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汉奸”──《解放军报》的“拷问”引火烧身(图)

2015-08-22 23:42 作者: 钟鹤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8月22日讯】七月十三日,《解放军报》刊发整版大文《历史的拷问》,剖析抗日战争期间的“汉奸现象”──说是整个抗战期间,中国伪军总数至少在三百万以上,数量比侵华日军还多,中国是唯一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伪军数量超过侵略军队数量的国家……。笔锋一转,此文转向当下,指责说:现在西方国家搞“颜色革命”和“政治转基因”工程愈演愈烈,一些政治上的意志薄弱者和利欲熏心的贪婪之徒,已经或正在成为敌对势力捕猎的对象。文章煞有介事地发问:一个非常现实的严峻课题摆在我们面前──应该怎样铲除滋生汉奸的土壤?接着,文章虽然并未点名,但也施展了枪打出头鸟的伎俩,把所谓“当代汉奸”的矛头直指谈及殖民文明论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以及曾经痛斥“爱国贼”的经济学家茅于轼。《解放军报》的所谓“拷问”不能不引发人们严肃的“拷问”。

军报污蔑国人手段“高级黑”

如许多论者指出,《解放军报》文章竟然抹煞这一历史事实:二战中法国和欧洲其他一些国家在法西斯铁蹄下已经投降了、亡国了,亚洲一些国家和民族也被日寇征服了,而当时的中国政府和全国民众却惨烈而又顽强地坚持到最后的胜利。“中国伪军数量比侵华日军还多”云云,无视中国当时是一个总人口(四亿)超过欧洲总和(三点五亿)的国度。如此荒谬之极的断言,显然是要以伪军绝对数来证明汉族基因中“奸”的遗传更顽固、更劣质、更可怕。军报不是一贯宣称高举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大旗的吗?现在民族自豪感到哪里去了?怎么一下子栽进民族自污的泥潭里去了?追究起来,这是不是人种优劣、民族优劣的法西斯邪理的翻版?今天正值隆重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解放军报》却以极尽污蔑中国人为能事,这才是最卖国最无耻最邪恶的汉奸言论。

那个“应该怎样铲除滋生汉奸的土壤”的问题,也真叫人惊愕不已。在当今以和平为主流的世界,在没有内战也没有外战的中国,却大肆叫嚷铲除滋生汉奸的土壤,仿佛神州处处有汉奸!军报这篇大文宣称,今天的中国产生汉奸的土壤仍然肥沃,“汉奸理论”“汉奸思维”并未清除,甚至在新形势下有了某种“创新发展”……。人们不禁要问:难道军报是想证明,共产党六十多年言论垄断,共产党宇宙真理的灌输教育,是如此的不堪?这不但抹黑中国民众,还彻底抹煞了共产党统治的功效,抹杀了共产党的“三个自信”。这些枪杆子加笔杆子已近“高级黑”了。

为复活义和团大造舆论

“汉奸”在《辞海》的解释是“原指汉族的败类,现泛指中华民族中投靠外国侵略者,甘心受其驱使,出卖祖国利益的人”。所以,照原本的定义,所谓“汉奸”者,指的是投靠外国侵略者,同时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相当于“卖国贼”、“内奸”,也即通敌或叛国的中国人。然而军报文章揪住著名学者茅于轼和台北市长柯文哲医生不放。茅于轼作为学者谈了汪精卫,这绝非什么大逆不道之事。柯文哲接受采访时将“文明”误说成“殖民”是说了错话,他也承认了。试问:他们出卖了什么民族利益?他们够资格当汉奸吗?他们掌握可以被出卖的资源吗?做汉奸是要有资本的,“卖国”是需要资格需要权力的,草民们连自己住的房子的土地产权都不拥有,只有七十年的使用权,有什么条件去“卖国”?

《解放军报》强词夺理,假设问道,八国联军、英法联军再进北京,大小汉奸们会不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假设甲午战争、抗日战争重新打响,“维持会”“皇协军”会不会再度登场?论者痛斥《解放军报》的假设,这种假设本身,就是把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与上述国家建立的伙伴关系甚至战略伙伴关系当成了儿戏。军方居然对国家严肃的外交政策进行这样恶意解读!动辄把国际争端另一方当作要开战的敌国,这是什么思维?这不就是满清颟顸大臣主战派刚毅们的思维吗?这不是为复活义和团大造舆论吗?

