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马克思主义是西洋糟粕(图)

2016-06-07 09:17 作者: 杭州伊萍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2/02/20130202104930965.jpg
马克思在伦敦的墓地。(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6月07日讯】中共拒绝在中国实行民主的借口是,民主是西方的东西,不适合中国,中国一定要坚持中国特色。可是,在中共的所谓“中国特色”里,最核心的,指导全国人民思想的唯一官方意识形态,却是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这个西方货,连西方都不适合,不知为啥,中共却硬是要认定它适合中国。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清楚,坚持“中国特色”不过是个幌子,中共拒绝民主的最根本原因,是为了永葆红色江山,为了保证中共一小撮权贵集团永远在中国掌权。

那么,被中共尊为中国国教的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我不是理论专家,对主义没有深入研究。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受党国教育长大的人,马克思主义的一些主要观点我也曾经倒背如流(考试要用,没办法)。今天,我从常识的角度,对那些我们从小被一遍又一遍灌输的几个马克思主义的主要观点,来做一一的反思。

我记得(并经网上搜寻核实),马克思主义的几个主要观点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比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公平;阶级矛盾是社会的主要矛盾,阶级斗争是社会进步的动力。

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观,我曾专门写过博文批驳。我认为,人与动物之根本不同,在于人有思想,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归根结底,是人类思想的发展史。人类的每一次经济大飞跃,都是人类思想飞跃的结果,而决定人类思想的,往往是上层建筑。所以,应该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而不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上层建筑的进步,就不会出现思想的进步,没有思想的进步,也就不可能有经济基础的进步。猴子世界永远不会有经济基础的进步,因为猴子世界没有思想,猴子的经济基础再丰富,吃得再饱,也不会出现上层建筑的进步,进而也就不可能有经济基础的进步。中国近代史上,就有一个证明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有力例证。中共统治中国的前三十年,中国的上层建筑把资本主义看成是大毒草,要斩尽杀绝,人民穷得连饭都吃不饱;中共后三十年,上层建筑信奉白猫黑猫论,给人民经济自由,允许人民走资本主义道路,结果短短几年,人民不仅吃饱了饭,还买起了奢侈品。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另一个有力例证来自中国的近邻-南北朝鲜。朝鲜分裂成南北两国时,两边都具有同样虚弱的经济基础,但经过六十多年的发展,南韩如今成为世界上最富有国家之一,而北韩则跻身于当今世界最贫穷国家之列,造成这种巨大差别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南北韩两国的上层建筑之截然不同。

马克思主义另一个著名观点是,资本家是剥削阶级,他们获利赚钱是通过剥削工人劳动的剩余价值而得到。在马克思的眼里,有创新思想,有市场眼光,有组织管理能力,有敢于冒险的勇气,等等,这些资本家所拥有的软实力,都不值钱,值钱的只有工人机械重复的体力劳动。马克思不明白商品的价值从何而来,不知道商品要有价值,必须有市场研究,有创新,有规划,要寻找买方,要组织生产,要合理标价,还要建立信誉,更要承担失败的风险,没有这一切,你重复机械地傻干再多的活,也不可能创造价值。马克思对经济如何运作毫无概念,他或许到工厂去参观过几次,看到工人在机器边干活,资本家却坐在办公室里,看到产品在工人的手中最后做出来,却不懂得这一切的背后,需要多少的思考,计划,组织,和管理,自以为然地得出一个荒谬的结论:资本家赚钱是通过剥削工人劳动果实所得。

马克思不懂经济,却给他幻想中的完美世界开出了一副经济灵丹妙药,那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体制。在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一切资产归集体所有,生产按需求规划进行(计划经济),分配则按劳动付出分发,与产品是否赚钱以及赚钱多少无关。计划经济有多不实际,多失败,我想我也不用再费神阐述了,很多中国人亲眼看见过亲身体验过计划经济的惨败。马克思设想出的这个社会主义公有制,初衷是为了消灭剥削,消灭不公平。他认为,资本家之所以能够剥削工人,是因为他们拥有生产资料,因此,只要消灭了私有制,把生产资料归公,也就消灭了剥削,天下从此公平。可是,马克思的公有制经济,在实际操作中,最后结果却比私有制经济还要不公平。在私有制制度下,资本家靠软实力成为富有阶级,而在公有制制度下,当权者靠枪杆子,靠权力,成为特权阶级。公家这种抽象概念是不可能实际支配生产资料的,公有在实际操作中必然变成官员支配资源,变成官有。私有制下的资本家未必是剥削者,而公有制下,谁权大谁占有多,官家成了十足的侵占人民财产的剥削者。所以马克思主义不仅没有消灭剥削,恰恰相反,它创造了一个更赤裸裸,更凶悍的剥削阶级。

