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战役真相

2013-11-26 20:13 作者: 问计安强国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1月26日讯】月前,中共面向知识分子的中央级报纸《光明日报》发表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张万年的秘书、现任重庆警备区司令员朱和平少将的文章,题目是《坚守意识形态的“上甘岭”》。此文思维和逻辑之混乱、之落伍、之无视历史真实、之逆反时代潮流,让人叹为观止!而中共军头的这个叫嚣,其中所包含的狼子野心,更不能不让人警惕。

朱和平肯定非常得意,因为他将意识形态之争比作上甘岭战役的提法,这在中共官方还是饶有新意的第一次。但这却是一个贻笑大方的比喻。该知道,上甘岭战役对中共来说,是被中共文宣吹起来的“胜利”,一个自我安慰、欺骗国人的谎言。

根据历史学家还原历史的系列文章资料,上甘岭战役只是白马山战役的佯动。美军之所以发动上甘岭战役,是为了减轻战略地位更为重要的白马山防御的压力。中共“志愿军”直到美军将上甘岭换防给韩军后,才占领了上甘岭。但在此期间,美军却达到了巩固战略要地白马山的目标。白马山阵地是一九五一年秋天联合国军发起秋季攻势后,韩军第九师从中共第四十二军手中夺去的,当时第四十二军曾反扑,但最终以失败告终。一九五二年秋,韩军第九师再次击败了中共“王牌军”三十八军针对白马山的围攻,毙伤中共军人达一万五千多人,自身伤亡则不到四千人。韩军第九师战后被称为“白马部队”,该师参谋长朴正熙后来成为大韩民国总统。

事实上,在朝鲜战场上的几次大型战役,中共所吹嘘的“胜利”与实际不符。最后中朝被迫签订停战协定,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不仅被赶回了“三八线”,朝鲜国土面积还比战前少了一千五百平方英里,而且失去的是一块富产天然气的地区。最重要的是,所谓“抗美援朝”,不过是毛泽东帮助金日成侵略韩国的一个非正义战争。这场战争不仅使几十万“志愿军”葬身异国他乡,而且中国还被联合国视为侵略者。此次战争完全不是朱和平说的什么“立国之仗”,更谈不上“确立中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倒是再一次在世界面前展示中共“人海战术”草菅人命的惨烈。论者讽刺地劝告朱将军,还是不要胡言乱语、贻笑大方了,不妨先去补补历史再出来“说三道四”吧。

中共“理想信念”溃不成军

现在朱和平把这“上甘岭精神”用到坚守中共意识形态上来,这不就等于承认中共的意识形态很原始很落后吗?!中共所奉行的意识形态若从马克思算起,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中共靠著这个意识形态执政也已经有六十多年。其与西方意识形态相比却要回到六十年前的上甘岭战役,人们真不知道朱少将将中共的意识形态比喻得如此不堪是出于什么心理?

至于中共所谓“坚定的理想信念”,从过去的“四个坚持”发展到现在的“三个自信”是些什么东西,就更令人发笑了。

一个最近的例子是今年四月十五日中共最高喉舌《人民日报》的《人民论坛》所搞的“信心‧信念‧信仰调查”。这个官方主持的民意调查本来想为习近平的“三个自信”炒作、拔高。不料民众以最鲜明的态度给出答案:绝不赞成中共的领导、中共的制度、中共的道路、中共的理论。调查结果完全令中共当局目瞪口呆,让其合法性被自己的喉舌所展示的真正民意彻底颠覆了。事实证明,如今中共所谓“坚定的理想信念”,已经溃不成军,成为笑柄。

再说,中共各级领导恪守他们自己所谓“坚定的理想信念”吗?参与炮制“三个自信”的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就以其身败名裂的实际所为作了最好的反面注脚。至于中共多少“裸官”,他们如何把身家钱财老婆儿女二奶三奶送到西方发达国家,随时准备一有风吹草动便一走了之,已有许多统计资料,这里都懒得多说了。

