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笑晨】留學生霸凌案反思(圖)

2015-08-25 12:38 作者: 穆笑晨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3月30日發生的中國留學生在美暴力群毆同伴的事件引起全社會關注。據悉,此案共有12人被起訴,6人被逮捕,其中3名成年被告為翟雲瑤、章鑫磊和楊玉菡。庭審預計還要進行3-6個月。另一庭審中,2名涉案未成年人已認罪,其中一人承認遞燃燒的香菸給他人行凶,被判入少年營7-9個月。

綁架虐待

翟雲瑤和章鑫磊均為1996年出生,是男女朋友關係。案發前,有中國女留學生在臉書上秀與男友的照片,另一女生留言,「這是我玩剩下的男生」。導致兩名被告不滿,糾集他人對兩名女受害者綁架、毆打、扇耳光、用煙頭燙乳頭、剪頭髮。期間還有人用手機拍下了劉怡然受虐照和裸照。折磨過程達5小時。

當地媒體稱,「這些孩子粗暴殘忍,既無法治觀念,也毫無人性關懷。」有消息說,翟雲瑤來自上海,母親在菸草公司,父親在派出所供職。

天價保釋金

法官為防止嫌犯逃跑,將保釋金設定為每人300萬美金,創美國留學生犯案保釋金最高記錄。2012年底,華盛頓州無駕照飆車致1死4傷的留學生徐義淳保釋金為200萬,2013年初,其家人現金交保,震驚全美。

案外案

7月27日出庭的翟雲瑤神情自若,楊玉菡故意用長發掩面,絲毫看不出她曾用煙頭燙劉怡然乳頭,並說:「俺不怕報警,俺局子裡有人!」

此前,一名在逃被告的父親試圖「花錢擺平」,因涉嫌賄賂證人被立即逮捕關押。

「我爸是李剛」、「有錢能使鬼推磨」是中國大陸的潛規則,只要手上有權、有錢,擺平此類事件皆易如反掌。不過美國人既不認識「李剛」,也不願意「推磨」。他們沒有「有法必依,執法必嚴」的口號,然而罪犯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對「權錢」的敬畏,變成了對「法律」的敬畏,這讓一些人「水土不服」。

無視犯罪就是犯罪

事發後,多位中國涉案小留學生的家長覺得「很委屈」,自己的孩子只是在場但並沒有動手,對指控和通緝表示不解。

當地華人律師表示,美國刑法有一個Felony murder rule,如果小孩子共同進行一個犯罪行為,所犯的罪全部人都要承擔最重的懲罰。也就是說,一個對犯罪行為熟視無睹的人,也是罪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包括開車、望風的從犯也同罪並處。

試圖嫁禍於人

翟、章、楊等人擔心受害人報警,想嫁禍於人,脅迫劉怡然向警察謊稱是男性朋友盧勝華毆打了她,稱如果劉配合,她們一幫女孩都會為她作證,否則她不僅沒有證人,還會受到更加殘暴的皮肉之苦。

被打得渾身是傷的劉怡然回到監護人家中,被監護人報警,東窗事發。在海外,如果一個媽媽在街上打罵自己的孩子過當,路人都會報警。因為維護生命安全是每一個人的責任和義務,視而不見有可能受到法律的制裁。

「家常便飯」變「晴天霹靂」

第一次出庭時,翟、章完全懵掉了,他們沒想到闖了可能「終身監禁」的大禍。他們認為,這種在中國司空見慣的學生打架是「家常便飯」,頂多被校長教訓一頓,連開除學籍都談不上,更不用說被捕入獄,坐牢蹲監了。律師準備不足,請求法官延期,翟雲瑤還力爭第二天就開審,想早點出去。

監護人責任巨大

洛杉磯華人律師劉龍珠說,劉怡然不僅可以告打她的小留學生,如果小留學生未成年,還可以告其監護人,因為根據加州民法1714.1,未成年人給他人造成人身財產傷害,其父母或監護人不能免於罪責。他說:「現在國內小留很多,(到美國)在親戚朋友家住下。這種監護人不理解法律概念,以為管吃管住送上學就好了,別的不管。不是這麼簡單,法律監護人責任非常巨大。根據美國法律,故意毆打可要求10倍懲罰性賠償,單心理治療這一項劉怡然就可以索賠200萬。而且所有參與打她的人和未成年小留學生的監護人,每個人都有賠償全部200萬的責任。」

私校

翟與章一樣,轉過多所高中,兩人都曾在羅蘭岡一間私立學校Oxford上學。羅蘭岡是洛杉磯一個富裕社區,60%的人口為亞裔。Oxford學生多是中國留學生。羅蘭岡有多間這樣的私立學校,學費約每年1.5萬美元,入學容易。

這些小留學生被稱作「Parachute kids」(空降的小孩),他們的父母在中國掙錢,孩子被送來美國接受教育。在加州,2009年約有1,700這樣的學生,到了2014年,人數已超過8萬,這一行業仍在擴張,卻沒有相關的法規監管。家長一心想把孩子送出國接受最好的教育,但常事與願違。

小留學生的苦

青少年成長階段特別需要父母的陪伴與管教,小留學生卻要背井離鄉。文化衝擊、語言障礙、無人管教、孤獨無助使得許多小留學生無法和寄宿家庭融洽相處、不思學習、沈迷遊戲、叛逆或走上歧途。個別涉案學生,甚至忘了自己所在學校的名稱。物質代替不了關愛,遠離親人的小留學生們,雖然物質豐富,但內心空虛。有些尚未成年,卻極其開放。有的女生用身體交朋友,男生靠炫富吸引女生。

寄宿家庭的煩惱

一些小留學生的家境殷實,是家裡的「公主」、「王子」。邋遢懶惰、上網無度、沒禮貌、不理人、自私冷漠等行為,使得他們和寄宿家庭關係緊張。

家長的痛

「寄宿家庭」是近年興起的「行業」,缺乏監管。有些寄宿家庭不能按時供應餐飲,對孩子的成績、行為不聞不問,如果家長詢問,就報喜不報憂。只要能獲得每月1,500-2,000美元的監護費,其它事情推諉不管。

近年來,留學海外的中國學生數量日益增加,並呈低齡化的趨勢。小留學生登上海外媒體的頭條時,常常不是什麼好事:飆車、致命車禍、吸毒、強姦、虐待等等。低齡學子出國讀書,該如何監護和教育?家長應慎重思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