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怒」領導 央視製片人王青雷離職(組圖)


【看中國2013年12月02日訊】德國之聲:央視製片人王青雷離職,「真話」遭封殺

昨日,央視《24小時》製作人王青雷在其個人微博上宣布離職,他披露被辭原因為其質疑央視配合當局「清網」行動的微博惹怒領導。他的長微博告別語:留給這個時代的一些真話,遭全面封殺。

12月1日晚間,中國官媒央視製片人王青雷在其新浪微博上發表長微博「留給這個時代的一些真話」,宣布已經於11月27日從央視辦理離職手續。導致他被辭退的直接原因為今年8月以來,中國當局開始「清網」行動,先對一批微博「大V」開刀。知名博主薛蠻子被抓後,央視大篇幅報導其「嫖娼行為」等,王青雷對央視此種作法提出質疑:「過去這兩週,是我們央視人恥辱的兩週,新聞準則被權力一再強姦,我們迴避法律原則,開動機器宣傳打擊網路謠言……。」

王青雷的告別語裡披露正是這條很快遭封殺的微博觸怒央視領導,導致他被辭退。王青雷也以央視近期節目「打擊微博大V」、「星巴克價格」、「地產增值稅」等節目為例,指出在央視十年間,從記者到製片人,見證了央視逐步喪失公信力和影響力的整個過程。他寫道:「作為有良知的記者,希望報導的選題、希望發出的聲音和表達的態度,不斷被駁回和夭折,一年間會收到上千條的‘新聞口徑’禁令。中國需要真話,人們有批評執政者和政府的權利,有批評社會不公、制度不善、利益集團的權利。」

王青雷原為央視《面對面》、《24小時》節目的製片人。早在2011年溫州「7.23動車事故」發生後,《24小時》製作的特別節目中除報導事件經過、官方救援外,還質問鐵道部為何掩埋事故車頭和車廂,該節目怒斥當局」不要把靈魂落在後面」而備受受眾讚譽,在此之後王青雷曾遭到階段性停職。


央視報導薛蠻子「嫖娼行為」

「霧霾新聞界的一記春雷」

王青雷透過網路向德國之聲證實離職消息,目前他發表的這條長微博告別語和其新浪博客遭封殺,網易等多家媒體轉載的這條微博,也於12月2日上午全面被刪除。網友「郭光東」表示:「終於有央視內部的人勇敢站出來,此文是霧霾新聞界的一記春雷。」

中國資深媒體人、原人民網江蘇視窗執行總編陳傑人,2011年時因「對政府批評太多」而遭人民日報社解職,對於與自己有著相同經歷的王青雷,陳傑人向德國之聲表示,很多媒體人進入官媒後,為了生計或利益,漸失新聞理想,成為如王青雷所說的「人格分裂」的媒體人,而少部分「不與體制同流合污者」成為逆淘汰的標本:「很多人都知道在中國做一個媒體人,尤其是一個敢說真話、敢去行使輿論監督權的媒體人確實很困難,中國的記者是‘戴著鐐銬跳舞’。現在雖然有一些官員在呼籲'言論自由、允許言論監督',但現實中一個媒體人要去監督、批評權力還是非常難的,甚至威脅到生計。」


陳傑人:央視會被載入世界新聞史「另類史冊」

「央視會載入世界新聞史'另類史冊'」

陳傑人也指,像《人民日報》、央視等媒體早已失去媒體屬性,成為中共當局的喉舌,有良知的媒體人「起義」或「出走」現象將會越來越多:「中國官媒很多時候存在‘假大空’現象,但這些官媒可以通過權力壟斷受眾市場,打擊敢說真話的市場化媒體。央視的這些作法,一定會寫入世界新聞史上的‘另類史冊’。」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鳴對此發表評論,認為在網路時代,央視等官媒即使依傍權力壟斷新聞資源,但丟失「真實」新聞媒體也會失去所有公信力和市場:「看到王青雷的離職感言,不由得為央視感慨,為了一句真話,開掉一個製片人不是問題,問題是作為國家電視臺在這個媒體轉型時期,如此自暴自棄,自毀聲譽,毀到完全徹底。在不久的將來,當最後一批不上網的大媽死去以後,你們怎麼混呢?」


