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怒”领导 央视制片人王青雷离职(组图)


【看中国2013年12月02日讯】德国之声:央视制片人王青雷离职,“真话”遭封杀

昨日,央视《24小时》制作人王青雷在其个人微博上宣布离职,他披露被辞原因为其质疑央视配合当局“清网”行动的微博惹怒领导。他的长微博告别语:留给这个时代的一些真话,遭全面封杀。

12月1日晚间,中国官媒央视制片人王青雷在其新浪微博上发表长微博“留给这个时代的一些真话”,宣布已经于11月27日从央视办理离职手续。导致他被辞退的直接原因为今年8月以来,中国当局开始“清网”行动,先对一批微博“大V”开刀。知名博主薛蛮子被抓后,央视大篇幅报道其“嫖娼行为”等,王青雷对央视此种作法提出质疑:“过去这两周,是我们央视人耻辱的两周,新闻准则被权力一再强奸,我们回避法律原则,开动机器宣传打击网络谣言……。”

王青雷的告别语里披露正是这条很快遭封杀的微博触怒央视领导,导致他被辞退。王青雷也以央视近期节目“打击微博大V”、“星巴克价格”、“地产增值税”等节目为例,指出在央视十年间,从记者到制片人,见证了央视逐步丧失公信力和影响力的整个过程。他写道:“作为有良知的记者,希望报道的选题、希望发出的声音和表达的态度,不断被驳回和夭折,一年间会收到上千条的‘新闻口径’禁令。中国需要真话,人们有批评执政者和政府的权利,有批评社会不公、制度不善、利益集团的权利。”

王青雷原为央视《面对面》、《24小时》节目的制片人。早在2011年温州“7.23动车事故”发生后,《24小时》制作的特别节目中除报道事件经过、官方救援外,还质问铁道部为何掩埋事故车头和车厢,该节目怒斥当局”不要把灵魂落在后面”而备受受众赞誉,在此之后王青雷曾遭到阶段性停职。


央视报道薛蛮子“嫖娼行为”

“雾霾新闻界的一记春雷”

王青雷透过网络向德国之声证实离职消息,目前他发表的这条长微博告别语和其新浪博客遭封杀,网易等多家媒体转载的这条微博,也于12月2日上午全面被删除。网友“郭光东”表示:“终于有央视内部的人勇敢站出来,此文是雾霾新闻界的一记春雷。”

中国资深媒体人、原人民网江苏视窗执行总编陈杰人,2011年时因“对政府批评太多”而遭人民日报社解职,对于与自己有着相同经历的王青雷,陈杰人向德国之声表示,很多媒体人进入官媒后,为了生计或利益,渐失新闻理想,成为如王青雷所说的“人格分裂”的媒体人,而少部分“不与体制同流合污者”成为逆淘汰的标本:“很多人都知道在中国做一个媒体人,尤其是一个敢说真话、敢去行使舆论监督权的媒体人确实很困难,中国的记者是‘戴着镣铐跳舞’。现在虽然有一些官员在呼吁'言论自由、允许言论监督',但现实中一个媒体人要去监督、批评权力还是非常难的,甚至威胁到生计。”


陈杰人:央视会被载入世界新闻史“另类史册”

“央视会载入世界新闻史'另类史册'”

陈杰人也指,像《人民日报》、央视等媒体早已失去媒体属性,成为中共当局的喉舌,有良知的媒体人“起义”或“出走”现象将会越来越多:“中国官媒很多时候存在‘假大空’现象,但这些官媒可以通过权力垄断受众市场,打击敢说真话的市场化媒体。央视的这些作法,一定会写入世界新闻史上的‘另类史册’。”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对此发表评论,认为在网络时代,央视等官媒即使依傍权力垄断新闻资源,但丢失“真实”新闻媒体也会失去所有公信力和市场:“看到王青雷的离职感言,不由得为央视感慨,为了一句真话,开掉一个制片人不是问题,问题是作为国家电视台在这个媒体转型时期,如此自暴自弃,自毁声誉,毁到完全彻底。在不久的将来,当最后一批不上网的大妈死去以后,你们怎么混呢?”


