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日记暴露周恩来真面目


【看中国2013年11月08日讯】周恩来临死前,在医院里和邓颖超几乎没有进行任何实质性的谈话,也没有给老婆邓颖超留下遗言,哪怕只言片语。据说他怕毛泽东给他房间安了窃听器。一个注定要死的人还怕什么呢?就是窃听了又能怎么样?

在共产党中,周恩来的欺骗性最大。他的一生就是伪装的一生,他没有信任过任何人,在老婆跟前也是伪装的,他的伪装蒙骗过很多人,凡是把他当亲人的最后不但死的很惨,而且最后才知道都是他批准的。

周恩来守口如瓶

根据史料,周恩来到底玩儿过多少女人,有过几个孩子,永远没有人知道。周恩来时时强调保密的重要,他在一次会议中说:“保密的事非同小可,回家后,不要一时高兴就说出来”,“我老婆是老党员,中央委员,不该说的我对她就是不说”。

1982年6月30日人民日报上有邓颖超的一篇回忆文章,说她和周恩来结婚后,聚少离多,他到哪儿去,“去干啥、呆多久、什么从没有讲”。周恩来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们之间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的。”

邓颖超的奇怪日记

过去的年代,一般老百姓愿意用日记当作释放、倾吐自己真实情感的园地,这是个不允许被别人侵犯的领地。但在中共统治下,往往把百姓在日记上抒发情怀或一时的不满当成反党的罪证,写日记也不敢写的那么毫不掩饰了,甚至有人为了达到什么个人目地而把日记当成可利用的工具。在中共官方媒体上时有伪造日记来树立“光辉榜样”。

奇怪的是周恩来死后,邓颖超拿出一本日记,上面居然有很多对“红太阳”的非常深入的探讨。先不说这对夫妻互相如何不信任,就按照周恩来的个性,打死他,他也不敢留下对毛泽东的反对意见。难道他不怕万一有一天自己也被抄家,这一本日记就能立即置他于死地?

争鸣杂志5月刊报导,一九七八年十月,邓颖超就自己的日记,向中央政治局请示:“如何处理有关资料档案?”叶剑英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告知邓颖超:“现在工作繁多,也很复杂,还是你保管好。”

把自己的日记当成“资料档案”,而且主动塞到中共手里,这个日记的真实性确实值得置疑。

有趣的是,邓颖超不死心,一九八一年七月二日,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后,又提出有关自己日记内容的问题,实际上就是要中央对毛泽东和周恩来谁是谁非问题上表态。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对邓颖超说:“常委和部份政治局委员都看过,还是由你保存比较合适,考虑到多个方面:党内团结、党的形象、毛主席功过七三开评价等方面。”直至邓颖超逝世后,她的日记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属下的机要局保管。

2004年3月,中共对邓颖超日记作了启封,读过之后才明白,邓颖超为何要坚持把自己的日记上交给党作为历史资料。史记都是第三人写的,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都是由别人评说。而邓颖超的日记里,据她说是记录了与周恩来在其病危期间的谈话,说他对自己的一生进行了反思,反思自己在革命战争年代和中共建政后历次政治事件中,作出了违心的抉择。在多次关系到党和国家命运的关键时刻,背弃原则作出迁就,造成历史性灾难,感到沉痛。

轻轻几句话“背弃原则作出迁就”就把自己做过的那些罪行不露痕迹的都推给了毛泽东,并且推的彻彻底底、一干二净。还捞了个“临终自责”的美誉。

周恩来是在中共里隐藏最深的一个大魔

凡是非让别人看的日记决不是一本真实的日记,它没有历史价值,只起欺骗的作用,这就是邓颖超非要把自己的日记交给党的原因。

人做过什么他自己最清楚,周恩来死时要求把骨灰撒入大海,他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会被掘坟鞭尸的。所以与其让别人把自己骨灰给扬了,不如自己死后就办,还捞个美誉。

在邓颖超的日记中,谈到周恩来在遵义会议干的坏事,日记记载说“周后悔给毛抬轿子”、“周成全了毛的终身领袖地位”等等。周说:“我又一次做了违心的政治上错误的抉择。”

这些表面上看都是周在反思自己,但仔细看才发现,他把制造苦难和血案的责任都推给了别人,自己只剩下“反思”。
有人说周恩来是一个大魔,在中共里隐藏最深、最不容易识别。看了邓颖超的日记感觉周恩来做坏事推责任的能力确实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