中国人里有一种误解,认为是马克思首先提出社会主义,西方国家如今给人民提供社会福利,注重劳工权利,政府给底层人民提供更多帮助,是马克思的功劳。有人说,马克思主义虽然在共产主义国家失败了,但西方人民从中还是得到了益处。我不知道这些说法是不是中共马列主义研究所研究出来的结论,不过,不管是谁得出的结论,这些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西方现代社会主义思想最早出现于十八世纪,到马克思生活的十九世纪,社会主义已经分支为各种流派,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不过是社会主义诸种流派中的一支而已。而社会福利在英语中叫做Welfare,和Socialism(社会主义)不是一回事。欧洲国家在传统上,过去一直由教会为穷人提供各种Welfare,到了十九世纪后期,随着世俗社会的发展壮大,政府越来越多地承担起救济责任,国家福利制度逐渐在西方普及,所以,福利制度实际起源于传统的教会救济。至于注重劳工权利,应该是来自西方的人权运动。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工权利,远比马克思主义国家的劳工权利有保障得多,可见一个不合理的主义是没有能力给人民带来权利和利益的,要消除剥削,创造更公平的社会,只有靠给人民以普世人权。

马克思主义是社会主义流派之一,它与其他社会主义流派的最大差别在于,马克思认为,阶级矛盾是社会的主要矛盾,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是走向进步实现社会主义的必要手段。马克思主义的最危险之处,就在于提倡一个阶级用暴力革命来推翻另一个阶级,以实现社会主义。如果社会主义不是通过暴力来达到,而是通过说服人民,由人民自愿投票选择来达到,那么,社会主义一旦失败,人民就可以和平地放弃社会主义,选择走另外的道路。用暴力来实现,会造成哪怕主义失败了,当权者的权力却依然不倒,因为他们可以靠暴力来维持。暴力革命加公有制,更是雪上加霜,不仅权力靠暴力来维持,而且权力可以直接用暴力强夺人民的财产。

夸大阶级矛盾,把阶级矛盾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是马克思主义的另一大危害。这种用阶级矛盾来混搅是非的思想,对社会的毒害性非常大,会使人们丢失良知,丢失正确的是非观。比如中国人从小只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缺乏普世的人性价值观教育,造成大多数中国人连基本的是非对错都缺乏判断能力。在正常国家(比如美国),人们判断事物的标准,不是以阶级来区别,而是以是非对错,以正义还是邪恶来划分,不管来自哪个阶级,对的,善的,正义的,就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错的,恶的,非正义的就会被大多数人抵制。社会的进步应该是真善美战胜假恶丑,正义战胜不正义,而不应该是穷人战胜富人,或富人战胜穷人。

另外,我还常常听到这样一种说法,说中国人民比较容易被共产主义吸引,六十多年前是中国人民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让共产党上了台。这也不符合历史事实。六十多年前,共产党与国民党打内战,争夺权力时,许诺给人民的不是共产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给知识分子许诺民主自由,给农民许诺田地。共产主义思想,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共产党在苏联的帮助下获得权力之后,通过共产主义思想改造,通过洗脑教育,强加给中国人民的。

总之,马克思主义是不符合人类社会实际的歪理,是违反人性制造邪恶的毒药,是被苏联带路党-中共强加给中国人民的西洋糟粕。六十多年来,这个洋垃圾被中共捧为指导全中国人民的唯一思想基础,成为中国人人人从小必须学习的唯一思想体系。看当今中国,领导水平低下,人民思维曲扭,社会更是怪象乱出,中国人再有钱,也让正常国家人看着觉得奇怪另类,追根究源,问题之一就出在这个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上。中共死抱着马克思主义,这个到今天除中国朝鲜古巴外世界上没人要的垃圾不放,还硬要说是“中国特色”,好像中国特色就是捡没人要的垃圾似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