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位国军抗战将士的决死宣言(下)(图)


中华抗战

31,莫肇衡(1895~1938,第60军183师542旅1083团团长)

“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背景:台儿庄战役身负重伤后,在送往后方途中,坚决不过大运河,并以血衣蘸血在道旁石上书写言之后,含怒怀恨死去。

32,彭士量(1904~1943,时任73军暂5师师长)

“余献身革命……早具牺牲决心,以报国家。倘于此次战役中,得以成仁,则无遗憾。”
背景:1943年底常德血战,73军被四面包围,军长汪之斌命暂编第五师留下坚守石门阵地,军主力向西突围。彭士量率部从14日夜晚到15日黄昏激战一天一夜,后敌机飞来,投下重磅炸弹,并用机枪扫射,年仅38岁的彭士量身中数弹,永远地倒下了。部下在装殓他的遗体时发现上述遗言。

33,齐学启(1900~1945,时任中国远征军新38师副师长)

“昔日成功,今日成仁,此其时矣,弹尽各自裁。”
背景:在缅甸卡萨之战前,齐学启向部下叮嘱。后他身负重伤被俘,他决心以一死报国,拒绝换药和进食,敌旅团长询问有关情况,他说:“中国军人可杀不可辱!”并猛力向前夺刀自刺。两年以后,汪伪政权派陆军部长叶蓬等前去劝降,他怒斥叶蓬等“认贼作父,不知人间羞耻事”。后伤重去世。

34,饶国华(1894~1937,时任川军145师师长)

“现在正是军人报国的时候,我们要为国争光,流尽最后一滴血!”
背景:1937年11月,145师师长饶国华受命固守安徽广德以拱卫南京,他亲率435旅刘儒斋团据守广德前五里阵地,在阵前振臂高呼此宣言。但孤军奋战,几被全歼,广德失守。遂挥泪写下绝命书,称“驱敌出境,复我国魂!今自决于城,虽死无恨。”然后开枪自戕,慷慨成仁。

35,萨师俊(1895~1938,时任中山舰舰长)

“诸人尽可离舰就医,惟我身任舰长,职资所在,应与舰共存亡,万难离此一步。”
背景:1938年10月,中山舰奉命开赴武汉上游26公里的金口迎敌,遭到日机狂轰滥炸。中山舰重损不可救矣,萨师俊左臂、左腿皆重创,右腿不知所踪,化为一血人。然其继续指挥,不离岗位,部下劝其离舰,萨师俊作此答复,最终与一代名舰共沉江底。

36,宋哲元(1885~1940,时任29军军长)

“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
背景:1933年初,日寇出兵侵占山海关,宋哲元率领军队奋勇投入长城战役。29军将士在喜峰口歼敌3000有余,喜峰口大捷轰动了全国。芦沟桥抗战枪声打响之后,宋哲元便命令师长以上的将领亲临前线指挥、督战,战斗之激烈,士气之高涨,实属空前。

37,孙连仲(1893~1990,时任第五战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

“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有谁敢退过河,杀无赦!”
背景:在台儿庄进行最惨烈的拉锯战时,死守北门的第31师伤亡惨重,眼看抵挡不住,且援军迟迟不至。师长池峰城来电请示孙连仲准予撤退,孙做出了如此答复。池师长知军令不可违,乃以必死决心,逐屋抵抗,任凭敌人如何冲杀,也死守不退……后迎来台儿庄大捷。

38,孙明瑾(1905~1943,时任第十军预第10师师长)

“中华儿女要壮烈,不畏死,不贪生,牺牲生命,救国救民,努力杀敌!努力杀敌!”
背景:1943年常德血战,预备第十师伤亡惨重。孙师长亲自操起一挺轻机枪向日寇冲锋。后又用手枪、步枪猛射,最后以刺刀与日军搏斗,刺刀折断!后被日寇机枪击中多弹。卫士抬孙突围,他目瞪卫士,忍痛高呼上述那句话,临终前仍向部署命令“贯彻命令,达成任务!”