朱少将的大文有一点倒是很有意思。他说:西方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渗透攻击无孔不入、步步紧逼。他们变“直接攻击”为“文化软着陆”,通过文化传播与我争夺思想文化阵地。他们利用宣传媒体鼓吹西方文化思想;利用非政府组织,以公益、慈善、援助的面貌出现,每年邀请所谓的“明日之星”免费去美国参观访问、进修和学习;政府出资赞助学者到中国巡回讲学,传播美式文明、宣传美国文化,推销西方文化理念。西方进行文化渗透的手法非常高明,有着很强的欺骗性、隐蔽性。这种“文化殖民”如同“温水煮青蛙”……。朱少将这个言论,倒有如和尚面前骂秃驴,难免让习近平以及许多中共领导人觉得脸红难堪。人们知道,他们就是所谓的“明日之星”,都曾经到美国参观和学习,其子女更是都在或曾在美国被“温水煮青蛙”多时。

枪杆子能解决意识形态问题吗?

困兽犹斗:中共要用枪杆子参与解决“意识形态”问题吗?

朱少将高喊什么“思想文化阵地是国家的核心阵地,事关党、国家和民族的生死存亡。如果丢失,就会丢了老本,政亡人息”。此乃危言耸听精神绑架,实为既得利益集团代言。清除了马列思想文化,又经历了政党轮替,中华民国的台湾亡了吗?不但没亡,反而生机勃勃。西方的政权更迭制度化更是不亡不息。

论者指出,如果一个意识形态需要以“上甘岭精神”来坚守或维持的话,那这个意识形态还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和可能吗?这不就和朝鲜金氏政权一样了吗?人们宁可信奉西方敌对势力的意识形态,而罔顾中共特色理论的意识形态,这自然不能单单从抽象的理论上去寻找原因,而应该从社会存在方面去发掘根源。举个例,当今世界上所有的发达国家,有哪个国家的公民会像中国因为言论不当而坐牢的?物质上,中国人虽然生活在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实体,然而幸福感似乎每况愈下。所有这一切,难道不是都会反映在国家的意识形态方面吗?

因此,归根结底,解决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最终还要从社会存在方面着手。而欲解除“西方敌对势力”的“严重威胁”,必须从现有的社会制度方面去寻找原因。而真正能够颠覆中共执政地位的也不是所谓“西方敌对势力”,而是在极度腐败的贪官奸商勾结中而形成的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并又因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势力推波助澜所形成的社会不断越过底线的崩溃局面。

当然朱少将之流绝对不会这样反思罪恶的制度。他这篇大作正合中共保守顽固势力拿“西方敌对势力”说事儿,企图以此来恐吓改革者,糊弄民众,以达到他们阻碍改革、维护特权的罪恶目的。此文也流露中共保守顽固势力对其“红色江山”摇摇欲坠、正在变色的严重的危机感。

朱少将所开的药方是什么呢?人们从他“要坚守意识形态的‘上甘岭’”可以读出他军人干政、强军保党的军国主义的叫嚣。他对军队“三化”这个现代国家实行民主宪政的标志就特别恨之入骨。他说,“西方敌对势力……鼓吹所谓的‘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妄图改变我军的性质宗旨,对我意识形态核心阵地构成严重威胁。”中共当然要牢牢掌握枪杆子。不要说“三化”,只要其中“一化”,它就难保执政地位了。

那么,要用枪杆子参与解决“意识形态”问题吗?在这样的国度,没有比“言论自由”再脆弱的事情了,枪杆子一出来,立刻就摆平了。重庆的“唱红”不就是如此吗?“文革”时不都让“军管”、“军宣队”统一管理、领导吗?

观察家特别关注的是:朱和平发表的文章是否是出于习近平的授意或暗示?或表现了习近平不便亲自表达的思想?现在为什么要发表朱和平这样的文章?朱和平文章中所明确无误地表现出来的冷战思维、“防止和平演变”思维,是否已经成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的既定国策?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