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二三事(图)

2014-10-20 08:26 作者: 李达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看中国2014年10月20日讯】运动的发展非常快,每一次以为胶着甚至消散,也有力量将之凝聚。正因为发展太快,也来不及评论,事态已转变。但见运动要退的呼声开始出现,实在不得不点出某些关键。

一)学联的主导权

就算人民说自己有多不需要大会,也得承认双学是有主导权,至少政府约学联谈判数次,人民也没有反对。但那却不同于学联真的可以掌控群众的进退。任何人,例如程翔、胡平,向学联呼吁见好就收,都是书生论政,不明白什么是群众运动。最大错误是以为学联真的有那么大的决策能力。民意如水,所谓领袖,只是因缘下乘于其上,暂为颜面。民意不欲退,而领袖要退,退的不会是运动,而是较稳健的领袖。取而代之,更激进的领袖会上前,代之为颜面。到时人数或可减少,但激进性会提高,造成的社会不稳会增加。如果因而造成更大的冲突,罪名照样要落在从温和到激进的所有运动者身上。

二)秋后算帐在即,如何是“好”?

这点我自运动初期已提过,现在只是更加严峻,而我仍然没有听到合理的回应。就是说,现在政治已是黑白共治,法治(不是我妈以为的治安)栋毁梁摧。如果人民现在撤退,一年内运动中稍有头面的人就要面对黑白两道上门招呼。这在大陆已是常事。当然媒体如收费电视会被整肃,网络自由也要慢慢收窄。事实上,网络廿三条已在加紧进行。今次或明或暗支持运动的民间团体亦一定会被打压。有说抗争一代已形成,所以抗争无法逆转,是为“好”。这我也认同。但将来的抗争成本必然上升,迎来公民社会的寒冬。再下一代在资讯全面封锁和驯化教育下,是否可以保持抗争精神,我存有很大疑问。两者相较,我不知道整体形势是变好还是变差。

补充一点,有说运动不应再升级,因为会制造廿三条立法的口实。但我的意见是,自缩骨遮革命开始,中共已有足够口实去为廿三条立法。全面秋后算帐的剧本恐怕已写在墙了。

三)法治崩溃,走向暴动时代

这个问题可以打开来谈。现在香港的抗争那么和平守秩序而没有变成暴动,皆因香港人绝大部份都有中产想像,接受既有的社会秩序。越是勇于抗争的群体,其实越相信法治和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他们不是要透过抗争来重夺生产成果,而是要重构这套支持产权和法治的民主社会。至少这是暂时的情况。但到了某一刻,如果因为国家机器的镇压,黑白共治,令部份人对法治和国家秩序完全失望,就是他们以个人身份(裸命,没有法治和公共保护的生命)直接重夺生命自主之时。到时整个公共崩溃,就是暴动的时代。面对这种可能,几可断定一个人的阶级性。对基层而言,其实法治就从来无效,暴力在生活中经常出现,裸命是常态,所以走向暴动,其实于他们没有损失甚至有利。对中产如我而言,则是戒惧非常,因为那意味被国家机器垄断的暴力会在日常中普遍出现。香港真正的沦亡,不是大陆人大举来港,而是黑白共治,暴动四起。资产阶级用财富筑起长城,防避因社会压逼而生的基层“暴徒”。那将是一个人吃人完全表面化的社会。保守中产会叫那做治安变差,实则是政治崩坏,致使整个社会公共和秩序的解离。到时人民就不是为“公义而抗争”,而是直接的实行暴动,透过抢夺去抵抗政治经济的压迫。

四)运动如何收场?

我总是说,不要想运动如何收场,要想运动怎样延续。兵法的基本,能战方能和。我们时刻都应该以长期占领为我们的目标。每一次压力出现,想的不应是怎样退出,而是如何克服困难。学联与政府的谈判,就我所知,没有几多人抱有希望。所以我们应该离开吗?不,我们应该坚持直到希望出现!当然望梅止渴是要有一点。眼前最大的因素当然是四中全会。据称会上习近平终于会把江泽民集团压下,令处理香港事务的强硬派失势,相对的温和派有望主政。以防止秋后算帐为前提,去重启政改,大概是学联可以接受的方案。梁振英的黑材料亦准备好,自然不会要他因为运动,而是因为贪污下台。因为黑白合谋,曾伟雄不下台难平民愤,亦必须以此遏止黑白共治。我真诚的想法是这些推演都不足恃,但以之为短期目标,才可令运动延续多一日得一日。古来许多战事,都是在这种坚韧中,等到和平的契机。(1574的Siege of Leiden莱顿保卫战可谓显例)。

但这就要解决许多延续的问题,关乎三方面的因素:1)运动内部力量的持续;2)抵御来自国家机器(包括警察、香港政府、中共)的打压;3)取得广大市民的不反对。这三者互为关系。要另文再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