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你病得不轻啊

2013-11-21 21:22 作者: 王志通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1月21日讯】而今,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的未来产生了担忧的情况,不仅上自官僚、下至庶民,更是北到长城内外、南到海峡两岸。 

而今,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的前途充满了忧虑的感情,不仅上自主席总理、下到乡长科员,更是北到漠河河边、南到曾母暗沙。

而今,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对中国的前景有了疑惑,东至日本韩国,西到美国巴西,北到俄罗斯,南到南极岛。

他们一个个开始追问,中国你到底是怎么了?

很多学者开始争先恐后地回答起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回到:“现中国社会最大威胁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谈理想,现没理想;谈道德,现在几乎没传承;谈文化,我们不思改变;谈制度,总说自己天下无双,不肯融入世界潮流;谈创新,现在只有模仿和抄袭;谈经济除了低端制造、浪费资源、寅吃卯粮,没有藏富于民。我们冷落了教育,教育也抛弃了我们。”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针对当今教育状况和大学生说:“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龙应台针对习总提出来的并在国内宣传得非常火热的“中国梦”说:“我有中国梦吗?如果中国梦的‘中国’指的是‘国家’或‘政府’,对不起,我对‘国家’没有梦,‘政府’是会说谎的。如果你说的‘中国’指的是这块土地上的人,我怎么会没有梦呢?我的梦想是:希望中国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个晚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而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这一代人所做的种种努力也不过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将来会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苏国勋说道:“由于中国南北和东西部自然条件和开发程度存在很大的差异,在改革过程中也可能出现新的不平等,还有随着分配差距的拉大社会分层化开始暴露,以及公务人员贪污腐化不正之风蔓延开来为虐日烈,这些导致社会问题丛生,社会矛盾渐趋激烈。如果处理不当,最终会引起严重的社会失范。”还有一些网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说:“中国已经是一个“我不信”的时代,不信政府而信舆论,不信联播而信微博,不信宣言而信传言,不信主流媒体而信自我判断——中国进入“我不信”时代,表明靠谎言和诺言欺骗民众的时代已经终结,也表明整个社会的公信力已经丧失殆尽。操控舆论的恶果终于显现,没有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社会已很难重归正途。”关于中国现状的认识,很多人均发表了精辟的言论,但是这些言论有时候会通过某种平台出现在世人面前,但有的却不能够,现有的想法和文字只能说在私有的抽屉里面,甚至是在公家的废纸堆里。在此就不赘言了。

从上面的这些论述可见,中国在各个方面都面临者众多问题,经过1978年以来的渐进式改革过后,很多问题得以缓解,但很多问题积弊重重,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而官方的一些改革措施随着领导人的换届卸任被迫中断,改革的进程一拖再拖,积重难返的现象日益为官方、学者,甚至普通民众所能够清楚地认识。明白社会出现如此不平衡的原由后,一些人甘为游世之魂,一些人为利专营,一些人使劲批判,试图以自己的呼声引起高层的注意,进而改进。但是高层也发现,摆在眼前的问题并非红白断然分别的那样简单,不是一纸政令就能简单解决问题的。很多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所以在民众眼中,一任又一任的官员无作为,其实有的官员是不想和愿意改变现有的秩序,而另外一些官员是想和愿意打破现有秩序而建立一种更加适合的局面,但会发现掣肘重重,制度和非制度的力量或明或暗的阻止你进行相应的改变,正如常言所道,心有余而力不足矣。

在这里,我用苏国勋为马克思韦伯文集的序言中的话来做此总结,社会正处在一个关键的转型期,转型的成败关系着中国人民的命运和国家的未来。可以说当今的改革需要政治家和人民共同努力,当然也需要不同的声音出来论证,因为论争的结果会让改革主导者充分认识到改革中的问题,但是社会转型也会伴随着阵痛和风险,改革旧有制度会涉及到众多的既得利益,需要人们按照市场经济模式转变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重新调整人际关系。

中国社会充满了危机,中国你病了,病得不轻啊!

所以中国应该吃药了,应该是一剂猛药,不是那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药,而是一种治病根的灵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