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从一个电台看中共伸向世界的长臂(图)

2015-11-12 22:41 作者: 横河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司法总部(图:AP)

【看中国2015年11月12日讯】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这个星期路透社发表了一篇深度调查报导,这篇报导开篇就提到了美国华盛顿地区一家名为WCRW的广播电台在一些特别的国际新闻上奇怪的报导角度和侧重点。比如说中共在南海争议地区修建人工岛和军事机场,国际舆论挞伐,十个国家的外长一致谴责中共。但对这家美国电台来说这件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原因是这家电台的背后老板是中共,它播出的大部分节目都受到中共的控制。

这篇报导也同时揭露像这样的电台在海外至少有33家遍及四大洲。报导里面提及了有很多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

横河先生,这篇报导因为在路透社用英文发表的,很多中国的听众可能对报导的内容不了解,您能不能把报导的内容先大概给听众介绍一下?

横河:是这样的,就是最早的时候在华盛顿地区,实际上是在维吉尼亚州有一家电台,这家电台就是快要维持不下去以后,就被另外一家公司买下来了。买下来以后他就把原来只有五千瓦的就扩展到了五万瓦,这个发射功率可以直接发射到整个华盛顿地区。当时他们在申请的时候并没有说这个会租给别人,后来这家电台绝大部分的时段就租给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叫作“环球东方”。这个环球东方有60%的股份是被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下面的一个全资公司控制的。这个广播的内容完全是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来控制的,内容也是从国际广播电台送过来的。这是他们调查的结果。

他们进一步的调查就发现,实际上在全球有三家公司和环球东方以相同的商业模式运作,就是说都是用国际广播电台的节目以当地电台的形式在播。这样被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控股的有14个国家的33个广播电台。这个报导出来以后就在美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美国司法部和联邦通讯委员会从第二天就开始调查,调查是不是有违法的行为。这个事情简单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这篇文章里面它主要是讲了中共对西方的媒体渗透,它举的这个例子是对广播电台的媒体渗透。那您能不能介绍一下中共它媒体渗透的其它各个方面呢?

横河:它对西方的媒体的渗透是全面的,它不仅是媒体,就是整个文化、宣传各方面,仅仅在媒体方面它其实有很多形式,而且持续很长时间了。就是说对外宣传渗透是中共的一个长期战略,只不过这一次是被一个西方的主要大媒体抓到了证据。其实华人社区对这个情况熟悉的很,中共媒体在这里的影响之广、控制之严,早就习以为常了。

这里有几个重要的时间点我想介绍一下。就是说在“六四”镇压以后,中共曾经花了几年的时间大力的去改善“六四”镇压以后中共的形象,这是一次大的推动。第二次它推动的就是在迫害法轮功开始以后,对西方的一个宣传攻势,这个是持续时间最长的,除了整体的战略部署以外,它有具体的一次一次大的行动,这是第二次。

第三次就是奥运以后,大概从2009年的1月份开始就搞了一个大外宣,这个大外宣一直延续到现在。实际上早在2001年的时候,美国的智库詹姆斯顿(Jamestown)就发表过关于中共对美国中文媒体渗透的一个调查报告。

中共官方认为对外宣传它主要是三大阵营,第一个是国内媒体,早期的时候就是国内媒体直接对外宣传,它认为这个效果不好;第二个就是藉助境外媒体;第三个阵营就是数以千计的海外华文媒体。这是三大阵营。那我觉得这个讲的主要还是指中文方面的,而不是英文方面的。

主持人:对,那这次它这个报导揭露出来的这个电台是英文的电台,那么中共通过这些英文电台,它想达到什么目标呢?

