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中颓丧的恋爱观(图)

《一个心理学教授的苦笑》21

2015-09-18 01:30 作者: 扬子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08/26/20150826225213822.jpg

一个一个心理疾病患者的病史

(接上期心理学教授的苦笑20)

十三、大学生中颓丧的恋爱观

如果此时我仍在中国大陆,大学生在男女交往上的若无其事、萎靡、颓废、堕落之状态只能心知肚明,写出来且公布于众,可就是大逆不道了。轻则中共宣传部门(大学也设有)找你谈话,要你拿下文章或干脆不让刊出;重则一大堆帽子戴在你头上,诸如“污蔑天之骄子”、“诋毁党培养的大学生的声誉”、“破坏党的教育方针”等等,再加上你过去的言论、立场一并算总帐,生造弥天大谎,牢狱之灾等待着你!我做为心理学老师,心理咨询一、二十年,接触各色各等学生以千计,对今日之大学生在友谊、爱情、性意识和性行为的现状了如指掌,可以一语破的。

在任教期间,来咨询的学生中,以大二、大三的居多。基本上是在男女交往方面的困惑,心理受挫的学生为数不少。举几例具有代表性的学生。陈少湘(化名)是由湖南省考入我校已读二年级(下)的学生。在上了《心理学》课后两个月就找上门来,大谈其思恋高中时的一位女生“好痛苦”!日思夜想,常常泪流满面,由睡梦中哭醒。更有时心中惆怅,茫然若时,用头撞墙!我十分同情这个同学,问他在高中时如何与那女生交往,又何有如此深厚的感情?他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大有悲不自胜之感。他说:“我们从来没有交往,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让我忍俊不禁。在中国大陆,这是典型的“单相思”。患者若不及时矫正,严重了会导向狂想症,甚至精神分裂。也有导向忧虑症,成为“相思病”或“痴妄症”,此类患者有自杀倾向。(但它与“以身殉情”不一样,有了情不能而去殉为以身殉情)。

爱情,曾为多少妙龄男女憧憬和遐想,写下多少流芳诗篇,创造多少稀世奇蹟。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爱情并非像诗一般浪漫,甜蜜和幸福,也并没有降临到每个人身上。爱情是两个没有血缘穿连的男女之间,持久的一段时限心灵交融的感情。在我的咨询活动以及多次演讲中曾比较充分地阐述对友谊、爱情、婚姻的看法,许多观念必然在面对具体的学生时要表达出来。因为无论属于哪一方面心理问题的解决,必须要建立在一定的理念之上。

中国人,普遍对于爱情的思考是十分贫弱的,没有出现过系统的有影响的爱情理论著作。民间传说虽多姿多采,也只是感官刺激较多。我们的社会生活,虽然在恋人或夫妻生活中并不缺乏爱,主要是情感投入和体验。爱在整各社会或至少在社会上层没有蔚然成风的潮流。西方中世纪“优雅的爱”和近现代“浪漫的爱”没有光顾中国。中国古人对爱情或夫妻主要强调其中的道德成分和义务成分,而把它们道德化、义务化甚至规范化了。不是没有性爱,不是没有情爱,而是把这些都隐盖起来,甚至披层神秘的色彩和罪恶的色彩,不得越雷池一步。男女爱情、夫妻亲暱常被视为“轻佻”;“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才是正途。男女间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和相当的差别,中国社会的统治思想约束人最多,最严厉的,恐怕就是对男女关系的约束!这些约束今天仍然存在于各种形式之中!

正是由于全社会没有有关友谊、爱情、家庭正确观念的倡导和教育,尤其是新生的一代在不知道遵循正确(也不知道什么为正确)的理念时,加上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混乱,随意的自由选择的主观认定的,乃至于原始的疯狂就大行其道!我的一个三年级女学生章某,读高中时情窦未开,一心只读圣贤书,她对我说:“大一下期,我对几个男生一见倾心似的,时时想与他们接近,甚至想亲近,不由自主,无所畏惧了。”

章某二年级下学期开始,成了两个男生的“情人”,并在校外租了客房,“轮换著”与两个男生同居。三年级上学期,她的系里发现后要处分她和那两个男生。班主任找到《心理咨询室》请我过问此事。章某让我好生疑惑,她对我敞开心扉,毫无顾忌谈了她的爱情观和她的生活经历。

