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李王三权联盟对阵江派 政局进入急剧动荡期

三中后官场大地震 涉党政军企


【看中国2013年12月03日讯】三中全会后,习阵营进行新一轮人事布局,大清洗江泽民势力,其范围涉及党、政、军、企等。如此庞大、复杂的权力和财富转移,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三权结盟与江泽民集团短兵相接,你死我活,中国政局将进入急剧动荡期。

中共三中全会后,习李阵营与江派势力的博奕进入白热化阶段,仅一周时间,习近平当局就开始了新一轮的重大人事布局,范围之大、速度之快史无前例,涉及到党、政、军、企多个领域。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三权结盟,为防政令不出中南海,进一步打破原有的权力、利益格局,江泽民势力再遭大清洗。

31省政协主席退出常委 地方官场重洗牌

11月21日,大陆媒体报导,三中全会后中共开始首轮人事调整。中共中央委员、工信部部长马兴瑞空降广东接替朱明国的位置,出任广东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朱明国不再担任广东省委副书记、常委职务。

朱明国卸任后,大陆官方近日宣布31省份政协主席全部“退出”党委常委班子,均已不再担任省(区、市)委常委职务。

今年1月中共各省“两会”换届后,产生31个省级政协主席,其中有八人由省委常委兼任,包括北京的吉林、天津何立峰、广东朱明国、辽宁夏德仁、重庆徐敬业、福建张昌平、吉林黄燕明、新疆努尔兰.阿不都满金。其中,吉林、何立峰、夏德仁、朱明国,均为当地党委专职副书记。大陆官方近日宣布31省份政协主席全部“退出”党委常委班子。

大陆知名时政评论人士邵旭峰在博客上分析称,目前中国大陆有很多商人、艺人以及各种名人(有些还不太干净、名声不好、影响很差),一旦出名,就想混个政协委员的头衔,为自己增加光环,也有些人是为了图利。如果地方政协负责人不再是决策层的成员,那政协委员也不能直接获利。此外,政协里面很多人属于既得利益集团或者与既得利益集团关系紧密,他们在权力核心层直接阻碍习阵营所推动的改革,现在将地方政协与“常委”剥离,有利于习的推动。

中纪委常委侯凯空降江泽民老巢

尤引人关注的是,中共中纪委常委、中央第九巡视组组长、审计署副审计长侯凯“空降”上海,接替现年60岁的中纪委委员杨晓渡,担任上海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在中纪委公布的第二轮中央巡视组组长名单中,侯凯担任第九巡视组组长。

作为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老巢上海,此前20多年都由江派所把持,也是江派的独立王国。在胡温时代,胡温的政策在上海根本无法执行,甚至对胡锦涛施行“暗杀”。

习李上台后,想在上海推动“自贸区”,但受到“利益集团”和中共党内“保守派”的强力阻击,虽然李克强为此拍过桌子、并多次称要“壮士断腕”,但最后李克强的“自贸区”仅得到三年的试用期。

上海被视为中共改革的“前沿阵地”。清华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任建明教授表示,上海市纪委书记的人事变动,可以说是《决定》提出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领导后的首个案例。

习近平旧部再获高升

此次大洗牌过程中,习近平的旧部明显占有优势。有未得到证实的消息称,原习近平上海旧部、上海纪委书记杨晓渡去职后将进京任中纪委副书记。

网路大V、原浙江组织部长蔡奇与习近平关系密切,有20多年的上下属关系,外界预料也或将高升。习近平的另一位亲信陕西公安厅副厅长陈里则被安插在政法委。

而上个月跟习近平在浙江共事过的黄坤明调任中宣部副部长;9月,被外界视为习的智囊兼文胆、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何毅亭,调任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5月,习近平将时任上海任市委书记时的“大秘”丁薛祥调至北京,出任中办副主任兼国家主席办公室主任;4月,习近平将其大学室友陈希调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而中组、中宣、中办这些部门一般副手才是实际操作人,因此对习近平而言,这些部门他也掌控在手。

清华大学党委书记胡和平调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甘肃省常委副省长刘永富调任国务院扶贫办主任。

王薄老巢 重庆官场再次震荡

本次人事调整的另一个关注点就是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老窝再次发生重大调整。市委格局出现配备三名中央委员的罕见现象,显示出中共当局对重庆官场的敏感。

