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原本就是一个好女人(图)

《一个心理学教授的苦笑》5

2015-09-01 13:01 作者: 扬子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08/26/20150826225213822.jpg

一个一个心理疾病患者的病史

(上接上期心理学教授的苦笑4)杨琼在水电工程学院附属的职工大学学的是“工程概预算”专业。她读一年级和二年级因为没有我的课,没有与我接触。由于我是校长,知道有这个学生。高挑、漂亮,有点斯文,没听说过一句话。她读三年级,我的《管理心理学》是教学计划中的课程,职工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工程概预算专业)随着本科三年级一并学习《管理心理学》,我才正式认识杨琼。她似乎很喜欢这门课,每次在阶梯教室都坐第一排,好像一个学期都没有变过。看她听课很认真,作业规范,但一段时期基本上我们没有交谈。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课堂讨论,题目是“为自己做个性鉴定”,每个人都要发言。我看了杨琼的发言稿,让我十分激动,也撞击了我的心灵。这是我从30多年没有过的。但是,她对我说:“您看了就行了,一不公开,二我不打算发言。”我当即答应她绝不公开,“我用人格保证”。但一定要发言,“只谈谈妳的一般个性特征”即可。

为了矫正他扭曲了的心态,我两次找她,想认真帮她却遭到谢绝。可是从她的《自我性鉴定》的作业所写的内容,让我为她担忧。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她的苦恼甚至痛苦。近三年来她从不与任何男人接触,当然从不与男人讲话;她十分厌恶谈情说爱的男女同学;由于杨琼十分漂亮,不少男孩子主动“进攻”,总是碰一鼻子灰,落个尴尬下场!一到了晚上她就心慌意乱(我认她定会手淫不断,我一直不能直接说出来);她从内心想选择一个理解她,爱她的男生。

我和杨琼在长江边慢步交谈过三次,她说得多(这也是我希望的),我说得少些(主要是启发和点拨)。我十分感谢她对我的信任,能够对我讲真话。她说在听课过程中观察了我将近三个月,才决定找我以求解决她的困惑。

经过三个晚上的长谈,我基本上了解杨琼心里困惑的症结。她告诉我,有好几次差那么一点点,半瓶安眠药就灌进了肚子。她多次想死。四年的部队生活她不怕苦,不怕累;她太寂寞了,由男孩性格便成一个“纯女人”后,由于“太想与男人接触”,她又在内心不安起来。她说“我成了世上最可卑可耻的女孩子了”!“那两个赤裸全身向队长哭嚎著求情的场景深深地镶嵌在我的脑子里。我与她们也没什么区别”!

我对杨琼说:“妳容我想一天,我们隔日再来江边,我会把我对妳的看法毫无忌讳地讲出来,帮妳走出困境,帮妳跳出魔圈!”她没有犹豫地答应了。

我接着提出了我的“条件”。我说,“有三点妳要同意好吗?第一,下次我和妳谈话,是我思考的结果,我是以三种身份与妳谈,一是长辈的身份,虽比妳父亲小,师长还是长辈;二是以朋友的身份,因为朋友的标志是忠诚,我们接触了这几次,可算是最忠诚了吧?三是以老师的身份,用我的热诚,用我的专业知识与妳接触。”她靠近我,把手挽着我的手。我觉得解决她的心理困惑有了两相互信任的前提。第二,我的心理分析杨琼一定要表示一个态度;第三,触动了杨琼的心灵深处时一定要冷静,可以有反复,但不要甩手不干。她条条都同意了!

第二天下午五点钟,我到管理系找到杨琼,告诉她:今晚我有急事不能赴约。其实我并无急事,我又预留多一点时间给她,也许效果更好些。

那一天晚上,我们按时见面,我俩由三江护坡向下走去,在江水边席地而坐。我发现杨琼有些紧张。为了消除她的紧张心情,我说,我先讲个笑话妳听吧。这下显出了杨琼的天真和笑脸,要我快说。

我其实是个善于讲笑话的人,也会宣染,我讲“第一次举手投降”的故事(前面有记载)。杨琼听后笑得直不起腰来,蹲在江堤护坡上好久才站起来,急迫地说:没想到老师您小时候还那么淘气的,再讲一个吧。为了她高兴我又讲了“骗老人偷三轮车的故事”。她捂著肚子笑得那么天真那么可爱!我猜想她至少有六、七年没有笑过了!

