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看看中国史上的音乐牛人(图)


【看中国2013年11月29日讯】“知音”一词,现今是指知心朋友,古代则有通晓音律的意思。《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故事家喻户晓,兼有双重涵义。原以为,像伯牙、子期这样的“闻弦歌而知雅意”的“知音”不可多得,甚至绝无仅有。当我浏览过《太平广记》后才知道,在我国历史上,类似的音乐牛人还有很多。这部宋人编纂的大型类书,“乐”分三卷80多条,涉及宋之前的音乐人60多位。

有道是“知音说与知音听,不是知音莫与谈”。这里选取几位中国历史上的超强“知音”,与诸位“知音”共飨。

都说音乐家耳朵厉害,我国古代那些超强“知音”们的耳朵更厉害。殷代乐官师延,能从各国音乐声中听出世代兴亡之兆。春秋时期晋国太宰师旷双眼失明,辨识音律的能力却极强。晋平公大钟铸成后,试听效果如何,众乐工都认为“着调”,惟师旷说“不调”,平公不以为然,就请师涓前来验证,大钟的音调果然不准。师涓是卫国著名的乐师,记谱、作曲、奏乐,样样在行,尤善创作四时新曲。所谓新曲,就是不同于古乐(雅乐)的通俗乐曲、流行歌曲。可能是他创作并演奏的旋律太神奇,太迷人了,卫灵公听了如痴如醉,久久沉湎其中,竟然忘了朝政。

公元前534年,卫灵公到晋国参加虒祁宫落成典礼,经濮水之上住宿,半夜闻有鼓琴声隐隐传来,若神唱鬼吟。问及左右都说没听见。便召师涓来听,并将乐谱记下来。师涓操琴试奏,灵公说就是这个调调。到了晋都新田,晋平公在虒祁宫宴请前来贺礼的嘉宾。席间,卫灵公让师涓为宾主演奏濮上所闻乐曲。师旷听了一会便按住琴弦阻止说,这是亡国之音,不可再演奏下去。平公问,此话怎讲?师旷说,这是师延为纣王谱写的靡靡之音。武王伐纣时,师延东逃,投濮水自尽。因此说,这支曲子必定来自濮水之上。先闻此曲的人,其国家会因蒙受灾祸而削弱。平公说,我所好的就是音乐,请遂我所愿听完吧。演奏后果真的那么严重吗?据《史记•乐书》记载:奏了一遍,有白云出现在西北天际;再奏一遍,暴雨紧随狂风而至。只见帷幕被撕裂了,祭器倾覆破碎,瓦片零落翻飞,宾客四散逃避。晋平公害怕了,伏身躲在廊屋之间。接下来,晋国大旱三年,寸草不生。

《姓氏考略》说:“古者掌乐之官曰师,因以为氏。”若此说成立,师旷、师涓等一批师字头的春秋宫廷乐师,就都是师延的后人。他们之前,还有上古乐神葛天氏、黄帝的乐官伶伦、舜时的乐正夔;他们之后,则有战国时期歌声响遏行云的秦青,歌罢余音绕梁三日不 绝的韩娥等。由于年代久远,他们的事迹传至今天,已被神话色彩所笼罩,夸张的成分很浓,只能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不过我们从中可以看出,这些音乐宗师很受后世尊崇和敬佩。古人由于较少噪音污染,又不依赖扩音设备,耳朵的功能退化缓慢,这也许是他们听力超常敏锐的一个原因。

西汉的大文豪司马相如,工辞赋,善鼓琴,凭一曲《凤求凰》就赢得了寡居才女卓文君的芳心。于是两人相约私奔,从临邛跑到成都,日子过不下去了,又返回临邛开酒馆维生。卓文君的老爸为他俩的真情所感动,终于认了这门亲事,并以百万钱和百名仆的大礼资助他们。两人虽经波折,终归一心,琴瑟和谐,白头到老。这段姻缘脍炙人口,北曲南戏唱不尽,市井坊间说不完,长期以来传为佳话,也是我国古代因“知音”而结同心的如意眷侣。

汉武帝时的李延年,家世悲苦,地位低下。但他“性知音,善歌舞”,还有一个引为骄傲的妹妹,出落得楚楚动人。李延年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这一唱,引起了武帝的艳羡,赞叹说,妙啊!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人的女子?于是就召见她,一看果然清丽脱俗,曼妙善舞,遂纳入宫掖,后来封为夫人。李延年也被任命为协律都尉,总管乐府事务,有了一展音乐才华的机会。一曲短歌,居然能让武帝闻之动心,顿生向往猎艳之情,可见李延年的音乐天赋何等出众。

东汉时的蔡邕,通经史,善辞赋,精音律,因琴艺闻名京都,并有专著传世。蔡邕夜里弹琴断了一根弦, 他六岁的女儿在隔壁听到了,就说断的是第一弦。蔡邕故意弄断第四弦,居然又被她听出来了。这个女孩就是国人皆知的蔡文姬。正因她出身于音乐世家并有着超凡的艺术天赋,后来才写出了令人断肠的琴曲《胡笳十八拍》。在我国音乐史上,像蔡邕、文姬这样的父女“知音”恐不多见。

在我国古代“知音”队伍中,也不乏爱好音乐歌舞的帝王将相。以开创梨园闻名于世的唐玄宗,就是典型的例证。这位帝王级的音乐发烧友,“洞晓音律,由之天纵,凡是丝管,必造其妙。若制作诸曲,随意即成,不立章度,取适短长,应指散声,皆中点拍。至于清浊 变转,律吕呼召,君臣事物,迭相制使,虽古之夔、旷,不能过也”。玄宗去梨园指挥乐人排练时,哪怕有一声之误也能察觉,并当场予以纠正,可见其“知音”的水平有多高了。说他胜过舜时的夔、晋国的师旷,可能有些夸张,但也差可比肩。

唐代的太常丞宋沇,不仅能从佛塔的铃铛声中听出其中夹有编钟,还能从奏乐的乐工中听出罪犯,如此灵异的耳朵,如今到哪里去找啊!还有比他更牛的,能从画面上乐师的姿势和指法,猜度出奏的是什么曲子,这个人就是盛唐文学艺术才俊王维。王维不仅诗画冠绝一 时,音乐造诣也十分了得。他的朋友得到一幅无题画卷,画中有众多乐师在奏乐,但不知画中演奏的是什么曲子。王维仔细端详了一番,便对朋友说,乐师们演奏的是《霓裳》第三迭第一拍。友人既惊且疑,立刻招来一班乐工演奏此曲。当演奏到三迭一拍时,乐师们手腕指尖起落的姿态,果然与画面定格的形象不差分毫,真可谓法眼独具,神乎其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