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不為人知的高薪就業路(組圖)



作為地產開發商的新移民王岩認為,年輕人不願犧牲私人時間去加班。

【看中國2013年12月05日訊】如果要問你周邊的新移民「孩子長大準備做什麼工作?」,答案多數會集中在醫生、律師、工程師、會計師、精算師、IT業等。但如果孩子說要投身建築行業,家長們該怎麼想呢?

據加拿大商業委員會(The 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預測,到2016年將有55萬缺乏技術培訓的人無法找到工作,到2021年這一數字將達到100萬。與此同時,到2016年將有150萬個工作職位無法找到合適的人選,2021年將達到260萬個空缺。這意味著勞動力技能和實際需求無法匹配的矛盾將日漸突出,如果就業大軍都集中在一條道上,結果導致的就是局部堵塞。

明天建築最吃香

根據加拿大建築就業網的報導,安省建築業工作機會在2013年到2021年將是持續增長的,僅在大多倫多地區就將新增2.4萬個工作崗位。主要增長是在非居民建築的增長,如工業、商業建築等。從2015年和2016年起,交通運輸、發電和電力傳輸等行業的建築崗位,將快速增長超過40%。該網預計非民用建築業以下四種崗位將人手奇缺:鍋爐裝配和維修工(Boilemakers)、建築技工(construction millwrights)、工業儀器技術員(industrial instrument technicians)、水管工(steamfitters and pipefitters)等。在民用建築方面,預計自2017年到2021年,會增加8000個建築工作機會。
按照區域劃分的話,安省中部、東部地區2013年到2021年,建築類工作機會將維持現狀。安省北部地區是中等增長,很多大型建築項目將在2015年或2016年完工,在2013年增加了6200個建築崗位。

安省西南部則有許多大型項目正在醞釀中,如溫莎大橋項目將在2015年動工,工程高峰期在2015和2016年,需要大量的吊車操作員(crane operators)、重型設備操作員(機械師)、卡車司機、普通勞工、電焊工(Welder)等。而民用建築業需要人員該區域在2015年之前處於減少趨勢。


安省議員黃素梅指出僅溫莎就短缺200名焊工。

建築業退休大潮逼近

除了項目增加外,安省建築勞動力還面臨退休潮的壓力。展望2013年到2021年間,將有7.5萬名建築業人員退休,需要新人的加入,另外還有2萬新的崗位。

目前正在Sheppard Ave East和Kennedy Road附近施工的一座公寓樓項目?愛心大廈(Love Condo),其開發商是一家名為Gemterra的公司,公司的副總是來自中國遼寧省的新移民王岩。他1999年來到加拿大,在溫莎讀大學就讀建築工程專業。畢業後開始從事舊房翻建工作,專門幫客戶做有個性的訂製房屋。在這個過程中逐步熟悉了在加拿大建房的流程。隨後他又做了兩年地產經紀,在這一過程中結交了一批本地的施工、設計和管理方面的公司,捏合成一個團隊組建了這家地產開發公司,開發自己的樓盤。

目前有60多名建築工人在這個工地施工,而他們的統籌則是一名只有23歲的大男孩兒—Andrew  Manarin。《加拿大都市報》記者在多倫多遭受狂風襲擊的這一天到工地採訪,因為風暴的關係當天很多工人都無法工作。在一個建築工地見到這樣一個年紀的業內人士真的令人驚訝,Manarin也笑稱在這個工地上他是最小的,但是這裡最大的頭。

他的職位是施工現場經理,他解釋說由於一項工程涉及很多專業,要分包給不同的合同公司,他需要合理調配這些資源,這個工作需要對各個專業都非常瞭解才能勝任。雖說他只有23歲,已經在這個行業做了3年,3年前畢業於George Brown學院的建築專業。他的父親也是一家建築公司的老闆,長年的耳濡目染,讓他從小就覺得應該搞建築。

目前他管理的項目有60多名各專業的工人,80%都是40多歲的「老」工人。而他父親的隊伍有20多人,基本上都是父親1984年開業時的那批人,如今都是50到60之間,他父親也很擔憂這些人退休之後怎麼辦。

年輕人不愛建築

Manarin表示工地上像他這樣年紀的人只有5、6個,他的同齡人很多都不願意做這個行業。在建築專業學習的時候,剛開始有250多名同學,三年後只剩下50多人。


Manarin從小隨父見習建築,23歲成為最年輕工頭。

他解釋說,這個三年的課程,第一年學木結構建築,第二學鋼結構建築,第三年學水泥結構。很多人學完前兩個就上班去了,這樣的話只能做一些專業工作,而做管理就需要全部學完。