我们之间的心理距离拉近了。我当时判断她已消除了心理防线。

我趁热打铁。我说:“杨琼,妳希望我说真心话吗?”“当然,因为我信任你,老师!”“好吧!”我开始把我最近思考的结果向她表述:“杨琼,其实妳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女孩,妳以前简直就像一个“假小子”。要知道,“假小子”的典型特征就是单纯、乐观、豁达,而且无所拘束。妳入伍以前就是这样一个女孩,是吗?”她十分激动:“是的,杨老师,你不知道,那时我是多么地快乐!”我开始启发了,解决她的心理困惑:“妳本来就是一个快乐的人,妳以前每日欢天喜地,把欢乐奉为圭臬!但是我必须真诚地告诉妳,妳四年的军旅生活确实单调、枯燥、寂寞,而这是可以调节和克服的。妳之所以变了一个人,规行矩步,不知所以,是妳自身存在的两个致命的弱点,妳愿意听吗?”杨琼显得紧张又急迫说:“杨老师你说吧,我经受得住。”我也试图缓和气氛:“我说的致命弱点是指妳对这些弱点的恐惧、害怕,并非是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碍。”我进一步说:“那时,妳年岁小,又好奇,又缺乏生理知识,开始对‘性’产生兴趣和疑惑。我今天要特别慎重告诉妳,妳没有错,也不是丑事,女孩子差不多都会经历它,那是人的正常心理和生理现象。”看她似懂非懂的神态,我点明了那时她的恐惧:“队长抓住了两个赤裸的女兵,女兵求情求饶的情景十分刺激妳的心灵,妳从此认为自己是个‘坏女人’,对吗?”杨琼大惊失色,抓着我的手,哭得好伤心,“是的,从此以后我以为我无可救药,是个坏女人了!”我安慰她:“其实是妳无知,不懂生理卫生知识。”

我们沉默了一会,我首先站了起来,捡了一个小石子向江水中扔去,“妳也扔一个!”我要她扔石子,她也扔了。“杨老师,你怎么扔得那么远啊?”我放心多了,说:“杨琼,今晚就到这里,我们回去吧!有一本书妳带回去看,三天后的晚上,我们再来此地好好谈谈!”我发现她的脸上有少有的笑意,似乎心境开朗了许多。(我借给她的书是《你的误区》,由美国作家韦恩‧W‧戴埃著)。

杨琼认真读了《你的误区》这本书,对于“主宰自己”、“摆脱旧的自我”、“无益的情绪:悔恨与忧虑”、“不要再拖延时间─从现在做起”等章节,她看得特别仔细。她告诉我,常常是流着泪水边看边想自己的经历。对于我说“许多情况都是正常的反应,不必要过分责怪自己,更不要判定自己是坏女人”,她真的接受了。先前她还以为是我有意安慰她。她说:“杨老师,在看这本书之前,我并未完全打消‘死’的念头,看了你给我的书之后,我完全打消了。旧我已死了!认识了你,我又活了!”她的表达和情绪让我十分激动和欣慰。我说:“杨琼,不是我让你复活了,是妳本来善良的品质,是科学知识,是妳克服了恐惧!”

我看时机成熟了。我进一步告诉她,无论男孩女孩,在一定时期犯手淫既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也是有害的举动,克服得越早越好。当然一般男孩女孩都把它神秘化,这也是正常的心理反映。但不要把它“罪恶化”。这不是犯罪,是对身体有害。染上恶习,脑力、体力极度下降,有的迷恋快感不能自拔,记忆力、思考力都会变差,还会使人心神不定,思邪念。女孩子还容易得子宫颈癌,有的人沉游意淫,脑子乱想,体内精华会消耗尽,常常没有定力,没有定力精力就不足。想像乱七八糟的人,眼混浊,平日像喝醉酒似的流离不定。我说:“妳能够彻底与手淫绝裂,我十分高兴。妳原本就是一个好女人,妳那时身体健康,声音宏亮,内心光明,爱心清静,真诚自在随缘。妳恢复了自信,我可以放手让妳单飞了!我也有这个自信!”杨琼哭了,好像不是那种“伤心式”的哭。我没有阻拦她。过了一会,杨琼向我深深鞠了一个躬,轻快地扭头小跑,走了!看看她的背影,我会心地笑了。转变一个人既难又不难!真诚、仁爱、动脑筋好重要!

以后我也常常关注杨琼,她也常常约我出去走走。她,真的彻底变了,当然不是那十四岁的假小子,她漂亮、大方、稳重,也很豁达。她毕业后一直从事“工程概预算”工作。二十八岁那年,她送喜糖到我家,我出差在外,我妻子热情接待了她。后来我陆续知道她的一些情况,生活非常幸福美满,也遭人羡慕。再后来知道她添了一个女孩,长得跟她一样美丽动人。我相信她会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杨琼一定也会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女人! (全文完)

心理学家杨子江教授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8005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