读高中还算循规蹈矩的章某,与所有的高考学生一样,不管成绩如何,走出考场就如同脱离牢笼,自由地狂奔,尽情地狂叫,“好轻松啊!”一个偶然的机会,五、六个男女同学聚集在一个男生家里,第一次看了“黄片”。像一把无名的“火”在章某胸中燃烧,完全失却了意识,从未有过的感受綑绑住了全身,发抖、出冷汗、下身湿透。回家后关了门,迷糊了好几天。父母以为她病了。她说她“经受了从未有过的‘创伤’。砸碎了原本就不牢固的‘旧观念’,后悔三年来的苦行僧寒窗苦读”。大一下她就有“交男朋友”的心,只是还不大了解那些男生,慢慢选择了几个“心目中通得过的男生”。“那些家境富裕的男孩胆子更大”,“时不时给女生写信,要女生跟他们到校外‘开房间’”。她对我说:“开始我没有这个胆量,可看着别的女孩一到周末就被外边的人接走了,或跟男生成双成对走了,就有了试一试的打算”。当她和某男生热火朝天时,另一男生向她发出了“求爱信”。她说:“我觉得他比那个男生更加优秀、迷人”,犹豫片刻就跟这个男生走了。从此,章某就在两个男生之中周旋,成了两个男生的“情人”。

在大学已无法禁止这类伤风败俗之事,逐渐失去控制,却成了大学的“一景”。章某经过系里老师的开导(可能她已感到厌倦),来找我咨询。经过近一个学期的交往,章某彻底走出了这梦魇般的经历!

长期以来,大学生交友择友,谈恋爱的问题,没有任何正确引导。由长期的“不准谈恋爱”否则处分,毕业分配时“棒打鸳鸯”天各一方(分配到东西、南北,甚至造成终身分离),到“不提倡,不反对”任意自留状态。到了男女学生恋爱之花圃遍开放时,学校束手无策,必然“乱象丛生”,久而久之成了“常态”。一件让我哭笑不得的棘手事,经过好一番周折才算解决。

某一个省来的学生久而久之成立了“同乡会”,这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大学已层出不穷。那时以连络乡情为主,节假日聚会为多。今日大学的“同乡会”赫然成了戮力同心维护同乡同学某些权宜的组织,又不像“文学社”、“诗社”、“心理学会”等社团要在校方登记注册。“同乡会”管事不少,诸如同乡某某与其他省学生发生矛盾,要出面调解,以至戒斗时有发生。让我惊奇的是,同乡女生与“非同乡”男生交友或谈恋爱必须要‘同乡会’的“大老”同意了才能进行。一是要了解女同乡确实没有本乡男生追求,二是要了解那非同乡男生的各种情况。本校就发生过非同乡男女谈恋爱没有‘同乡会’大老“批准”,强令这对男女散伙(女生真的挨揍了!)。

上上个世纪末,欧洲一些贵族争风吃醋后,讲究“决斗”,两男士大约在30M开外相对而立,各持手枪射击对方,由裁判判定输赢,就是为了一个女人。某系一日送来两位男生,要我帮助他两人消除争夺(争夺一女生),取消决斗。某女生从入学那天起,就成为系里的“第一号美人”;父亲是四川省某县的移民局长,千金小姐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美丽聪慧而且大方豁达。上大学不久就以体娴色丽和妙言豪语为男女学生折服。据说,她是少有的在人群中没有微词的女生。二年级下学期,本系和外系各一男生向她表示要与他“交朋友”。没有直接表示的男孩多啦!意想不到的是,这女生先是漠然置之,而男生煞费心机,穷追不舍。这女生把两男生叫到一起,说:“你两势不两立,争得死去活来,我可是大活人,本小姐不是玩物,让你们你争我夺!”她向两男生宣布两条由他们选择期一。“一学期后谁的学习成绩达到A级,可与我交朋友;第二,采取贵族绅士的办法:决斗。谁赢了我和谁交朋友。”这两男生寝食不安,学期成绩达到A级肯定无望,决斗嘛,失手了怎么办?辗转反侧下不了决心。两个系的一部份学生沸沸扬扬,有的说他们“想吃天鹅肉”,有的说他们“气壮如牛,胆小如鼠”!两个系分别开导两男生,并引领到我的《心理咨询室》。

两个月后,两男生握手言和。是否真心诚意放弃“决斗”的想法,还是努力争取A级,我就没有再过问了。而那女生却如绿林好汉,靓丽侠女似的,趋之若惊,恐怕不会有人自不量力地打她的主意了!

