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泄露了货币双发的天机

2013-11-14 01:40 作者: 杨连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1月14日讯】任大炮直通天庭,直探天机,直捣黄龙,终于口无遮拦地泄露了我国货币双发的天机:“对中国来说,真正的泡沫的是货币双发。如果没有货币双发,什么泡沫都没有,通胀是因为货币引起的。”

不同于油画,你知道一幅国画,靠揭纸能揭开两幅出来。“从一条牛身上剥下两张皮来”(列宁语),历来被称为是赚钱的高招。作为消费者,省钱的高招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作为无本万利的政府,更高的高招,就是把一种货币印出两套钱来。任志强说的货币双发,就是我国政府在印钞购汇,把一笔钱变成了两笔钱。——老顽童任志强,终于说出皇帝没穿衣服的真相了。

谁都知道,随着贸易、投资“双顺差”流进国内的美元,作为真金实银,被政府的强制结汇截留成了外汇储备。这一大笔留着后手的私房钱,政府舍不得花,只能借回给美国人花。而以外汇占款名义的印钱购汇,其实是政府空手套白狼,多复印了一套人民币,用于国内发债、偿债,用于国内高投资的。

印钞就是发债,多印钞又可以偿债。政府购汇原本是没有钱的,没有钱却要征购美元,就要印发一套本币来强制征购外币。这样一来,印钱购汇,就是按照一笔又一笔美元的比价,复印出了一笔又一笔本币。每一笔美元,都被复印出一笔本币。这样一来,一笔钱变成了两笔钱,对内对外都可以偿债:强征来的外汇,足够清偿任何外债;复印出的本币,也足够冲抵任何内债。

“央行不断大手买入外汇,在积存全球第一大国家外汇储备的同时,也把等价的人民币基础货币注入商业银行。・・・・・・中国货币运动的两个圈圈,连到一起才实现了货币供给的惊人增长。・・・・・・中国特色的货币创造,就是行政权力甚至一纸公文,就可以直接创造货币”(周其仁语)。 

数一数入世这12年来的货币超发,你也能发现其中的奥秘。国内2012年GDP的52万亿,比2000年的8·9万亿翻了5·8倍。而目前的105万亿M2,比2000年的12.12万亿翻了9倍,9倍的货币超过了5·8倍的GDP。为什么会超过?因为这12年间进出口增长超过了GDP增长,超过的幅度恰恰与货币相近。货币增长虽然超过了GDP增长,却与外贸增长保持了相近倍率——进出口总额从2000年的0·47万亿到2012年的3·8万亿,12年间翻了8倍——广义货币也翻了9倍。

你由此可见,国内的货币发行,是被印钱购汇的强制结汇支配的,货币发行被印钱购汇牵着鼻子走了。外汇与本币这两者捆绑在一起,结汇与发钞这两者合二为一,似乎是国内纸币超发的谜底。

真的谜底是在这里吗?如果央行只是花钱买进外汇,每买进1美元花出去7元人民币的话,那就没有什么谜底:7只羊换回1头牛,有得有失的保值交易有什么谜?假如本币7:1兑换外币,如同7只羊换回1头牛,那还有什么稀奇?谜底不在这里,谜底不在本币7:1兑外币上,谜底是在本币0:1兑外币上的。

央行本来没有钱,却能空手套来牛——每印发7元人民币就能换回1美元。也就是说,购汇的那7只羊不是自己养大的,是开动印钞机印出来的,买回来的这头牛却是别人养大的。结汇与发钞合二为一之后,你看到本币与外币反倒一分为二了:1头牛剥出了两张皮,1美元剥出了7元人民币,像是刘谦手下一头牛变成了两头牛一样。总之,牛是买回家里了,可印出来的7只羊也留在了国内,不是一张货币变成了两张吗?

总之,以羊换牛不是外汇占款的谜底,空手套牛才是其谜底。换言之,外汇占款占的不是已流通货币的保有量(M0),而是初始货币的增发量(M2)。央行用印出来的7只羊换回1头牛,那7只羊是凭空新增加的。显然,是这种印钞购汇的魔术手法,制造了人民币的超发与透支。对此,央行却显得很无辜,辩解说,强制结汇是被动投放货币,是基于人民币变相的“美元本位”。

然而,谎言一戳就破。强制结汇也罢,美元本位也罢,底线都是要用真金白银购物,而不能空手套白狼!“用真金白银购物已成为中国人从事交易活动最起码的要求和道德底线,政府也不能例外。政府入市购汇,必须受其预算收入的硬约束,用真金白银,而不能靠央行的基础货币”(周其仁语)。

荷兰一个11岁的男孩赫尔曼斯,为周身债务蚂蚁的希腊出了一个金点子,获得了500欧元的沃尔夫森经济学奖。你想知道这个男孩的金点子是什么吗?就是一张纸币揭出两张来——赫尔曼斯力主希腊退出欧元区,恢复发行本国货币,才能摆脱债务危机。为什么恢复发行货币就能偿债?因为只要重新拾起发钞权,就能在欧元之外多发行一套德拉克马,一条牛剥下两张皮来,足够偿还所有债务啦。

小男孩赫尔曼斯给希腊摆脱债务开出的处方,与我国的货币双发是一样的:在美元之外多发行了一套人民币。看来,老顽童任志强的发现,也好比这个小男孩啦。感谢任大炮,他把公众对于高房价的近距离炮轰,引向了房价背后的最高层目标(货币双发与土地制度),也引向了通盘掌控银根、地根的政府。

在职的任志强,既像是一个高房价的坚定辩护士,又像是一个既得利益的顽固捍卫者。退休的任志强,又像是一个利益集团的反叛者,一个直言不讳的批评者。据我所知,我党内部这类“中间假,两头真”的老人,还真是不少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