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肝之父”造假 玛丽医院隐藏惊天黑幕(图)

香港玛丽医院负责中国肝脏移植注册数据库

2015-10-31 05:02 作者: 黄清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原香港大学玛丽医院肝移植专家范上达(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10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黄清综合报导)近日,有“换肝之父”之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原香港大学玛丽医院外科学系主任、肝移植专家范上达范涉及论文风波。大陆《财新网》及《澎湃新闻》10月27日报导,他有份署名发表的两篇论文本月中被《美国移植学报》撤稿,怀疑图片造假。

原香港大学玛丽医院肝移植专家范上达陷入造假风波

大陆《财新网》报道指,香港大学医学院在06年初发表两篇有关肝脏移植的论文,其中一篇论文,一张图片的出处没有合理解释,另一篇论文,肝脏移植前后的两张组织切片图片,完全一样。

报道引述《美国移植学报》执行编辑怀特指,调查显示有关论文的部分图像,是从其他来源复制过来,这种做法令到论文的数据及图像,失去了科学上的有效性,同时形成了学术不端的嫌疑。

范上达2008年曾被《肠胃科肝脏医学期刊》揭发,在论文重用一张曾在其他学术期刊使用过的旧图片,涉嫌造假,被禁5年内不能发表论文。

“换肝之父”的供体来自哪里?

据公开资料显示,香港医生范上达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他领导的团队曾施行了世界首例成功的成人间活体右半肝移植手术。该手术突破了活体供肝的体积限制,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采用,因此他被称为“换肝之父”。香港《文汇报》2012年的报导,时年60岁的范上达从1991年开始正式做手术,手就从来没有停过,累积的手术时间高达七千小时,他和其领导的肝移植小组至少做了八百例肝移植手术。

中国时政评论员杨宁对此质疑:范上达早前曾说过,香港器官捐赠率低,肝移植手术未能广泛应用,那他和其同事们做的八百例手术的供体来自哪里?他们论文中提供的图片之所以可疑是否也与其供体有关?

据大陆《财新网》报道指:除了范上达以外,涉嫌作假还包括港大医学院的多位研究人员。作者共11人,包括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肝胆外科的M. Su;B文作者9人,中国大陆合作者包括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外科部的Y. Zhao。两文共同作者有7人。

报道指,检举人指称涉嫌造假的21篇论文共涉及署名作者近50人,迄今尚无法知道谁才是造假涉嫌人。除了上述两家大陆合作单位,还有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外科部、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外科部、哈尔滨医科大学。

外界关注,这些大陆医院都名列“国际追查”上的涉嫌活摘的主要医院。那么范上达当时所在的香港玛丽医院与这些医院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合作?

玛丽医院记录大陆肝移植 香港掌握了打破中共掩盖此罪行的关键

2013年11月28日,由总部设于美国华府的“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DAFOH)在香港立法会大楼内举办了中共活摘器官研讨会。在会上,多年来致力于调查并收集中共活摘证据的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指出,香港掌握了打破中共掩盖此罪行的关键,即“中国肝脏移植注册”数据库。他表示:“中共政府正在掩盖罪行,其中一部份掩盖工作正是在香港的玛丽医院发生,因为中国每一家医院都要把肝脏移植个案汇报给玛丽医院。这项数据过去是公开的,但当我与其他研究员开始引用后,他们就关闭了它。

资料显示,中国肝脏移植注册(CLTR)项目是在2005年2月由中国20所肝脏移植中心发起成立的,主要目的是登记中国大陆进行的所有肝脏移植手术,对中国大陆肝脏移植进行科学分析及评估,联络和沟通中国大陆的肝脏移植中心,建立中国大陆肝脏移植与世界肝脏移植交流的科学平台。由于香港大学外科学系玛丽医院在肝脏移植方面具有世界级的水平,并在2003年起被香港指定为肝移植中心,因此,中国肝脏移植注册数据库由玛丽医院的肝脏疾病研究中心负责日常管理工作。

这就意味着,大陆主要从事肝移植手术的医院都要将每一例手术案例向玛丽医院报告。在2008年5月,中共卫生部正式授权中国肝移植注册(CLTR)为国家肝脏移植科学注册系统后,CLTR已经覆蓋了全国36个城市的80家肝移植中心。从2005年始建,截至2012年初,短短8年间,CLTR共收集了21,740例肝脏移植患者的资料,其中包括1,560例活体肝移植,成为在数量上仅次于美国移植受体科学注册和欧洲肝移植注册的世界第三大肝移植数据库。

根据中国新闻网2012年12月10日的一篇文章,玛丽医院21年来完成了1000例肝脏移植手术,而且2011年和2012年分别为74例和78例。如果将21740例肝脏移植手术中扣除玛丽医院所做的500例,那么至少21000例肝移植报告来自大陆医院。外界质疑,这些手术的供体究竟来自哪里?有多少在数据库中标明的是“来源不明”?玛丽医院的供体是否也与大陆有关?

杨宁表示:诸多证据早已表明,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等待时间短、配型快的背后是有着若干器官库,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正是器官的主要供体。在这个前所未有的罪恶为世人广泛关注之际,美国杂志撤下两名香港知名器官移植医生的文章,再次从侧面证明了香港医院和医生也或多或少卷入了这滔天罪恶,不仅在救人的同时杀死无辜的生命,也在帮助大陆医院掩盖罪恶。

法轮功遭受迫害期间 肝移植飙升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中国肝移植注册中心每年还对上报数据质量进行排名。它包含了肝移植提交数量、数据填写完整度、数据填写有效性、数据提交及时性等。这个排名真实客观地反映了各肝移植中心数据收集和管理工作的工作质量。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连续2年获得中国肝移植注册数据库2010、2011年度数据质量综合排名第一。

综合资料,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界大户,主任沈中阳一人就做了7000多例肝移植。2005年12月30日,他接受大陆记者专访时称,16~30日的近两周内就做了53例肝移植手术。有患者家属披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中心对外网站在2006年4月宣称,该中心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个星期。

追查国际于2014年9月27日发表报告,公布了第一批中国大陆228家医院共1814名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和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36名医生在名单上。追查国际表示,将对这些参与器官切取或移植的相关医务人员进行全面追查取证。

活摘真相

早在2000年12月22日,海外明慧网就有报道披露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传闻。报道说,据内部人士透露,大陆一些警察正在与贪财黑医密谋出售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其手段之残忍,灭绝人性,令人发指。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于2006年3月开始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2006年3月9日,一位知情人(记者)向国际社会披露了中共苏家屯秘密集中营黑幕,指证该集中营内设焚尸炉,关押6000名法轮功学员,很多人被活体剖取脏器后就地焚尸灭迹。

2006年3月17日,另一位证人,一个曾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的太太,提供了更多证词。证词指法轮功学员被活体割取肝、肾、眼角膜等器官之后,被扔进焚尸炉焚尸灭迹;苏家屯集中营的操作从2001年就已开始,2003年达到高峰。有6000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该地,迄今无人生还;眼角膜活体摘除大都是两头——老人和小孩。活体器官摘除和焚尸的惨烈,使证人的丈夫心灵备受煎熬。证人希望通过在国际社会曝光此事能救活那些还没来得及被杀死的人,并为自己曾参与动刀的亲人赎罪。

“继前两名证人之后,一名沈阳军区后勤部下属的老军医于3月31日投书指证: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烧尸体甚至活人直接焚烧也很普遍,但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老军医生表示,目前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查无证据,因为转移几千人太容易,转移5000人只需一天即可。他同时披露,“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