法广:央视《24小时》制片人王青雷因微博批评官方网络反谣言运动被辞退


中央电视台《24小时》制片人王青雷

今天(12月2日),中央电视台《24小时》制片人王青雷今晨(2日)在微博发文称已经离开央视,希望写下一些“真话”留给同事和大众。谈到自己被停职的原因,王青雷称事情的起困,是因为在今年的八月,公安部打击网络谣言期间,他发布的批评微博。王青雷的离职感言被删除,许多网络接力贴出,屡屡被删,显示王所提出的质疑,触动了体制的敏感处。”

王的微博原文写道“告别央视,告别十年,告别我曾经寄予新闻理想的地方。写下一些“真话”,留给我的同事,留给我的领导,留给我自己,也留给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为了这些真话,我们所付出的代价不是离开,而是遭遇不公也坚持的信仰。”

王青雷回忆,事情的起因是今年八月,公安部打击网络谣言期间他发布的微博。当时各地公安机关在投有明确法律依据和司法解释的情况下,动用各种罪名(寻衅滋事罪牿安管理处罚条例非法经营罪诽谤罪等等)打击“大谣”。他当时对这种现象提出了质疑:“打击网络谣言投错,但耍依法执法罪责法定,否则就变成了权力僭越法律”。

王青雷指出,在这期间,央视作为国家主流媒体,不顾法律本身的程序正义,用画面、镜头、评论替代法律,有罪推定地暗指一些微博大V即“网络大谣”。当网络大V薛蛮子因嫖娼被抓之后,央视在新闻节目中播出其嫖娼细节,还“破天荒”的在《新闻联播》中播放了三分钟薛蛮子自白,“令公众不堪”。

王青雷自叙,他在一篇“仅自己可见”的微博中写到:“过去的这两周,是我们央视人耻辱的两周,新闻准则被权力一再强奸:我们回避法律原则,开动机器宣传打击网络谣言…我们用媒体的公器,对一个人的不检点狂轰滥炸…新闻的操守和职业的精神荡然无存”,并表示台里“同时很多都在微信圈里,对我们自己的报道报以厌恶的痛骂”。

王青雷说“我不愿做一个所谓‘成熟’的人。直到离开的这一刻,中央电视台也投有告诉我,到底是哪一条或者哪几条微博违反了台里的《微博管理规定》和《纪律管理规定》,违反的到底是哪一一条规定,'造成了什么样的社会影响'依据哪一条规定对我做出这样的处分。

王青雷说,对所谓的“与中央电视台宣传口径不一致”的莫须有罪名和所谓《微博管理规定》,我一直觉得非常可笑,如果按照法律的原则,按照新闻的原则,我有哪一点说的不对吗?如果我指出的问题都对,那么应该反思的是谁?

王青雷说,我在央视的十年,见证了这个国家媒体从令人尊重到遭人唾弃的十年,人们现在再提央视,在“CCAV”的戏谑中,带有一丝不满的嘲讽。

“一年里,我们会接到上千条的新闻口径,扪心自问,有多少是真正出于国家利益的需要,而有多少掺杂着个人、团体领导的人际、权力以及经济利益的需要?又有多少,是揣摩上意而小心翼翼地自我阉割?我们的领导应该明白,不能、不让、不许报道的新闻太多了,所可以报道的新闻就没人信了,因为那是有选择的、有目的的宣传。

王青雷说,“作为新闻人,我感受到的是越来越多的痛苦”,他引述一位领导“半开玩笑”的话说:“报选题的时候,你们衡量一下,基本上你们觉得该报和想报的,就是不能报的”。

从做《24小时》到《面对面》的制片人,我们每天的最大的工作就是绞尽脑汁,用各种办法和说辞,把媒体人应该做的选题想尽办法获得领导的批准,然后再竭尽全力。再走钢丝的同时,不给领导找麻烦。

王青雷在文章的最后表示,他不是正义的化身,也不是反体制的英雄,只是这个时代变革的推动者和坚守的新闻人。

此前本台曾报道,王青雷因其主持的《24小时》在温州动车事故后报道的报道曾被停职。今天下午,王青雷的离职感言被删除,许多网络接力贴出,屡屡被删,显示王所提出的质疑,触动了体制的敏感处。

学者刘耘认为,“王的感言只是说出了稍有头脑和良知的人都知道都看到的某些部门的问题,及其背后必须加以改革的体制弊端。直面问题是自信的表现,回避问题掩盖问题封杀对问题的揭露批评只能说明自己的不自信和蛮横,这样简单的道理需要不断地提醒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