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尔街到音乐发行人

2013-11-24 15:23 作者: 安德鲁•埃奇克利夫-约翰逊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1月24日讯】乔希•格鲁斯位于曼哈顿中城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两张用相框装好的证书。其中一张由哥伦比亚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颁发,另外一张则由伦敦商学院(LBS)颁发。两张证书的下面有一个放着各种奖章的盒子,还有许多吉他和功放。

作为Rubikon硬摇滚乐队的成员,这位Round Hill Music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对音乐发行业务产生了兴趣。音乐发行的内容是为歌曲作者管理其正版专辑,并为他们的歌曲寻找新的商业化渠道。Rubikon曾是一支与Incubus和Rob Zombie齐名的摇滚乐队。

格鲁斯在索尼音乐(Sony Music)和大西洋唱片(Atlantic Records)工作过,在贝尔斯登(Bear Stearns)投行工作过,9/11事件后在美国海岸警卫队(US Coast Guard)工作了6年,还在自己家族的对冲基金当过10年的合伙人。在经历这一切之后,他才决定去念商学院,探求如何将他对音乐的热爱转化为一门生意。

他说:“商学院就是有办法引导你去做你这辈子真心想做的事。将音乐与商业相结合正是音乐发行的本质。”格鲁斯认识一些既念过哥伦比亚商学院、也念过伦敦商学院的朋友,这两个商学院联合推出的EMBA项目让他很动心,因为他也想为自己的学习经历增加一点国际化元素。他高中时在法国呆过一年。他说,“我一直对外国的东西很感兴趣,此外,这个项目让你能用一个MBA学位的价钱拿到两个MBA学位”。

这个为期20个月的MBA项目包括课堂授课、四人学习小组项目以及各种课后作业。学生要在两个城市交替度过几周,还要在第三个国家度过一段时间——对格鲁斯来说,这第三国家是巴西。对该课程的大多数金融内容,格鲁斯都游刃有余,“不过我在那里还学到了一些在对冲基金永远学不到的东西,比如领导力、以及如何构建企业文化”。

他的同学来自各行各业,从空军飞行员、到西伯利亚喜力(Heineken)啤酒厂的经理。“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MBA是攀爬职场阶梯的工具。不过,许多人在念MBA以前已意识到,他们在做的事不是他们想做的。”

对格鲁斯来说,他逐渐想明白,自己真正想做的是音乐。Rubikon曾经“差一点就签约了”。但由于5名乐队成员陆续有了总共13个孩子,乐队演出和练习的次数越来越少。24岁时,因为家族对他施加压力、要求他学点金融,格鲁斯进了投行。但在商学院,格鲁斯却“忽然想明白了”。

他把Rubikon的成员重新召集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做起所有与乐队有关的事都越来越有劲头,并由此意识到,他想尝试把音乐和商业结合起来。对来自一家“非常保守”的家族对冲基金的格鲁斯来说,考虑到著名歌曲版税来源的可预测性,开一家音乐发行公司似乎是兼顾两者的风险最低的方式。

格鲁斯当时想到,音乐发行企业收入来源非常分散,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这种企业不会受到股市波动的影响。欧洲的餐馆、加拿大视频游戏公司,都可能为音乐出版企业贡献收入。他还发现,市场上缺少那种能够以亲力亲为的服务承诺吸引歌曲作者的小型精品音乐发行商。他说:“歌曲作者们对自己写的歌曲倾注了很多的情感。他们真的很担心自己的‘孩子们’会不会在随机播放中被弄丢。”

他用教育领域的词汇打比方说:“我们的学生与教师比(student/teacher ratio)远低于其他出版商。这里的学生就是指我们的歌曲,而教师则(是)指我们的员工。”Round Hill Music处理着大约6000首歌,拥有14名员工,但格鲁斯说,以他们的团队规模,处理更多歌曲也没问题。他说:“我们的人手足够处理比现有数量多得多的歌曲。”

格鲁斯2010年毕业,当年晚些时候他创立了Round Hill。不久他便买下了克里斯•肯纳(Chris Kenner)的《千人共舞》(Land of 1000 Dances,威尔逊•皮克特(Wilson Pickett)在1966年演唱过的热门歌曲),以及杰拉尔德•马克斯(Gerald Marks)和西摩•西蒙斯(Seymour Simons)合写的《我的一切》(All of Me)。格鲁斯估计,仅《千人共舞》一首歌一年就能带来约20万美元的版税,因为这首歌被许多其他歌手翻唱、并被用到了好几部电影中。

