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其实很“迷信”(图)

2015-02-14 09:24 作者: 九天剑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贪官、裸官跟朋友出游,进庙宇必上香,礼佛不输方丈。以红朝意识形态论,这不叫迷信叫个啥?

【看中国2015年02月13日讯】按说快过年了,该说些吉利话,但最近大脑有些错位,都是被那些肝脑涂地的官员闹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又挥不去吃牢饭的恐惧,最后选择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路——自裁。但是我不明白,为何很多大官选择跳楼,那是一种轻松的死法么?

这些年我注意观察了一下,贪官、裸官家藏吨金之后,心满意足,开始大胆回归传统:迷信。有人会说,迷信才不是传统呢!没错,我理解这种文化批判,咱文革都见过,不怕文批。但我想问,大年初一一大早你去潭柘寺干吗?跟朋友出游,进庙宇必上香、见神像就磕头,虔诚胜过和尚、礼佛不输方丈。以红朝意识形态论,你这不叫迷信叫个啥?

我却不觉得“迷信”俩字有啥贬义,对一件事着了迷,然后就信了,就这么简单。只不过到了某党嘴里,复杂化了而已——这两个字被硬挤出政治含义,用来贬损不信它的“主义”而信别的什么的国人。信释迦牟尼,它说迷信;信耶稣基督,它说迷信,说那是外国的神。信老子是我们中国的了吧,它还说迷信,说《道德经》只有五千言,你古文好么,读的懂么?你看老马的《资本论》,洋洋洒洒数十卷,又臭又长的篇章,单句套复句切转隐喻,玄乎又梦幻,大胡子脑中倏忽浮现撒旦的狞笑,反覆遭到诡异的点化,粉笔急就章,得,老马主义!空想变理论!给后世小列、小毛整去吧,苏维埃+“新中国”,闹剧过去一大半,只剩了尾声!

徒子徒孙们,张口老马、闭口老列,喂脑袋前还不忘问候老毛。不知道的以为他真读过一卷马经似的。你拍他会辩解,当年忙着革命杀人夺财,有空上学读书么?没读过老马又怎样,关键是信,还要坚信,是吧?你说马经、驴经都分不清,就是个傻信,不叫迷信?不是自抽罗圈大嘴巴么?嘁!

说到这儿,真不是我损啊,那回我叫一个小区收废品的老乡来我家收书,武侠小说他还算我贵点儿,说没生意的时候还能欣赏一下白发魔女什么的:你们这些城里人,特别是老干部留下的马恩精装大“砖头”,印出来是糟蹋纸,卖只能论斤称。你说多可恶!想想,那可是当年党发给老人的精神食量啊。最可恶的是,老乡临走还甩下一句话:都啥年月了,还留着这堆破烂儿!

回到屋里,我产生了无限遐想。我们从小到大,被党哄着、骗着、逼着,举着小拳头、中拳头、大拳头,对着血呼啦叉的一大块红布,念念叨叨、赌咒发誓、热泪盈眶……不管台词多吊诡、多无聊,有一句话是决不能少的:忠于某党,为某某主义奋斗终生。现在想想好恐怖!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我,不能为自己活,也不能忠于父母、老婆、儿女,却要忠于那个如影随形,粘在槽牙上如泡泡糖一样的某党,为那个甩不掉的劳什子“主义”奋斗一辈子!长大明事了,想想那个主义就是个图腾嘛,更形象点说,不过是奴隶主给奴隶画的一张大饼。你说,我们一辈子跟着它,假门假事、忙忙碌碌、兴高采烈地烙着这张莫须有的大饼,或永远被逼着走在烙饼的路上,不神经么?

我觉得有些国人很像高仓健作品《追捕》里的杜丘东人,红朝大夫指引我们向着蓝天白云,“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然后义无反顾的往下跳。可惜如今我们连杜丘都不如,因为蓝天白云已经成了天气预报里的贵妇。那些大官也真可怜,站在楼顶良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只能默默闭起眼,假装下一秒融进的是蓝天白云。我甚至怀疑他们在肝脑涂地前,已经被很不够意思的阴霾抢先呛死了。

细想一下,中共海军副政委马发祥站在海司大院15层楼顶,回放纪委官员的冷脸,看着眼前毫无希望拨云见蓝的北京,只有万念俱灰,一辈子的恩怨、情仇会像电影一样划过脑际。我敢保证,这一刻他唯一想不到的,就是假装信了一辈子的老马。或者,想到了杜丘?

