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反问柴静(组图)

2015-03-12 09:52 作者: 九天剑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3月11日讯】柴静一炮而红!不过这样说也不算太恰当,因为她之前在湖南卫视和央视一直挺红,只是这回放了个大号麻雷子,下至全国百姓,上至习李王,都被震了一跟头。于是,除了犄角旮旯戴口罩只顾打麻将的,中国十几亿人乃至海外几千万华人甚至几十亿洋人,都听到了这小女子引爆的巨响。

十三亿国人在“享受”阴霾,全世界却知道了柴静。所以,她的走红,算是拜党国阴霾之赐,而这个终于可以不分长幼尊卑,不分官大官小、钱肥钱瘦,彻底被共产被共享的阴霾,最终酿成了柴静的悲剧红。我相信,柴静宁可自己不红,也希望没有阴霾,因为她是良心记者。

五毛就不用说了,哪儿闹腾准有他们添柴火。只要沾上政府的边,不管是毛边还是裙边,毛儿们一定找机会找不自在。你带口罩上班替党维稳几年了?每天闻着自己呼出吸进的循环口气,骑单车、挤公交,很爽很美是吧?柴记者大义出来为民族说话,不包括你么?这会儿你一下变成阴霾的熟人,知道阴霾也是中国制造,所以爱国激情照旧迸发,骂柴静去美国生女儿这个和你亲爱的口罩不沾边的事,实在是很没技巧很没情操。

有个段子这样表扬五毛。
问:柴静拍的那个关于雾霾的记录片怎么样?
答:她孩子肯定不是因为雾霾得肿瘤的。
问:我问的是柴拍的那雾霾片子怎么样?
答:她孩子是在美国生的。
问:我问的是那个关于雾霾的片子!
答:她背后有人支持。
问:我问的是那个片子!
答:石家庄那年雾霾天只有264天,她说265天,她学文科的不懂科学……

冯导接受央视张泉灵采访,提起柴静的《穹顶之下》,被小张顾左右而言他,可以理解,因为大家脑子里都是霾,都郁闷着。那么逃出生天、远离霾毒的俺们海外P民就不用客气了。在下看了《穹》片,联想亲自受霾毒害的几年,加上对柴记者的钦佩,忽然想反问她一下。

一是霾从何处来?柴静的粉丝可能会说,你这不废话么,《穹》片说的清清楚楚,是从煤炉子、尾气、烟囱、饭馆……来。我却觉得不够清楚。柴粉可能认为我也在搅和——人家拿出的可是环保总局官员、中科院院士的解读,国家有关科研单位的数据,PM2.5的历史变化,响当当的证据啊!是,这些看得见,摸得着,吸得进,病不起的故事很有说服力。也正因为此,你才会信,因为这和你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所受教育很匹配。

我也可以讲个故事,信不信由你。2000年夏某日,北京北三环。晴天无云。我停下车要进商店买东西,忽然天降碎屑,灰色,密度大,眼可见,皮可触,打在脸上似细砂,用手指捻,易碎,细看超像骨灰,不由心中恐怖。听过六月雪、天降鱼,没听过天降“骨灰”,好不吉利。一想,方圆20公里也没火葬场啊?八宝山焚尸炉也近距离接触10次有余,从没感受骨灰打脸过啊!此时此刻,无风无云,这秽物从哪儿来的呢?正疑惧间,不到5分钟,排队花10块钱刚洗的车,已落满一层此物,得,白干!那两年,沙尘暴时时来袭,有时昏天黑地如世界末日,一小时便可降千吨黄沙于都市,身心早已钢铁般坚强面对。这回的“骨灰级”降赐却令我惊恐如诛心。那几年气象部门早在哭着播报沙尘暴,就像播报π星军团来袭,不过科研部门一直把其归咎于西北植被破坏之类。我平生第一次遇到的天降骨灰,不知科学家会给个啥说法?

柴静的《穹》片,严谨的举出专家给出的大量科学数据,分析霾里包含多少化合物,对人体会造成多么巨大的威胁,所以,人们震撼了,吓怕了,愤怒了,之后,口罩商笑了。我要说的是,这就是全部么?如果是全部,就是起之于科学,解之于科学喽!就像专家和柴静说的,不烧煤可以减少污染几个百分点,非烧不可洗洗烧,可以减少几个百分点;夜里不让柴油大货车进城又减少几个点,非进城不可,过滤装置再贵也要强制加装又减几个点;去饭馆搓饭先进厨房,看老板没装油烟机过滤系统,便呼吁大家都不去吃让它关张;大不了两桶油垄断的加油站不提高标号大家都抵制不加油,上班改成腿着、摇着、挤爆公交地铁……如此,雾霾便有望退出我们的生活而成为历史。柴记者还举出百年前的伦敦雾和70年前的洛杉矶光化学雾为例,以增加说服力。但,是这样吗?

