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透视中国危境的根源(组图)

2015-12-23 22:56 作者: 李唐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12月23日讯】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独立宣言起草人)曾说:“When governments fear the people, there is liberty. When the people fear the government, there is tyranny。(政府害怕人民,就是自由。人民害怕政府,就是暴政)。”网友在“围观”对审判浦志强律师叫好的海外水军时,愤慨地写下这句话。现下,五毛被围攻已成常态,那些犀利深刻之语不单改写网络文化,更让国人有了这样日渐清晰的认知---“不管邓系的后三十年还是毛派的前三十年都有个共同点:让人民怕政府。不断制造恐怖以维持暴政的土壤。”其实,只要细看就会发现,全世界只有这个政党,以荼毒本国国民为乐。不管是前苏联、波尔布特,还是盘踞中华大地的那个团伙。

斯大林曾说,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百万是个数字。没有比这句话更能代表共产党对生命和屠杀的看法了。自中共建政以来,到底有多少人被迫害或由于饥饿致死?

历代皇帝登基后会大赦天下,中共却正好相反,一上台就举起了屠刀。毛曾说,“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地杀反革命”。于是1951年中共中央下指示,除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杀得少的地区,特别是大、中城市,应当继续放手抓一批,杀一批,不可停得太早。”毛还批示“在农村,杀反革命,应超过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应少于千分之一。”以当时中国六亿人口计算,毛一道“圣旨”就有至少六十万人头落地。至于这“千分之一”的比例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却无人能知。

前《纽约时报》副总编辑索尔兹伯里曾多次访问中国,采访过赵紫阳、杨尚昆、薄一波等,他于1992年出版专著《新皇帝们:毛和邓时代的中国》(The New Emperors ∶China in the Era of Mao and Deng)。书中很多数字来自中共高层官员。1987年10月他在北京采访中共高干陈汉生时得知,在中央文革小组负责人陈伯达煽动讲话后的1967年12月26日那天,仅在北京东部,就有84000人被批斗,其中2953人被打死。陈汉生说,仅在广西,就有67500多人被打死。北京大兴,1967年8月26日及随后几个星期,125人被拖到街上批斗,22户全家被打死,300多人被迫害致死。


(网络图片)

前《纽约时报》驻北京采访主任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和伍洁芳(Sheryl WuDunn)合著的《中国觉醒了》(China Wakes)中说∶“据中共前公安部长罗瑞卿的报告估算,从1948年到1955年,有400万人被处决。”

从其建政到文革后期的大量事实显示,中共杀人不但要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而且要用十分残忍的手段。

不知多少读者看过雷震远神父的《内在的敌人》。书中记述的中共如何用暴行恐吓民众的情节,是任何有着正常思维的人都无法想像的。中共要求所有人包括村里的孩子们,观看13个爱国青年是如何被砍头的。在宣读了一些莫须有的罪状后,中共命令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教师领着小孩子们高唱爱国歌曲。在歌声中出场的是一个手持钢刀的刽子手。“刽子手是一个凶狠结实的年轻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来到第一个牺牲者后面,双手举起宽大锐利的大刀快如闪电般的砍下,第一颗头应声落地,在地下滚滚转,鲜血像涌泉般喷出。孩子们近于歇斯底里的歌声,变成了不协调杂乱的啼叫声。教员们想打着拍子将喧嚣的音调领上秩序,杂乱中我又听到钟声。”13颗人头接连被砍掉后,中共的士兵们一起对死者剖腹挖心,拿回去吃。一切暴行都是当着孩子们的面。“小孩子们吓得面孔灰白,有几个已经呕吐,教员们责骂着他们,一面集合列队返校。”此后,雷神父常常看到孩子们被迫去看杀人。直到孩子们习惯于血腥场面,甚至能够从中获得刺激的快感为止。笔者在一个文革记录片中看到一群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被“精心”编排的幼儿歌舞中,手拿棍棒、长矛反复做愤怒刺杀状,童真的小脸浮现出不置对方于死地不罢休的表情,看得我不寒而栗——那不是些应该只接触美丽、善良童话的幼儿吗!


纯真的孩子,从幼年起在心中就被种下仇恨。(网络图片/次仁多吉先生拍摄)

仔细回想起来,我们几乎人人都是在不断类似的仇恨教育中长大的。而整个社会在60多年彼此争来斗去的过程中,人性中的恶已经被放大到最大,妒忌、贪婪、自私、恶毒成为中国人生活的常态。今天社会一切黄、赌、毒的败像其实均来源于此,然后我们所有国人,又都变成了受害者,很多人还习焉不察。

文革中自杀人数也创下世界记录。世界历史上,从不曾有如此多的人在如此大的范围内,用如此多的法子结束自己的生命。仅一个陕西省,文革中自杀的中共党、政干部就有两千多名。作家巴金回忆道:“当时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看见一个熟人从高楼跳下,毫无同情,反而开会批判,高呼口号,用恶毒的言辞攻击死者。”对于后来被称为“浩劫”的文革,官方的统计数字是:“总的估计,因大量冤假错案受到诬陷、迫害和株连的达到一亿人以上。”

一直被中共说成“三年自然灾害”的三年大饥荒,实际上的自然年景是风调雨顺,大规模严重的洪水、干旱、飓风、海啸、地震、霜、冻、雹、蝗灾等自然灾害一次也没有发生,绝对是一场彻底的“人祸”。一手炮制了环江县水稻“亩产十三万斤”特号新闻的柳州地委第一书记贺亦然曾说:不管柳州地区饿死多少人,也要争个第一!有的民户被搜刮到仅剩藏在尿罐里的几把米。很多地区农民有粮也吃不成,甚至被下令“灭火封锅”。民兵夜间巡逻,见到火光就搜查、追捕。许多人连野菜和树皮也不敢煮吃,被活活饿死。笔者在农村的亲戚,就差点惨遭同样厄运。