39,孙蔚如(1896~1979,时任陕西省主席)

“倘有闻警先逃,不事抵抗者,定以军法从事。”
背景:1938年6月,当日军逼近黄河时,陕甘地区人心惶惶。孙蔚如在西安各界的集会上讲话,力主坚守黄河,阻敌西犯,并坚决表示,自己身为陕省主席,绝不生离西安。他主持的省政府也发出了“守土抗战”的通令。从而使主张撤退逃走者惭沮缄默,社会各界也渐趋安定。

40,唐淮源(1886~1941,时任第三军军长)

“中国只有阵亡的军师长,没有被俘的军师长,千万不要由第三军开其端。”
背景:1941年3月,第三军被日军合围中条山,唐召集所部三位师长训话:“现情况险恶,吾辈对职责及个人之出路,均应下最大决心,应为国家民族保全人格,以存天地之正气。”言罢令各师分路突围。唐淮源则被困悬山,三次突围受挫,伤亡惨重,弹尽粮绝,即于大雨滂沱之中,遣去左右,饮弹自尽于悬山之岭。

41,王铭章(1893~1938,时任第122师师长)

“17日晚,我援军尚未到,敌大部队冲入城,即督所留部队,与敌作最后血战。”
背景:1838年春,日军猛攻鲁南藤县,王铭章决心死守滕城,命令把南北城门封死,只留东西城门暂作交通道路,也随时准备封闭,师部也由西关移进城内。后日军重炮轰城,该师5000余人阵亡。王铭章向22集团军司令孙震发出上述最后电文,后不久拔枪自杀殉国。藤县死战为台儿庄大捷赢得了时间。

42,王禹九(1902~1939,时任第79军少将参谋长)

“值此国难当头、民族存亡之际,我身为军人,为国捐躯,份所应是。”
背景:淞沪会战爆发后,王禹九赴嘉定前线,路过南京,在遗嘱中写给妻子的话。1939年3月20日,79军参加南昌会战,激战3天,79军伤亡过半,军部在虬岭陷入重围。3月27日晨,王禹九率仅存特务连掩护军部突围,浴血苦战至中午,未能成功,王禹九多处中弹牺牲,年38岁。

43,武士敏(1892~1941,时任第98军军长)

“拼到底,不成功,便成仁!”
背景:在1941年抗战最为艰难的时候,驻守在中条山一带的国民党20万军队面对日军的威胁,纷纷撤退到黄河以南,武士敏则率领98军将士浴血奋战。在中条山战役中,他亲临马头山前线指挥,与敌人拼搏冲杀,阵地几易其手,伤亡极为惨重。武士敏将军宁死不屈,最终英勇为国捐躯。

44,吴奇伟(1891~1953,时任第九集团军总司令)

“小鬼子,你干不死我,我就干死你!”
背景:武汉会战之万家岭战役,身为战役总指挥的吴奇伟身先士卒,亲临一线指挥。有次他正与第4军军长欧震通电话,敌机俯冲扫射,他毫不理会,敌机机枪扫射竟电话机打碎,惹得吴将军破口大骂。另一次,他和参谋长策划作战事宜,猛遭敌机轰炸,指挥部房子被炸飞半头,另半头塌下来,将他和参谋人员埋在下面。

45,仵德厚(1910~,时任台儿庄大捷敢死队队长)

“兄弟们!上刺刀!跟我上!”
背景:仵德厚当时任30师88旅176团3营营长,于1938年3月下旬奉命增援台儿庄。当时日寇已从西北城角窜进城内,团长命令他率领全营从西门冲进去援助友军。这位中校军官组成40人敢死队,手抡大片刀,腰束手榴弹,一马当先冲进台儿庄西门与日军血战一夜,后40人只幸存3人。

46,谢晋元(1905~1941,时任第524团团长)