引火烧身翻出卖国旧账

看看汉奸图谱,从古至今,能够卖国的,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者?特别是在共产党内,往往就是独裁者毛泽东最高的决策。《解放军报》要搞“历史的拷问”,不啻是引火烧身。

就让我们稍微回顾一下历史旧账吧。现在一提钓鱼岛,许多人都血脉贲张,齐呼“钓鱼岛是中国的”。但是,《人民日报》早年就发表过两篇文章公开声称钓鱼岛属于日本。先是一九五三年一月八日发表的《琉球群岛人民反对美国占领的斗争》一文,该文要害是表明中国承认尖阁诸岛属琉球群岛。而一九七二年美国把琉球群岛“归还”日本,中国没有异议,即间接承认尖阁诸岛属日本。另一文是一九五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发表的评论《无耻的捏造》。该评论证实:“周恩来总理早在一九五一年八月十五日在‘关于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的声明’中,在驳斥美国对琉球群岛、小笠原群岛等保有‘托管权力’说法的时候,就曾指出‘这些岛屿在过去任何国际协定中均未称被规定脱离日本’。”

再谈在北部湾中心位置那个比钓鱼岛还大、自古以来属于中国有中国人居住的夜莺岛。一九五七年,夜莺岛被秘密送给了越南,现名“白龙尾岛”。胡志明本来是想“借”岛一用的,不料毛泽东气度不凡:借什么借,干脆送你得了!真可谓“量中华之国土,结与国之欢心”。毛泽东当时正与赫鲁晓夫争当世界共产革命的领袖,就这样慷国家之慨。现在,越南以“白龙尾岛”是越南领土为由,对北部湾大面积海域和大陆架,提出主权要求,抓扣中国渔民,破坏数十万渔民的生计。

毛泽东送给朝鲜的中国领土更不少,据统计有数千平方公里。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朝边境改以鸭绿江、图们江中间为界,并将江中的岛屿全都白送给了朝鲜。金日成得陇望蜀,又说长白山天池是金太阳“革命事业的发源地”,希望中国能把天池的一角划给朝鲜。毛再次表现出他的“伟大气度”,大手一挥:什么一角?干脆一家一半嘛!还连长白山的三座山峰也跟着一道送了出去,包括著名的白头峰。

至于外蒙古“独立”,更是毛泽东听命于斯大林而搞出的卖国大手笔。

毛泽东抗战期间汉奸罪行重大

毛泽东当年多次面谢日本人。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的时候,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向毛道歉,说:“对不起啊,我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使中国受到很大的伤害。”毛竟然这样回答说:“不是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偿!”

毛泽东还在其他许多场合洋洋得意解释他感谢日本皇军的原因,称“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说是好事,帮了我们的大忙”;“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毛甚至遗憾日军太早投降。他居然说:“‘和平民主新阶段’是为了争取时间,准备夺取政权。日本投降早了点,再有一年,我们就会准备得更好一些。”(《学习数据》(一九五七至一九六一),北京清华大学,页260)

毛泽东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定好了一套心怀不轨的计划。为了让全党大小干部充分领会他的意图,实施他的计划,毛在党内会议上多次阐述他这个意思: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苏联),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我,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也还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毛泽东抗战期间勾结日本侵略者的许多史实现在都没有公开深挖,其中之一是潘汉年大案。公安部预审认定潘汉年的罪名主要有三条,对于“抗战期间投靠日本特务机关和秘密会见汪精卫”的指控,他只承认和汪精卫见面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完全不敢暴露真相。据许多调查证明,潘汉年的确是被冤枉了──他当时是毛泽东指派的,但共产党夺取政权后毛又想杀人灭口。

八年抗战,包括国军在内的无数中华儿女,为了抵抗日本侵略,抛头颅、洒热血,在中国现代史上写下极其悲壮的一页。而毛泽东及其一伙却另有计谋,暗中积蓄力量,等到日本投降后,伙同苏联党人,夺取汉族江山。所以,要真正论汉奸,最大的汉奸不是别人,正是毛泽东。现在毛泽东的头像还悬挂在天安门城墙,尸体还陈放在天安门广场,将来必成为清算汉奸的见证。

建议《解放军报》有志于进行“历史的拷问”者,去“拷问”一下上述的种种历史事实和毛先皇吧。不过,即使给他们一万个胆,量他们也绝对不敢!

二○一五年七月二十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