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里外看:昆明与新闻封锁(图)

2014-03-09 06:54 作者: 陈明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昆明火车站发生大规模杀人惨案之后,警方封锁现场。(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4年03月09日讯】从1970年代末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大陆究竟有多少改革,有多少开放,中国国内外观察家一直是有争议。

然而,在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大规模杀人惨案之后,中国在新闻报道方面明显缺乏“改革和开放”,中共牢牢把持新闻报道,封锁信息,中共当局难以与国际社会进行基本的沟通,这一切令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瞠目。

3月6日,来自中国的有关昆明的新闻是:“公安部:昆明恐怖案后查处45名网络造谣者”。

在发生“恐怖袭击”之后,当局查处的“造谣者”数倍于“恐怖分子”,可谓当今世界独一份的中国特色。

开放与封闭

昆明惨案一发生,中国当局在信息控制和封锁方面的努力就令人瞩目。

3月1日晚上9点多,昆明火车站发生杀人惨案,中国的媒体、包括网络媒体的媒体人立即行动起来进行积极的报道。然而,半天还没有过去,到了3月2日凌晨,中共宣传部门就对全国的媒体下达了禁令通知,给体制内的媒体人戴上了笼嘴:

“通知:对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的砍杀事件,如报导,严格按新华社通稿或当地权威部门发布的信息报导,不做大标题不配图片。”

对世界媒体来说,最令人百思不解的不是中共的新闻传传喉舌新华社通常以消息迟缓和不正确而闻名于世,然而却总是动辄被委任为全中国14亿人的唯一权威消息来源。

外界感到最有趣或最悲哀的是,尽管中共当局这一禁令明显违反明文规定保障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中国宪法,但中国的公众和媒体却毫无反抗能力,甚至不能发出怨言;与此同时,中共当局也不敢或不屑否认这一违反中国宪法的秘密通知。

直到今天,中共雇佣的五毛党(即秘密领取中共当局津贴以普通网民身份发言为中共说话的人)以及中共控制下的媒体虽然高声叫骂西方媒体造谣生事、满怀偏见报道昆明惨案,但他们都没有否认有这样的一个秘密通知。

在中国中外观察家看来,就控制把持新闻媒体而言,在过去的30多年里,中国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改革或开放,中国的封闭依旧。

为难与难堪

昆明袭击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官方媒体激烈指责海外媒体不肯将恐怖主义袭击称作恐怖主义袭击的同时,也指责一些外国政府不原意将恐怖主义袭击称作恐怖主义袭击。

中国官方所说的一些外国政府,显然主要是指美国。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3月4日发表报道,援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莎琪在3月3日星期一例行记者会上措辞谨慎的发言,展示了美国当局在这个问题上的为难:

“我们注意到(acknowledge)中国将这次事件定性为恐怖活动。我们对由此造成的生命损失表示哀悼。我们当然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根据中国媒体所报道的信息,这看来是一起恐怖主义行动,针对的是一般公众。我们没有其他独立的信息,但我还是要说,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蓄意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袭击,我们都感到遗憾。”

《纽约时报》的这篇博文报道(After Prodding,U.S. State Department Labels Kunming Attack‘Terrorism’by Didi Kirsten Tatlow)主要说的是那天美国国务院例行记者会上国务院发言人和凤凰卫视记者的往来问答。博文以明显地嘲弄口吻描述亲中国政府的凤凰卫视记者无知无畏,哪壶不开提哪壶。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我们注意到中国当局说是恐怖分子,我们没有其他的消息来源,只好勉为其难也说是恐怖主义”,实际意思就是说,“你中国缺乏新闻自由,敏感新闻都是国家控制,怨不得外界无法相信你。”

众所周知,在过去的10年里,外国记者因为在中国试图采访新闻而遭受殴打、采访设备被捣毁的事件以及相关报道,已经足以编出一本厚书。

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是个讲面子、讲礼貌的女士,基本的礼貌约束她不能当着其他记者的面说这样的话从而让那凤凰卫视记者显得难堪,从而掉她自己的身架。而凤凰卫视记者BingruWang是个英语半瓶子醋,听不懂明显的弦外之音。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做出了委婉而清晰的表述之后,凤凰记者依然不依不饶,追问不止。

