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开国元勋杰斐逊的墓志铭(图)


这位美国开国元勋能流芳于后世,应该不是靠他的学识广博、学养渊深,也不是因为他的位高权重、资历骄人,而是因为他的民主思想、自由理念。

杰斐逊

在群英荟萃的美国开国元勋群体当中,倘若以才学和智慧而论,无疑要数托马斯·杰斐逊独占鳌头,没有人能够望其项背。如果说华盛顿是在马背上打赢了一场独立战争,那么杰斐逊则是在头脑中思考了一场美国革命。倘若说杰斐逊是个希世之才,恐怕也不算过分。这位美国开国元勋平生涉足钻研的领域之多、之杂,列举出来足以让人瞠目咋舌。除了为人熟知的政治事业以外,杰斐逊同时也是农业学、园艺学、建筑学、地理学、气象学、词源学、考古学、数学、密码学、测量学和古生物学等学科的专家;在语言方面,除了自己的母语英语之外,他还精通法、意、西、荷、拉丁等五种语言,以及当时少有人懂的古希腊文;此外,他还身兼律师、政论家、博物学家、语言学家和美国哲学学会会长等多个身份;甚至在不少的公众场合,这位博学多才的人物还是一个颇受欢迎的小提琴手。

这样一位堪称通才、杂家的合众国缔造者,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型建国之父,着实让一代代美国人自豪不已。在许多美国人的心目中,杰斐逊是历届总统当中天资最高、最多才多艺的一个。杰斐逊身上这种学者、学问家的气质,以及他对于学术和知识永无止境的兴趣,使得他十分看不惯官场上的繁文缛节、做张做势,更是厌恶政治舞台上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也因此,他很不情愿置身于复杂的官场和污浊的政治圈内,即使日后投身政治,也是出于责任感不得已而为之,而不是志趣使然。

然而事与愿违。出于种种原因,时代风云一次又一次地将他卷入了政治漩涡里头。翻开杰斐逊的生平,他的大半生在纷乱喧嚣、争权夺利的政界中度过,称得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华盛顿圈中人”。从26岁那年担任弗吉尼亚州的下议院议员开始,在长达整整四十年的从政生涯中,他担任过县保安官、民兵总指挥、州议员、大陆会议代表、独立宣言起草委员会主席、驻法特派员、国会法律修订委员会委员、弗吉尼亚州长、联邦国会议员、驻法公使,最后一直做到了美国第一任国务卿、第二任副总统和两届的第三任总统;他指挥过阿尔伯马县的皇家民兵、骑兵和步兵部队;创建过民主共和党(美国民主党前身),并一度俨然是在野党的领袖。放在英雄辈出的美国总统群像中打量,像杰斐逊这样公职履历如此完整的政治人物,怕也是难得一见的。

这位对政治抱着“不感兴趣的兴趣”心态、位居权力之巅多次流露归隐之意的政治人物,却因为其政治生涯的贡献赢得了美国社会广泛的尊敬。两百多年来,杰斐逊被普遍认为是美国的开国元勋当中贡献最为卓著者及最具影响力者之一。在美国中西部的南达科他州,有一个很有名的“总统山国家公园”,园中专为杰斐逊雕刻的巨像高达60英尺,与另外三位总统——华盛顿、老罗斯福和林肯的头像——并列雕刻在拉许莫尔山的山巅上。而在首都华盛顿寸土尺金的繁华地段,更是专门辟出了一块面积不小的土地建了座“杰斐逊纪念堂”,以供世人永久的瞻仰。正如杰斐逊研究专家、历史学者梅利尔·彼得森在其《杰斐逊和新国家》一书中,对杰斐逊作出的评价:“没有任何其他奠基人对于这个新世界的生活和希望所发生的影响,比托马斯·杰斐逊更持久、更大。在反对帝国的运动中作为殖民地的领袖而出了名,他体现了这个国家对于自由和开明的渴望。”

杰斐逊获得美国社会、学术界如此仰之弥高的尊崇和礼遇,固然是实至名归。这位美国开国元勋的流芳于后世,更多的应该不是靠他的学识广博、学养渊深,也不是因为他的位高权重、资历骄人,而是因为他的民主思想、自由理念。杰斐逊曾写过这样一句惊心动魄的话:“我已在上帝的圣坛前庄严宣誓,无论采取何种形式禁锢人类心灵的专制暴政,我都将永远反对,并与之斗争到底。”他对暴政、君主专制、贵族特权矢志不渝的反对和警惕,他对自由、民主、天赋人权孜孜不已的追求和探索,他对民主政体、民众自由、基本人权的精心设计和竭诚捍卫,业已成为美国历史上一道最瑰丽的风景,也书写了他漫长人生中最光辉的篇章。

正如他为自己亲笔预拟的、并嘱咐“一个字也不要多”的墓志铭上,列举了自己一生最感欣慰的三项业绩——均为在争取自由、民主方面取得的成就。在位于其故居弗吉尼亚州蒙蒂塞洛的这块巍然矗立、通体洁白、无花纹的石灰石方尖碑上,镌刻着这样几行朴实无华的文字:“这里埋葬的是托马斯·杰斐逊,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的作者、和弗吉尼亚大学的创建人。”

以简要的三个短语,作为对自己一生事业的概括,却绝口不提自己当过八年美国总统这回事。显然,在杰斐逊心里面,上述这三件事比美国总统的工作更有价值和意义,也更有份量得多。从这位美国开国元勋为自己所撰写的墓志铭上,尽显一代政治巨人的热诚。一派赤子风范,不由人不为之敬服。怎样书写自己的墓志铭,体现了一个人的生命深度和人格高度。杰斐逊所写的墓志铭,没有让人们失望。

翻阅名目繁多的各种杰斐逊传记,在最具权威性的著作《托马斯·杰斐逊和他的时代》中,传记作家杜马·马隆充满敬意地写道:“只要世界依然尊重美德、智慧和奋斗精神,他的品格就像是一座丰碑,向人们昭示着自由和人权战胜了暴政和贵族统治,自由的人们将会团结在丰碑之下,欢庆胜利。作为个人自由和人类尊严的一个主要使徒,杰斐逊长期以来不仅仅属于他的本国的同胞,而且也属于全人类。”对于后人来说,杰斐逊的品格确实是一座丰碑,而他的墓志铭同样也是一座丰碑。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