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不为人知的高薪就业路(组图)



作为地产开发商的新移民王岩认为,年轻人不愿牺牲私人时间去加班。

【看中国2013年12月05日讯】如果要问你周边的新移民“孩子长大准备做什么工作?”,答案多数会集中在医生、律师、工程师、会计师、精算师、IT业等。但如果孩子说要投身建筑行业,家长们该怎么想呢?

据加拿大商业委员会(The 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预测,到2016年将有55万缺乏技术培训的人无法找到工作,到2021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00万。与此同时,到2016年将有150万个工作职位无法找到合适的人选,2021年将达到260万个空缺。这意味着劳动力技能和实际需求无法匹配的矛盾将日渐突出,如果就业大军都集中在一条道上,结果导致的就是局部堵塞。

明天建筑最吃香

根据加拿大建筑就业网的报道,安省建筑业工作机会在2013年到2021年将是持续增长的,仅在大多伦多地区就将新增2.4万个工作岗位。主要增长是在非居民建筑的增长,如工业、商业建筑等。从2015年和2016年起,交通运输、发电和电力传输等行业的建筑岗位,将快速增长超过40%。该网预计非民用建筑业以下四种岗位将人手奇缺:锅炉装配和维修工(Boilemakers)、建筑技工(construction millwrights)、工业仪器技术员(industrial instrument technicians)、水管工(steamfitters and pipefitters)等。在民用建筑方面,预计自2017年到2021年,会增加8000个建筑工作机会。
按照区域划分的话,安省中部、东部地区2013年到2021年,建筑类工作机会将维持现状。安省北部地区是中等增长,很多大型建筑项目将在2015年或2016年完工,在2013年增加了6200个建筑岗位。

安省西南部则有许多大型项目正在酝酿中,如温莎大桥项目将在2015年动工,工程高峰期在2015和2016年,需要大量的吊车操作员(crane operators)、重型设备操作员(机械师)、卡车司机、普通劳工、电焊工(Welder)等。而民用建筑业需要人员该区域在2015年之前处于减少趋势。


安省议员黄素梅指出仅温莎就短缺200名焊工。

建筑业退休大潮逼近

除了项目增加外,安省建筑劳动力还面临退休潮的压力。展望2013年到2021年间,将有7.5万名建筑业人员退休,需要新人的加入,另外还有2万新的岗位。

目前正在Sheppard Ave East和Kennedy Road附近施工的一座公寓楼项目?爱心大厦(Love Condo),其开发商是一家名为Gemterra的公司,公司的副总是来自中国辽宁省的新移民王岩。他1999年来到加拿大,在温莎读大学就读建筑工程专业。毕业后开始从事旧房翻建工作,专门帮客户做有个性的订制房屋。在这个过程中逐步熟悉了在加拿大建房的流程。随后他又做了两年地产经纪,在这一过程中结交了一批本地的施工、设计和管理方面的公司,捏合成一个团队组建了这家地产开发公司,开发自己的楼盘。

目前有60多名建筑工人在这个工地施工,而他们的统筹则是一名只有23岁的大男孩儿—Andrew  Manarin。《加拿大都市报》记者在多伦多遭受狂风袭击的这一天到工地采访,因为风暴的关系当天很多工人都无法工作。在一个建筑工地见到这样一个年纪的业内人士真的令人惊讶,Manarin也笑称在这个工地上他是最小的,但是这里最大的头。

他的职位是施工现场经理,他解释说由于一项工程涉及很多专业,要分包给不同的合同公司,他需要合理调配这些资源,这个工作需要对各个专业都非常了解才能胜任。虽说他只有23岁,已经在这个行业做了3年,3年前毕业于George Brown学院的建筑专业。他的父亲也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长年的耳濡目染,让他从小就觉得应该搞建筑。

目前他管理的项目有60多名各专业的工人,80%都是40多岁的“老”工人。而他父亲的队伍有20多人,基本上都是父亲1984年开业时的那批人,如今都是50到60之间,他父亲也很担忧这些人退休之后怎么办。

年轻人不爱建筑

Manarin表示工地上像他这样年纪的人只有5、6个,他的同龄人很多都不愿意做这个行业。在建筑专业学习的时候,刚开始有250多名同学,三年后只剩下50多人。


Manarin从小随父见习建筑,23岁成为最年轻工头。

他解释说,这个三年的课程,第一年学木结构建筑,第二学钢结构建筑,第三年学水泥结构。很多人学完前两个就上班去了,这样的话只能做一些专业工作,而做管理就需要全部学完。

