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们,只差你们这一步(组图)

2014-10-19 11:24 作者: 九十后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5日凌晨,香港占中民众遭到警察的突袭,香港警察拘捕和暴力殴打民众。

【看中国2014年10月19日讯】我实在不敢相信,我眼前这一班香港警察是如此的残暴。

第一次站在前线,是九月二十七日清晨在立法会停车场被警方突袭。我和朋友经过一晚的留守已身心俱疲,市民组成的防线早已破裂,突然两、三排防暴警察手执长盾冒出,由白衣警员开咪警告、持旗手举旗、到防暴开始步步进逼,整个过程不到十秒。警方在我们完全没有戒备的情况下(当时甚至有市民还在地上睡觉),冲击我们在几秒钟内慌忙组成的人链。当然,很快我们的雨伞被警员抢去,几位朋友硬食胡椒喷雾。一位朋友中椒后在后退时跌倒,我喝止前方的警员,尝试扶起朋友,几秒后有一位白衣警员顶住前方的长盾,帮忙扶起朋友,朋友才能站起来。后来我们退至停车场闸口外,警员便再没有向前推进。


香港警察用辣椒喷雾驱散民众。

第二次站在前线,是十月十五日凌晨在龙和道被警方驱赶至行人路及添马公园。警方清除所有铁马后,拿着圆盾牌和警棍的警员随即将我们赶至行人道上。我和周围的市民都高举双手,合作地退上行人道,随后警员更将我们赶上添马公园。期间我和很多市民一样,问警员为什么行人道不许逗留、为什么在添马公园是非法集会,当然我们得不到一个合理原因。在添马公园与警方对峙期间,前方一个市民问警员“到底我们要退后到那个位置”,那个警员用手指住该名市民说“你,我要你退到最后”,之后再有市民问同样问题,另一位警员指住添马公园往地铁站天桥出入口说“反正我们之后要你们退到最后”。在场的长毛呼吁市民坐下休息,然后一整晚维持这个局面。

第三次站在前线,是十月十七日凌晨在旺角弥敦道被警方冲击。当时我和朋友坐在马路上,突然听到前方隔离行车线一阵起哄,然后有市民向后退,我们立即跨过石壆去支援。几步的前方便是一列盾牌和后退中的市民,我望住前方警员狰狞的眼神,耳中不停传入他们大喝退后的咆哮,手臂承受住盾牌的撞击,一会鼻腔渗入一阵胡椒的气味,原来是身旁一位朋友中了胡椒喷雾,我和朋友立刻退至附近的横巷。驱赶过后,扰攘一轮,警员最终撒离。

还记得那天添美道清场后,市民占领附近多条马路。我位于分域码头街的前线,对峙期间不断有市民大叫“警察也是香港人”,我终于忍不住落泪。对我而言,肉体上的损伤不是最痛,最令我痛心的是这个政府逼使警方与市民对立,令双方都失去了自我。

占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示威群众由高叫“警察也是香港人”、“警察撤退”,至最近“黑社会”、“收工”,我再没办法加入市民一起叫口号。看到片段、文字讲述警方滥用私刑,手法如同黑社会,怎不会感到愤怒?但到了示威现场,我望住一班只是站在前线守住的警员,我突然觉得这些谩骂对他们太不公平了。纵使经历警方情绪激动、像失去理智的暴力驱赶,在与警员对峙期间,理智和同理心告诉我,我不能说出挑衅性的说话,这些说话甚至是对心里反对暴力的警员的一种精神虐待。

因为连日来愈激烈的冲突,示威者将所有警察都视为那七名滥用私刑的警员,同样,警员将所有占领市民都视为那些少数冲击的示威者(当然仍有大部分示威者和警员能够保持冷静)。我明白在现场,是很自然地形成了警民对立的氛围。但这场抗争一直是示威者处于优势的原因,除了是我们争取基本人权的信念和坚持、人民素质以外,不就是我们高举双手象征的和平、理性吗?如果我们不坚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我们跟那些暴力对待示威者的警察又有什么分别呢?

各位仍有良心警察,我实在不会相信,我眼前的你们都是如此的残暴。或者你认为上级的保护反占领市民安全、维持社会正常运作等的说法仍是你支持严正执法、使用武力驱赶示威者的理由,但请你们想一想:为什么政府坚决要警方执法来解决事件,而不是市民与政改三人组的直接对话?你们辛辛苦苦在前线当值、忍受住街上市民的辱骂的时候,特首梁振英、处长曾伟雄在那里?到底是谁在企图分化我们?

希望你们记住,占领的市民从来没有当你们是维稳机器,香港这一场仗需要你们的觉醒,“我们”的胜利只差这一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