吴政隆不再兼任中共重庆市万州区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由现任中共重庆市委常委徐海荣兼任上述职务。曾任重庆市江北区区委书记的燕平,改任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而徐海荣已卸任市委宣传部长一职。

此外,原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张国清调任中共重庆市委常委、副书记。至此,重庆市出现了配备三名中央委员的格局,即兼任市委书记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孙政才,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奇帆,以及市委专职副书记张国清。

自王立军事件爆发以来,重庆官场已经历多次“地震”。习李王阵营将该官场中江派人马进行大清洗。薄熙来的亲信均落马或被边缘化,仅司法与检察院系统就有近百人被重新安排职位。

薄熙来一审全盘翻供,演出一场荒诞闹剧之后,在其二审前,重庆官场又是一场“地震”,其中包括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时的干将李剑铭被调职,重庆市国资委发布了52个人事任免,涉及33家国企,其中不少是替换国企党委干部、董事长等官员。

调动军区司令成都军区被重点整肃

同时,中共军队也发生罕见的大调动。近日,贵州省军区司令李亚洲与四川省军区司令王盛槐,平调置换,由李亚洲任四川省军区司令,王盛槐任贵州省军区司令。成都军区某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刘家国晋升四川省军区政委。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马家利晋升江西省军区政委。

对此北京时政评论员华颇说:“李亚洲是习近平信得过的人,驻守西南让习近平更能放心,能更好的统领军队。”他分析,习近平要执政得有军队的支持,所以,军队绝对不能出事,而且这次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加强了习近平集权,成都军区因为深涉薄案当中,所以,习近平对军队要进行治理,或继续清除薄熙来人马。

王立军事件爆发后,薄熙来被拿下,周永康、薄熙来预谋发动兵变的消息被曝光。成都军区被胡锦涛重点整肃。

2012年3月薄熙来被抓捕后,香港《南华早报》曾报导称,中央军委派出五个小组调查薄熙来与成都军区的关系,重点调查成都军区是否卷入薄熙来事件,以及涉入到什么程度、哪些军头和部队参与。

就在中央军委小组进入成都军区调查一个月后,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阮志柏于5月13日在北京猝死,时年62岁。前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爆料称:62岁的阮志柏并非如中共官方所称因病救治无效死亡,而是自杀。

有消息称,阮志柏深陷周薄政变计划之中,2012年3月9日薄熙来在北京召开两会期间,突然私自乘徐明的飞机回重庆策动兵变,当时就是阮志柏到机场接应的。

之前《大纪元》曾报导,成都军区负责四川、贵州、云南、重庆防务,下辖13、14两个集团军。其中,驻守云南的14军,前身为薄熙来之父薄一波创建的山西新军。在王立军闯入美领馆事件之后一天,薄熙来高调访问14集团军。重庆市长黄奇帆在薄熙来被拿下后,揭发出薄熙来不只一次地对他谈过掌握军队的问题。他表示:“薄熙来称,现在掌握在他手里的军队,至少有两个集团军。”三中全会后,习近平强调国家安全,此前因卷入薄熙来事件的“问题军区”高层换人引外界关注。

传总装并总后 撤济南军区

此外,江泽民设立的总装传将被合并。中共18大前就已开始的副师级以下单位的后勤部门和装备部门合并为保障部的机构调整,在习近平掌握军权并开始从严治军收到一些效果后,后装合并正由下而上,或在三中全会后,总装备部与总后勤部正式合并成新的部门。

报导说,中共解放军还会重新划分军区,济南军区可能被撤,原有七大军区可能合并为六大军区。济南军区管辖山东、河南两省兵力。中共军队的总装备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和总后勤部并称“四总部”;解放军下设广州、南京、济南、沈阳、北京、成都、兰州七军区。

这样一来,已成立15年的总装备部将不复存在,目前的四总部也将变成三总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和总保障部。

据悉,中共军队的总装备部是江泽民亲自下令组建。江泽民在“六四”屠杀中踏着爱国学生的鲜血,最终当上中共军委主席,军内一批老军头,根本瞧不起技术官僚出身的军委主席江泽民。

消息称,1995年,中共内定要培养为总参谋长的姬胜德,有一次当众羞辱江泽民说:“江主席,听说你从来没有开过枪,是不是真啊?”当时,江泽民以为打个哈哈就没事了,想不到姬胜德还又追一句:“您可是军委主席!”

