还好,无论局长还是作为该局临时人员的博士所研究的学术领域,均不在诺贝尔奖评选范围之内,否则,其研究成果在国家力量的推动下到国际上大肆展示,随后就是丑闻从国内“出口”到国际上去,那才真地有损国格了呢!

精明:学者擅长市侩化说辞

科研经费被贪占已经不是个别现象,有些形成罪案的事件足令整个学界蒙羞。如中国科学院的计算地球化学及其应用的学科组长(行政套级正处)段振豪,伙同情妇共贪污科研经费一百四十余万元。应当说,这样的数额与同级别的党政贪官所非法获取的数额没法相比,但前者是学者、是中国传统道德所推崇的师表之辈。如此师表、如此学者、如此作为只能说明中国体制内的学术道德已经完全崩溃,更说明国控国拨经费的举国体制搞科研正是扼杀国家创新力的根本原因。西方启蒙时代后期的学者拉伯雷曾说过:“学术无良知就是灵魂的毁灭,政治无良知就是社会的毁灭。”对照之下,第一种毁灭已经在当今中国发生,第二种也正在悄悄逼近。

以上说法绝不是激进之言或故作耸人之文。以官方公布的去年“全年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一万〇二百四十亿(接近GDP的百分之二)”数据来看,在根据一些专业人士的实证计算,超过万亿的科研经费当中有六千万是用于非科研用途的;国家级财政直拨的五千亿科研经费,约有三千亿没真正用到科研上。科研经费的蛋糕如此之大,非科研用费份额之高,必然会产生严重腐败。据现任科技部长万钢对媒体透露:某个重要省份的科技厅长因为科研经费巨额贪腐正在受到调查,作为部长的万钢感到愤怒、错愕、痛心,云云。其实,这样说辞本身就很有问题,因为许多厅长及以上级别的官员一旦被调查,官媒就会迅速公布(如副省级的南京市长季建业被双规),何以科技厅长贪腐既不公布其名又不公布省份的“实名”呢?

中国学界有多黑暗,普通人难以知晓。但是,除了女博士常艳不得不为中央编译局长衣俊卿免费“性打工”之外,刘志军花数百万元人民币疏通关系、争取院士头衔的丑闻可算一个证明。还有,上面提到的段振豪更是中科院的候选院士。他的贪腐所得是否也如刘志军那样用作争取院士头衔,现在还无从得知,而他的研究项目“计算地球化学”是可以进入诺贝尔奖评选范围的。设想一下,如此品质的中国科学家若是能获得诺贝尔奖,那该是对人类文明怎样的侮辱?还有这位科学家世俗聪明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学术方面,他可以把自己包二奶的行为说成是“捐精”事件。

渲染:弥补统治正当性不足

当科技部长万钢被记者问道中国何时出现诺贝尔奖获得者时,部长先生说不着急,有希望但需后续支持,云云。这里面说的是物理、化学、医学或生理学方面的,即纯理工科技类,不包括经济学、文学那样带有意识形态因素的项目,更不包括完全政治化的和平奖。但是,举国体制下的科技开发与学术研究无一例外都是政治化的,出了新型超大规模计算机,要渲染一番,对系统不独立、CPU不匹配等内在不足轻描淡写;航母造成了,训练开始了,也要大肆渲染一番,对买来的壳子与飞行技术重大缺陷绝口不提;如此之类者还有“神系列”航天器飞行成功,以及什么样的大桥建成。

总的来说是宣扬直观的、宏大的项目,所有这一切都是为统治的正当性而奋斗。而试想一下:一个连统治的正当性都难以解决的制度体系,怎么会创造出系统化的创新力技能呢?

还是从理工科技方面讲,诺奖项目越来越有超微观趋势。今年的物理奖是证明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化学奖则是观察电子在原子核之间的跳跃,而生理学或医学奖更是研究细胞内的物质运输情状。这些完全与通过宏大外观宣扬统治成就的中国科技与学术方向相反。当然,日后也不排除诺奖会授予宏大科学项目如地球物理的突破性研究,但所有研究者本身绝对不是奴役教育的流水线产品,而是自由创造精神的倡导者与载体。在中国,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学校教育从一开始就是灌输奴役、谎话、投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