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科研經費換不來諾獎

2013-11-04 14:10 作者: 綦彥臣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03日訊】意識形態既得利益集團一方面堅決拒絕普世價值,另一方面又熱衷於精神內核完全西方化的諾貝爾獎,並依此為中國由大國變強國的標誌之一。這本身就是個巨大的諷刺!

醜行:從性剝削到學術民工 

一年一度的諾貝爾獎公布,在中國總會引起一場媒體狂歡。這固然是官媒已經很大程度上商業化所致,但是,宣傳當局對待諾獎的矛盾態度反映出了其昏悖無知的基本德性,假定還能用「德性」二字來描述其作為的話。官方作家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大肆宣傳黨和國家的培養之力,以至於當時主管意識形態的常委李長春也做出歡迎姿態。

今年的諾貝爾諸獎項在媒體狂歡的同時,是一次最為沈重的「中國難堪」。其一者,儘管世界上認為美國衰落與中國崛起相伴生,但是,美國有八名學者獲得諾貝爾獎(化學獎全部三名、經濟學獎全部三名、生理學或醫學獎三名中的兩名),以「世界第二」自居的中國則「一名不名」;其二者,中國年度投入科研經費已經超過一萬億人民幣,但是,其中一半以上是被非研究項目乃至於吃喝與遊樂所消耗,其中的貪腐份額更是高得驚人;其三者,科研與學術的道德規制完全被破壞,導師侵奪學生科研成果與成果造假是學界無人能改變的潛規則,學術民工(就是學生的成果被導師佔有)現象與人身依附互為表裡。

第三項導致了影響惡劣的醜聞,比如中央編譯局前局長衣俊卿長期對在該局進行項目研究的女博士常艷進行性剝削。還好,無論局長還是作為該局臨時人員的博士所研究的學術領域,均不在諾貝爾獎評選範圍之內,否則,其研究成果在國家力量的推動下到國際上大肆展示,隨後就是醜聞從國內「出口」到國際上去,那才真地有損國格了呢!

精明:學者擅長市儈化說辭

科研經費被貪佔已經不是個別現象,有些形成罪案的事件足令整個學界蒙羞。如中國科學院的計算地球化學及其應用的學科組長(行政套級正處)段振豪,夥同情婦共貪污科研經費一百四十餘萬元。應當說,這樣的數額與同級別的黨政貪官所非法獲取的數額沒法相比,但前者是學者、是中國傳統道德所推崇的師表之輩。如此師表、如此學者、如此作為只能說明中國體制內的學術道德已經完全崩潰,更說明國控國撥經費的舉國體制搞科研正是扼殺國家創新力的根本原因。西方啟蒙時代後期的學者拉伯雷曾說過:「學術無良知就是靈魂的毀滅,政治無良知就是社會的毀滅。」對照之下,第一種毀滅已經在當今中國發生,第二種也正在悄悄逼近。

以上說法絕不是激進之言或故作聳人之文。以官方公布的去年「全年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一萬〇二百四十億(接近GDP的百分之二)」數據來看,在根據一些專業人士的實證計算,超過萬億的科研經費當中有六千萬是用於非科研用途的;國家級財政直撥的五千億科研經費,約有三千億沒真正用到科研上。科研經費的蛋糕如此之大,非科研用費份額之高,必然會產生嚴重腐敗。據現任科技部長萬鋼對媒體透露:某個重要省份的科技廳長因為科研經費巨額貪腐正在受到調查,作為部長的萬鋼感到憤怒、錯愕、痛心,云云。其實,這樣說辭本身就很有問題,因為許多廳長及以上級別的官員一旦被調查,官媒就會迅速公布(如副省級的南京市長季建業被雙規),何以科技廳長貪腐既不公布其名又不公布省份的「實名」呢?

中國學界有多黑暗,普通人難以知曉。但是,除了女博士常艷不得不為中央編譯局長衣俊卿免費「性打工」之外,劉志軍花數百萬元人民幣疏通關係、爭取院士頭銜的醜聞可算一個證明。還有,上面提到的段振豪更是中科院的候選院士。他的貪腐所得是否也如劉志軍那樣用作爭取院士頭銜,現在還無從得知,而他的研究項目「計算地球化學」是可以進入諾貝爾獎評選範圍的。設想一下,如此品質的中國科學家若是能獲得諾貝爾獎,那該是對人類文明怎樣的侮辱?還有這位科學家世俗聰明程度遠遠超過了他的學術方面,他可以把自己包二奶的行為說成是「捐精」事件。

渲染:彌補統治正當性不足

當科技部長萬鋼被記者問道中國何時出現諾貝爾獎獲得者時,部長先生說不著急,有希望但需後續支持,云云。這裡面說的是物理、化學、醫學或生理學方面的,即純理工科技類,不包括經濟學、文學那樣帶有意識形態因素的項目,更不包括完全政治化的和平獎。但是,舉國體制下的科技開發與學術研究無一例外都是政治化的,出了新型超大規模計算機,要渲染一番,對系統不獨立、CPU不匹配等內在不足輕描淡寫;航母造成了,訓練開始了,也要大肆渲染一番,對買來的殼子與飛行技術重大缺陷絕口不提;如此之類者還有「神系列」航天器飛行成功,以及什麼樣的大橋建成。

總的來說是宣揚直觀的、宏大的項目,所有這一切都是為統治的正當性而奮鬥。而試想一下:一個連統治的正當性都難以解決的制度體系,怎麼會創造出系統化的創新力技能呢?

還是從理工科技方面講,諾獎項目越來越有超微觀趨勢。今年的物理獎是證明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化學獎則是觀察電子在原子核之間的跳躍,而生理學或醫學獎更是研究細胞內的物質運輸情狀。這些完全與通過宏大外觀宣揚統治成就的中國科技與學術方向相反。當然,日後也不排除諾獎會授予宏大科學項目如地球物理的突破性研究,但所有研究者本身絕對不是奴役教育的流水線產品,而是自由創造精神的倡導者與載體。在中國,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學校教育從一開始就是灌輸奴役、謊話、投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