格鲁斯说,Round Hill创立的时间很凑巧。“当时刚刚发生金融危机,许多家大型(发行公司)都因为过度开支和过度举债陷入了困境。”

但直到2012年1月收购了6首披头士乐队(Beatles)的早期歌曲之后,Round Hill才真正进入人们的视野。这6首歌曲包括《她爱你》(She Loves You)和《我看见她伫立在那里》(I Saw Her Standing There)。(Round Hill合伙人理查德•罗(Richard Rowe)曾任索尼/ATV音乐发行公司(Sony/ATV Music Publishing)的首席执行官,他父亲曾是迪卡唱片(Decca Records)的A&R人员(负责挑选新的艺人和曲目——译者注),曾在1962年签下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但拒绝了披头士乐队。)

这6首歌并没有做过多宣传。但在Round Hill买下它们两周后,其中的那首《From Me To You》就以25万美元的价格签署了协议、授权一家加拿大通信公司在广告中使用该歌曲。不久之后,该公司又安排一支乐队翻唱了《I Want To Be Your Man》,这首歌被放入了HBO吸血鬼电视剧《真爱如血》(True Blood)的原声碟中。

通过由布鲁诺•马尔斯(Bruno Mars)和American Authors乐队演绎的歌曲(这些歌曲有85%是在逾10年前写成的),Round Hill成功在这个由索尼/ATV、环球唱片(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和华纳-查普尔(Warner-Chappell)等公司主导的行业站稳了脚跟,成为了这些行业领军者的一个规模不大但不容忽视的竞争者。该公司的“发行商净额”(net publisher's share,唱片业的一项指标,用来衡量发行商在支付歌曲作者后所剩的版税)已攀升至每年约500万美元。

……

格鲁斯说,通过商学院建立的一些人脉对Round Hill的业务颇有裨益。为此他提到了格芬唱片(Geffen Records)的经理人里卡多•费尔南德斯•扎姆巴克(Ricardo Fernandez Zambak)。他说:“我已经把我们旗下歌曲作者的一部分歌曲交给他发行。”格鲁斯的妻子名叫绍莎娜•隆斯坦•格鲁斯(Shoshanna Lonstein Gruss),是一名时装设计师。除了商学院的人脉,格鲁斯还利用在EMBA课堂所学,为Round Hill Music开辟了另一项业务。

比较与众不同的是,Round Hill旗下有一支名为Round Hill Music Royalty Partners的私人股权基金,该基金致力于音乐版权方面的投资。在迪拜,格鲁斯听过哥伦比亚商学院私募股权项目创立者兼主任劳拉•雷斯尼科夫(Laura Resnikoff)的一堂课。他说,那是“令人惊叹的一堂课,帮我搞清楚了该如何安排公司结构”。莱斯尼科夫教授如今是Round Hill Music Royalty Partners的顾问。格鲁斯说,他在伦敦的品牌营销课上学到的东西,促使他决定为Round Hill Music Royalty Partners的营销材料选择比较严肃的风格,与主营音乐出版业务那种花哨的粉红标识明显不同。

他说:“我们有两个单独的网站,见投资者的时候,我不会向他们展示那种亮粉色的项目说明书。跟歌曲作者打交道时,你需要一种品牌风格,而跟投资者打交道时,你需要另一种。”

Round Hill办公室里到处都是与音乐有关的纪念品。董事会会议室桌上的杯垫上,画着《Oh Sherrie》和《Just The Way You Are》等歌曲的乐谱,而窗台上则架着一张《洛奇IV》(Rocky IV)原声碟的塑胶唱片。格鲁斯说:“这唱片出来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他的团队买下了这张唱片中由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演唱的那首《生活在美国》(Living in America),并曾授权梅西百货(Macy's)在一则美国独立日广告中使用这首歌。此外,该公司还授权了《for the Nascars of the world》的西部乡村版演绎。

格鲁斯表示,之所以放这些与音乐有关的装饰品,目的是为了确保办公室看起来不那么公司范儿、不吓跑艺人。他回忆起Tesla乐队进入他们办公室的情形,说:“来到纽约的金融区让他们浑身不自在。而我带他们进入我的办公室,和他们一起拿起一把吉他开始猛弹那一刻,他们开始放松了。”Tesla乐队是一支组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硬摇滚乐队。

格鲁斯也与Rubikon签署了合约。他说,该乐队有两首歌在大学校园广播电台播放了,“上季度的版税收入是19美元,我们五个人平分了这笔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