横河:根据这次《路透社》的文章,他们调查的时候发现,就是以这个《环球东方》的这个节目,《环球东方》在美国有15个电台,根据这些电台的广播,他发现有三种不同的口音,一种就是纯粹的中文;还有一种就是无懈可击的英文,就这个英文听上去跟美国的电台播的声音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区别;还有一种是明显带中国口音的英文。

他认为这是针对不同的受众专门设计的,中文的它是针对第一代新移民,就他英文不好,主要说中文的或者至少在家里面主要说中文的;无懈可击的英文它主要是针对第二代华裔,对中国有好奇心的,还有就是北京希望影响的西方人,这是两种。

他没有说这个明显中国口音的英文是对谁的,我觉得可能就是已经进入美国主流社会英文很好的中国移民,就是说当他听到带中国口音的英文的时候,他会有一种亲切感,潜移默化的就会受影响,我想可能主要是这样。

主持人:我们前面您刚才分析了就是中共对海外的英文媒体的渗透,提到了中文媒体,您刚才讲到说这个海外华人在中国城对这些情况是非常熟悉的,那您能不能具体的说一下,中共在海外中文媒体的渗透情况怎么样?

横河:对,我想介绍一下这个所谓中文媒体的渗透,所谓渗透就是中共自己不直接出面的,就是表面上看不出这是中共的。我们不谈那些公开的喉舌,像《中国日报》、CCTV、新华社等在美国、在世界各地都有,我们不算这个。

中共有一个“大外宣”的战略,在这个“大外宣”战略上面,它把海外的华文媒体是纳入国家对外传播战略整体规划的。就是它是把海外的那些独立的华文媒体,当作它自己的工具的,它已经把它当作工具了。

这里有几种方式,一个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詹姆斯顿,它2001年有个报告,这个报告的内容到现在其实还是有效的。它说有4种形式,第一种就是完全控制,就是中共单独控制的报纸、电台、电视,就是它自己完全控制的,这个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侨报》,《侨报》实际上就是中共自己办的。

第二种方法就是利用经济手段来影响独立媒体,去让他们把中共不喜欢的内容给删掉,这是经济手段,就是如果不删,你跟中国做生意就有困难。

第三种方式就是购买时段或者版面,就是它在电视台、电台租1个小时、2个小时,或者在某个报纸去买一个版面,还有一个跟这个类似的,就是对已有的国外的媒体提供节目或者是提供版面。

第四种就是派遣中共自己的媒体人到海外的独立媒体里面去工作,逐渐的影响它。

他在这里介绍了当时的4个报纸,第一个就是《侨报》,我们刚才讲了是完全控制的,另外就是《星岛日报》、《明报》和《世界日报》,这3个报纸在2001年的时候,它不完全相同。《星岛日报》和《明报》的老板都跟中共有密切的生意,所以《明报》的纽约分部的这些雇员他就认为,中共的纽约领事馆就是他们真正的老板,他叫做什么就做什么。

《世界日报》当时情况不太一样,《世界日报》当时正要开始扩展和中国的生意。当时它报告的例子,并没有说《世界日报》在新闻报导上受到多大影响,当时就说是纽约和旧金山的领事馆对他们施加压力不让他们给法轮功登广告。当时纽约分部已经屈服了,就是完全不登了;旧金山还没有完全屈服所以继续登,但是放在非常不起眼的、很后面的版面上。这是14年前的调查报告,今天的情况要比当时要严重得多,这是一个,就是Jamestown Report(詹姆斯顿报告)的这种模式。

另外一个就是整合这个世界华文媒体。怎么整合呢?从2001年开始,在中国大陆举办“世界华文传媒论坛”,这个论坛到现在已经办了八届了,每2年办一届。第六届是在重庆,就是薄熙来倒台之前办了一届,第七届是在青岛。这个世界华文论坛,就把全世界华文媒体,我想至少有70、80%拢络过去的,拢络过去以后每2年开一次会。这个媒体都是独立,为什么要把它统一起来?那就是受中共指挥了。

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在2009年在上海成立了国内机构发起的全球性华媒合作机制,叫做世界华文媒体合作联盟,这个就很严重。你在海外看到中文的报纸、中文的电台、中文的电视,有多少是不受中共影响的,是真正能被称作为独立的?

