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笑晨】留学生霸凌案反思(图)

2015-08-25 12:38 作者: 穆笑晨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3月30日发生的中国留学生在美暴力群殴同伴的事件引起全社会关注。据悉,此案共有12人被起诉,6人被逮捕,其中3名成年被告为翟云瑶、章鑫磊和杨玉菡。庭审预计还要进行3-6个月。另一庭审中,2名涉案未成年人已认罪,其中一人承认递燃烧的香菸给他人行凶,被判入少年营7-9个月。

绑架虐待

翟云瑶和章鑫磊均为1996年出生,是男女朋友关系。案发前,有中国女留学生在脸书上秀与男友的照片,另一女生留言,“这是我玩剩下的男生”。导致两名被告不满,纠集他人对两名女受害者绑架、殴打、扇耳光、用烟头烫乳头、剪头发。期间还有人用手机拍下了刘怡然受虐照和裸照。折磨过程达5小时。

当地媒体称,“这些孩子粗暴残忍,既无法治观念,也毫无人性关怀。”有消息说,翟云瑶来自上海,母亲在烟草公司,父亲在派出所供职。

天价保释金

法官为防止嫌犯逃跑,将保释金设定为每人300万美金,创美国留学生犯案保释金最高记录。2012年底,华盛顿州无驾照飙车致1死4伤的留学生徐义淳保释金为200万,2013年初,其家人现金交保,震惊全美。

案外案

7月27日出庭的翟云瑶神情自若,杨玉菡故意用长发掩面,丝毫看不出她曾用烟头烫刘怡然乳头,并说:“俺不怕报警,俺局子里有人!”

此前,一名在逃被告的父亲试图“花钱摆平”,因涉嫌贿赂证人被立即逮捕关押。

“我爸是李刚”、“有钱能使鬼推磨”是中国大陆的潜规则,只要手上有权、有钱,摆平此类事件皆易如反掌。不过美国人既不认识“李刚”,也不愿意“推磨”。他们没有“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口号,然而罪犯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对“权钱”的敬畏,变成了对“法律”的敬畏,这让一些人“水土不服”。

无视犯罪就是犯罪

事发后,多位中国涉案小留学生的家长觉得“很委屈”,自己的孩子只是在场但并没有动手,对指控和通缉表示不解。

当地华人律师表示,美国刑法有一个Felony murder rule,如果小孩子共同进行一个犯罪行为,所犯的罪全部人都要承担最重的惩罚。也就是说,一个对犯罪行为熟视无睹的人,也是罪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包括开车、望风的从犯也同罪并处。

试图嫁祸于人

翟、章、杨等人担心受害人报警,想嫁祸于人,胁迫刘怡然向警察谎称是男性朋友卢胜华殴打了她,称如果刘配合,她们一帮女孩都会为她作证,否则她不仅没有证人,还会受到更加残暴的皮肉之苦。

被打得浑身是伤的刘怡然回到监护人家中,被监护人报警,东窗事发。在海外,如果一个妈妈在街上打骂自己的孩子过当,路人都会报警。因为维护生命安全是每一个人的责任和义务,视而不见有可能受到法律的制裁。

“家常便饭”变“晴天霹雳”

第一次出庭时,翟、章完全懵掉了,他们没想到闯了可能“终身监禁”的大祸。他们认为,这种在中国司空见惯的学生打架是“家常便饭”,顶多被校长教训一顿,连开除学籍都谈不上,更不用说被捕入狱,坐牢蹲监了。律师准备不足,请求法官延期,翟云瑶还力争第二天就开审,想早点出去。

监护人责任巨大

洛杉矶华人律师刘龙珠说,刘怡然不仅可以告打她的小留学生,如果小留学生未成年,还可以告其监护人,因为根据加州民法1714.1,未成年人给他人造成人身财产伤害,其父母或监护人不能免于罪责。他说:“现在国内小留很多,(到美国)在亲戚朋友家住下。这种监护人不理解法律概念,以为管吃管住送上学就好了,别的不管。不是这么简单,法律监护人责任非常巨大。根据美国法律,故意殴打可要求10倍惩罚性赔偿,单心理治疗这一项刘怡然就可以索赔200万。而且所有参与打她的人和未成年小留学生的监护人,每个人都有赔偿全部200万的责任。”

私校

翟与章一样,转过多所高中,两人都曾在罗兰冈一间私立学校Oxford上学。罗兰冈是洛杉矶一个富裕社区,60%的人口为亚裔。Oxford学生多是中国留学生。罗兰冈有多间这样的私立学校,学费约每年1.5万美元,入学容易。

这些小留学生被称作“Parachute kids”(空降的小孩),他们的父母在中国挣钱,孩子被送来美国接受教育。在加州,2009年约有1,700这样的学生,到了2014年,人数已超过8万,这一行业仍在扩张,却没有相关的法规监管。家长一心想把孩子送出国接受最好的教育,但常事与愿违。

小留学生的苦

青少年成长阶段特别需要父母的陪伴与管教,小留学生却要背井离乡。文化冲击、语言障碍、无人管教、孤独无助使得许多小留学生无法和寄宿家庭融洽相处、不思学习、沉迷游戏、叛逆或走上歧途。个别涉案学生,甚至忘了自己所在学校的名称。物质代替不了关爱,远离亲人的小留学生们,虽然物质丰富,但内心空虚。有些尚未成年,却极其开放。有的女生用身体交朋友,男生靠炫富吸引女生。

寄宿家庭的烦恼

一些小留学生的家境殷实,是家里的“公主”、“王子”。邋遢懒惰、上网无度、没礼貌、不理人、自私冷漠等行为,使得他们和寄宿家庭关系紧张。

家长的痛

“寄宿家庭”是近年兴起的“行业”,缺乏监管。有些寄宿家庭不能按时供应餐饮,对孩子的成绩、行为不闻不问,如果家长询问,就报喜不报忧。只要能获得每月1,500-2,000美元的监护费,其它事情推诿不管。

近年来,留学海外的中国学生数量日益增加,并呈低龄化的趋势。小留学生登上海外媒体的头条时,常常不是什么好事:飙车、致命车祸、吸毒、强奸、虐待等等。低龄学子出国读书,该如何监护和教育?家长应慎重思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