他本人對水泥結構情有獨鍾,一說到水泥澆灌工作他的臉上就充滿笑容,這是他堅持學完的一個原因。另一方面Manarin認為,他自交學費且有很大興趣,也是一個原因。其他同學是父母替他們交學費,學習動力不是那麼足。他受父親的影響,對建築業有狂熱的興趣,而其他年輕人並不這麼想。

Manarin現在的工作環境是在一個移動辦公房內指揮工程,雖說裡面冰箱、微波爐、餐桌、電腦、空調都有,但外面的浮塵還是隨時可以進來。儘管如此Manarin還是非常滿意,他表示這裡面還算好,工地上就完全是戶外了,條件是比較艱苦的,尤其是工程初期。他很佩服那些老工人,比如水泥灌漿工人,他們可以在外面連續工作23小時,他看到都很驚訝,這一點是年輕人如何也做不到的。

實際上建築業的收入還是不低的,Manarin以焊工為例,資深的每小時薪水在30到35元,年薪算下來在7萬左右,如果願意加班的話還會更多。而他最喜歡的水泥澆灌工種,算是他工地上最高工資的,每小時45到50元,年薪在十萬以上不成問題。

但王岩表示,現在年輕人對個人空間要求較多,不願意加班,注重8小時之外的時間。他們不願意犧牲交友、上網、泡吧、娛樂的時間。這樣有時需要加班、條件相對艱苦的建築類工作,吸引力顯然會小一些。

年輕人 VS 老師傅

對於建築業這個老字當頭的行業,老意味著經驗豐富,然而也並非老就代表著好。

Rob Abbott是安省(Creemore)一名具有30多年歷史建築公司(Village Builders)的老闆,他在2011年曾經撰寫一篇文章,題為《在建築業雇佣年輕人--投資於青年》。他在文章中指出,以前他鍾情於雇佣30到50歲的建築工人,因為他們具有豐富的建築經驗,幹活很容易上手,不用過多指導,他閉著眼睛公司都照樣運作。

但隨著公司人員和業務規模的擴大,這種模式逐步不太合適了,對基層員工的管理工作主要由小組長們來承擔。管理層的決定也要由小組長們傳達下去執行,員工的表現如何也是靠聽取小組長們匯報。他漸漸地發現,那些經驗豐富的老員工們帶來的不僅僅是經驗,也帶來了很多壞毛病,因此企業文化也被他們所感染、敗壞。

這些壞毛病包括吸毒、酗酒,導致有些員工曠工,甚至幾天不出現,通常是發了工資後的幾天就不見人影。或者是週末酗酒泡吧時間過長,週一就往往有人缺席。這些壞習氣往往使所有的工人都染上這種不良生活方式,最終導致企業運作不正常,工程質量和員工安全也沒有保證。那些神志不清的工人不但會陷同伴於危險之中,也會損壞工程設備甚至物業。

其他壞毛病還包括走捷徑偷工減料,偷竊工程材料和施工工具,用於干私活。有的甚至從現有客戶那裡撬走公司的項目給他人來從中獲利。

面臨這些問題之後,他開始面試前來應聘的員工,在幾經實踐之後發現,他越來越趨向於招聘年輕的員工。他們雖然經驗不足,但是有朝氣學習能力強,願意從低薪基層工種做起。也正是他們經驗不足,因此他們更虛心接受組長的指導,每天按時上班,遵守公司紀律。也就是說經過很短時間的培訓之後,他們給公司帶來的正能量要高於那些所謂經驗豐富的老建築工人。

他經常問的問題有:「你願意在建築行業幹嗎?」,「你想成為一個木結構建築師嗎?」。如果他們願意,他通常會幫助他們進入政府資助的學徒培訓項目。比如木結構建築師學徒項目,在未來三年的工作中需要三次從工作中抽出8週(每次)時間到學校學習理論。在校期間依然有工資、交通費或托兒費,如果考試通過還有現金獎勵等。經過三年的工作和理論學習之後,就可以通過木工專業考試,拿到合格證書。如果一個人全職做木工工作,通常這一週期為4年。