总装备部来由 江泽民抓军权

中共军头们看不起江泽民,江泽民一直怀恨在心。为控制军队,1998年3月,江泽民在一次会议上突然决定要迅速成立总装备部,并且要求一个月内公开办公。

之后4月5日,总装备部正式挂牌办公,江泽民铁杆曹刚川任总装备部首任部长,李继耐任总装备部首任政委。

总装备部则是以国防科工委为主组建,其编制序列为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

总装备部成立之后,随即各军兵种、军区直至军、师、旅、团级作战部队均成立了装备部(处),这样江泽民通过总装备部控制装备全军枪支、弹药等武器的权力,也就是说军头不服管,江泽民管不了人,他就想出一条阴谋管装备,以防止军头不听话和哗变。

总装备部前三任部长曹刚川、李继耐、陈炳德皆是江派死党,经过近十年的经营,总装备部江派势力盘根错节。

习近平成立军队 和武警巡视组“打虎”

此外,为防军中“有变”,习近平进一步成立“打虎”队。据大陆媒体报导,11月18日至20日,北京召开中共军队巡视机构成立会议。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任军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张阳任第一副组长。今年年底前巡视组将开始行动。

此次还特别强调由于武警的特殊性,也设立巡视机构。江泽民的政法委一直是以维稳的名义调动武警,使武警成了江家的私家军,武警设立巡视机构意味明显。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张希贤在接受陆媒采访时透露,由于军队的特殊性,反腐不同于地方,出于保密需要,可能无法信息公开。

三省武警总队司令换人

而且,11月18日,黑龙江、甘肃、浙江的武警总队同时换“头目”。黑龙江武警总队18日召开宣布任职命令大会,原任武警黑龙江总队参谋长的杨立新,新任武警黑龙江省武警总队司令员,付玉坤任副司令员,而黑龙江武警总队原司令员夏向庆退休。

同日,浙江省武警总队在杭州召开宣布命令大会,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辉忠出席并讲话,由武警部队副政委于建伟宣布有关任命,省武警总队原司令员陈进平达到服现役最高年龄退休,武警交通指挥部副司令员白海滨调任浙江武警总队司令员。

19日武警甘肃省总队召开会议,武警部队副司令员薛国强宣读任命,任命武警二师师长尤寒波为武警甘肃省总队司令员、武警甘肃省总队原司令员邢伟志退休。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罗笑虎出席会议并讲话。报导称武警部队副司令员潘昌杰宣读有关的任命,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郝会龙出席大会并讲话表态支持。

中共18大前夕 武警编制出现大调整

近年来,中共省级武警总队的级别多数在副军级,也逐渐被提升到正军级。

中共体制中,政法委有调动武警部队的权力,而政法委系统常年被江派的人马所把持,成为中共的第二权利中央。去年薄王事件爆发后,薄熙来与周永康密谋政变的计划也随之被曝光,周永康一直担任中共武警第一政委,在政变夺权的计划中,武警也是周、薄等人倚重的重要武装力量。

18大上中共政法委被降格,政法委书记被剔除中共政治局常委。随后江派周永康在各地的政法系统势力开始遭到一步步清算。

中共18大前夕,武警部队编制出现大调整,各省级武警部队的总队长、副总队长改为司令员、副司令员,官媒报导称体现武警部队军事化特点。被外界认为是削弱了政法委的权力,级别、从属关系或发生改变,或脱离政法委系统而直属中央军委指挥。

18届三中全会上,中共将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美国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中共的这个国安委是一个决策机构,从表面看,对国内的比重远远大于国外的比重,包括公安、武警、国保、综合治理办公室及侨办,取代了政法委的功能,是一个夺权的机构,在国内事务上最有权力。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通过国安委、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及中纪委,三大权力结构,把中国绝大部分权力抓到自己的手上。