第三种方式,我所知道的供稿的方式,中共自己宣布全球80%的华文媒体接受中新社的供稿。就是你看到一个版面,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实际上这是中新社的稿子。

我记得当年休士顿有一家台湾人办的报纸,当时登了一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还认识报社里的人,就找他们去说,你为什么要登这个?他们马上就道歉了,说对不起整个版面都是从中国大陆送过来的,审稿的人疏忽了。就这么个情况。所以这种情况是很多的。

还有一个不包括中共公开的喉舌媒体,自己派遣,就是我刚才讲的《侨报》。《侨报》是国务院侨办出的。对中文媒体的渗透大概应该至少包括这些方面,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方式。

主持人:这次路透社这篇报导,它揭露出来是一个新的方式,它就是中国出资借一个西方媒体的壳,再重新运作西方媒体,但是它表面它并不出面

横河:美国之音把这个叫“借鸡生蛋”,实际上中共官方有一个通俗的说法叫“借船出海”,这实际上也是长期的策略。但是一般人,中国人看中文媒体比较多,因为看了也方便,很少有人全面去看西方媒体,所以对这方面可能不太熟悉。

比如《华盛顿邮报》,它有版面专门卖给中国日报,所以中国日报就在《华盛顿邮报》里面加了几张纸,这个纸就叫中国观察,但是它的排版、类型跟《华盛顿邮报》一模一样,它只是在上面说明这是付费版面。

主持人:但是可能它说的字很小,一般人根本就没注意。

横河:一般人是不会注意到,所以人很难区别加在《华盛顿邮报》里面的中国观察和《华盛顿邮报》自己的版面,当然很精通的人他一看到内容就能明白,但是大部分读者他不是那么精通,就像这种方式现在也是比较普遍。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让西方媒体自我审查、自我限制,这在中文领域是自然现象,只是西方人不知道。它(中共)说西方媒体归根结柢是一种商业运作,所以就能用商业利益迫使其就范,这是中共自己外宣战略里面明说的事情。因为外国公司老板他需要跟中共做生意,那你要做生意的话,你就必须要对什么进行限制,这以前也有很多例子。

像默多克打入中国的时候,他儿子莫名其妙就在一次会议上攻击法轮功,为什么呢?因为他知道这样可以讨好中共,那时候法轮功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些西方媒体在这方面,特别直接有商业利益的时候,那它可能会做一些自我限制,这种也是对西方媒体一种渗透的方式。

主持人:像您刚才介绍的这些情况,它要做那么大的计划,不管是在金钱上、人力上都要巨大的投入,那您觉得中共花那么大的代价来做对外宣传,它目的是什么呢?

横河:中共它跟别人不一样,美国它也搞对外宣传,就像美国之音,但是全美国只有一个美国之音、一个自由亚洲电台。

主持人:而且人非常的少。

横河:人非常少。但中共在2009年提出来投入450亿人民币,当时觉得这个数字很大,所以大家都去评论它、很关注它,但是其实这个数字很小,这是中共在对外宣传日常的投入之间,突然另外再加入了一笔钱。其实这个日常运作不只是450亿人民币,要多得多。

那它花这个干什么呢?中共历来都是搞宣传。像红军时期饭都吃不上,老在山里面跑的时候,20、30个人在跑,还得加3个人在旁边做宣传,那是中共的特点。它不是靠自己的价值观而是靠欺骗。大外宣就是欺骗。

我觉得有二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官方所说公开的,说是提高中国的形象,但是它实际上是要提高中共的形象,因为它整个捍卫中共的执政权,而不是中国的利益。不管怎么说它是一条。

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一条,很多人没有提到的,就是用中共的意识形态潜移默化的去改造世界。因为中共用共产主义思想或者是马克思主义思想,最终要建立一个共产主义,这是它从未放弃的目标。

这种的潜移默化的意识形态的方式和所谓提高中国形象是不一样的。提高中国形象是一种防卫型,好像说这个形象不好,所以我要保护这个形象,是防卫型。但是用意识形态去改造世界的话是进攻型。这二个目的都有,一般容易被人注意到的是第一个目的,但是实际上更重要、影响更大的是第二个目的。