“大跃进“中放卫星,闹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笑话,直接导致大批中国人活活被饿死。(网络图片)

当中国全国出现大批饿死人的时候,毛泽东还下令搞“反瞒产”运动,并出口粮食去支援亚非拉“兄弟国家”。在《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饑荒纪实》一书中,我们看到如下骇人听闻的数字:中国在三年大跃进期间曾饿死了3600万人,另因饥饿而少出生4000万人,仅就3600万饿死的人数,就相当于投向日本长崎原子弹所杀死人数的450倍,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的150倍。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为1000万,中国1960年一年就饿死了1500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七八年时间里的死亡人数为4000万—5000万,而中国,三年就死亡3600万。有来源说,在中共统治中国前长达2129年的历史中,因气候灾害而死亡的人数总共是2991万人,但在共产党统治期间,仅仅三年,饿死人数就超过中华民族两千多年自然灾害的死亡人数。可这三年却气候正常,没有战争,没有瘟疫。而据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估算,“当时饿死的人数在4300万到4600万之间。”


三年大饥荒,造成中国数千万百姓饿死,包括孩子。(网络图片)

接下来的六四屠城,特别是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民众的暴行,甚至出现不打麻药就摘除活人器官的惊天惨案,且杀人数量之巨令中共高层都惊呼“足以亡党”。不信你看,只要是共产党统治下的国家,几乎无一例外,都发生过大规模屠杀本国民众的滔天罪行。

由中共一手扶持的波尔布特红色高棉在柬埔寨仅仅维持了四年的政权。然而就在短短四年里,波氏在这个不到800万人口的小国里竟屠杀了200万人,其中包括二十多万华人。西哈努克国王的两个儿子被柬共杀害后,周恩来一句话,柬共便乖乖地把西哈努克送到中国。周恩来一句话可以救下西哈努克,但是对于柬共屠杀二十多万华人,中共却一声没吭!当时华人去中国大使馆求救,使馆竟然坐视不理。1998年发生的印尼大规模屠杀、强奸华人事件,中共还是不吭一声,不仅不救助,在国内还拚命封锁消息。似乎海外华人死活与那个政党毫无关系,甚至连人道主义援助都不予提供。

相同的,俄罗斯学者普遍认为,前苏联大清洗中被镇压人数是2000万人,超过当时全苏总人口1.9亿的1/10。一些人甚至只因在集体麦田里揪了几穗麦子,就被关进劳改营达10年之久!

1942年8月14日,斯大林在同丘吉尔的谈话中透露,集体化期间仅“富农”死亡人数就达“几千万”。以下是丘吉尔在其回忆录中的记录:

丘:“请你告诉我,对你个人来说,这次战争的紧张情况是否像贯彻集体农庄政策一样?”

斯:“不,不,集体农庄政策是一场可怕的斗争。”

丘:“我认为你一定感到不好办,因为你要对付的不是几百万贵族或大地主,而是几百万小人物。”

斯大林举起了双手,“几千万哪,那是可怕的。一直进行了4年。”

丘:“这些人就是你们所说的富农吗?”

斯:“是的。”

丘:“结果怎样呢?”

斯:“他们大部份都为农民所痛恨,被他们的雇农所‘消灭’了。”(《文史参考》)

由于篇幅所限而无法列举的众多史料,相信不少朋友均有耳闻。但不知你是否发现,这个政党不仅喜欢杀人嗜血,而且更冷血的大量杀戮本国国民。就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人,也只杀他的敌人,而非本国人。不仅如此,中共几十年来还制造出了对人性的漠视氛围,让我们的后代食用毒奶粉这类事也成为不足为奇的常态。现在的自然环境更可归纳为“国在山河破”。我们十三亿国人,在中华大地五大水系几乎被摧毁的今天还能存活多久?长江黄河的大面积断流和严重污染,让我们离那天还有多远?

在共产党文宣机构的刻意掩盖下,很多读者可能从未听说过:共产党创始人马克思,不仅不是后人标榜的“唯物主义”者,而且是撒旦教徒。撒旦就是魔鬼,其教徒需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并永不做好事。马克思和家人、朋友的通信,记录了这一事实。1837年11月10日他在给父亲的信说:“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他还写过:“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筑倒塌了。很快我将紧抱永恒,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马克思还喜欢复述哥德的《浮士德》中恶魔梅斐斯德(Mephistopheles)的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马克思还强调“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

和马克思一起建立了“第一国际”的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Mikhail Bakunin)也写过:“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恩格斯在未与马克思共事之前,在《The Magyar Struggle》一文中指出:“马克思,这个假装为无产阶级而战的人,把这个阶级的人称为‘蠢蛋、恶棍、屁股’。”

如果一切真实不虚,那么由撒旦教徒制造并进入古老中华大地上的那个政党,会把中国人带向何方?

在5000年历史长河中,神一直眷顾著中华民族。我们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今天依然强烈的吸引著西方世界,并受到他们的学者和成功人士的推崇。历史上国人始终信仰神佛,圣贤、将相、文人和皇帝进入修炼之门的比比皆是。其实现在中华民众还是内心相信冥冥中有天意。所以在年关,我们依然会为家人祈求健康和平安。神真的依然在护佑你我,并会帮助那些秉持内心良知,在善恶间选择善念的人度过危难。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去寻找真相,并遵从善去选择,不管有无信仰,都应尽早抹去自小发过“把生命献给某党”的毒誓,以解脱它对自己的控制。待这个时代的篇章揭过之后,你会庆幸自己,因遵循生命深处的强大善念而走进未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