国企改革方案流出 国企一把手或大换血

中共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李克强此前曾遭江泽民集团为首的利益集团阻挠的国企改革,在习近平收回军权和王岐山反腐下得以亮相。11月19日,大陆媒体援引权威人士消息披露国企改革方案,其中涉及国企公司重新架构、人选制度变革等,将引发国企人事洗牌肉搏战。

11月19日,大陆《经济参考报》援引权威研究部门的一位负责人消息称,国资委(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在考虑增加国企高管的市场化选聘比例。

消息称,更多的央企、国企的一把手将从市场中招聘,但是一些特殊行业像中石油、中石化这样企业的一把手还得政府任命。

同日,《中国证券报》援引权威人士消息,特大国企或先改组为国资投资公司,股权多元化。组建若干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有条件的国有企业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消息称这有些类似于政府官员组成董事会,其影响仅体现在董事会人事任免权,不干涉公司的投资运营。国企或将由国资委直接持股,实行两层架构(“国资委—国企”)模式,并且未来,两层架构、三层架构(“国资委——国资运营/投资公司——国企”)将并存。

江泽民集团核心利益将被首先冲击

报导中还称,入围世界500强的国企有望最先被明确改组为国资投资公司,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国电信、中国建筑等。

在这些国企之中,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周永康的老巢,中海油则是曾庆红家族把持。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则被称是“电信大王”。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认为,国企改革阻力非常大,因国企领导人多是太子党担任,他们握有重权,家族影响力大,涉及庞大既得利益,要改革等于从他们手中抢蛋糕。

中共这些涉及国企人事方面的改革方案必将引发国企内部大洗牌,从江派利益集团的手中夺“权”。

胡习再示联盟 江泽民失踪七个月

近日,习近平批准,“胡锦涛的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学习纲要”向军队印发,组织全军学习,再示胡习联盟。

11月21日,党媒新华网报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中央军委审定批准,由总政治部组织编写的《胡锦涛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学习纲要》近日出版印发全军。中共中央军委发出通知,对全军组织学习提出要求。

11月20日,中共各大官媒和大陆门户网站纷纷转载报导,曾任十世班禅秘书、西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徐洪森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举行。

报导中列出参加哀悼的中共中央和地方官员名单,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名字紧随习近平等现任常委或政治局委员之后出现。这是中共18届三中全会12日结束后,胡锦涛和朱镕基首次在中共官媒现身。

但在报导所列名单中,未见前中共党魁江泽民。

此前的10月16日,在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郑天翔的追悼会上,原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与现任七常委同时露面,但追悼会上未见江泽民现身,在官媒报导的人员名单中也没有江泽民的名字。

薄熙来案庭审和宣判前后,胡锦涛曾高调、高规格在黄山露面,朱镕基也藉新书出版不断露面。当时习李阵营与江泽民集团围绕薄熙来案以及三中全会改革方案搏击之时,二人的露面,释放力挺习李明显信号。

而江泽民自从今年4月去扬州的船上看美女照流传出来后,就不见踪影已逾七个月。

中共政权面临崩溃 被迫“改革”

对于三中全会《决定》,前中共总理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在法新社撰文点明,中共政权正处于全面危机,《决定》的价值在于全面反应了现领导对中国当前局势的判断。“全面深化改革”,反应了击鼓传花者不让此花在此时此手坠地。他劝人别把《决定》中那些豪言壮语当真,只不过是形势逼人。

鲍彤认为《决定》中有关政治、文化、社会各章节的论述,除了那些关于“人民”的空话以外,处处呈现出强化高度集权,目前的改革,是靠一党专政来谱写自由,用高度集权来完善市场,不知道最后会走到什么地步。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这么多的改革,本质就是中共保权不要马上崩溃。中共政权崩溃的危机,体现在法律系统,由于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令法律缺了口子,甚至导致出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中共随便抓人,随便抢地征地,引起民间抗暴事件层出不穷,社会非常不稳定,官民对峙,且贫富悬殊,现在中共领导人想把地方权力收回来,内部一定会有激烈的纷争。习、李恐惧政权马上失去,要堵上大的漏洞。但现在中共内部最大的问题一个是缺乏权威,第二个是缺乏共识,所以怎么做都无济于事,最后一定是分裂。

三中全会后,围绕庞大的权力和财富的转移,习近平阵营势必与江泽民集团短兵相接,你死我活,中国政局将进入急剧动荡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