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民遭警注射不明药物 神智模糊(组图)

2014-12-18 13:54 作者: 李甄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张海霞          张海霞和丈夫文英洲

【看中国2014年12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甄报导)“你认识我吗?我是上午来见你的律师。”张海霞对王律师摇摇头表示不记得了”。2014年12月11日,张海霞家属所委托的王宇律师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会见张海霞,张海霞神志模糊,不认识律师,丧失了很多记忆。张海霞被注射不明药物,手臂上有许多青紫针眼,清晰可见。


警察闯入张海霞的家中,搜走家中财物及大量物品。

警察闯入 非法抓捕一家人

据《明慧网》报导,张海霞一家居住在哈尔滨市动力区。张海霞修炼法轮功,2014年6月18日早晨7点多,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公安分局警察及军民街派出所警察闯入张海霞家中,非法抓捕张海霞及未修炼法轮功的丈夫文英洲及21岁的女儿文博,女儿文博后被放回。同时还搜走家中财物及大量物品,包含两个存摺约6万多元钱、手机、法轮功书籍、打印机等。

因张海霞一直在绝食抗议迫害,后来医生发出病危通知书,说钾离子紊乱,情况十分危急。8月20日,香坊区法院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对张海霞夫妇进行开庭。家属为张海霞和文英洲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开庭时,张海霞是被人背出来的,身体很虚弱,但头脑清醒。当日庭审,因法官袁越无理由赶走了两位辩护律师而被中断。

10月10日,法官郭相喜主导了对张海霞、文英洲的第二次非法庭审。这次张海霞神情极为异常,被关押短短不到4个月内不认识家人和律师,疑遭到药物迫害。张海霞被非法判刑6年,未修炼的丈夫文英洲亦被非法判刑4年。

张海霞被注射不明药物

2014年12月11日上午10点,王宇律师在第二看守所会见张海霞,她的体重从160斤瘦到了不足100斤且神智模糊,已不认识王宇律师。张海霞不太记得自己怎么被抓来的,也不记得自己已被非法判刑6年,以及丈夫被非法判刑4年。甚至忘记了丈夫和女儿的相貌,只模糊记得他们的名字。

张海霞告诉王宇律师说:同监室的人告诉她,她是在绝食昏迷后被看守所警察送到了医院。她还说:她被注射了不明药物,使她意识模糊,一点也不记得自己在医院是怎么回来的。王宇律师看到张海霞手上有许多清晰可见的青紫针眼。

看守所多次阻挠律师会见

当时因王律师看到张海霞消瘦的身体和神志模糊的状态感到很恐惧,便请张海霞写下这个过程和自己现在的状态、身体状况。看守所里的警察发现后走过来撕掉了张海霞已写好的陈述事实经过的纸张,并且不让张海霞在授权王律师的上诉状上签字,后来王律师草草结束了本次会见。

得知张海霞的现状,家人万分担忧。律师准备当日下午再次会见,并且准备在会见完后,控告看守所狱警非法给张海霞注射不明药物,残害她的身体。下午1点30分,王律师到达看守所办完会见手续,在会见室等候会见张海霞。等到2点30分,王律师还是未能见到张海霞。王律师找到看守所所长刘芳,刘芳以上午王律师让张海霞写自己身体现状和被看守所注射不明药物的经过为由,拒绝王律师的会见。

“你认识我吗?”

对于看守所所长刘芳曾阻止王律师第二次会见,王律师找到驻检处,控告刘芳及看守所的违法行为。在了解整过过程后,撕毁张海霞纸张的警狱(穿着警服,没有警号),拿着上午撕的纸张来到张姓检察员办公室,张姓检察员质问他:“这是律师的权利,写这个不违法,如果是写给我的你敢撕吗?写给律师的说撕就撕。”

后来王律师会见了张海霞,他问张:“你认识我吗?我是上午来见你的律师。”张海霞摇摇头表示不记得了。

12月17日《看中国》记者欲核实案情,拨打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刘芳手机号,刘芳接了2通,听了有关案情的询问后,不出声,随即挂断,再拨就不接电话了。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