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揭开中国史上最大上访“四二五”迷雾(组图)

2016-04-23 18:00 作者: 李甄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6年04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李甄综合报导)1999年4月25日部分法轮功修炼者来到北京中央信访办反映情况,震惊当时的中外媒体,被称作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的425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也叫中南海事件。

当时中办、国办信访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对于此次上访的事件发表了“公告”,在“公告”中称此次上访者在中南海周围“聚集”。

4月28日,北京各报均转载了这个“公告”。7月中旬民政部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

8月13日《人民日报》载文将4月25日的上访改为法轮功修炼者“围攻中南海”。一年多以后,即2001年1月7日,《人民日报》评论文章又将此事升级为“冲击中南海”。

从“聚集”到“围攻”再到“冲击”,这短短四个月不到的时间内(4月28日至8月13日),中央报纸如同变魔术一般,把一个上访事件变成推翻政府的“冲击中南海”。那麽实际的事实又是如何呢?

时至今日,时间已过了17年,《看中国》精选过去所刊登的文章推荐给大家,带读者再度重温那样一个重大的历史时刻,让我们拨开迷雾把歴史的镜头拉回到4.25现场,看看当时的人们及中外媒体又是怎么说的。


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至中南海的信访办上访,把盲道都让出来,过程秩序良好,城市交通井然有序,和平善良地等待结果。(网络图片)

源起:4.25上访起因于天津一家杂志对于法轮功做了不实报导,当时天津法轮功学员请该杂志更正,但是结果导致了1999年4月19日到4月23日几十位天津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殴打和关押,当其他学员前去了解情况时,则被告知“若要人去向北京中央反应吧!”当这些消息传出后,引起邻近周围几个县市的法轮功学员的震惊,于是他们纷纷做出了到中南海上访的举动。

他们悄悄的来 默默的在一旁等候

现旅居英国的谢卫国博士,当年是清华大学的研究生,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他表示:1999年4月25日,我如往常一样早上5点55分到清华小树林学生炼功点炼功,当我听到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天津法轮功学员,我决定上访,我与另外几位清华学生骑上自行车直奔中南海信访办。

早上8点,我们到达中南海,我们看到许多条路的人行道上已经站了很多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由于来自不同地方,周围许多学员都互相不认识,我们都不聊天,每个人都默默的看着书。

公安人员指挥“包围”中南海?

随着当时人潮的聚集,警察们开始带领着法轮功学员进行疏导工作,有的从北往南走、有的从南往北走,将中南海围了起来。

据一位4.25的当事者投书《明慧网》提到:我们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下,刚看了几页书又有几个警察过来喊:“起来!起来!跟我们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长在那里接见你们。”于是我们跟着警察从南往北走,走了不到200米远,就看到对面也由几个警察带领着学员从北往南走来。当两队学员接近时,就让我们原地坐下,……当时我们觉得员警就是做普通的疏导工作,就听从他们安排的站。而且我们站的时候还都主动把盲道让出来,为的就是不给民众或者政府造成麻烦。

而根据一位参与执勤的警察回忆,4月25日早上,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从四面八方涌向市中心。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门的各个路口拦截他们,后来由警察带路,把人疏导向中南海,最后形成了“所谓围攻中南海”,其实他们是来信访办的,是警察安排的“包围”。


1999年4月25日,逾万法轮功学员北京井然有序和平上访。(网络图片)

朱镕基带他们走进了中南海

后来朱镕基总理出来挑选了三位学员带他们进入中南海,了解他们上访的心声。

目前住在纽约的法轮功学员石采东先生,99年4.25时正在中国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他回忆那天朱镕基总理带他走进中南海的经过:

4月25日早晨七点半我到了府右街北口。附近街道两边和小区里站了许多学员,大家或站、或坐,有的手里捧著书在看。人虽然很多,但既没有阻塞交通,也没有喧哗声,秩序井然。

因为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连国务院信访办的门在哪里都不知道。到了八点多,正往前走,忽然身后人群中响起了由稀而密的掌声,在清晨的宁静中显得清脆。我回头一看,朱镕基总理和几个工作人员正走出对面的大门(原来我刚才经过了中南海的西门),朝我们走来。

朱镕基总理大概已经得知法轮功学员上访,当时大声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谁叫你们来的?”站在他面前的学员不少是从农村来的,大多没有发声。“你们有宗教信仰自由嘛!”他接着说。

“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我们来反映情况。”人群中有学员回答道。“你们有什么问题,你们派代表来,我带你们进去谈。”朱镕基总理停了一下,接着说,“我也没法和你们这么多人一起谈呀!”

