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领袖”的芦林一号别墅和睡衣(组图)

2016-05-11 12:30 作者: 李悔之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5月11日讯】近日,我一位几十年的老友发来一张图片,并留言道:“为何总是对“伟大领袖”说三道四?中国历史上能找第二个像他那样“伟大英明,那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的人吗?看看老人家穿的睡衣吧,打了几十个补丁还穿,别说一国之主,老弟你一家之长能做家吗?做人要讲良心啊。“


“打补丁”的睡衣图(网络图片)

看了老友的留言,又想起了“朋友你是喜欢哭来还是喜欢笑”那首歌。没错,我曾经也一直也认为:连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也没放眼里去的“伟大领袖”,是中国上下五千年无人能与之比肩的“千古雄主”。但,拿领袖一件打了几十个补丁的睡衣来证明什么,却很幼儿园小朋友见识——我邻居的小明这些年买牛仔裤,如果裤身上没十几个洞的,倒贴钱他还不要呢。

老友跟我谈“伟大领袖”的睡衣,我就谈谈“伟大领袖”的别墅吧:

上月12号与博客中国几位笔友游览庐山,当来到“芦林一号”野墅游览时,被门上方电子屏幕上的一行字震惊了:

毛泽东同志故居,建于1960年。1961、1970年毛泽东同志曾在此工作、休息。”


(作着拍摄)

四年前上庐山时,并不知道伟大领袖在庐山还有“芦林一号”别墅。所以没前来游览。眼前一行字,着实让人震惊......张开大眼揉搓眼睛再三细看,发现上面的字确凿无疑后,双脚如同被灌了铅一般久久迈不开步子,一股隐隐刺痛在心头涌起……。

稍稍熟悉中国当代史的人都会知道:1959、1960、1961这三年,用“主旋律”的话来是是我国“严重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用民间的话来说,是“三年大饥荒时期。”暂不谈“三年大饥荒”,先看看“庐林一号”别墅有多大:


别墅大门(网络图片)


别墅大院(网络图片)


通往主建筑的通道(网络图片)


长廊一侧(网络图片)


内走廊一角。天井四周都是走廊(网络图片)


挂满字画的走廊(作者拍摄)


会客室(网络图片)


与卧室相连的卫生间(网络图片)

五十年前,修建如此宽敞、气派的别墅,要花费多大人力、物力、财力?如果是“大平盛世,”六七亿人口泱泱大国,一国之尊要修建如此行宫实在不算什么。问题是:1960、1961恰是三年大饥荒期间。如果将这些物力、财力用在赈灾,能减少多少人“非正常死亡”?

乌有之乡的毛迷们或再三咬定:“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各地为伟大领袖修别墅是“无耻的造谣!”或认定:纵然有地方造别墅,也是伟大领袖不知道的情况下而修的。但,电子屏幕上”1961、1970毛泽东同志曾在此工作、休息"的红字,再也明白不过地将真实的情况告诉了人们。

这时,有年轻人或许会说:“三年自然灾害”真的饿死人了吗?乌有之乡的人说是造谣啊。还有人说饿死人是苏联逼债造成的……

确实,乌有之乡的“革命群众”一直不承认三年大饥荒的历史事实,有一位毛迷就曾气势汹汹地质问:“说三年自然灾害中饿死多少人,你看见了?怎么你父母没饿死又生下你了?”——遇到如此特殊材料做成的人,如果没优秀运动员的心理素质,还真的会呛得吐血三升。

先谈所谓“自然灾害”:近二三十年间,太多气象学家根据当年的气象档案和资料,得出了1959、1960、1961三年间我国是风调雨顺之年的结论(详见腾讯评论《风调雨顺的三年-1959~1961年气象水文考》http://view.news.qq.com/a/20100405/000022.htm)。

另,1961年4月到5月,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亲自在湖南农村进行了为期44天的考察。这期间,他广泛了解“五风”(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风和生产瞎指挥风)的危害和农民生活的状况,“寻根究底”,得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结论。