“晋元决心殉国,誓不轻易撤退,亦不作片刻偷生之计,在晋元未死之前,必向倭寇索取相当代价,余一枪一弹,亦必与日寇周旋到底。”
背景: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日军企图切断闸北、江湾中国军队的后路。谢晋元受命率第524团官兵411人(谢对外诈称800人)留守闸北,掩护大部队撤退。他坚守苏州河北的四行仓库三天三夜,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四行仓库巍然屹立,为国内外瞩目,百姓赞誉他们为八百壮士。

47,解固基(1897~1937,时任川军43军26师152团团长)

“后退半步,格杀勿论!”
背景:淞沪会战战事正激烈之时,152团四连连长正向团长解固基汇报本连情况,忽听友邻团团长大叫:“解团长,你的四连退下来了!”解气愤之极,拔枪便向四连长开了一枪,四连长中弹后,仍举手敬礼向后转身,走了两三步后才倒地,解挥枪大喝如上口号,之后解固基和两个营长阵亡。

48,肖山令(1892~1937,时任南京市市长、宪兵司令)

“誓死捍卫南京,与中山陵同在!”
背景:上海沦陷之后,日军重兵逼近南京。肖山令牢记革命军人守土卫民之责,临危不惧,组织南京军民与日寇血战了26个昼夜。后数千日军水陆夹击,肖山令带领将士与日军展开肉搏血战,激战5小时,终因众寡悬殊,背水无援,数千将士壮烈牺牲。肖山令也大义凛然,举枪殉国,时年仅45岁。

49,薛岳(1896~1998,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

“第三次长沙会战,关系国家存亡。岳抱必死决心、必胜信念。”
背景:日军前两次攻占长沙均未得逞,1941年12月23日,以第40师团主力第三次进攻长沙,薛岳在战前向所部下达了这个手令。并严令“各集团军总司令、军、师长务必亲往前线指挥,适时捕捉战机,歼灭敌军”。结果歼灭日军5.6万余人,取得长沙大捷,薛岳被日本人誉为长沙之虎。

50,许国璋(1898~1943,时任第150师师长)

“军人应战死在沙场,你们要送我过江,是在害我呀!”
背景:1943年常德会战,许国璋的150师受命固守常德的门户陬市,上司命令不许退过沅江。但150师根本抵不住日军第116师团的猛攻,全师几乎全军覆没,许师长重伤昏迷,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被警卫抬过沅江,他大为震憾,担架上痛斥左右误己,之后夺过身边卫士佩枪自尽。

51,阎海文(1916―1937,时任第5空军大队少尉飞行员)

“中国无被俘之空军。”
背景:1937年8月,淞沪战争爆发后,第5大队奉命派6架飞机支援陆军88师轰炸虹口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阎海文多次请战,争得出征任务。8月16日完成任务后,其座机亦被敌高射炮击中,跳伞误入敌阵地,为敌包围。被围后,拒不投降,拔手枪连毙3名敌人,并用最后一颗子弹自戕,壮烈殉国。时年21岁。日军为借其宁死不辱的节操鼓励士气,对其厚加葬殓,并立墓碑,上书“支那空军勇士之墓”。1937年9月11日,日本大阪的《每日新闻》刊载其壮烈成仁的事迹。同年10月,东京新宿区举办“中国空军勇士之友阎海文展览会”,展出其生前用过的飞行服、降落伞和手枪等遗物。

52,杨森(时任第6军团长)

“我们过去打内战,对不起国家民族,是极其耻辱的。今天的抗日战争是保土卫国,流血牺牲,这是我们军人应尽的天职,我们川军决不能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要洒尽热血,为国争光。”
背景:曾任护国军第1军少校参谋、参谋处长,第2军第4混成团团长,川军第2军军长等职。1922年投靠吴佩孚,任中央军第16师师长、四川省省长等职。1926年加入国民革命军,任第20军军长兼任川鄂边防司令等职。1937年任第6军团长,率部参加淞沪抗战。后任第27集团军总司令兼第20军军长、第9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27集团军总司令、贵州省主席、重庆卫戍总司令等职。

