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出战神戚继光的抗倭英雄,死后却被抹黑(图)



唐顺之。(网络图片)

十六世纪东亚战场上公认杀招,当属大明戚家军的鸳鸯阵。

十二人一组的古怪队形,群狼般沉默碾压上前,管他倭寇鞑虏,敢冲大明呲牙,一概遇魔杀魔!恐怖杀伤效果,如戚家军主帅戚继光临终前的强音:南北水陆大小百余战,未尝一败!

但高调的戚继光,每当被人夸这鸳鸯阵时,却常十分低调:不是我原创的,多亏一位高人点拨。

以戚继光《纪效新书》回忆:早年戚家军初建,碰上倭寇却伤亡惨。正憋屈时,一位高人飘然而至,传他兵法武艺,令他幡然开窍,悟出鸳鸯阵,这才横扫南北,天下无敌!

这奇幻如武侠小说的桥段,等戚继光说出高人名号,闻者清一色信了:他?合理!

这位高人,正是大儒王阳明心学第三代传人,明代文武全才的传奇宗师:荆川先生唐顺之

一、王学传人,直言谏帝遭贬官

唐顺之,字应德,号荆川先生,正德二年(1507)生于江苏常州。

但凡这类宗师级人物,早年都少不得磨难。典型阳明心学缔造者王阳明,官宦家庭出身生活无忧,却还是在科场上碰个灰头土脸,当了好些年落榜生。

但类似事放在唐顺之身上,却是好到惹人羡慕:同是官宦子弟,二十二岁(嘉靖八年)中会元,接着廷试二甲头名(全国第四),成了亮眼官场新星,仕途也接着顺,虽说几起几落,可还是顺利进了翰林院,又做了太子朱载壡属官,等于进了升官快车道,十分春风得意。

但是,他此时的内心,却是相当痛苦:虽说是官宦子弟,可他却是个纯真热血青年,从小树立了匡扶社稷的远大理想。谁知进了官场,赶上“大礼之争”的年月(是指发生在1521年到1539年间的一场规模巨大、旷日持久的在皇统问题上的政治争论),听的看的全是掐架,深信的圣贤道理,半点也用不上。毁三观的次数多了,竟也消沉迷茫。

就在这迷茫年代里,一位铁杆老大哥,却轻松把他拽出来:同科状元罗洪先。

在一直心气高的唐顺之眼里,罗洪先是个神奇人,科考是状元,且还文武全才。多憋屈的事情,他几句话就所开朗。被开解了很多次后,唐顺之也好奇了:你就比我大三岁,咋这么厉害?结果问出一个醍醐灌顶的答案。

罗洪先告诉他:自己十五岁那年,得到一位圣人的著作,此后精研十年,总算小有成就。这部著作叫《传习录》,它的作者,正是传奇圣贤王阳明。

在满腹的好奇中,唐顺之也开始读《传习录》,竟也是击节叫好。然后在罗洪先牵线下,开始走进这个新学派——阳明心学。先和好些弟子们往来,又参加了心学的讲学,就好似身入了奇幻风景般,真个流连忘返,也终于做出了决定:扎根!

他拜入了王阳明弟子王畿门下,成为阳明心学第三代弟子。唐顺之后来感慨:就是在接触心学后,他才知道圣贤的道理,原来可以这么近;人与人之间,还有这样的平等思想交流。成为其中一员,真心很幸运。

但打击也突然来了。嘉靖十九年(1540年),身为太子东宫官属的唐顺之,大胆苦劝嘉靖帝,劝嘉靖帝不要沉迷炼丹修道,结果把嘉靖帝惹得暴怒,一下将他贬官为民。辉煌的仕途生涯,顿时全数清零。

虽说骂皇帝在明朝不稀奇,可放在唐顺之这时,却真叫罕见。嘉靖帝出名暴脾气,先前就有御史杨最上书劝说,结果被活活打断气,有这前车之鉴,唐顺之却依然上奏。这是真勇敢。

如此勇敢,也令唐顺之成了当时名震京城的刚正人物。当然好些人也暗自惋惜:不管这时多红,他的仕途路算是彻底结束了。才三十三岁年纪,就只能回家收几个徒弟,写两本回忆录,后半辈子养老去了。

养老?属于唐顺之的传奇,这下才刚刚开始。

二、刻苦修身,为保家国再出山

罢官回家的唐顺之,这以后隐居在阳羡山里,以他自己说:夏不扇,冬不炉,行不舆,食不肉,备尝苦淡。自找苦吃十多年,修成全能强人。

有多强?文学脱胎换骨,独创了强大流派“唐宋派”。我们所熟悉的“唐宋八大家”称号,欧阳修苏轼们的“八大家”名分,都是唐顺之给的。

连冷门的数学,他都闹出动静,漂亮破解了郭守敬算法。晚明欧洲传教士利玛窦嘲笑明朝数学,气的明朝士大夫们搬出唐顺之,一下引得这些洋人们连连赞叹,给大明找回场子。

但以唐顺之的自嘲说:这些都是些皮毛才能,远比不上自己这些年修炼的最强项——军事!