将饿死人归咎于“苏联逼债,”是五十多年间一直盛行的说法。如此说一点也不奇怪,当年举国吃不饱肚子也好,遇到一切困难也罢,都是阶级敌人和帝修反暗中破坏的结果嘛。不过,近二三十年不断有学者撰文指出:“三年困难”时期,苏联不但没有”逼债“,还主动提出中方可推迟还债(详情且看和http://www.lszj.com/zhongguoshiji/14602.html

“三年大饥荒时期”期间究竟饿死多少人?甭说精确到百位、十位数,就是精确到百万位,也是个极大的难题。为何会如此?新华社高级记者、原《农业日报》总编辑张广友先生所说,当时连“饿死人”这样的说法都不让提,怎么可能去统计死亡数字呢?

正因为死者都是“病死”的,所以后来一些学者专家们,便根据1953,1964,1982年仅有的三次人口普查的资料,加上其它参考数据进行推算,来估测三年大饥荒中的“非正常死亡”人数。1985年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60年比1959年,全国人口减少1000万。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载:“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人口减少1000多万”。

但丛进先生在党史专著《曲折发展的岁月》认为:"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在四千万人左右”,书中说:“按照当时出生与死亡相抵后2%的人口净增长率推算,正常情况下,1961年总人口应比1959年增加2700万人,两者相加,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4000万人左右。”

1989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科学院国情分析研究小组所著的《生存与发展》一书认为“按保守的估计,因营养不良而死亡约1500万人”。

1994年红旗出版社出版、吕廷煌所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一书,在“大饥荒”一文中说:"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四千万人左右。”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李成瑞发表的《“大跃进”引起的人口变动》中计算,非正常死亡人口是2158万人。

四川省原政协主席廖伯康曾经表示,大`饥`荒四川“死了1000万人”,这个数字与载《中国人口科学》上海交大曹树基教授的研究结论940万相吻合。

根据《张恺帆回忆录》,安徽全省1959年至1961年实际死亡人数是548万,除去正常死亡数、逃亡及失踪数等,安徽饿死约500万人。浙江的非正常死亡14.1万人。

根据丁人卜的《难忘的岁月——安徽省无为县共产风史录》,无为县1958年到1960年三年,全县982979人口中,非正常死亡和饿死了320422人,百分比为30.6。

根据张广友《抹不掉的记忆——共和国重大事件纪实》中,援引山东省一位领导1960年的大会讲话内容“山东省过去(1957年)人口为5500万,不到3年的时间,现在(1960年冬天)还有5000万,减少了500万。”

数字太枯燥,但为了让更多年轻人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是必须列举。

正因为如此,看到占地面积如此之大,建筑如此豪华的“芦林一号,”心中难免涌起太多浮想,一股刺痛涌上心头久久难于消退。然而,“芦林一号”只是地方大员同时期为毛领袖建筑的一幢别墅——数百公里外的韶山滴水洞别墅,无论是规模还是占地面积,都远超“芦林一号”。

1959年6月,“伟大领袖”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来到了滴水洞口的韶山水库游泳,兴之所致,随口对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说:“小舟,在这个山沟里修几间茅房子,我老了来住一住。中南局有些小型会议……”

滴水洞别墅始建于1960年,“几间茅房子”究间修得怎么样,且看滴水洞别墅的几幅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修建如此“茅屋”,究竟花费了多少银两?如果将这些银两用来赈灾,能减少多少人“非正常死亡”?

作为一个经历了无数苦难和灾难的民族,揭示、追寻历史真相,目的是为了铭记教训,防止类似悲剧和苦难重演,而非廷续仇恨。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原因,仅仅过去几十年,太多浸透着苦难血泪的历史真相便被封灰和风所掩没了。为了对后一代负责,也为对当下负责,将被颠倒、扭曲或被尘封的历史还原本来面目,就显得极其重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