有香港《东方日报》东步亮先生分析的好:他们自己都不信的一个最有力证据是: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的大学去学习、接受西方价值观教育的,恰恰就是这些宣称自己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人。中共多数的高官,子女有几人没有被送到西方留学的?恐怕要掰着手指头来数,很容易数得过来。不说高官了,哪怕一个小县城的中共基层官员,也天天在想着把自己的儿子、女儿送到西方去留学。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贪腐更多一点钱,好把儿女送到欧美去接受更好的西方价值观教育。他们嘴上喊信仰马克思主义,骗老百姓也相信,然后他们偷偷地自己去信、教育儿女去信资本主义。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最典型的就是那个起劲唱红歌,把自己唱进去的薄三。恨不得他家瓜瓜坠地的时候就坠在美国而不是现在老爸做穿牢底时。再就是新近顶着御赐头衔的红人,都进宫成了贵人,还不好好伺候皇上,跳出来舞枪弄棒,真有失体统。背地里把儿子弄到万恶的美国读书,台面上大嘴宣布绝不容忍西方价值观。我一直不懂,什么样的主义会把这些披着前大学校长外衣的知识份子扭曲成这样?

我说官员比百姓更迷信,不是妄语。百姓也就是嘴上跟着政治局的烙饼师傅起起哄,帮他们圆圆坐寨梦。私底下,照样过年送灶王、门框贴对子、放炮崩晦气,三十派红包、年夜吃饺子、十五煮元宵;清明烧纸钱、端午包粽子;聘姑娘推八字、娶媳妇择吉日;买屋看朝向,避路冲;买坟地都要请风水先生断凶祥。这是迷信么?按照党国无神论就一定是,但康师傅政治生前也是这么干的啊!别忘了他那时可是九寨主之一哎!

要说把传统真正保护得跟国宝似的,还得说同祖同宗的台湾,再就是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日、韩,还有本来就信佛的泰、缅诸国。这让我时常想起韩剧里一句经典台词:“你会遭天谴的!”大叔、大婶经常用这句话骂坏蛋。这和中国人赌咒发誓“你要骗我,小心天打雷劈”,有什么两样?

其实,中国五千年文明的核心就是道德、信仰、正义、忠贞,敬天畏神更是伴随文明的起源。如今人的贪念冲走了善念、信奉老马摧毁了对神佛的敬畏,导致信仰缺失、德性落地。现在想想,房子再多、再大,每天睡觉能打着滚都睡一遍么?金银成车、成船,一辈子能吃用几个?同样生而为人,就因为在某党里为官,你一顿饭吃掉老家全村乡亲一年的饭、你装修一栋别墅够从你们村铺一条马路到县城。一看就不是好来的,你可劲造,不心虚?

上天是公平的,那些跳楼的官员就是想不明白这个理儿,最后崩溃,只好一跳了断!2015年了,羊年就在眼前,我劝那些正在酝酿跳楼和议论跳楼的官员,保持兔死狐悲般的警醒,身处历史大舞台,看到什么戏份,多问几个为什么。要我直说,就是你们脖子上圈着的那块马记陈年大饼馊了,还没闻见味儿?对某党,你忠也好、叛也好,下场都差不多,因为那艘破船没救儿!那是万恶之源,只有下船自救。裤兜里揣块桃木也避不了邪,桃木是驱鬼的,那个军贪谷俊山自己跟个鬼似的,结果被王大叔的人搜出兜藏桃木笑翻大牙?但凡邪性之人,都是因为不信神佛信魔鬼。

谷俊山们迷信是为自己安全、多金、荫庇子孙,再迷,神佛也不可能保佑,反而正是上天清理的地球垃圾。如果到今天,前车之鉴跟走马灯似的溜溜转了,你还假迷老马,不信祖宗,死保党国,不肯切割,大叔大婶,天谴就在眼前!明天,你就是别人的前车之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新纪元周刊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