因为唐顺之追求的,绝非个人利禄,却是阳明心学倡导的精神:习武善战,以趋报国!

就是在这精神感召下,心学门下那些看上去文弱的书生们,满怀沸腾的热血,开始了刻苦的修炼,只为心中匡扶社稷的理想,唐顺之,正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位。

他就似武侠小说中那些闭关修行的高手一样,真个有了一身强大武功,最强当属枪法,三十七岁那年,跟河南名家杨松学到正宗心意六合枪,十年苦练终于大成。练到了“一尺圈枪”境界,就是对战之中,舞出一尺枪花,多强对手也近不得身。公认嘉靖年间头号枪术大师。

而且除了能练,唐顺之更一边练一边写。一本《武编》,记录了中国刀枪剑戟拳各类武技,更包括了军事训练,选兵练将等各样学问。他的军事才能,照嘉靖年间威震北方的名将翁万达评价:当一字一拜也。连我都要服!

为啥服?唐顺之的军事判断力太强,判断前线局势分毫不差。且能发现人才。比如“嘉靖第一勇将”马芳,就是唐顺之仅看了几件战报,就立刻大力举荐,还专门赠诗鼓励。在明朝诸多边将眼里,远在江南的唐顺之,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世外高人,当然服!

但当时东南严重的倭患,却已经打到唐顺之家门口了,有次唐顺之在苏州访友,竟就亲眼看到凶残倭寇斩杀婴儿的惨状。以他自己哀叹:生民何辜遭此痛苦,计亦可自笑矣。自己一直以世外高人自居,可国难临头,却什么也做不了?可笑!

他开始关注抗倭战争,出手就闹出大事:给浙直总督胡宗宪献计,分化瓦解俩大倭寇头子汪直和徐海,这俩个纵横海洋的枭雄,竟就一步步悲催上套,落入了明王朝手中。树大根深的东南倭寇,也从此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下。以胡宗宪事后赞叹,唐顺之是头功!

如此大功,也令明王朝注意到这位高人。热情的邀约很快来了,但唐顺之却纠结:此时把持大明朝政的,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奸臣严嵩集团,推举唐顺之的不是别人,正是严嵩干儿子,极品奸人赵文华。出山就意味着和他们沆瀣一气,可是自己苦苦坚守的节操呢?

要保家卫国?还是要节操?唐顺之苦苦纠结了好些时日。却还是他一直敬若大哥的罗洪先,再次给了他关键的指引:不必为小节所拘!唐顺之豁然开朗:出山!

补充说一句,一句话再次令唐顺之开朗的罗洪先,其实也接到了奸人赵文华的邀约。但罗洪先自己纠结半天后,还是决定不出山。由此也可见,这决定多艰难。

但即使预知这些风波,唐顺之也绝不后悔。以他临行之前,给父亲祭文里的原话说:苟时有可为,不敢不竭驽钝之才。时遇多艰,不敢忘致身之义。

这位曾经的热血青年,而今依然血仍未冷。纵容遭受诋毁,纵然千难万难,他依然选择挺身而出,奋战一场。

三、教出战神,传奇落幕遭抹黑

嘉靖三十七年(1558)三月,归隐十九年的唐顺之正式出山,担任大明朝兵部职方司郎中,受命勘察蓟州防务。四十天走遍两千里,给大明朝送上一份堪称宝典的报告:条陈练兵事宜。

这个报告堪称一针见血,直接点出明朝军队最大毛病,啥都不缺,就是兵缺练!更给了八条练兵建议。后来明朝整顿北部边防,都以这报告为蓝本。接着再接重任:南下视察抗倭军情。

如果说蓟州之行,还是牛刀小试,那么这次抗倭之路,他更似火山喷发:到任前线后,一句话就把包括浙直总督胡宗宪在内的众人雷倒——御贼上策,当截之于海外:在海上干掉倭寇!

这话当时有多雷?嘉靖年间的明朝舰队,废的废残的残,但唐顺之却坚决:打!抓住三月东南风机会,在崇明岛设下天罗地网。捎带集齐各位军将往年玩忽职守的罪证:想脱罪?先砍几个倭寇来!

