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強泄露了貨幣雙發的天機

2013-11-14 01:40 作者: 楊連寧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14日訊】任大炮直通天庭,直探天機,直搗黃龍,終於口無遮攔地泄露了我國貨幣雙發的天機:「對中國來說,真正的泡沫的是貨幣雙發。如果沒有貨幣雙發,什麼泡沫都沒有,通脹是因為貨幣引起的。」

不同於油畫,你知道一幅國畫,靠揭紙能揭開兩幅出來。「從一條牛身上剝下兩張皮來」(列寧語),歷來被稱為是賺錢的高招。作為消費者,省錢的高招是一分錢掰成兩半花,作為無本萬利的政府,更高的高招,就是把一種貨幣印出兩套錢來。任志強說的貨幣雙發,就是我國政府在印鈔購匯,把一筆錢變成了兩筆錢。——老頑童任志強,終於說出皇帝沒穿衣服的真相了。

誰都知道,隨著貿易、投資「雙順差」流進國內的美元,作為真金實銀,被政府的強制結匯截留成了外匯儲備。這一大筆留著後手的私房錢,政府捨不得花,只能借回給美國人花。而以外匯佔款名義的印錢購匯,其實是政府空手套白狼,多複印了一套人民幣,用於國內發債、償債,用於國內高投資的。

印鈔就是發債,多印鈔又可以償債。政府購匯原本是沒有錢的,沒有錢卻要徵購美元,就要印發一套本幣來強制徵購外幣。這樣一來,印錢購匯,就是按照一筆又一筆美元的比價,複印出了一筆又一筆本幣。每一筆美元,都被複印出一筆本幣。這樣一來,一筆錢變成了兩筆錢,對內對外都可以償債:強征來的外匯,足夠清償任何外債;複印出的本幣,也足夠沖抵任何內債。

「央行不斷大手買入外匯,在積存全球第一大國家外匯儲備的同時,也把等價的人民幣基礎貨幣注入商業銀行。......中國貨幣運動的兩個圈圈,連到一起才實現了貨幣供給的驚人增長。......中國特色的貨幣創造,就是行政權力甚至一紙公文,就可以直接創造貨幣」(周其仁語)。 

數一數入世這12年來的貨幣超發,你也能發現其中的奧秘。國內2012年GDP的52萬億,比2000年的8·9萬億翻了5·8倍。而目前的105萬億M2,比2000年的12.12萬億翻了9倍,9倍的貨幣超過了5·8倍的GDP。為什麼會超過?因為這12年間進出口增長超過了GDP增長,超過的幅度恰恰與貨幣相近。貨幣增長雖然超過了GDP增長,卻與外貿增長保持了相近倍率——進出口總額從2000年的0·47萬億到2012年的3·8萬億,12年間翻了8倍——廣義貨幣也翻了9倍。

你由此可見,國內的貨幣發行,是被印錢購匯的強制結匯支配的,貨幣發行被印錢購匯牽著鼻子走了。外匯與本幣這兩者捆綁在一起,結匯與發鈔這兩者合二為一,似乎是國內紙幣超發的謎底。

真的謎底是在這裡嗎?如果央行只是花錢買進外匯,每買進1美元花出去7元人民幣的話,那就沒有什麼謎底:7隻羊換回1頭牛,有得有失的保值交易有什麼謎?假如本幣7:1兌換外幣,如同7隻羊換回1頭牛,那還有什麼稀奇?謎底不在這裡,謎底不在本幣7:1兌外幣上,謎底是在本幣0:1兌外幣上的。

央行本來沒有錢,卻能空手套來牛——每印發7元人民幣就能換回1美元。也就是說,購匯的那7隻羊不是自己養大的,是開動印鈔機印出來的,買回來的這頭牛卻是別人養大的。結匯與發鈔合二為一之後,你看到本幣與外幣反倒一分為二了:1頭牛剝出了兩張皮,1美元剝出了7元人民幣,像是劉謙手下一頭牛變成了兩頭牛一樣。總之,牛是買回家裡了,可印出來的7隻羊也留在了國內,不是一張貨幣變成了兩張嗎?

總之,以羊換牛不是外匯佔款的謎底,空手套牛才是其謎底。換言之,外匯佔款佔的不是已流通貨幣的保有量(M0),而是初始貨幣的增發量(M2)。央行用印出來的7隻羊換回1頭牛,那7隻羊是憑空新增加的。顯然,是這種印鈔購匯的魔術手法,製造了人民幣的超發與透支。對此,央行卻顯得很無辜,辯解說,強制結匯是被動投放貨幣,是基於人民幣變相的「美元本位」。

然而,謊言一戳就破。強制結匯也罷,美元本位也罷,底線都是要用真金白銀購物,而不能空手套白狼!「用真金白銀購物已成為中國人從事交易活動最起碼的要求和道德底線,政府也不能例外。政府入市購匯,必須受其預算收入的硬約束,用真金白銀,而不能靠央行的基礎貨幣」(周其仁語)。

荷蘭一個11歲的男孩赫爾曼斯,為週身債務螞蟻的希臘出了一個金點子,獲得了500歐元的沃爾夫森經濟學獎。你想知道這個男孩的金點子是什麼嗎?就是一張紙幣揭出兩張來——赫爾曼斯力主希臘退出歐元區,恢復發行本國貨幣,才能擺脫債務危機。為什麼恢復發行貨幣就能償債?因為只要重新拾起發鈔權,就能在歐元之外多發行一套德拉克馬,一條牛剝下兩張皮來,足夠償還所有債務啦。

小男孩赫爾曼斯給希臘擺脫債務開出的處方,與我國的貨幣雙發是一樣的:在美元之外多發行了一套人民幣。看來,老頑童任志強的發現,也好比這個小男孩啦。感謝任大炮,他把公眾對於高房價的近距離炮轟,引向了房價背後的最高層目標(貨幣雙發與土地制度),也引向了通盤掌控銀根、地根的政府。

在職的任志強,既像是一個高房價的堅定辯護士,又像是一個既得利益的頑固捍衛者。退休的任志強,又像是一個利益集團的反叛者,一個直言不諱的批評者。據我所知,我黨內部這類「中間假,兩頭真」的老人,還真是不少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