且不说这些科学层面的治理需要假以数年乃至数十年,其中还不包括柴静暗含的特色党国的人为障碍,诸如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官僚体制的不作为,而且,眼下我口罩国大众体格是否等得了扛得住?即便不惜牺牲数亿人,我们真能等,科技就真的万能?我们这个脆弱的星球只有仰赖科技救市?值得商榷。

我想中国阴霾的话题应该展开。从根本上说,科技救不了祖国,当年不能,今天也不能。阴霾——柴静叫雾霾(其实冤枉了雾),与科学治理有关,但我认为,科学只能治表,天谴无德才是阴霾罩顶的根源。

不要说我讲的天降骨灰的故事,柴静解释不了,当然五毛和“爱国爱党”人士一定会说我编排,没关系,彼时彼地不是我一个人,我想记性好的证人至少上千,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在思考柴静提出的问题。我只不过想给个其他思路。

最近几年,人类出现很多无法解释的现象:天坑、晴空惊雷、超级病毒、白昼如夜(本人在党国心脏亲历过不止一次),还有如今的阴霾。这就像为何美国的龙卷风占世界一半,几乎都是未解之谜。然而,科学家和他们供职的部门在公众质疑中无法不发声,也就总是做出差强人意的解释,人们也就以此举例,称某专家、院士如是说,至少可以安慰自己不安的心。

这事在天朝就成为思想维稳的法宝。因为当局不敢说那是神佛天谴,承认神佛它自己往哪儿摆,是吧。所以只有一再挥舞科学大棒。而恰恰科学又无法解释一切,因为本次人类的科学至今还差得远。有人可能又不同意,会说,党国有科学院啊,国际上有诺贝尔科技奖啊,连癌症现在都能控制三几种了,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我只能说,党国无神论教育真的成功毁了几代人。劝你有空去北大、中科院、协和这几家顶级肿瘤医院或科室参观一下,看看每天象赶集般挤在挂号厅、手术室、化疗室的命在旦夕、面色惨白的同胞,你就知道了科技的无能,生命的无奈。八宝山我就不说了,那已经是党国首都炙手可热的殡葬业巨头。

说远点。美国政府似乎与外星人合作了半个世纪,这也是被政府一直回避的事情,不信你去google搜搜。怪不得美国总是科技领先于党国,我们还要不断派间谍去偷技术然后不断被抓;再说远点,法国科学家在非洲加蓬的奥克洛发现一个大型铀矿和6个天然反应堆,存在于20亿年前,运行了50万年直至临界停息,这是如今人类科技比得了的么?这些可能会造成你思维凌乱;再说高点的,美国NASA是人类航天最高科技你承认吧,它拍到过无比璀璨的天国世界照片!以上这些,拿嘴对无神论党国的你说都会质疑,但这些恰恰是科学,有图有真相,说科学你就不吭声了。你说,你是不是只信科学。

对不起柴静,我又要回来问你。你的孩子在怀孕期间就被查出长了脑瘤,以你的聪明脑瓜和质疑精神相结合,你认为阴霾(你叫雾霾)一定是始作俑者,至少有极大关系。但我知道你无法下结论,因为目前人类科学无法查到孩子脑瘤起源于哪里。于是你开始关注阴霾,然后你就开始了自费100万制造大麻雷子的艺术工程,最后,你成功了!世界被你震动!要我说,这是神的指引和安排!

说到根子,你会很纠结,因为在你的片子里,谁都看到那些党国独有的人为作恶,为了钱,为了官,为了私欲,为了搪塞,为了一切不顾民族不顾他人的恶行!而你无法笃定的把这一切丑恶做一个归结,因为那会扼杀你的片子——在我们这神奇的天朝,有无数的强权拿着铡刀在等着你,还有手握指甲刀的五毛。

其实,阴霾不是科学问题,是社会政治问题,也是上界对党国的最后警示!世界上比我们车多的国家和城市有的是,比我们煤多油多气多的国家和城市有的是,有比我们先进的,也有比我们落后的,但受到全国性阴霾天谴的,只有党国!

因此,要想阴霾退朝,只有挖根。两桶油再可恶,环保部再不作为,烧煤再不科学,也不如共产党集大成。柴记者提出问题,轰动了舆论,很棒,但希望你继续,不被党国和它的真理部误导,走入科学治国的死胡同,特别是在党的领导下。

习近平先生依法治国、王岐山先生打老虎、李克强先生管控经济,我都赞同,但前提是脱离共产党的框架,党死国生。这是天定的历史潮流。不管早晚,都会实现。谁是英雄,没有共产党照样是,解体共产党更是民族英雄!谁守着共产党一定死。

华佗厉害吧,神医!他医术再高明,你听过他给自己开膛破肚做手术么?都是他给别人做。如果自己长了瘤,再不愿意,也要仰仗另一位医生帮助开刀。这就是神限制人类社会的智慧与文明。共产党想把自己管好,只是梦呓。

如果不听神的,执意给自己开刀,结果只能是,打了麻药麻醉自己,然后暴死在手术床上。

柴静,你很聪明,很有勇气,令人钦佩。我很希望你能读到我的反问。如果对文中关于神的部份有疑惑,我希望你去贵州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旅游一下。那里有个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村外有座山,山里有块神石,是500年前从拦马河谷崖壁上坠落,座地裂分为二。经中科院一群院士、科学家考证,该石形成上亿年,石壁中含有二氧化矽。重点是,壁上赫然刻着天然6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国、产二字还是繁体。谁能解释?如果你有胆量,试着破解一下?以科学的名义,历史的名义,名族的名义,当然,请加上信仰内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新纪元周刊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