如此一拿捏,原本萎靡的明军,立刻给刺激的打鸡血,嘉靖三十八年(1559)四月十日开打,八千倭寇被打的当场崩溃,十二艘敌船被毁。公认十年以来,大明对倭寇的第一次海上大捷!

这场开门红后,唐顺之一发不可收拾,之后频繁活跃在长三角地区,很快把倭寇打出毛病:有次某村落遭倭寇突袭,村民们急中生智,找个老头冒充唐顺之,竟真把倭寇当场吓的跑光。

可这大好战局下,却是唐顺之严重恶化的个人健康,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一度只能回太仓养病。可比这不争气身体更叫他生气的,却是更不争气的明军。

唐顺之率军攻打倭寇三沙据点时,就结结实实被惊到,一群明军摆开阵势吆喝,半天却不见进攻,反而倭寇轻松一个反击,立刻全撒腿跑!还是唐顺之急红了眼,亲自拿刀硬撑着向前冲,才算激的一群兵大爷跟在他后面壮起胆子前进,艰难拿下据点。

如此桥段,并非偶然出现,而是唐顺之江南抗倭岁月里,时时常见的景象。深知自己健康状况的唐顺之,也终于做出了决定:在怂包扎堆的明军里,找一位业界良心人物,把自己一生所学传授给他,让这个人担负起自己注定无法完成的梦想。于是,后来的一代战神,当时还是三十二岁参将的菜鸟戚继光,就这样入了唐顺之法眼。

事实证明,唐顺之的眼光确实卓越,哪怕这时戚继光一身毛病,性子执拗傲慢,还带一群愣头青,打仗就知道死磕,没少被嘲笑,但唐顺之看到的,却是一群热血忠勇的青年。

于是,在戚继光的青年记忆里,就有了上震撼一幕:年过半百的唐顺之手持长枪,轻松舞出了一尺枪花,把心气孤傲的戚继光,外带一群年少生猛的戚家军战士,当时惊掉了下巴。在轻松扫倒这群愣头青后,唐顺之更留下一句令戚继光铭记终生的箴言:一艺之精,其难如此。

但比这逆天武功更叫戚继光震撼的,却是另一件礼物:唐顺之郑重自己一生心血的《武编》,传授给了戚继光,其中最叫戚继光惊叹的,正是“鸳鸯伍”。五个人狼筅长枪盾牌完美配合,立刻激起戚继光无限创意,终把这古怪阵型升级成更加强大,横扫南北的恐怖战阵:鸳鸯阵。

完成这次托付后,生命弥留之际的唐顺之,彻底放松了。他重新返回前线,进入到最后也最疯狂的阶段:见到倭寇就狠咬追打,拼的有一口气在,也要多杀几个日本鬼子当垫背。

这疯狂恐怖的追杀,一直持续到嘉靖三十九年(1560)三月末,正在泰州视察军情的唐顺之,病情终于彻底加剧。四月一日这天,五十四岁的唐顺之郑重的沐浴更衣,然后以飒爽的英姿,立于船头之上,走完了生命最后路程。

在他生命最后时刻里,对正犬牙交错的抗倭战局,他正充满着无比信心。正如他对身边战友们的托付:本欲与诸君戮力同卫社稷,今无能矣,愿诸君勉之。他坚信这场战争,即将迎来光明的胜利,唯一的遗憾,是自己看不到了。

相信说出这段遗言时,他脑海里反复盘旋的,一定会有那个叫戚继光的热血青年。这位他托付毕生所学的青年,也终于未辜负他的热望:六年以后,已然名满华夏的战神的戚继光,大规模跨海征发,在安南国(越南)万桥山发起总攻,将最后一股日本倭寇绞杀殆尽。大明倭患,彻底肃清。

但就是这段壮怀激烈的历史,却在嘉靖皇帝过世后,由于主修《明世宗实录》的张居正,与阳明心学间的私怨,竟被人为抹黑:顺之(唐顺之)初欲猎奇致声誉,因之交欢严嵩子世藩。也就是唐顺之晚年这段辉煌,完全他是个人争名逐利,趋炎附势巴结严嵩。

于是,当戚继光的英雄事迹,被世代传颂的时候,好些人捎带记住的,还有一个“趋炎附势”的唐顺之。以至于港台一些戚继光题材的武侠电影,演到唐顺之,竟常是一幅萎缩形象。

却是民国一代枭雄,终生念念不忘抗战保国的吴佩孚,为这位明代传奇人物,说出一句重要的公道话:今日寇益深,岂更有荆川先生者乎?

每个国难临头的时刻,中国都顺利熬过来,因为这样的年代里,都有属于这个时代的唐顺之。这不是一个人的传奇,而是一个民族不灭的精神。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