53,余程万(1902~1955,第57师师长)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师部,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
背景:1943年常德会战最惨烈的时候,常德城区已成一片焦土,日军战机不分日夜疯狂投掷烧夷弹,城内大火蔽天,余程万师长仍率领残部死守城西南一角,拉锯搏斗。余师长此时已知援军不可能如期抵达,决意全师战死常德。这是他给司令长官孙连仲的电文,孙当即泪如雨下。

54,张冲(1901~1980,时任184师师长)

“我们彝族老祖宗三十七蛮部治军有个规矩:前面有刀箭者,奖;背后伤刀箭者,刀砍其背。我们一八四师决不能贪生怕死,做脊背挨子弹的逃兵,谁给老祖宗丢脸,军法不饶!”
背景:台儿庄禹王山战役中,张冲率部与日军决战前发下的军令。

55,张自忠(1891~1940,时任第33集团军总司令)

“吾一日不死,必尽我一日杀敌之责;敌一日不去,吾必以忠贞至死而已。”
背景:这是他写给弟弟张自明的信。在枣宜会战牺牲的前夕,他从宜城东渡襄河督战,仅率手枪营和七十四师的两个团,临行前留给副总司令冯治安的绝笔信中说,“本着我们最终之目标(为国牺牲)向北迈进。以后公私,均请我弟负责。从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

56,张灵甫(1903~1947,时任74军5l师305团团长)

“兄弟们,不怕死的给我冲,小鬼子也没有两条命!”
背景:淞沪会战恶战嘉定,日军自持装备先进蜂拥冲锋,杀红眼的张灵甫甩掉上身军服,抱着机枪跳出战壕,身先士卒带领100多名敢死队员迎头痛击,杀得日寇丢盔卸甲,打死打伤日寇800多人。之后的武汉会战,张灵甫率敢死队血战五天五夜,夺取张古山,为万家岭大捷奠定基础。

57,张发奎(1896~1980,时任第8集团军总司令)

“尽最后一分力,流最后一滴血!”
背景:七七事变后,张发奎表示“如果这次再不能对日作战,我决定入山为僧,今后永不问世事”。8月13日,日军进攻上海,张任第八集团军兼右翼军总司令,指挥所部在浦东击败日军数十次进攻并亲自指挥炮兵轰击日军司令部。撤出上海后,张发奎向部署作此宣誓。

58,赵登禹(1898~1937,时任29军132师师长)

“军人战死沙场乃是本分,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只是老母年高,请副军长予以照顾。”
背景:七七事变后,赵登禹率部北上。7月28日晨,日军在飞机数十架的支援下向南苑发起猛攻,赵右臂中弹负伤,部属劝其退出战斗,执意不肯。后奉命率部向城南大红门集结,不幸被日军伏兵开枪击中胸部,壮烈殉国。这是临死前让部署转告给副军长佟麟阁的话。

59,郑洞国(1903~1990,时任中国远征军新1军军长)

“集中炮火,给我狠狠地轰,把密支那炸成碎片……要死的不要活的。”
背景:1943年春,新一军猛攻日军缅北作战的大本营密支那,日军借此坚固工事拼死抵抗。郑洞国亲临前线,采取掘壕推进、分割包围、逐个歼灭的办法,并指挥部下对敌进行地毯式轰炸。最终导致日军全线崩溃,密支那城防司令官水上源藏切腹自杀,日军缅北防御体系从此土崩瓦解。

60,朱耀章(1901~1932,时任第87师259旅517团1营营长)

“为自由,争生存,沪上麾兵抗强权。踏尽河边草,洒遍英雄泪,又何必气短情长?宁碎头颅,还我河山!”
背景: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代表全旅188名将官向国民政府请缨。他身先士卒,直扑日军阵地,身中七弹,壮烈殉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