男女大学生之事真是无奇不有。上我的《管理心理学》的一女生,下课时来到我身边,递一封信给我。回到教务处,我看了这封信,不能说心如刀绞,也是不知所措吧!信中写道:她爱上了高一届英俊高大、多才多艺的某男生,花前月下,书传真情,爱河正荡。他们在校外租了民房;男生抽菸喝酒,爱吃鱼肉。自己家在农村,自身条件能找到这样的男朋友,三生有幸!但实在承受不起每月的开支。所以向老师借钱!

我确实不时为持困学生资助过,但是,我万万不能资助这位女生。我对男生做了详细了解,完全不值得一个女生“贡献一切”!此女生与我接触多了,对她劝导多次,逐步开窍。两个月后她断绝了关系,不再与那男生往来。可这女生脆弱的心理,虚荣的心理,不是短时间可以消除的。

今日之大学生由于从小禁锢在“只读圣贤书,去闯独木桥”的环境里,生理和心理是钉牢在幼年阶段,压抑、摧残、扭曲;一到大学,不少学生(属于青年初期)像喷出高压器的石油,碰上一点火星就燃烧成熊熊大火。而且大学生活是以自律、自治为主的,学生们失去了依托,也失去了约束,他们向不同的潮流流去(或涌去)。好大一部分学生涌向邪恶,自律和自治成了邪恶自由泛滥的基础。大学的所谓政治思想教育,仅仅是个“表态教育”、“站队教育”,亦即只要你表个态“拥护党和社会主义”,站在“党的立场上”,你就成了“党的人”,可能成为“党的帮凶”,也可能成为“接班人”,也可能成为“党的掘墓人”。这在大学教育中都是不定的。在这样一个氛围下,男女大学生已经没有把握自己的正确观念资源,也缺乏成年人的正确诱导。加之污七八糟的所谓“新思潮”,首先向潮水一般涌向大学。那些政要、富商、名人、“官二代”、“富二代”,像苍蝇一样飞向已破裂有臭味的“鸡蛋”(大学),就毫不足奇了。

补白:我已移民美国,但我仍然关心着中国大陆的大学。不知是职业特征还是情愫?必不得已。那一日,一则新闻让我义愤填膺:时任教育部长的周济到南京某大学“视察”,该校长挑选十余名“艺术学院”的女生接待并陪同。还配有照片。这是无法想像的荒唐和狗苟蝇营!上梁已不是“不正”,而是腐烂了!近日又见网上署名文章:“中国的大学为什么是‘大妓院’”,也配有照片。让人震撼心灵地悲哀、痛心疾首!本应是最受人尊敬的行业,却堕落得如此之快,与娱乐行业齐名,“因有相同的特征,即很多从业人员都是‘男盗女娼’、‘五毒俱全’。在两个行业里,‘道德’这个词是被当作笑话来讲的;‘虚荣’、‘堕落’、‘不择手段’成了行业的代名词,‘满嘴谎言’是他们的基本行为准则。在这些‘潜规则’盛行的行业里,无数年轻男女‘惨遭蹂躏’。

众多家庭花费无数心血培养孩子,希望成才,最后却成为‘三陪’,或‘小二小三’。在中国社会,流传着对大学极为耻辱的‘白天教授,晚上野兽’之说。因为大学确实存在部分既贪财又好色的教师。尤其艺术学院,师生淫乱之风极盛,那是中国大学缺少现代大学的严格制度,加上五四期间鲁迅等思想先驱们,开辟了大学‘师生淫’之先河,成了中国大学的恶劣传统,完全到了司空见惯的地步。年龄相差近半个世纪的‘杨翁配’更是推波逐澜,像毒液流淌在大学校园。《一名女大学生袒露求职性贿赂历程》一文便是典型案例。尽管中国大学里有党委、纪委,可是这些人本是大学的害群之马,他们不学无术却又玩权有术,使得大学格外乌烟瘴气。大学盛行潜规则和性泛滥具有社会大环境因素,是权力腐败的恶性效应。从根本上破坏了一种民族的道德基体。中国大陆正在向一个道德荒芜的国度快速进发,大学生们颓丧的恋爱观、性泛滥就已成必然之势!就如一个球体朝斜坡下滑去,不滑到底是不会停的!(完)

 

心理学家杨子江教授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8005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