他本人对水泥结构情有独钟,一说到水泥浇灌工作他的脸上就充满笑容,这是他坚持学完的一个原因。另一方面Manarin认为,他自交学费且有很大兴趣,也是一个原因。其他同学是父母替他们交学费,学习动力不是那么足。他受父亲的影响,对建筑业有狂热的兴趣,而其他年轻人并不这么想。

Manarin现在的工作环境是在一个移动办公房内指挥工程,虽说里面冰箱、微波炉、餐桌、电脑、空调都有,但外面的浮尘还是随时可以进来。尽管如此Manarin还是非常满意,他表示这里面还算好,工地上就完全是户外了,条件是比较艰苦的,尤其是工程初期。他很佩服那些老工人,比如水泥灌浆工人,他们可以在外面连续工作23小时,他看到都很惊讶,这一点是年轻人如何也做不到的。

实际上建筑业的收入还是不低的,Manarin以焊工为例,资深的每小时薪水在30到35元,年薪算下来在7万左右,如果愿意加班的话还会更多。而他最喜欢的水泥浇灌工种,算是他工地上最高工资的,每小时45到50元,年薪在十万以上不成问题。

但王岩表示,现在年轻人对个人空间要求较多,不愿意加班,注重8小时之外的时间。他们不愿意牺牲交友、上网、泡吧、娱乐的时间。这样有时需要加班、条件相对艰苦的建筑类工作,吸引力显然会小一些。

年轻人 VS 老师傅

对于建筑业这个老字当头的行业,老意味着经验丰富,然而也并非老就代表着好。

Rob Abbott是安省(Creemore)一名具有30多年历史建筑公司(Village Builders)的老板,他在2011年曾经撰写一篇文章,题为《在建筑业雇佣年轻人--投资于青年》。他在文章中指出,以前他钟情于雇佣30到50岁的建筑工人,因为他们具有丰富的建筑经验,干活很容易上手,不用过多指导,他闭着眼睛公司都照样运作。

但随着公司人员和业务规模的扩大,这种模式逐步不太合适了,对基层员工的管理工作主要由小组长们来承担。管理层的决定也要由小组长们传达下去执行,员工的表现如何也是靠听取小组长们汇报。他渐渐地发现,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员工们带来的不仅仅是经验,也带来了很多坏毛病,因此企业文化也被他们所感染、败坏。

这些坏毛病包括吸毒、酗酒,导致有些员工旷工,甚至几天不出现,通常是发了工资后的几天就不见人影。或者是周末酗酒泡吧时间过长,周一就往往有人缺席。这些坏习气往往使所有的工人都染上这种不良生活方式,最终导致企业运作不正常,工程质量和员工安全也没有保证。那些神志不清的工人不但会陷同伴于危险之中,也会损坏工程设备甚至物业。

其他坏毛病还包括走捷径偷工减料,偷窃工程材料和施工工具,用于干私活。有的甚至从现有客户那里撬走公司的项目给他人来从中获利。

面临这些问题之后,他开始面试前来应聘的员工,在几经实践之后发现,他越来越趋向于招聘年轻的员工。他们虽然经验不足,但是有朝气学习能力强,愿意从低薪基层工种做起。也正是他们经验不足,因此他们更虚心接受组长的指导,每天按时上班,遵守公司纪律。也就是说经过很短时间的培训之后,他们给公司带来的正能量要高于那些所谓经验丰富的老建筑工人。

他经常问的问题有:“你愿意在建筑行业干吗?”,“你想成为一个木结构建筑师吗?”。如果他们愿意,他通常会帮助他们进入政府资助的学徒培训项目。比如木结构建筑师学徒项目,在未来三年的工作中需要三次从工作中抽出8周(每次)时间到学校学习理论。在校期间依然有工资、交通费或托儿费,如果考试通过还有现金奖励等。经过三年的工作和理论学习之后,就可以通过木工专业考试,拿到合格证书。如果一个人全职做木工工作,通常这一周期为4年。