法廣:央視《24小時》製片人王青雷因微博批評官方網路反謠言運動被辭退


中央電視臺《24小時》製片人王青雷

今天(12月2日),中央電視臺《24小時》製片人王青雷今晨(2日)在微博發文稱已經離開央視,希望寫下一些「真話」留給同事和大眾。談到自己被停職的原因,王青雷稱事情的起困,是因為在今年的八月,公安部打擊網路謠言期間,他發布的批評微博。王青雷的離職感言被刪除,許多網路接力貼出,屢屢被刪,顯示王所提出的質疑,觸動了體制的敏感處。」

王的微博原文寫道「告別央視,告別十年,告別我曾經寄予新聞理想的地方。寫下一些「真話」,留給我的同事,留給我的領導,留給我自己,也留給這個時代的每一個人。為了這些真話,我們所付出的代價不是離開,而是遭遇不公也堅持的信仰。」

王青雷回憶,事情的起因是今年八月,公安部打擊網路謠言期間他發布的微博。當時各地公安機關在投有明確法律依據和司法解釋的情況下,動用各種罪名(尋釁滋事罪牿安管理處罰條例非法經營罪誹謗罪等等)打擊「大謠」。他當時對這種現象提出了質疑:「打擊網路謠言投錯,但耍依法執法罪責法定,否則就變成了權力僭越法律」。

王青雷指出,在這期間,央視作為國家主流媒體,不顧法律本身的程序正義,用畫面、鏡頭、評論替代法律,有罪推定地暗指一些微博大V即「網路大謠」。當網路大V薛蠻子因嫖娼被抓之後,央視在新聞節目中播出其嫖娼細節,還「破天荒」的在《新聞聯播》中播放了三分鐘薛蠻子自白,「令公眾不堪」。

王青雷自敘,他在一篇「僅自己可見」的微博中寫到:「過去的這兩週,是我們央視人恥辱的兩週,新聞準則被權力一再強姦:我們迴避法律原則,開動機器宣傳打擊網路謠言…我們用媒體的公器,對一個人的不檢點狂轟濫炸…新聞的操守和職業的精神蕩然無存」,並表示臺裡「同時很多都在微信圈裡,對我們自己的報導報以厭惡的痛罵」。

王青雷說「我不願做一個所謂‘成熟’的人。直到離開的這一刻,中央電視臺也投有告訴我,到底是哪一條或者哪幾條微博違反了臺裡的《微博管理規定》和《紀律管理規定》,違反的到底是哪一一條規定,'造成了什麼樣的社會影響'依據哪一條規定對我做出這樣的處分。

王青雷說,對所謂的「與中央電視臺宣傳口徑不一致」的莫須有罪名和所謂《微博管理規定》,我一直覺得非常可笑,如果按照法律的原則,按照新聞的原則,我有哪一點說的不對嗎?如果我指出的問題都對,那麼應該反思的是誰?

王青雷說,我在央視的十年,見證了這個國家媒體從令人尊重到遭人唾棄的十年,人們現在再提央視,在「CCAV」的戲謔中,帶有一絲不滿的嘲諷。

「一年裡,我們會接到上千條的新聞口徑,捫心自問,有多少是真正出於國家利益的需要,而有多少摻雜著個人、團體領導的人際、權力以及經濟利益的需要?又有多少,是揣摩上意而小心翼翼地自我閹割?我們的領導應該明白,不能、不讓、不許報導的新聞太多了,所可以報導的新聞就沒人信了,因為那是有選擇的、有目的的宣傳。

王青雷說,「作為新聞人,我感受到的是越來越多的痛苦」,他引述一位領導「半開玩笑」的話說:「報選題的時候,你們衡量一下,基本上你們覺得該報和想報的,就是不能報的」。

從做《24小時》到《面對面》的製片人,我們每天的最大的工作就是絞盡腦汁,用各種辦法和說辭,把媒體人應該做的選題想盡辦法獲得領導的批准,然後再竭盡全力。再走鋼絲的同時,不給領導找麻煩。

王青雷在文章的最後表示,他不是正義的化身,也不是反體制的英雄,只是這個時代變革的推動者和堅守的新聞人。

此前本臺曾報導,王青雷因其主持的《24小時》在溫州動車事故後報導的報導曾被停職。今天下午,王青雷的離職感言被刪除,許多網路接力貼出,屢屢被刪,顯示王所提出的質疑,觸動了體制的敏感處。

學者劉耘認為,「王的感言只是說出了稍有頭腦和良知的人都知道都看到的某些部門的問題,及其背後必須加以改革的體制弊端。直面問題是自信的表現,迴避問題掩蓋問題封殺對問題的揭露批評只能說明自己的不自信和蠻橫,這樣簡單的道理需要不斷地提醒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