主持人:在这篇报导里面,它说到表面上的西方媒体,它都是用中国或者中共报导的角度,或者用中共的稿子,《环球时报》它又说世界各个媒体互相之间提供新闻,那是常规做法。所以从《环球时报》的角度来说,这个案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您能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横河:我当然不同意,这个案子有很特别的地方。世界上的主要媒体它是独立于政府的,它的信誉是哪里来呢?是靠长期真实可信的新闻建立起来的,所以人家愿意向它们去购买新闻。新闻社它有新闻,人家报纸愿意去买新闻,因为它可靠,这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运作,它有个供需关系。

但是中共它并没有新闻,它是宣传;它也没有媒体,它是喉舌。它的东西是没有价值的,没有人会花钱去买。因此中共是付钱去提供这些所谓的新闻,别人提供新闻是可以得到钱,它是提供新闻同时还要付出钱去,所以它不是一个商业模式,它是一种宣传模式或者是一种政治模式。

当然也有多种形式,像我刚才讲的它购买别人的版面,这是一种,还有一种就是控股,像这次曝光的电台,或者以在中国的商业利益作为交换或者是诱惑。比如我刚才讲的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它实际上没有得到过实际的商业利益,就是一个诱惑,不着边际给你个希望,就足以使它让步了、就范了。还有很多的海外华文媒体,它们的老板在中国都有别的生意。

这是全方位的,等于是要中国的纳税人付钱的,把中共要推出去的东西推到世界去。还有一个要给经济困境当中的海外媒体注入资金,这也要花钱。

这是从媒体的性质、新闻内容还有经济手段来看,这个案子跟别人世界各国媒体互相提供新闻不是一回事。这案子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路透社抓到了环球东方公司在这件事情上可能涉嫌违反了美国法律。

主持人:那美国法律在这方面是怎么规定的呢?这个案子它本身违反了哪一部分?具体哪一些条款的美国法律呢?

横河:美国法律,有一个法律是由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由它来执行的。这个法律是禁止外国政府或者外国政府的代表,拥有美国的广播执照。美国的广播执照是很难拿的,外国人或者代表外国人是不能拿的,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原因不是很清楚。就是美国对广播电台的监管,要比对有线电视和卫星广播严格的多。

其实中共对美的卫星广播,还有有线电视中共的节目都是明打明的讲出来是中共的,美国也没有管过,就是美国的新闻自由是非常自由,但是你不能掩盖,所以这个法律可能会有人触犯了。

另外一个是外国的实体,包括个人、包括政府和公司,在美国的广播电台里面拥有的股份不能超过20%,而对美国电台的,而对美国电台的母公司拥有的股份不能超过25%。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对环球东方的股份拥有权是60%,超过了。这里有没有违法?还要调查。

还有一个可能违反的是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美国有一个外国代理人注册法,就是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你做的一件事情要影响美国政策的,或者要影响美国公共舆论的,代表了外国政府的利益,就需要注册成为外国政府代理人,不管你是美国人还是外国人,只要在美国境内要代理外国政府的利益,你就要注册成代理人。

现在所知道的是环球东方没有注册成中共的代理人,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和司法部要介入调查。是不是违法?要看调查的结果,其实还要看美国政府执法的决心。

另外,我觉得这件事情也给美国敲了一个警钟,就是以前有这个法律,有没有严格的执行?另外一个就是如果以前没有这个法律,现在因为形势的变化,有些东西是需要立法的,那就要去争取立法。

这个事情由路透社这样大的媒体把它报导出去,是有它的好处的。你像联邦通讯委员会就说在路透社联系他们之前,他们不知道有这样涉嫌违法的事情,因为他们没有受到过投诉。

这就给大家一个提醒了,华人社区大家都知道中共是渗透,那里面可能有些是违法的,尽管我们不知道哪些是违法的,但是你觉得这个不对你就可以去投诉,立了案,他以后就不能说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投诉了以后就应该由美国的司法当局去看有没有违法,这不是投诉的人需要担心的。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了是不是违法,这个报导里也提到了环球东方的董事长,他叫苏彦韬,他有一个说法,他认为美国人民有权利选择听什么和不听什么。他言外之意说他只是表达他自己的一个观点。这是不是就是指信息自由呢?