他以前雇用的木结构建筑工人大多都是50岁以上,将在10年之内退休。其他企业也大多如此,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这一职业将大量短缺。一个经验丰富的木结构建筑工人,需要5到7年的实践经验,因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他建议多亲自培养年轻人,因为一个具备专业特长的建筑工人,通常会在一家企业做下去,到别的公司挖人是很难的,而且成本会高过培养一个年轻人。

青年就业基金伸援手

然而年轻人就业必然面临着需要经过一段培训才能上手的过程,而且还不一定能够上手,或者学完就走的现象也时有发生。这对矛盾如何解决呢?记者采访了士嘉堡??爱静阁区的省议员黄素梅,她表示年轻人不愿意从事传统意义上,被认为是二等工作的电工、建筑等工作,这是一个社会观念的问题。他们一方面追求自己的梦想,另一方面又不愿意面对现实。实际上建筑业有很多好的机会,比如她曾经到安省温莎访问时发现,那里正在进行的工程,仅焊工就需要200多人,安省又无法找到合适的劳动力,只能从魁北克省引进。

今年9月份安省政府启动了青年就业基金,这个基金可以替业主支付青年雇员4到6个月的工资。以帮助年轻人初次就业没有经验所遇到的困难,同时也帮助企业雇用青年人,而不必担心他们在这里仅仅是练兵。

符合条件的年轻人可以获得7800元的资助,其中6800是让雇主支付年轻雇员的工资和培训费用,1000元是给就业者购买工作相关工具、支付交通费等。安省政府未来两年会投资1.95亿元在青年就业基金上,适龄人群是15岁至29岁。

比例重要的建筑业

加拿大建筑业一直处于经济增长的领跑地位,建筑业就业人数一直处于很高的状态。几年来建筑业就业增长一直超过其他行业,在2011年达到120万人从业于建筑业,加拿大每17名工人中就有一人从事建筑业,加拿大经济产值中的13%来自建筑业,高达1680亿。

建筑业主要分为以下四个类别:新住宅建筑、重型工业建筑、工商业建筑、市政工程建筑等。

加拿大全国有26.5万家建筑公司,其中15万家是私人合同分包的小公司,有6.8万家从事居民住宅建筑业。也就是说尽管建筑业从业人员高于其他工业,但建筑公司的规模普遍都比较小。在民用住宅建筑业领域中,90%的公司都少于5个人。在从事非住宅建筑业的公司,有70%的少于5人。

这些公司按照公众细分为主体建筑、工程设计、建筑管理、民用建筑、内装维修公司等。

部分工种 薪资水平

锅炉装配修理工(Boilermaker)初级工时薪安省为21到25元(全国平均17到25元),不算超时工作年薪在3.5万到5.2万。中级工安省时薪为28到33元(全国平均为26到33元),年薪为5.4万到6.9万。高级工安省时薪为37到43元,年薪6.7到9.2万。

建筑技工(construction millwrights)初级工时薪安省为17到18元(全国平均13到18元),不算超时工作年薪在2.7万到3.7万。中级工安省时薪为21到25元(全国平均为21到25元),年薪为4.4万到5.2万。高级工安省时薪为30到33元,年薪6.2到7.1万。

管道工(steamfitters and pipefitters)初级工时薪安省为20到22元(全国平均14到20元),不算超时工作年薪在2.9万到4.2万。中级工安省时薪为28到30元(全国平均为23到30元),年薪为4.8万到6.2万。高级工安省时薪为36到38元,年薪6.2到7.9万。

木结构工(Carpenter)初级工时薪安省为14到16元(全国平均11到16元),不算超时工作年薪在2.3万到3.3万。中级工安省时薪为21到24元(全国平均为16到25元),年薪为3.3万到5.2万。高级工安省时薪为29到33元,年薪5.6到6.4万。

电工(Electrician)初级工时薪安省为15到18元(全国平均15到24元),不算超时工作年薪在3.1万到5万。中级工安省时薪为24到28元(全国平均为22到29元),年薪为4.6万到6万。高级工安省时薪为33到37元,年薪5.8到7.3万。

电焊工(Welder)初级工时薪安省为14到16元(全国平均12到18元),不算超时工作年薪在2.5万到3.7万。中级工安省时薪为18到21元(全国平均为19到24元),年薪为4万到5万。高级工安省时薪为23到32元,年薪5到6.7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