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官员竟以“反腐”名义排斥异己!

2013-12-06 22:00 作者: 花玉喜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2月06日讯】2006年末,扬州市高调查处一起违法开发案件,牵出原规划局长张杰、原房管局副局长杜葆华等20多人,张、杜后来分别被判刑12年、6年。当事官员质疑季建业领导的这场“反腐败”就是拔去“眼中钉”(2013年12月2日北京青年报)。

2001年,季建业主政扬州,张杰“个性鲜明泼辣,多次因规划思路不同当众顶撞季建业,在多个场合嘲讽“小季不懂(市政规划)”。张杰自以为自己熟悉市政规划,对季建业不合规划思路行为很反感,于是出言顶撞、嘲讽。张杰哪里知道,官员一旦成为主要负责人或主政官员,那么就什么都懂什么都通,不懂的也懂不通的也通,这是权力使然。今天官场这种现象不是很普遍吗?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可能一再出现建了拆、拆了建,加大建设成本现象?张杰哪里知道,正是自己的出言顶撞、嘲讽为自己种下了祸根!

杜葆华和分管城建副市长有矛盾,在“创建卫生城”活动中质疑市领导选择的工程方。2004年,扬州市建设文昌苑小区拆迁安置房,杜质疑“在建造成本相差无几情况下,为什么选择涂料不用质量更好瓷砖?杜葆华虽然精通城市建设,然而,却不諳官场之道。领导选择工程方不是选能力选技术,选择的是背后有交易的老板!至于选择涂料和瓷砖问题,在腐败官员的治下,城市建设中多少方案当然一切要围绕有关系老板转!杜却不知主管副市长与季建业关系非常铁,却不知该副市长和姓朱涂料供应商关系好?朱姓涂料供应商当然是如今国内装饰业第一股苏州金螳螂老板,江苏首富朱兴良了。朱兴良和季建业存在深度勾结,因此朱兴良工程一直随着季建业的官场足迹走!或许杜葆华对副市长质疑的态度比张杰温和得多,但依然是难保心理狭隘腐败官员的报复!或许官场风气的蜕化,正是因直言、敢言被报复现象引起? 

张、杜二人正是因对市领导顶撞招来祸端:2006年,张杰和杜葆华因受贿罪被判刑。杜葆华受贿额约30万元,是从政15年接受1000元、2000元礼金累计起来的。显然,如杜葆华这样受贿官员在今天官场可以说比比皆是,是从没有谁因此被判刑的!只是杜葆华为人行事作风犯了主政官员忌讳、犯了官场忌讳,自然难逃一场牢狱之灾了!

张杰、杜葆华遭遇祸端在于觜上,是因对市领导的不恭。按照常理针对某项决策行为,下级官员对上级领导有权利提出不同意见不同看法,便于取长补短集中群体的智慧达到集思广益,这是民主决策应有的做法。然而,今天普遍官场盛行“一言堂”,哪还容得不同声音、不同意见?不同声音普遍被认为是贯彻主政官员声音的“绊脚石”!正因如此官场风气不断蜕化!实质这样的反腐败哪里还是“反腐败”?这是实实在在的排斥异己行为?这完全是以反腐败的名义为自己拔去“眼中钉”?当然,笔者并不排除张杰、杜葆华存在一定腐败行为;只是季建业反腐目的暴露其容不得官场不同意见的专横霸道!这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非常可笑的是张、杜被判刑后,季建业要求扬州市政界官员从中吸取两人教训,清廉自守,真正做到不义之财不取、不法之物不拿、不净之地不去。谁知季建业自己却根本没有吸取教训清廉自守,却在腐败的路上渐行渐远!

2011年初,季建业在见诸报端、电视节目照片和影像里,鼻底下总是“黑乎乎”的,原来很多鼻毛“髭出来”。资深媒体人邱宁(化名)买了一把鼻毛剪送给季建业,季大咧咧地说“我不需要这东西”,随后季出席场合时候鼻下干净了。这么多年,他身边那么多秘书、随从没看到吗?显然从来无人敢说。这一细节体现季建业身边政治生态侧影,党政一把手往往一手遮天,连一根小小鼻毛都没人敢说,更别提有人来对权力进行制衡了。由此,可见官员执政从不知“照照镜子”检查反思自己,只有一味地刚愎自用,由此可见官场权力霸道的巨大危害!正是这一切导致官场集体失声!这不是很可怕的吗?

南京市长季建业这位副部级官员长期不受监督的一把手地位养成“独断专行”、“容不下反对意见”习性,这些习性像恶性肿瘤般在季的身上不断扩散,无疑为季建业的官场生涯打上深深烙印。最终使他滑向权钱死结,导致这位高官从风光无限的一市之长到身败名裂的阶下囚!在今天的官场高官队伍中又何止一个季建业?他们会吸取季建业覆灭的教训吗?可能很难很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