于是,人们就看到了《纽约时报》的嬉笑谐谑式新闻报道。

然而,这一层意思显然是中国官方媒体和中宣部看不懂,看不明白的。因此,我们在中国的媒体上看到的报道是,“美国终于承认(昆明事件)是恐怖主义了”。

中外沟通难

中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当局(以及当局影响下的真假“愚民”)如今依然跟外界非常隔膜,难以与外界进行基本的沟通。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与亲中共政权的凤凰卫视记者的往来对话明显地展示出这一点。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这种发言,招致亲中共政府的人以及为中共说话的“五毛党”的强烈抨击。他们的抨击理由是,在去年美国波士顿发生的爆炸事件才炸死了三个人,美国就将那起事件很快定性为“恐怖主义”,然而,昆明事件导致将近30人被滥杀,美国却迟迟不肯称之为恐怖主义,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然而,亲中共政府的人以及为中共说话的“五毛党”显然是蓄意回避一个事实,这就是在实行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的美国,发生波士顿爆炸事件之类的重大新闻事件之后,美国政府当局不会也不能像中国政府当局一样对新闻报道实行限制,更不会强行规定全国所有的媒体都必须统一使用别无分店只有一家的官方权威通讯社新闻稿。

因此,在观察人士看来,美国当局将波士顿爆炸案之类的事件称作恐怖主义袭击容易得到外界和美国公众的认同,但实行新闻管制和封锁的中国将昆明杀人案称作恐怖主义则不容易得到外界的认同。

昆明与政治

昆明发生的大规模杀人案在一切政治挂帅的中国自然而然成为所谓敏感新闻,因此,这类新闻按照中共内部规定必须严加控制,中国的千百家媒体机构必须将自己的报道口径统一于中共的权威喉舌新华社。

与此同时,至少现在还可以不受中共宣传部门控制的外国媒体则尽力报道中共宣传口径之外的消息,尤其是昆明事件可能对中共高层政治运作造成的微妙影响。

例如,日本朝日电视台网站在3月3日发表的记者宫泽洋一的报道:

“北京从3月3日开始召开全国政协会议,5日召开相当于日本国会的全国人大会议,以决定今后一年的中国政治走向。在政协和人大开会期间,中共干部和海外媒体云集。可以说,在人大政协两会之前发生的昆明事件使习近平领导班子大丢面子,也是动摇其权力基础的绝佳时机。有人可能是试图使中共党内部也对习近平领导班子的少数民族政策提出批评。”

再例如,日本东京广播公司电视台(TBS)网站3月3日发表的报道:

“习近平国家主席在事件发生后立即指示全力搜查,并向事件发生地派遣了中共的治安部门负责人。随后,昆明当局由事件现场的遗留物品作出判断,将这次事件定性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离主义势力所为。’...

“中国去年10月也发生北京天安门广场汽车冲撞燃烧事件,造成5人死亡。中国当局说,那是‘维吾尔族分离主义势力进行的恐怖袭击。’

“在有少数民族问题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今年以来暴力事件连续发生,治安状况恶化。中国当局虽然认为这一次的滥砍滥杀事件也是同类事件,但也可能是在证据没有完全确定之前就急忙发布对这一事件的定性。”

上述的日本媒体报道,在世界媒体当中可谓稀松平常,但在中国却是要命的禁闻。哪家媒体胆敢发出类似的新闻报道或新闻分析,会被立即封门,有关记者或编辑甚至可以下狱。

中国的禁闻

尽管中国当局试图控制甚至封锁信息,以便掌控甚至操纵舆论,但近年来随着自媒体的兴起,中共公众和网民还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中共当局不愿意让他们知道的信息。

然而,每当发生敏感的突发性事件时,中共当局就会全面加强新闻检查、信息封锁、舆论控制,从而使中国公众难以得到中国媒体以及世界媒体的最基本的事实报道。

法国主要报纸《费加罗报》3月3日发表的驻北京记者帕特里克•圣保罗的报道就是这样的最基本的事实报道,而这样的报道在中国则属于禁闻:

“北京继续声言有一些在国外受训并得到资助的跟基地恐怖主义组织有联系的伊斯兰圣战团伙。然而,截至目前,西方的专家怀疑这些组织有多少真正的影响。这些组织从来没有证明他们在新疆之外的中国其他地区有活动能力。昆明发生的爆炸性事件恰逢中国政府感到特别敏感的时刻。中国的人大星期三就要在北京召开,中国政府将断然拒绝来自西方的批评。

“星期一,中国表示将推动新疆或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从而间接地承认那些地区的某些动乱有经济原因。中共第四号人物俞正声说,‘我们将加强少数民族地区的工业,推动那些地区经济更快地发展以增强团结。’然而,分析家们说,在那些地区的投资截至目前主要是让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汉族人受益。”

法国《费加罗报》的这种报道,在世界媒体当中可谓比比皆是。在昆明事件发生之后,美国《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也做出了类似的报道,结果被中国官媒痛批为“挑拨离间”,“别有用心”。

读中国官媒的有关报道,读者得到的印象是太多的世界媒体、西方媒体沆瀣一气,不约而同地在竭力试图抹黑中国。

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中国官方媒体还会有这样的报道和评论,这一事实充分展示了中国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究竟走了多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