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中国经济困境的三条路都被堵死(图)

2015-09-05 09:21 作者: gewenwei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来源:网络)

【看中国2015年09月05日讯】

第一条道路是打压房地产泡沫:

打压房地产泡沫的最后时机在08年,房地产泡沫危害性和他的渗透性和体量密切相关,狭义涉房信贷涉及“土地收储贷款,开发贷,个人按揭贷款”;广义涉房信贷涵盖所有以不动产作为抵押品的信贷(比如地方债,融资平台),房地产关联企业信贷(比如钢贸企业信贷),影子银行中的涉房融资,民间集资、期房预售款。再加上无法统计的企业过桥贷款(以非房地产企业运营名义借入,实际为房地产企业占用的信贷,开发商都是混业经营的,可以以物业管理、装修、商贸餐饮等这类房地产相关行业借钱)。中国目前最为高估的资产是房地产,势必引导社会资金流入到房地产中去博取超额利润,也势必让房地产成为最为普遍的抵押品,中国经济体简直就是架在房地产泡沫上运作的。

对比日美房地产破灭时情况来看,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之际,公租房依然占据所有房产的20%,中国有多少?政府长年不愿意降低门槛,1%的形式化存在的廉租房和公租房还大量空置,不是被地方政府卖了,就是作为商业动迁安置房,国务院把商业动迁愣说成是棚户改造,掩耳盗铃如何能成大事,中国经济问题不敢得罪人连解决的门都没有,都想着自己下台能混好,于是台上都在巴结权贵势力,国家机遇都被卖出作人情了。日本复苏周期长,是因为泡沫破灭和人口老龄化叠加效应,企业赡养成本高企但社会消费低迷,通缩造成债务负担沉重去杠杆时间长、竞争力衰退造成本土投资欲望减弱,日本经济是靠核心技术历史积累这个家底,通过对外投资造成高于GDP的GNP来支撑。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时,建安成本占据房价75%以上,中国是13%以下。

房地产和大米在推动通胀的连锁机制上有一比,以生产成本面目出现的地租,作为生活必需品消费的房租,一物涨万物涨。可悲的是房地产体量太大、对金融体系渗透太深,这个庞氏骗局在中国停不下来,很多人谈房地产的时候不关联宏观层面的实体经济来谈的,根本不顾实体经济死活,那个房产税,我现在倒是无所谓,早就过了最佳实施的机遇期,2017年真要有效实施,除非在地方官僚刻意冷处理下无效化,否则金融风暴就来了,所以货币政策只能被房地产牵着鼻子跑,但是又要进行货币增量控制,怎么办呢?

第二条道路是以股市直接融资来替代金融机构的间接融资

积极的财政政策,就是积极的货币政策,国开行,本质就是借央行资金搞财政支出项目,发改委批文,其实就是批给银行放贷的圣旨。如果积极的财政政策对应稳健的货币政策,那就只能打直接融资的主意。基建已经过剩,如果政府不保证信贷资源,PPP模式也没几个人有兴趣,风险大收益不及理财,民间资本和政府搞合作基本是与虎谋皮,例子举不胜举,最后还是拉几家官商企业凑凑门面,银行买单,银行买单多了造成系统性风险,最后还是央行兜底,其实不造成系统性风险的代名词就是央行兜底。只有股市是直接圈散户的钱,圈钱第一,崩盘第二,只要不引发金融系统性危机,怎么崩都无所谓。

这条路为何说失败了呢,本意是让企业通过股市套散户的钱,现在因为复杂多样的杠杆机制,变成股市套牢了银行的信贷资源,违反初衷所以失败了。杠杆只能增加股市的投机性,不改变股市长期趋势,股市只有正确履行资源配置效率职能,才能带来股指长期上涨轨道,中国股指图形是过山车,轮回。现在股市就是在奉旨炒作,合并一下报表也能叫国有企业改革,每一次类似虚假改革都会消灭一批散户资金,这次散户逃得快,杠杆和股权质押危及银行,银行不得不涉足股市这潭浑水,自己也被套了是不是?股市维护的都是国企央企的的利益,国企央企改革九十年代就开始了,一直延续到现在,反复炒冷菜造概念,其实再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来了,没有回报的,不体现资本市场配置资源的职能,本来就是国家怕这些国企央企坏账拖累银行,才制造个国企改革概念往股市赶。现在股市其实就是选择套散户还是套银行,还在僵持之中。

第三条道路是竞争性贬值

前面两条路目前来看,都在继续刺激货币宽松,于是国内一直有一种幻想,也就是希望通过人民币国际化,增加离岸市场流通量,来缓解国内人民币超发负面作用的乌托邦思想,最终在这次人民币贬值演习中暴露其致命缺陷,人民币持币者信心不足,相信大家也看到了,吓得央行马上干预并退却。

在岸外汇市场,央行可以用行政化的窗口指导来稳汇率,离岸市场,央行只能用外储中的真金白银来维持本币坚挺,离岸市场规模越大,除非中国经济强劲增加持币信心,否则央行稳定离岸市场代价就越大。这就是人民币永远超越不了美元的原因,人民币依然是以美元为锚来维护自身币值稳定,而美元是靠塑造全球第一避风港的信心,美元不需要任何一种其他货币来稳定自身价值。可见,一个国家货币的国际化,靠的是自己的创新机制,引领世界科技前沿的研发实力,优秀的政治经济体制,否则没有持币信心,一有风吹草动就带来汇市大幅波动,还奢谈什么国际化。

三条路都被堵住,宽松货币政策没有对冲机制,中国只能面临滞胀,而长期滞胀带来的信心崩溃迟早会冲击外汇储备。中国尽管有巨大贸易顺差,但是那是衰退性顺差(就业岗位不看净出口,而是看进出口之和,也就是外贸规模影响就业),本国就业岗位将逐步减少,这又会诱导货币宽松,最终货币增量远远超越贸易盈余,长年10%以上的货币增量,最终世界上没有哪国的货币能充分供给人民币作锚,结局已定。

本届所有技术性处理经济困境的政策,本质上都受到08年地产大跃进的诱导。为何说是技术性,因为不刺破房地产内泡沫,本质上就没有什么实质性解决中国经济困境的方法,这就是为何美国日本都选择衰退为代价来刺破泡沫,只有中国敢一直吹大到现在。于是中国就只能找其他方法来解决货币超发信用泛滥问题。

罔顾股市资源配置功能,人为设置杠杆机制谋求拉高指数,引导社会资金为国企央企解困,这行为本身就受到涉房信贷对信贷额度的挤出效应影响。为了防止就业率受到地产泡沫不利影响,依赖外资创造就业岗位,长年制造资本项目顺差,被房地产泡沫扭曲的高利率,又促使中国企业在比价效应下借入便宜的外债,都积累了国内外汇市场空方的潜在能量。养房地产泡沫,不断增加经济增长压力,不断降低人民币持币者信心,而且更加糟糕的是,现在已经没法刺破了,所有其他经济手段都会象股市和汇市一样弄巧成拙。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