他以前僱用的木結構建築工人大多都是50歲以上,將在10年之內退休。其他企業也大多如此,這意味著不久的將來這一職業將大量短缺。一個經驗豐富的木結構建築工人,需要5到7年的實踐經驗,因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他建議多親自培養年輕人,因為一個具備專業特長的建築工人,通常會在一家企業做下去,到別的公司挖人是很難的,而且成本會高過培養一個年輕人。

青年就業基金伸援手

然而年輕人就業必然面臨著需要經過一段培訓才能上手的過程,而且還不一定能夠上手,或者學完就走的現象也時有發生。這對矛盾如何解決呢?記者採訪了士嘉堡??愛靜閣區的省議員黃素梅,她表示年輕人不願意從事傳統意義上,被認為是二等工作的電工、建築等工作,這是一個社會觀念的問題。他們一方面追求自己的夢想,另一方面又不願意面對現實。實際上建築業有很多好的機會,比如她曾經到安省溫莎訪問時發現,那裡正在進行的工程,僅焊工就需要200多人,安省又無法找到合適的勞動力,只能從魁北克省引進。

今年9月份安省政府啟動了青年就業基金,這個基金可以替業主支付青年僱員4到6個月的工資。以幫助年輕人初次就業沒有經驗所遇到的困難,同時也幫助企業僱用青年人,而不必擔心他們在這裡僅僅是練兵。

符合條件的年輕人可以獲得7800元的資助,其中6800是讓僱主支付年輕僱員的工資和培訓費用,1000元是給就業者購買工作相關工具、支付交通費等。安省政府未來兩年會投資1.95億元在青年就業基金上,適齡人群是15歲至29歲。

比例重要的建築業

加拿大建築業一直處於經濟增長的領跑地位,建築業就業人數一直處於很高的狀態。幾年來建築業就業增長一直超過其他行業,在2011年達到120萬人從業於建築業,加拿大每17名工人中就有一人從事建築業,加拿大經濟產值中的13%來自建築業,高達1680億。

建築業主要分為以下四個類別:新住宅建築、重型工業建築、工商業建築、市政工程建築等。

加拿大全國有26.5萬家建築公司,其中15萬家是私人合同分包的小公司,有6.8萬家從事居民住宅建築業。也就是說儘管建築業從業人員高於其他工業,但建築公司的規模普遍都比較小。在民用住宅建築業領域中,90%的公司都少於5個人。在從事非住宅建築業的公司,有70%的少於5人。

這些公司按照公眾細分為主體建築、工程設計、建築管理、民用建築、內裝維修公司等。

部分工種 薪資水平

鍋爐裝配修理工(Boilermaker)初級工時薪安省為21到25元(全國平均17到25元),不算超時工作年薪在3.5萬到5.2萬。中級工安省時薪為28到33元(全國平均為26到33元),年薪為5.4萬到6.9萬。高級工安省時薪為37到43元,年薪6.7到9.2萬。

建築技工(construction millwrights)初級工時薪安省為17到18元(全國平均13到18元),不算超時工作年薪在2.7萬到3.7萬。中級工安省時薪為21到25元(全國平均為21到25元),年薪為4.4萬到5.2萬。高級工安省時薪為30到33元,年薪6.2到7.1萬。

管道工(steamfitters and pipefitters)初級工時薪安省為20到22元(全國平均14到20元),不算超時工作年薪在2.9萬到4.2萬。中級工安省時薪為28到30元(全國平均為23到30元),年薪為4.8萬到6.2萬。高級工安省時薪為36到38元,年薪6.2到7.9萬。

木結構工(Carpenter)初級工時薪安省為14到16元(全國平均11到16元),不算超時工作年薪在2.3萬到3.3萬。中級工安省時薪為21到24元(全國平均為16到25元),年薪為3.3萬到5.2萬。高級工安省時薪為29到33元,年薪5.6到6.4萬。

電工(Electrician)初級工時薪安省為15到18元(全國平均15到24元),不算超時工作年薪在3.1萬到5萬。中級工安省時薪為24到28元(全國平均為22到29元),年薪為4.6萬到6萬。高級工安省時薪為33到37元,年薪5.8到7.3萬。

電焊工(Welder)初級工時薪安省為14到16元(全國平均12到18元),不算超時工作年薪在2.5萬到3.7萬。中級工安省時薪為18到21元(全國平均為19到24元),年薪為4萬到5萬。高級工安省時薪為23到32元,年薪5到6.7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