朱镕基总理让选代表进去反映情况。但是大家都是自觉来的,甚至彼此大多不认识,也从没有想过要选代表。“你们有代表吗?你们谁是代表?”他又问。这时我已到了距离朱镕基总理不过两米的地方。“朱总理,我可以去。”我首先自告奋勇地从人群中来到他身边。“还有谁?”朱镕基问。“我!”“我!”“还有我!”……这时大家纷纷举手。学员们个个都想进去反映情况。

“人不能太多。”朱镕基在站出来的学员中指了我们先站出来的三个人。朱镕基转身带着我们朝南海西门走去。他边走边大声问道:“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

可是我们没有接到他的批示,中间不知被谁给截住了。

他们静悄悄的离去 地上不留一片纸屑

最后到了晚上,朱镕基总理让天津公安放了人,并且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而原本默默在一旁等候消息的法轮功学员收拾好周边环境后,也静静的离去。

石采东先生表示,当时朱镕基总理找来信访局负责人、公安部、国安部、国务院办公厅负责人听我们反映情况,到晚上天津公安放了人。事件解决之后,学员们静静离去,时间是当晚10点。

而当年是清华大学研究生的谢卫国先生也提到他们在周边的情况:晚上,我们得知朱镕基总理将会妥善处理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学员的事件,我们收拾好周围的垃圾(包括警察扔在路上的烟头),然后各回各家。

谢卫国先生说,当时在场的一位女警察很受感动,她说从没见过表现这么好的上访人,几万人在那待了十多个小时,走后地上乾乾净净的。

而当时也有许多行人驻足惊叹:“中国有希望!”。好些当地居民对他们说:“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见过,有哭的、喊的、闹的、打的、往里冲的,从来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看到这样的场面,这辈子真是没白活。”

警察有备而来 最后和平收场

不过,当时警察似乎是有备而来,不仅出动了众多的警察,路上也不断地有录影车穿梭拍照。最后这一场聚集上万人的上访,并没有任何挑衅与示威,而以和平收场落幕。

根据当时在现场的法轮功学员描述称,在4.25当天,公安武警的录影车不断在府右街上出现,不停地录影拍照。公安和武警是公开录拍,还有很多便衣偷偷录拍。有些便衣还到法轮功学员队伍中,只要见有人说什么,就凑上去听。

该学员的一个邻居在北京某医院当医生,第二天(4月26日)这位邻居就告诉她,她们医院昨天被武警奉命临时紧急征用,所有病房晚饭前全部腾出,并准备了大量外伤医疗用品,说有紧急任务,还有她好几个同学所在的几家医院昨天也都接到这样的命令并做好准备。实际上那天出动了北京和周边地区所有派出所公安局国家安全局的全部警力。

虽然公安武警的全力出动,却无法采取镇压的行动。《联合晚报》于1999年4月30日的话题新闻就进行了这样一段描述:很难令人想像,六四民运10周年的前夕,包围中南海的,不是要求民主人权的年轻学子,而是数以万计修持气功的“法轮功”弟子。这群法轮功弟子并没要求中共当局要做什么高层次的体制改革,只要求“合法地位”与“宽松练功环境”。他们和平静坐,不搞对抗,不向任何当局的权威挑衅,导致公安武警完全无从取缔镇压。

4.25上访 海内外震惊与关注

而此次事件,在当时的中国,是非常特殊的一件事情,引起海内外的关注与报导。

1999年4月26日,《联合报》驻华盛顿的记者林宝庆做出了以下的报导:法轮功会员和平集会美国务院肯定,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欢迎中国大陆民众得以履行国际认可的和平表达意见及集会的自由。美国国务院并指出,北京当局的节制,及中共国务院官员允诺会见,使得此集会得以和平、迅速的结束。

美国国务院也强调,中共国务皖今天向西方新闻媒体发声明指出,政府从未禁止气功活动,而“不同”的意见应经由适当管道解决。

同日,《联合报》[大陆新闻中心/台北报导]也提到,由旅居海外的大陆民运组织组成的“中国民运组织海外圆桌会议”昨天发表声明,肯定中共总理朱镕基在处理北京“法轮功”群众请愿事件中的态度。

声明中指出:中共要求维护社会稳定,人民和信徒要求修练的自由,两者并不矛盾。“法轮功”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共的宗教政策,其主导思想是政府要控制宗教,阻止民间宗教的正常发展壮大,害怕宗教威胁到中共政权统治。这使政府和人民站在对立面。呼吁中共当局,改变宗教政策,顺应人民的要求,把宗教引导为社会的健康力量、稳定力量。

就因为此次事件,世界大媒体开始聚焦法轮功。《纽约时报》,亚洲《时代》周刊等媒体纷纷采访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更多国际媒体也大幅报导和刊登采访文章。

这震惊中外,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的4.25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国际社会评价说,事件双方所表现出的和平理性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的。

和平上访变调成为“围攻中南海”

但根据几份中共外流的官方密件显示,4.25当夜,江泽民就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指控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源于绝密文件:中办发电[一九九九]十四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

6月7日,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声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该文件于6月13日在中共内部秘密传达(绝密,中办发电[一九九九]三十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的通知”)。

紧接着江泽民在7月19日的高层会议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缔法轮功。20日就在全国展开逮捕法轮功学员行动。

而这场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大事件,也于8月13日《人民日报》载文中将原本4月25日的上访变成了法轮功修炼者“围攻中南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