横河:他讲的就是指信息自由,美国人可以选择不听,我没有强迫你听。这件案子对美国政府而言,是有没有违法的事情;对公众而言,重点是透明度,就是说这个电台的真实身分是被中共控制的,而这个电台掩盖了这一点。

美国人民应该有一个知情权,知道你这个电台是干什么的。美国之音有很多节目它是代表美国政府观点的,或者代表美国价值观的,但它明说的,你听美国之音听一段话它就要说了:美国之音是受美国政府赞助。它从来不掩盖。

中共除了少数遍布全世界直接的喉舌以外,我说的少数指的是媒体的数量少,你比方说不就是《中国日报》、CCTV嘛!不是指覆盖面,覆盖面是非常广的。除了这些以外,它绝大多数都是在所在国注册一个当地的公司来作为掩盖。读者、听众和观众就在不知情的时候,不知不觉的被它的内容洗脑了,如果他不知道它的来源。这个我觉得是这个事件最重要的,就是说你欺骗了听众。

中共对伪装自己的身分是很在行的。我们知道中共中央宣传部以前叫做Propaganda Department,但这个,宣传在西方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名称,一听就知道是造假的,实际上就是造谣部,人家就这么认为。所以它就把英文改掉了,它叫Department of Publicity,就是像公关部一样,那宣传部跟公关部差太远了嘛。

另外,它把外宣办公室就翻成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Office。而且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外宣办”,它有另外一个伪装的牌子,外面的人知道的是“国务院新闻办”。实际上国务院跟新闻办没有任何关系,这个新闻办是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它掩盖是很在行的,但是问题是在美国这种掩盖有没有违反美国的法律?

主持人:这个报导里还提到了一个环球东方的经营问题,我们都知道办媒体是非常花钱的,特别是像这种当地的电台,其实每一个电台都存在一个生存的问题,因为现在互联网还有其它新媒体的介入。但是苏彦韬自己说他不需要广告也能够有经济来源,而且从2009年以来,他自己就积累了一千多万的个人财产。那么他这个钱是哪里来的?

横河: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就是他有没有外国政府注入的资金?除了控股以外。因为控股其实不是日常运作,这个钱要花光掉的,是要用掉的。日常的运作是谁注入这个资金的?很有问题。他的节目很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广告!你知道在美国,媒体没有广告是不能生存的。而且他电台是租的,他不是自己拥有的。在维吉尼亚洲华盛顿旁边的WCRW,每年的租金是72万美元;费城有一个电台也是他租的,是60万美元。

在美国有15个这样子已经被查到的电台,没查到还不知道。光是租金就不得了!再加上他自己在加州有一个制作室,他们自己还制作节目,那就雇用人员、制作室的租金、制作节目的花费那都不得了!这个钱从哪里来的?谁在支付这些开支?那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实际上是中国的纳税人、整个大外宣,得到好处的是中共,它是为了中共的政权服务的;还有依附于中共的、借用大外宣这件事情来为个人发财的。苏彦韬这个人他自己能够积累1,500万美元的个人财产,你想想看,还有多少人在利用大外宣在拿钱?而中国纳税人要为这个付帐单的。这是一个非常不合理的现象。

像中国的贪官,任何一个大项目都有很多人可以从当中得到利益,这个大外宣我相信也有很多人个人从里面得到了很大的利益,真正用在改善中国形象方面的钱,我觉得少之又少。所以大外宣这么多年,对于整个中国的形象,我觉得改变可能影响力非常小。

主持人:您刚才讲大外宣对改变中国的形象起的作用是非常小的,那是不是表示这个大外宣的做法,或者这个钱白花了,或者做法是失败的?

横河:有相当一部分是白花的,也是失败的。但是它另外还有一个用途,它把海外这么多的报导可以把它反馈到中国去,就说这是海外媒体的报导中国的情况,回到中国去欺骗中国的民众。这是它大外宣另外一个重要作用,至少在这个作用上,它可能还是得到一点结果的。

主持人:好,这次节目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能暂时讨论到这里。其实这个话题下面是有很多方面可以讨论的。我们中国人都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实,从今天讨论的这些情况来看,您听到的也许不是真实的情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